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179章 你到底是谁?

时间:2017-10-01作者:宇丑

    <content>

    马度不是邪恶的巫婆,赵二贵也不是单纯美丽的白雪公主,把苹果堵在枪口,可以起到消音的作用,当然他的消音效果不可能有消音器那么好,而且看起来很滑稽。

    看到马度手里那个烟漆漆的东西,赵二贵的脸色立刻变了,立刻停住了脚步。

    马度冷笑道:“看来你认得我手里的东西。”

    赵二贵惨笑一声,“见你在新城门用这个打死过陈友谅的士卒。”他说的应该是张子明在城下报信的那一次。

    “认得好,问你几句话,赏你一个痛快!”

    赵二贵倒也光棍,“要杀便杀,都要死了还想套我的话,没门!”

    老刘从地爬起来,一脚踢在赵二贵的腿弯里,把刀架在他的脖子,恶狠狠的道:“说是不说!”

    “老刘,没用的,他这样的人不怕死。”

    赵二贵咬着牙道:“说得没错,我杀人不知杀了多少,早够本了,嘿嘿……”

    “真是一条好汉子,我一定会成全你,为你黄泉路不至于孤单行路,我会让香云姑娘陪你同行的,在黄泉路口不要着急走,等着她一下。”

    此话一出口,赵二贵脸色再变,满脸通红额头青筋暴跳,低声的嘶吼道:“你若敢碰她一根寒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啧啧,果然是真爱啊!马度心却在为他感到悲哀,他将那女人当作挚爱,也许人家不过当他是一只肥羊。

    “既然想让她好好的活着,老老实实告诉我几句实话,这么简单,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去杀一个无辜的女人?”

    “你说话算数?”

    “我是什么人,用得着跟你扯谎。”

    赵二贵点点头,“那倒是真的,你问吧。”

    马度冲着对老刘道:“你倒巷子口守着,有些话你不好听!”

    老刘掏出一段麻绳把赵二贵手捆住这才离开,老爷有事从来都不瞒着自己,也不知道要说的是什么隐密,他好的支楞起耳朵。

    耳边只有马度和那人小声的嘀咕,却什么也听不见,他还没走到巷子口,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的砰的一声闷响,老刘连忙的掉头跑回去。

    赵二贵已经倒在了地,他的狰狞的表情凝固在脸,似乎死得很突然,他的脑门有一个血窟窿,后脑壳却几乎被掀开了,脑浆混着鲜血撒了一地。

    老刘问:“这么快问完了?”

    马度摇摇头,“只问了几句,这家伙便不老实了。”随后在赵二贵的尸体摸了摸,胸口的位置似乎藏着东西。

    马度用刀子割开露出一个布包,又搜到了王府腰牌和一个钱袋子,一股脑儿的交给老刘,捡起地的弹壳,和老刘迅速的离开。

    苹果消音器的效果不怎么样,马度估摸着也得有一百分贝,应该已经惊动了四邻,很快会有人过来,两人快步穿过好几个小巷子这才停下来。

    马度把手枪和弹壳都交给老刘,“你赶紧的回仓库,我现在去王府当值。”

    “老爷您别去了,太危险了,咱们一起去仓库躲着吧。”

    “不去才危险,我突然消失,张士诚会立刻怀疑到我,还会给宋家惹麻烦。仓库那边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你们三个要警醒着些,你看我身有没有血迹……”

    马度绕了一大圈出了巷子,扭头回看的时候,发现那巷子口附近聚集了不少的人,除了看热闹的普通百姓,还有不少巡街的差役和士卒。

    他长吸一口气尽量的让内心平静下来,向往常一样朝着王府去了王府。没见到那位耳朵不好使的年仆役,马度只好自己拿一包药去了前衙的伙房。

    这里的伙房专门负责给王府的官差衙役烧茶做饭,此时早饭早结束,午饭还没有准备,正是伙房空闲的时候。

    马度把药交给伙房管事,管事把药交给仆役,则是拉住马度闲聊。马度心不安稳,也想找个人说话,一边等药一边跟管事闲扯。

    聊着聊着才发现这管事并不是在闲聊,而是想知道怎么生儿子。原来这位管事年近四十,一连四个闺女香火无着,碰马度想求教一下。

    关于这个马度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不过后世倒是流传有不少小知识,如受孕时间,姿势体位,产妇备孕时多吃碱性食物……

    至于好不好用,马度心里可没谱,反正都给管事说了,让他自己去实践吧。事关血脉香火,管事倒是很认真谨慎,尤其对姿势体位问的很是详尽仔细。

    马度心腹诽,老朱都快打进城来了,身为王府管事这个时候还琢磨怎么生儿子。不过转念一想,管事生不生儿子,似乎跟张士诚能不能挺得住老朱的进攻没多大关系。

    拎着药罐子,马度绕到王府后门,还像往常一样去给廖永安送药。这药早换了方子,是给廖永安调养身体的。次给廖永安换药的时候,他能下地行走了,走得还不赖,只是仍旧瘦的厉害。

    没办法,有侯三这种雁过拔毛的货色在那边当头目,囚犯的伙食自然不会好了,饿不死已经是大幸。

    这药应该送不了几回了,毛骧和杨书平这两天应该动手了吧,不过马度不能因为因此不送药,不然不露馅了吗。

    马度敲了敲院门,里面好却久久没有回应,难道都还没睡醒?他正要用力拍门却吱嘎一声开了,里面的情景吓了马度一大跳。

    侯三和几个手下一个个的都站在门口,人人手持钢刀正对着马度,这是怎么了?难道已经暴露了?

    看到马度侯三,长出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对几个手下道:“放下吧!”

    马度心也松了一口气,“你们这是做什么,弄这么大阵仗。”看他双眼无神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马度故作镇定的打趣道:“怎得,昨晚去逛窑子了?”

    “把药给我,你回去吧!”侯三从马度的手里抢过药罐子,他表现的很冷硬,远不像平时那般的热情。

    不等马度再说一句话,院门哐的一声被关了。

    “这是怎么了?”马度心万分怪,他突然眼睛一瞪,难道是毛骧他们已经把廖永安救走了?八成是了,他们的动作还真够快的!

    可是看侯三他们的样子,似乎没打算向王府汇报。这里的囚犯张士诚两年也难得问一次,傻子才会主动报呢。

    毛骧他们的暴露的风险少一分,马度也安全一分,回到王府之后心情轻松了不少。这两日他都没有睡个好觉,想趴桌子打个盹儿,还未彻底睡着,觉得脖子传来一丝的凉意。

    马度打眼一看,那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身后同时传来一个声音,“你到底是谁?”</conte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