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99章 邪恶势力登场(狗头)

时间:2022-07-29作者:radiate

    _:披着马甲的我被当做美强惨 第99章 邪恶势力登场(狗头)

    “没想到, 大名鼎鼎的种田长官,此刻却也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身着绛紫色和服的男人不屑轻笑两声,站在一把普通的破旧椅子前, 上下打量被狼狈绑起, 帽子掉到脚边的种田山火头, 头顶稀疏的头发引人注目。

    “啧啧啧。”

    用嫌弃的目光打量完毕,好像确认到嘴的肥肉不可能长腿跑掉似的, 他咧开嘴, 朝旁边垂手静立的人矜持颔首, 夸奖道

    “这次你做得不错,等回到家族,我会考虑一下把你从近卫队调到我私人的队伍里的。”

    那人迟疑了一下, 看见男人的脸色愈发阴沉,忙不迭恭维道“谢谢少爷抬举!小人能得到少爷赏识,简直是受宠若惊, 高兴得一下子没回过神,少爷大人大量,大人大量!”

    这话一听就假到不行, 但是年轻男人并不在乎, 他只需要这些低贱的人敬畏他,像狗一样“汪汪”叫, 趴在地上满脸谄媚地讨好他就够了。

    有人会在乎一条走狗的想法吗?

    反正他不在乎咯~

    “行了,这些话听都听腻, 就不要再说了, 下次再犯, 直接去自己去领罚。”他不耐烦地挥挥手, 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是, 是,感谢少爷宽宏大量。”

    那人弯下腰看不清楚神色,九十度恭敬地鞠躬,胸前一根长长的金属链条几乎垂到地上。

    男人神色淡淡,从鼻孔里哼出一个音节,权当答应。

    那人表面上倒是千恩万谢地退到一边去了。

    一切,都被刚刚醒来的种田山火头暗戳戳收在眼里。

    这是什么地方……

    他垂着头,不着痕迹地望了望四周,把这间封闭空间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暗中记下。

    阴暗潮湿的房间,整体不到二十平方,呈十分规整的的矩形。

    散发潮味,角落攀援深绿霉斑的木箱子,虫蛀的痕迹相当显眼。

    几个锈蚀斑斑的铁条七零八落散落在箱子周围的青砖地面,潮湿的腐烂青草味儿弥散。

    不大的房间,种田山火头推测墙面上应该开了个窗户,由于视角问题,他看不见这扇窗,但是投射在地面上的微光和在光线海洋里畅游的闪亮灰尘很显眼。

    种田山火头盯着空气里游荡得相当欢快的亮晶晶小点,有点窒息的错觉。

    虽然知道这种东西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甚至在他身边无时无刻不环绕着这些小小的灰尘……但是看得到的灰尘和碎屑给人的压迫感就是不一样。

    这里应该是靠近靠近水源的一个小建筑,潮气和湿度都相当重,种田山火头感觉自己身上潮乎乎的。

    他一边偷偷调整呼吸,一边分析周围环境,试图找出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

    虽然可以想到,作为最高长官的他就这么不清不楚地消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异能特务科现在应该乱成一团了……但是种田山火头相信,以官方的能力,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找到他。

    ……尤其当这么令人警惕和怀疑的罪魁祸首是个自大又容易冒进的大少爷的时候。

    种田山火头悄悄松了口气。

    从他目前的观察来看,绑架事件不是异能特务科那些死对头做的,甚至这家伙和官方根本就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所以自己的人身安全暂时还能得到保障,也避免等官方的人循着蛛丝马迹找过来时,原地只剩下他的尸体……或者是一个深深的爆炸弹坑也说不定。

    所以尽管身上紧紧勒紧肉里的绳索相当让人不舒服,但为了避免惹怒不知名绑匪,自知自己还拥有可利用之处的种田山火头并没有轻举妄动。

    “少爷……他好像醒了。”

    退到一旁不出声的那人突然提醒。

    低着头的种田山火头反射性闭眼。

    “哈?醒了?”男人不太优雅地抱臂,抬脚,恶狠狠地踹了一脚椅子腿。

    “哐!”

    和男人力气比起来相当脆弱的椅子遭受重击,带着身上的人不稳地向后滑,椅子腿松动,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醒了就给我把头抬起来!”他恶声恶气命令,声音之中的不怀好意快要溢出来了。

    来者不善。

    种田山火头心下一沉。

    “请问,您把我绑来这里,到底有何贵干呢?”

    既然已经被发现,他干脆抬起头来问道。

    “哼,你们这些人,总习惯把好东西藏着掖着的,”捻捻手指,男人不屑地补充,“不论是那些半只脚踏进黄土的老家伙,还是你们这种走狗,一个两个的,全是这样。”

    “有这种好东西,咱们几个有福同享啊,大不了我们出点钱,你们多出点力,皆大欢喜的结局嘛!”

    他摆摆手,就好像异能特务科是他们养的一条听话狗狗,随便扔两块骨头就会屁颠屁颠凑到他们脚边,听凭差使。

    种田山火头都快气笑了。

    这是哪个犄角旮旯窜出来的大少爷,性格差劲成这样不说,就连脑子也好像有病。

    有病就去吃药,他是异能特务科的长官,又不是横滨医院的精神科医生。

    他只会管理部门维护城市秩序,对这种天生脑子就缺几条沟壑的问题没有研究。

    出门左转,横滨市立医院,ok?

    “少爷,我看他也听不懂您的伟大指示……不如我们直接上手逼供?”

    大少爷站在那儿哔哔叨叨哔哔叨叨,充满怨念地念了差不多十分钟,在种田山火头面前收不住话似的大发牢骚。

    实在看不过眼,仆从弯腰,恭敬地提醒。

    “啧,知道了。”脑子有坑少爷不满,但大概能明白事情轻重缓急,悻悻收住话头。

    “请问,您是哪家的少爷?”

    种田山火头突然问道。

    “呵,说了你也不清楚,我们可是……”

    “少爷!”

    仆从厉呵,打断他的话。

    “……你吼什么!”少爷先是堪堪打住话头,然后理直气壮地大吼,“谁给你的胆子朝我大吼大叫?!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家子!

    仆从气急败坏地想着。

    要不是有个好爹,遗传了好术式,凭他这三脚猫的功夫和嚣张跋扈的性子,自己凭什么保护他!

    要不是因为他爹,要不是自己真的需要这条路往上爬……说什么自己今天也要把人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刀枪无眼,尊重强者!

    “您说的对,少爷,是小人僭越,”咬咬牙,忍下这被骑在头上作威作福的羞辱,仆从解释,“是小人的能力不够,担心被异能特务科的人追查到,才大胆催促少爷……望少爷海涵。”

    “废物,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完全忽略换成自己能不能从异能特务科全身而退的问题,少爷皱眉呵斥一声,不得不加快审问进程。

    “说,把东西放哪了?”他摸着下巴问道,一双深紫色的眸子眯起,“要是你,识相一点,我相信你能安全回去的……也许。”

    “……”

    你甚至没告诉我想要找啥……

    种田山火头无语地坐在狭窄的椅子上,深刻怀疑异能特务科的安保设施要不要请专业人士加强一波……被这种家伙绑架,说出去不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污点吧?

    异能特务科好歹也是横滨的官方部门,说句不好听的,藏的危险性资料和情报要是彻底放出来,大概整个日本都会动荡一阵。

    当然,到时候他这个异能特务科明面上的最高长官首先就要被狠狠问责了……可恶,有什么事找辻村长官去啊,他就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打工人!

    可能是读懂他的无语,站在一旁兜底的仆从凑上前来,眸光闪烁地补充道“少爷,是关于异能实验的资料……”

    “对,就是这个。”

    相当任性地打断他的话,纨绔少爷驱赶苍蝇一样挥挥手“赶紧说啊,早点交出来早轻松,这鬼地方我是一点也待不下去了。”

    “我想您是个识时务的俊杰,”一旁的侍从赶紧补充道,“不需要您亲手把资料拿出来,只要您稍微‘宽松’一点,‘不小心’在敌人的问刑下说漏……”

    他意有所指,和服下的手指了指空荡荡的屋子。

    “没有人目击的情况下,这种事情不是想编造多少就编造多少吗?请相信我们,我们的目的只是那份被掩埋的资料。只要资料到手,我们就会撤退,并且保证您的人身安全。”

    不得不说,这仆从比眼高于顶的大少爷会说话,实力也强劲了不止一筹。

    种田山火头觉得如果换一个人来,生命威胁和气势压迫下,还真不一定能在这一番话中坚持把守秘密。

    但是种田山火头作为长官,坐镇能和暴力的港口afia相互忌惮的异能特务科,就算意志力比不上猎犬那群战斗变态和铁血疯子,但是基本的素养绝对不会少。

    不用说不痛不痒地威胁几句,就是真的上刑,他也完全不带怕。

    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种田山火头指尖悄悄凝聚星星点点的光芒。

    这年头,谁还不是个异能者了……所以——

    搭嘎,口头哇路!

    被捆住的种田山火头歪头,避开他的视线,目光落在墙角的破木箱上。

    效果显著,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肉眼可见激怒了信心十足的少爷。

    “你怎么敢?!”他跳起来,勃然大怒,“你怎么敢拒绝?!你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种田山火头不说话,因为他知道,现在说话无疑是在给面前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火上浇油。

    “好,很好,非常好!”

    怒极反笑,他一联用了三个好来凸显自己的愤怒。

    “我会让你见识一下的,下场,违反我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从来没有人能忤逆我!”

    他忽地凑近,怒火从他的脸上散去,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在种田山火头的脸上来回扫视,声音变得又轻又柔。

    “从、来、都、没、有。”

    他猛地抽身,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平整的宽袖,绛紫色和服完美融入阴沉的房间,直到满意地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板板正正。

    “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他一撇头,示意站在一边的仆从走上去。

    仆从恭敬地点头,取代他的位置,站到坐着的种田山火头面前。

    “您说,您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何苦呢?”

    “今天,还不是被少爷教训,知道知道谁是不能惹的。”

    种田山火头暗中防备,心中不停打算。

    随从活动活动手指走上前——

    ……

    ……

    “哐当!!!!”

    狭小的铁门被一股热浪掀开,扭曲破碎着炮弹一样狠狠轰在墙上!

    “ryyyyyyy——!!!!!”

    伴随着清脆的怪叫,一个身影三两步蹦上来,踏着热浪逆光站在门前,欢呼道

    “欢迎——邪恶势力出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