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169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时间:2017-10-01作者:宇丑

    还是头一次看到宋霜穿女装,不过她的穿着很简单随意,普通的罗裙短衫,少了一份英气,却多了一份活泼娇俏,身段也衬托的更加婀娜,立在那里颦颦婷婷,让人怦然心动。 w.vo.com

    只是这发型怪了些,既不是男子发髻,也不是未婚女子常梳的发型,在脑袋扎了一个略显凌乱的小疙瘩,看着有几分的慵懒之意。

    马度心想这婆娘该不会当惯了假小子,连头都不会梳了吧。

    “看我头发做什么!”宋霜似乎知道马度怎么想的,“我懒得梳,快进来!”她招招手转身进了里间。

    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热情,难道老子对女人还有如此的杀伤力?只是前几天稍稍的接触了一下,已经拿住了她的心了吗?

    哎呀呀,老子什么时候成了泡妞的才了?马度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大摇大摆的掀开里间的门帘。

    事实证明马度想多了,宋霜拿了一张纸在他的眼前一晃,“这个是你画的?”

    马度心有几分失望,原来这小婆娘是冲着马度画的那副画来的,“是的,是我画的。”

    “果真是你画的!”宋霜微微一笑,“你怎么会画这样的画,你也喜欢这样的画风?”

    “看你桌子都是在画这样图,随手画了一幅,怎么样我画的很不错吧。”

    宋霜撇撇嘴,“画得好,又怎么样。大哥说这样的画无立意、无气韵、无技法,拙劣的很,根本是讨巧之作,你会画也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大舅哥说的还真没错,跟真正的国画起来,马度这个连屁都不算,“呵呵……既如此你还要学。”

    宋霜一下巴,“我喜欢哪,既然你会画教我。”她又拿马度之前画的那幅画,用手指点点面的q版的卡通女子,“这个面的女子是我吗?”

    马度点点头道:“是的!”

    “我的脑袋哪里有你画的这么大,脖子也没有这么细,像是随时都能掉下来似得,看着挺吓人的。还有眼睛,哪有这么大,都占了半张脸了。”

    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肥皂盒面的不是大脑袋细脖子大眼睛吗,不是说很喜欢的吗?

    马度笑道:“我有点知道你为什么画不好了,你放不开呀。画这种画,你要打破对事物认识的固有印象,当然要保留其特点,并且夸张夸大。”

    宋霜眨眨大眼,“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都听不懂,你到底愿不愿意教我。”

    马度不由得以手扶额,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做错了,日后有了孩子,他一定会为小孩的智商担忧。他拿起桌的纸笔,刷刷很快又画出一个卡通画来。

    宋霜见了掩嘴大笑:“这不是大哥吗?”

    “没错,这是大哥,你为什么一下子认出是他来。”

    宋霜撇撇嘴,“你真当我是傻吗,这一篷大胡子,不是大哥还能有谁。”

    “这不是了!”马度把管佳叫过来,端着他的脸问宋霜:“你看管佳长得有什么特点。”

    “脸圆、眼睛小、嘴巴小,哦,我有点懂了!”宋霜抄起笔在纸画了起来。

    “你圆过头了!”马度立刻凑过去,“总要稍微有点棱角,不然是个球了,我教你!”他俯身过去,顺势拿住宋霜握笔的手。

    嘿嘿……终于踏了征程的第一步了,这又白又滑的小手摸起来果真不赖,稍一吸气能闻见她颈项间飘来的淡淡清香,另外的一只胳膊顺势搭载桌沿,几乎要把宋霜揽在怀里……

    不对呀,这明明是我老婆哎,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像是地铁**一样。

    抬头看看把嘴巴张得越来越大的管佳,马度连忙的用眼神告诉他赶快滚粗,不要当电灯泡。

    管佳是个聪明的小子,立刻明白马度的意思,踮着脚尖悄悄的退出里间。

    刚才小姐和姑爷握手执笔交头叠颈的模样,真是像极了一对恩爱夫妻。

    老爷说的对,新姑爷是有手段的,之前全家人都还担心小姐闹脾气不肯嫁,这下子好了,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夫人去。

    管佳刚出屋还没到院门,听见屋里传来自家小姐的尖叫,“你在干什么!赶紧的出去,滚出去!”

    管佳一回头,接着看见姑爷跌跌撞撞的从屋里跑了出来。姑爷回头看看小姐没有追出来,重新的的挺直了腰板走到自己跟前,

    “管佳,待会儿给你家老爷说一声,我在王府里还有差事,不在家吃饭了,这去王府了。”

    “好嘞,小人一定把话带到。”管佳点应下,与姑爷错身而过的时候,分明的看到姑爷的屁股有俩大脚印。

    阿水把马度送到王府,马度把他打发离开了,刚一进门碰王府的管事,说是王爷赐给他的宅子已经找好了,在王府的临街,问马度还要不要添置什么东西,一起操办了。

    张士诚好人哪,黄土都快埋到脖子了,还想着马度的这点小事。他应该挡不住老朱的全力攻击吧,也不知道能撑得住多久,这宅子什么添置都不重要,马度没打算去住,谢绝了管事的好意。

    王府的医正是个闲职,不然张士诚也不会空置这么久,一般府若是有人生病,还是到外面找大夫,老朱那边差不多也是这么个情况。

    值班的地方在王府的偏僻一隅,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张士诚似乎也没打算要把王府的医疗事务都托付给马度,只是为了赏给他一个官儿而已。

    这很符合张士诚一贯的作风,收人,使了劲的收人,张士诚的弘馆里一度人满为患。

    可惜老张却不用他们,跟他们吃吃喝喝吟诗作乐,很多优秀的人才因为得不到施展郁郁的离开,如施耐庵、罗贯师徒。

    马度这边也是这样的情况,从配备的人员看出来了,一个耳朵不怎么好使的年仆人,专门负责给马度洒扫和端茶倒水。

    马度跟他说话都要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即使如此,两人之间的对话也常常的是驴唇不对马嘴,还不如用手势方便。

    划了一个倒茶的动作,这个年仆人立刻给马度泡来一壶茶。难得的好茶叶,嗅一口沁人心脾,这也算是张士诚的一个福利了。

    马度只喝了两口,有一个王府的侍卫找门来,说的请他去给人看病!

    这让马度大为怪,心立刻警觉了起来。

    ://..///42/42486/.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