菠萝网目录

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116章 玩弄时间

时间:2022-07-29作者:radiate

    _: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116章 玩弄时间

    可惜一无所获。

    空气中弥散着不知名的咒力, 虽然对人没有危害,但对于五条悟这样能直接用眼看到咒力残秽的人,弥散的咒力无疑是一层简单却有效的伪装。

    很有针对性的布置, 不像是临时做的。

    “切,看来也不是像她嘴上说得那样,对我们一无所知嘛。”五条悟撇嘴, 又把小墨镜推了上去,覆盖住光华流转的苍天之瞳。

    起码还知道防着他。

    “我放出去的追踪咒灵也被干掉了。”夏油杰淡淡道,失去了一个咒灵, 他的声音倒是听不出什么喜怒。

    以免作风太强硬真的撕破脸,他只排出了几只弱小但追踪能力强的咒灵出去。这种程度的跟踪,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奇怪。

    要是这个看起来神秘的少女在一个小小的跟踪咒灵身上跌倒, 他倒是要怀疑她的用心呢。

    刚刚用罗季昂的咒力丝线把咒灵掐死的荒川依奈:……诶嘿?

    自己帮自己的忙, 没问题!(大拇指)

    “算了, 跑了就跑了吧,反正明天还会见面的。”

    坐在轮椅上,荒川依奈开口, 瞬间吸引两个dk的注意力。

    ???明天???

    此时此刻,什么少女去向,什么阴谋诡计, 统统被两个八卦的dk抛到天际。

    荒川依奈错觉般在两个人眼睛里看到“皮卡皮卡”的闪亮光线。

    “罗佳……”

    五条悟幽灵似的飘过来,一把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

    唔呃!

    荒川依奈只感觉肩上好像扛了一袋实心水泥, 让她猛地弯腰, 差点把脆弱的脊椎给折断。

    好痛!

    靠,五条悟, 说压真压啊你!

    也不看看劳资现在的小身板, 细胳膊细腿的, 像能背个大猩猩而面不改色的好汉吗?

    对自己体重没点数的五条悟还在喋喋不休:“罗佳啊,你和那人说了点什么啊,怎么商量成明天再见了?嗯?”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挑眉,再精致的外貌也掩盖不住他欠揍的表情。

    “说是明天再见,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她和我们的目的一样,都是进入那个结界而已。”罗季昂狠辣无情地把人推开,一点也不管五条悟假兮兮的哭闹。

    “她知道很多我们不了解的,关于那个结界的事。”

    所以说,我们刚刚是在谈正事啊。

    “哦,那你们商量好了,明天干什么呀?”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五条悟脸上明明白白写着“真的吗,我不信”几个大字。

    “……”你这样走在路上真的容易被打你知道吗。

    荒川依奈深吸一口气,选择转头告状:“结界开放时间不定,她又好像知道点什么,我们两个只是明天商量着在结界入口见面而已……杰同学,你管管他。”

    或者你不想管他,在我动手要打死他的时候出手,留他一口气就行。

    荒川依奈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杀心渐起.jpg

    “悟,好好说话。”

    虽然也不是不想知道两个人之间到底谈了什么,但是出于对和谐一年级生活的考虑,夏油杰还是出声阻止了五条悟继续在罗 佳的底线上跳舞。

    否则,两个人打起来的话,夜蛾老师又得愁掉一把头发。

    “嘛嘛,好吧,”五条悟直起腰,手指抵在桌面,绕到罗季昂面前的椅子上坐下,“到底怎么回事,可以说了吧。”

    夏油杰也收敛了好奇心,顺势坐下等待。

    “也没什么,她的警戒心不弱,透露的消息有限。”

    回想一下自己的剧本,对照着两个人能听见的对话,荒川依奈挑挑拣拣地透露信息。

    “结界是最近才有动静的,据蕾米尔所说,神奈川的几个最前期进去,然后消失不见的探子。在大家都以为他们早就殉职的时候,突然在最近几天出现在神奈川各地——以失忆的状态”

    “起初,各个势力都以为会有什么阴谋藏匿在这些消失后又重现的人们身上,所以对这些人的态度还算保守。直到来自俄罗斯的境外势力‘死屋之鼠’提供了一份具体报告,上面清楚对比了几个调查人员进入结界前后的身体素质对比。”

    俄罗斯?死屋之鼠?

    耳朵一动,夏油杰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名称。

    死屋之鼠的首领,好像就是那个拥有国际通缉令的犯人,魔人,费奥多尔?

    这几个月没少听见罗佳抱怨费奥多尔和他不对付,说什么“不就是得罪他那一回,至于疯狗一样咬着不放吗。搞得他看见死屋之鼠的信号就像看见里的一样,恨不得让他绕道走。”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里的,但是应该是说很棘手的意思……吧。

    没想到就算是到了神奈川,罗佳依旧摆脱不了这份阴影呢。

    很显然,罗季昂对“死屋之鼠”这个名字也不是全无反应。他忍着想把哪都有的老鼠一巴掌拍飞的冲动,继续给两个听得有滋有味的dk科普。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样本,经过实验对比,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他的眉眼沉静下来,于是原本还显得脆弱的五官一下子便锋利了起来,像是一把尖刀,直直刺入所有人的心房。

    “他们所研究的几个例子中,全部的探子,除了失去了进入结界后的记忆之外……身体竟毫无变化!”

    “你是说……没有内伤外伤?”夏油杰蹙眉。

    “不,我是说……”荒川依奈摇头,轻描淡写地放下一个炸弹,“半年的时光,根本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别说半年了,在死屋之鼠不在乎探子人身安全的前提下,荒川依奈毫不怀疑他们的精密仪器能测量的时间跨度甚至能准确到一天以内。

    在旁边听着的两个人呼吸一滞。

    时光静止……真的?!

    五条悟忍不住出声打断:“真的,一点变化都没有嘛?会不会是咒术造成的幻象?”

    不是他不想相信,关键是,停止时间,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一件事情!

    罗季昂耸肩:“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接触过这些人。不过从各个势力信息库里面找到的信息,全都这么说的,可靠性应该还算强吧。”

    “那,就算这份力量暂时还处于结界的保护之下,恐怕各个势力的耐心也不会容许下去了吧。”夏油杰很清醒。

    别说是时间停止了,就算是稍微能让时间流逝的缓慢一点……

    都能让这些势力疯狂追捧。

    “没错,时间。”

    坐在轮椅上,荒川依奈忍不住 重复。

    她网上冲浪的时候,就“顺便”发现了默尔索监狱深处关押着一个时间异能者,因为凭借自己的异能在南美军事基地偷窃八份机密资料而遭逮捕,至今还被以重刑犯的身份关押在默尔索深处。

    虽然她的异能据说只能静止几秒时间,但是依旧被强硬地看管起来。

    由此,各个势力对于时间异能者的重视态度,可见一斑。

    并不追漫画的荒川依奈只是扫了一眼,就不感兴趣地把信息抛在脑后,并不知道这个女人会在原本的时间线发挥何等重要的作用。

    “唉,时间。”

    夏油杰手指在桌子上敲动,叹息着重复了一声。

    时间,最残忍的杀手,最无情的宣判者。

    现在也要沦为这些身负权势的人手中的金丝雀了吗?只要是对这些人有好处的东西出现,他们就会比草原上的秃鹫还要敏锐残忍,抛弃掉人性,化作恶兽,死死咬着这些东西不放。

    如果人有了权力,就非要控制所有东西,非要挑起数不尽的争端吗?

    一种淡淡的明悟,在他心中升起。

    权势者,特权者。

    如果……世界上再也没有……

    ……

    啊哈,时间停止。

    已经匆匆离开咖啡馆,身披[蕾米尔]马甲的荒川依奈笑笑。

    要是没有这份好处,光是拿到一个融合世界的偏移度,也不至于让她费力气再放结界,耗费能量在世界意识面前抢地盘了。

    在海鸥学园搞完事,拍拍屁股就跑,他不香吗?

    “诶?你在想什么坏事吗?”

    看着蕾米尔越加轻松的神情,飘在她身边的柚木普按按自己的帽檐好奇地问。

    虽然现在他只能说是离开了海鸥学园,并不能说得到了自由。他没有能通行在世间的身份,就算不被蕾米尔限制在身边,他也不太可能以一种地缚灵的姿态在世间游荡。

    他真的没有能力逃脱吗?也不尽然。

    说实话,跟在蕾米尔身边游荡,可比流浪得劲多了。

    开摆.jpg

    “坏事?我可没想什么坏事,”手上把玩着肯定会让五条悟眼熟的小元件,荒川依奈微微一笑,“我只是想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点罢了。”

    在最低限度的行动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自从知道“迁月”,死屋之鼠,咒术界高层,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组织全部有意愿在她的结界掺一脚之后,她的兴趣完完全全被调动起来了。

    放在动漫里,这么齐全的人员聚在一个小小的地方,也是作者发出日常篇结束,该推进主线剧情的信号了吧?

    好歹这是她费尽心思,历经千辛万苦(并不)搞来的领地嘛!离开这个世界用不了就算了,但是想趁她这个领主还在的时候搞事,无疑也要按照她的规则来。

    有地的女人,就是这么冷酷。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少年漫画里,出场只有一个背影或一张脸的反派boss会说的。”

    柚木普下意识吐槽。

    “诶?什么反派boss呀?”

    顶着一张倾倒众生的脸,蕾米尔吐舌。

    “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天使’而已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