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245章 封爵

时间:2017-11-02作者:宇丑

    老朱就是个奇葩,人家大过年的都是要家庭团圆,他却要生生的把人给拆散了。顶点更新最快把马度赶走后,就是要就是为了告诉他们的干儿子以后不用姓朱了,可以恢复本来的姓氏。别人是个什么反应马度不知道,对沐英来绝对是晴霹雳。老朱那么多义子,可是真正被马大脚养在身边的也没几个,沐英年龄最在朱元璋夫妇身边的时间最长,感情自然也不是其他的义子可比。“上甚器重,中宫深爱之”足以明老朱夫妇对他的感情,当马大脚和朱标接连去世,沐英也用两口老血证明他确实对得起这样的感情。“不姓朱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明年过年的时候,我不用再给你压岁钱了,要是早几个时辰的话,今年也不用了。”沐英苦笑一声,“都什么时候了,玄重还拿这个事情打趣我。”马度笑道:“真的不叫舅舅了?”“不叫了,叫了以后也没有压岁钱了。”“只要你叫,来年我一定还给。虽然你不姓朱了,但你仍旧是王爷和王妃的孩子,叫我舅舅没关系的。”马度满脸慈爱的拍着沐英的肩膀,弄得沐英哭笑不得。沐英跑到马度这里来明显的是求安慰的,可是这个时候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马度一番插科打诨,沐英倒是真的不哭了,似乎开解不少。马度好奇的问,“对了,你本家就姓沐吗?”沐英道:“你怎么知道王爷会给我赐姓‘沐’?”“嗯,王爷之前告诉我了。”沐英把就酒碗放下,“满嘴胡柴,不叫你舅舅是对了。”刚才饭桌上老朱问他原本的姓氏他坚持不,只了句“沐浴父王母妃恩德如同地。”老朱就从中取了一个“沐”字做姓,要是老朱提前告诉马度得那简直是神了。马度痛恨自己刚才嘴快,打着哈哈道:“不这个了,咱们出去看她们放孔明灯!”沐英来了之后,宋霜就带着妹妹们从桌子上撤了下来。没有烟花爆竹,管佳就做了好几个孔明灯。马度拉着醉醺醺沐英出去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升缓缓升空了,引得周围的大萝莉欢腾惊呼。只是那孔明灯却飞不高,而且鱼儿走到哪里孔明灯就跟到哪里。“哥哥快来看我的孔明灯!”鱼儿走到跟前,马度才看见她手里握着一团细麻绳。“干嘛用绳子拴着不让它飞走!”管佳回道:“回老爷,的怕孔明灯落在城里,大过年的烧了人家的房子就不好了。所以在的上面接了铁丝又绑了麻绳,这样就不会飞走了。”管佳完就继续的放孔明灯,不一会儿就人手一个,就连宋霜和徐晓也有,一个个的悬浮在院子上空,别确实挺好看的。管佳的没错,用绳子绑住了确实不会烧人家的房子,但是他没预料到这样很容易烧到自家的房子。孔明灯又不是风筝,鱼儿却拉着绳子到处乱跑,一个倾斜孔明灯就着了,掉落在自家屋顶,亏得自家房顶上是瓦片,不然这一定是个红红火火的除夕夜。沐英也不回家,坐在厅里陪着马度一起守岁,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听沐英絮叨和老朱夫妇在一起生活的旧事。直到子时的钟响,两人这才在厅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马度只觉得的有人在推他,睁开眼睛一看是管佳,看他两眼通红似乎一夜没睡。“老爷,到了卯时您该上朝会了。”“你怎么知道?”管佳打了个哈欠,“夫人睡前吩咐过的,她自己起不来,就让的叫您。”不能对宋霜有太高的要求,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她贤惠了。马度推醒沐英,“时辰不早了,该上朝会了!”沐英揉揉脑袋,“头好疼!”昨喝了那么多的酒能不头疼吗,其实马度也是晕晕的,干脆让仆役到沐英家里去拿官袍,两人用冷水洗了脸吃了点饺子,这才一同出门。离王府没有多远,两人挑着一个灯笼直接走着去了,冰冷的寒意让两人的脑袋清醒了不少。给老朱打工就是辛苦,都没有亮就要去上班。他以为自己和沐英算是早的了,没想到了王府的正门,已经来了不少的人,一个个哈欠连的跺着脚,见到有人过来,不管认不认识都要道一声,“恭贺新春”。“玄重过来!”黑暗中听见汤和的声音,一定是看见马度挑着的灯笼了。马度和沐英循声过去,只见汤和、徐达、常遇春、李善长等人聚在一起,好有好些他都不认得。“诸位来得好早啊,我和文英祝大家新春大吉!”汤和挥挥手道:“别这些没用的,反正也没有人给你压岁钱。”他突然压低声音问:“昨你俩都去王府了?”马度和沐英齐齐的点头,“去了,怎么了?”汤和问:“王爷没给你俩什么?”沐英笑道:“了,还您从前偷看寡妇洗澡的事!”话一完众人就哄堂大笑,沐英免不了要挨汤和一脚。“没大没,谁问你这个了。昨王爷没有给你俩过封爵的事情?”马度和沐英对视一眼齐齐的摇头,昨老朱在酒桌上了很多,关于封爵却是半个字也没有提及。可马度知道老朱确实在建国前,除了廖永安之外还给另外的三人封过爵位,那就是李善长、徐达、和常遇春三人,而且封得都是公爵。汤和突然问起,定不是空穴来风了,不过老朱没有自己过,马度自然不敢乱。汤和又道:“王爷若是封爵,封赏文书的肯定是宋濂所拟,他是你恩师,等他来了你可以找他去问问。”这种心态接受过应试教育的马度最能理解,就像是考完试急切的想知道成绩,不敢问老师,只好去问负责抄写成绩单的同学。李善长则摆摆手,“玄重莫要去问了,如果有没有封赏则罢,如果有的话最多不过一两个时辰便能知晓,莫要让别人觉得咱们淮西人沉不住气没风骨。”汤和没好气的道:“不问就算,反正没有俺老汤的份!”这几年他一直镇守常州,虽然是战略要地,可是没有立功的机会,反而又过被老朱记恨。他好不容易等到攻打张士诚的机会,没想到负伤了,起来还没有他儿子汤鼎立下的功劳大,封爵自然没有他的份。马度却突然心头一跳,想起了昨和老朱分别时,老朱给他的那句话,“记得来参加朝会,有你的好处。”难道封爵也有我的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