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115章 马度手很痒

时间:2017-10-01作者:宇丑

    沈万三(注1)住在苏州的城边,家中有屋又有田,仓中白米堆成山,黄金白银使不完,娇妻美妾随便选,风流潇洒乐无边。可恨那张九四,硬把姑苏占,捐钱又纳粮还要把活干……

    张士诚当然没有这么可恶,跟同时期的朱元璋、陈友谅比,张士诚可以算的上是大大的好人,占领平江(苏州)后,老张革除弊政,减免赋税,发展教育……可以说是励精图治。

    张士诚在苏州也是深得民心,即使在他死后,苏州的百姓也十分的怀念他,清明时节都要偷偷摸摸的祭祀。

    张士诚和苏州的豪绅富户关系相当的不错,他能够在老朱的猛攻之下,坚守九个月,除了他自己善守的缘故,也少不了这些富户的支持。

    以至于老朱深恨这些富户,所以在占领了苏州之后,对这些富户狠抽了一笔重税。

    作为苏州的首屈一指的豪绅,沈万三自然和张士诚关系亲密。沈万三需要张士诚的庇护,张士诚同样也需要沈万三的支持,除了钱粮,还有帮助张士诚筹集各种的军需物资,打造兵器用的生铁就是其中一种。

    沈万三的生意遍布天下,而且他的海贸生意做的很大。从河北弄点生铁走海运到苏州,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一向也都顺顺利利生意,可是这次却倒了霉,运载生铁的海船遇见了大的风浪沉没了一半,屋漏偏逢连夜雨,剩下的生铁被海盗起家的方国珍给劫走了。

    可素来心大的张士诚,这次突然的对这批生铁上起心来,一日三问,这让沈万三压力山大,生铁丢了的事情也不敢老实的跟张士诚说。

    只让在各地的商铺掌柜、管事四处筹集,可毕竟是二十万斤生铁,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凑出来的,就算是从河北再跑一趟,等那边的矿场凑够二十万斤,来来回回也要两三个月。

    应天的掌柜报上来说老朱在太平府发现了铁矿,铁矿的主官是老朱的小舅子,而且他们已经搭上了这个人的线。

    急切的沈万三,立刻亲自出马,先是去了太平的矿场,找了胡惟庸。这种事情瞒上不瞒下,从下面伸手其实要比从上面伸手容易。

    当然这种事情做起来很危险,他只是跟着拿个主意,给自家的管事扮个长随,出头露脸的事情让管事的去做,管事都不会自报家门。

    一两银子一斤生铁!这个价格简直没有天理,虽然说应天城里的也差不多是这个价,可是没有哪个冤大头真的会去买,他沈万三就做这个冤大头。

    这个胡主事明显的心动了,可他是个大大的滑头,既不说可以,也不说不行,只说太多他做不了主,让他去应天找他的上官,那位挂衔不干事的左司郎中。

    他万万没想到,一下子就给人家识破了自己的身份。沈长福身子脚下一动,挡在沈万三的身前,呵呵的笑道:“大人您记错了,草民叫沈长福!”

    沈万三伸手拨开沈长福,“长福既然被人叫破了,就不用藏着掖着了。”他上前一拱手,“平江沈万三见过马大人!”

    “请坐!”马度让了一下椅子,又对那沈长福道:“你去外面守好门,不要让人进来。”

    见沈万三点点头,沈长福就躬身退去,守在门外。

    沈万三笑道:“大人是怎么看出我身份的?”他已经三十六岁,保养的极好,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不算太英俊,唇边留着两撇和眉毛一样漂亮的八字胡,笑起来很有亲和力,让人瞧的很舒服。

    商人也需要一副好皮囊,要是长得歪瓜裂枣人憎恶鬼厌的,谁和你谈生意。

    有人大手笔的赊欠了老头五百多亩地,马度当然要查查对方的背景,不然哪天被人阴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呢。

    不用找老朱去动用他的检校,老刘就打探出来不少的情况。赊给他家地的,就是外面的那位沈长福。

    他在应天并不是某一家店铺的掌柜,而是管着十余家铺面大管事,他本人和那些店铺的伙计说的都是苏州话,加之他姓沈,这让马度很容易就想到大名鼎鼎的沈万三,只是不敢肯定罢了。

    今天他找上门来,开口就要二十万斤生铁,还他娘的一两银子一斤,这么大手笔,马度要是再不敢肯定,这老头是沈家的管事,不如把自己脑袋扭下来当球踢。

    马度笑着回道:“这事儿很简单啊,你看看自己的手是不是太白太细了,我也有两个长随,手掌粗的可以当锉刀用。再看你的大拇指上,我敢说半个时辰之前还有一枚漂亮的玉扳指,还有几根手指都有常年带戒指的痕迹,应该也是刚刚摘下来,一个长随,带这么戒指不用干活吗?”

    沈万三呵呵一笑,“大人真是心细如发,怕是您早就调查过长福吧。沈某刚才说的那二十万斤铁的事,大人以为如何?”

    这么沉不住气?看来沈万三被逼的够呛。

    马度摇摇头,“这个事情绝不可能!”

    “为何!”

    “如果你没有这二十万斤铁,吴王不会把你怎么样。而我要是卖给你了,吴王会砍了我的脑袋!”马度说的吴王是两个人,东吴王张士诚和西吴王朱元璋,沈万三这种聪明人自然听得明白。

    嘭!马度一拍桌子,冷声呵斥道:“沈万三,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跑敌方采购军需,真以为有钱就能通神吗!”马度狠狠的拿脚一踹地上的箱子,那箱子立刻倒在地上,一个个金元宝叮叮当当的滚落在地上。

    我擦,除了上面的一层,下面竟然还有一层,是同等数量的金元宝,金光灿灿亮瞎人眼,这个数量很让马度满意了,手很痒肿么办?

    马度狠狠打一下自己的手,不能收呀,胡惟庸这样的大奸相都不收,老子这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五讲四美的好青年,会去收人家贿赂。

    想到胡惟庸,马度心头又不由得暗骂,这家伙真是个大阴人!

    注1 沈万三湖州人,后来事业重心转移到苏州。关于他的年龄说法太多,还有说在张士诚在攻进苏州前就已经死了的。作者选了一个最年轻的说法来写,大家不要太较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