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100章 抠门的老泥鳅

时间:2017-10-01作者:宇丑

    才十几天的时间,在院子的周围已经有二十多座土坯房子,芦苇茅草做的房顶,伸手一摸墙壁还潮乎乎的没有干透,还不好住人。

    院门大开,刚一进院子就听见屋里头传来一声欢呼,“是哥哥回来了!”小鱼儿飞奔出来,一把抱住马度眼泪巴巴的,“爷爷说哥哥不会回来了,小鱼儿难过死了!”

    “小鱼儿你起开,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哥哥!”菱角儿推走小鱼儿抱住马度,“哥哥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菱角儿要到城里去找你,爷爷也不让去。”一边说着小脑袋还在马度的肚子上钻来钻去。

    “这不是回来了!”马度拍拍这个又拍拍那个,见老泥鳅和小鳖站在门口齐齐的摸着眼泪,马度苦笑道:“爷爷,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赶紧的都进屋,我还饿着哩!”

    听马度叫了一声爷爷,老泥鳅顿时眉开眼笑,“进屋,进屋!”一进屋才发现,除了马度还有一个人跟了进来,见对方器宇不凡,便问道:“这位公子是?”

    老泥鳅当然是在问常茂,而常茂本人确实也当得起“器宇不凡”这几个字。常茂很客气的施礼,“晚辈常茂见过老太爷,我与马兄乃是生死之交,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还望海涵。”

    马度没想到常茂正经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他和马度确实算是生死之交,差点没被他给打死。

    “来了就好,快请坐一起吃!”老泥鳅拉着常茂坐下,常茂立刻傻了眼,看着桌上的东西,吃什么呢?

    除了清亮亮的米汤,就是两寸长的小鱼干,闻起来还臭烘烘的。老泥鳅似乎也觉得不妥,忙道:“小鳖,去到厨房里面把大鱼干拿出来。”又笑呵呵的对常茂道:“常公子,这大鱼干是加了盐的,要好吃的很多。”

    “嗯!好!”常茂点点头,马度明显的看得出来他的肚子在抽动。

    马度问道:“爷爷家里没粮了吗?”

    “有哩,分给乡亲们一些,家里还有好几石。”老泥鳅,“铜钱、布匹、肉食都不缺,都是前些日子王妃派人给送过来的,不过日子还是要省着过,从前一天两顿都没有着落,现在一天三顿,中午能有一口米汤喝就不错了。”

    这种心态怎么说呢,比笑话里那个要一个煎饼果子加十个鸡蛋的还不如。

    马度再瞧瞧弟妹身上的破烂衣衫,还是从前的那件,苦笑道:“您好歹把弟妹的衣裳给换了,这透皮露肉的。”

    小鱼儿趴在马度背上,很委屈的道:“小鱼儿不要新衣裳,穿了新衣裳就没有人给我玩儿了,她们说怕给我弄脏赔不起。”

    “是哩,现在大伙给俺说话都客客气气的,还叫俺老太爷,现咱家里整天的敞着大门也没有几个过来串门的。咱家日子过好了,又背靠王府大家伙都害怕。”

    马度只听说过富在深山有远亲的,哪有害怕的道理,“除了分些粮食,爷爷怕是没让大家沾什么光吧。”

    老泥鳅正色道:“若是谁家有难处不用张口俺也会帮衬的,但是也不能让他们平白的沾了咱家的便宜。”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

    “爷爷听我一句劝,家里连个登门的都没有,谁家有困难你怎么知晓,这么下去再过半年,谁家要是真有了困难,也不敢跟您说,到时候您就真的是老太爷了。”

    老泥鳅闻言心里头不由得咯噔一下,“莫非是爷爷真的做得真不合适?”

    马度劝道:“孙儿把您接过来,就是想让您过好日子的,大姐把大家一起接过的意思我也明白,就是为了让您和大家能有个相互的有一个照应。可是您过得还和从前一样,现在弄得连个说真心话的人都没有,咱们还不如回岛上去呢。”

    老泥鳅连连的摆手,“不回去,不回去,还是应天好。大虾,爷爷以后全听你的。”

    “哈哈哈……”老头话刚说完,常茂就忍住不住大笑了起来,“我算是知道刚才那个妇人说喊你什么了,大虾,大虾哈哈哈……这名字可真是笑死我了。我说大虾,大虾呀,你哪里找来的穷亲戚,明明有钱却吃米汤就鱼干,扎把长的鱼放了点盐就当宝贝似的藏着,为了不让别人沾自己的光,就整天的穿破衣烂衫的过活,哈哈……我今天真是长了见识了,笑死我了……”

    马度恨不得拿鱼干去堵常茂的嘴,可面上却装作一副难为情的样子,“爷爷看到了没有,您要是不把日子过得红火了,孙儿在朋友面前都没有脸面,就是在王府孙儿也是抬不起头来。”

    老头一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哩!俺不能让你在外面抬不起头来,爷爷没见世面,你可别怪爷爷,大虾……你以前叫啥名来着?”

    “我叫马度,爷爷喊我小度就行了!”

    老头板起脸一拍桌子,冲着大笑的常茂道:“你这小子别再笑了,再笑话俺家,就别怪俺撵人了!”三个弟妹也冲着常茂横眉竖眼。

    “不笑了!“常茂连忙求饶,又讨好的对老头道:“老太爷赶紧的弄点好吃的吧,我快要饿死了!”

    好在马度带了不少吃的倒也不用现做,都是些酱肉、桂花鸭之类的熟食,还有不少的糖果糕点。

    相比肉食小孩子更喜欢糖果糕点,常茂也不挑食直接抱着半只鸭子就啃。

    马度分糖的时候这才注意到没有大鱼儿,还一直以为她在厨房呢,“爷爷,大鱼儿去哪儿了?”

    老头拿着个鸭头啃的起劲,“她去喂江马了,你们来的时候没看见?”

    马度激动的问:“江马?爷爷是说小白,它也在这里?”

    “嗯,是哩,听乡亲们说咱们从鄱阳湖来的时候,它就一直跟在船后面,这畜生通人性哩,舍不得咱们。”

    “它受伤了吗?不是会自己捉鱼吗?”

    老泥鳅摇摇头,“那倒不是,这河里的鱼又少又小,它捉不够吃的,俺一天有一半的收cd进了它的肚子。”

    马度起身道:“我得去看看!”

    (谢谢米虫小8 迷途小鸟书友141214151041877 摸楼上的脸 lusefar 书友131120073214518 xgfen 幻星璞风神十二。包括那些我没有看到名字的气,谢谢各位新老朋友的支持,谢谢你们的每个点击和收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