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011章 湖中偶遇

时间:2017-10-01作者:宇丑

    “你俩一起跟着吧,待会儿还用的着你俩。”叫上门口的两个孬兵,马度出了门,在见一个小店有卖炒米粉的,就叫了四碗。

    马度吃了两口道:“味道不错,要是再有点辣椒就更好了。”见两个孬兵杵在桌子边上暗暗的吞口水,“你俩怎么不吃呀?”马度指了指另外的两碗。

    “这是给我俩的?”张五六不敢相信的问。

    刘初九则道:“小的们在伙房吃过了……”可是那边张五六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叫唤起来。

    “吃吧,吃吧,我们两个哪里能吃得了这么多……”突然瞥见朱文英的饭碗已经见了底了,心说还真有可能吃得了。

    马度又叫了两碗,张五六和刘初九一人端了一碗,蹲在路边上,往嘴里猛刨,就是不上桌。

    朱文英鼓着腮帮子道,“就让他们蹲着吃,要是让他们上了桌估计才吃不下去哩。”把碗往旁边一扔,不客气的又端起一碗。

    这混蛋,老子花他一点银子跟割肉一样,吃起老子的东西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刘初九吃完米粉向摊主要了四碗白开水,很狗腿的端上来。张五六蹲在一旁剔牙,从牙缝里找到一根肉丝,喜出望外的扔进嘴里,很享受的品味着,看得马度直犯恶心。

    吃饱喝足,马度向店家结了帐,六碗米粉不过花了二十几文钱。给店主一小块碎银子,却找回来一小袋子铜钱,足够两三斤重。

    他把找回来的铜钱交给张五六背着,四人刚刚离开小店,张五六这家伙突然又跑回店里,说马度的碗里还剩了好多的炒米粉,不能便宜了跑堂的小二,马度实在是被他倒足了胃口。

    四人直接出了城,朱文英用自己的腰牌向把手水门的士卒借了一艘小船,四人上了船沿着水道进了鄱阳湖。

    波光浩渺的鄱阳湖一望无际,若是风浪再大一些,真以为是入海了。马度站在船头搭手瞭望,目光所致看不到飞机的影子。

    马度问道:“张五六你记得飞机是往哪个方向去了?”

    根据张五六的说法,飞机当时飞的很低,还是鄱阳湖的方向。这让当时激动的马度没了欣喜,犹如浇了一盆冷水。

    飞机遇到故障,在没有合适的着陆点的情况下,降落在水面是最好的选择。

    他不想爷爷和战友出现意外,宁愿一个人孤零零的穿越六百多年,也愿意在这里找到飞机的残骸。

    按照张五六所指的方向,小船行了足有十里水路,这个距离足够飞机滑翔降落了。宽阔的水面一览无余,远远的还能瞧见打渔的渔民,附近驾着小船巡逻的士兵。

    若是真有一个大家伙从天上掉下来,肯定会被发现的。马度转身看看身后的朱文英,“你们不会发现了没有告诉我吧。”

    朱文英不满的抗议,“拿我们当什么!我们红巾军个个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汉子,岂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好好,就当我没说行了吧,别吵吵了,耳朵都快给你震聋了。”

    这家伙年岁不大,职位也不高,可绝对算上的朱元璋集团的核心成员,有什么机密肯定知道。他的性子又是个藏不住事的,总能看得出一星半点的痕迹,既然他说没有,那就是真的没有了。

    四人晃了半个晌午,又在周围的芦苇荡里,转了一圈,也不见飞机的影子,马度的心这才稍稍的放了下来。

    刚刚驶出芦苇荡,就有一条半尺长的鲢鱼从水面跃出,正落在马度的脚边上,不停的翻腾着。

    马度拿脚踩住,扣着鱼鳃提了起来,“哈哈……今天有鱼汤喝了。”

    船头突然的翻起一片水花,接着就传来一阵吱吱吱的叫声,一个灰白色的影子露出水面。

    那是个纺锤形的生物,长约三尺,无鳞无毛,小眼长吻,用鳍肢拍打着水面,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竟然是白鳍豚!”马度喜出望外,“没错,是的,真的是白鳍豚啊!”

    马度没有想到会见到在后世灭绝的生物有点激动,张五六则是更激动,大喊着:“水妖!水妖!”还要把手里的长枪扔过去,被马度一脚踹的坐在了船舱里。

    “什么水妖,这是白鳍豚,宝贝的很!”

    朱文英道:“我倒是在应天附近见过不少成群的江豚,这种灰白长吻的大鱼,还是第一次见。”看来白鳍豚在古代也不是很多。

    “这不是鱼,它和人一样是哺乳动物,胎生母乳长大的。”

    朱文英辩道:“这明明就是鱼,怎么不是鱼,不然怎么会在水里呢。”

    马度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也懒得跟他解释,他让船停下,静静的打量着这水中的生灵。

    这只白鳍豚还不到一米长,应该是还是幼崽,似乎不怎么怕人。见船停下来,竟游到船头前面,用两鳍拍打着水面,张开长嘴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小小的眼睛一直盯着马度手里的鲢鱼。

    马度似乎有所明了,晃晃手里的鲢鱼,“这个不会是你的猎物吧。”

    吱吱吱……它拍动双鳍的频率更高了,水花淋在马度的脚面上,他毫不介意,把手里的鲢鱼直接扔向白鳍豚。

    它很灵活,一闪身就用长吻接住,一头扎进水里不见了踪影。

    “咱们也走吧,呵呵……”马度很开心,多日来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谁知哗得一声水响,那原本消失了的白鳍豚,又突然的拦了船头,仍旧不停的拍打着水面,冲着马度吱吱吱的叫唤。

    马度蹲在船头,笑呵呵的问:“你的猎物不是都还给你了吗,怎么还不让走!”

    谁知这小家伙身子往下一沉,弦月状的尾鳍向上一扫,顿时就有一朵水花打在马度的脸上,弄的马度好不狼狈。小家伙再次浮出水面,拦在了船前。

    身后响起一阵哄笑,马度也不生气,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湖水,又在身上摸了个遍,除了朱文英的钱袋子别无长物,转身问:“你们有没有吃的。”

    “我这里有些牛肉干。”朱文英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里面包了一些肉干。刘初九则是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两个黑面馍馍。

    马度原以为白鳍豚只吃鱼虾,谁知小半斤的牛肉干被它眨眼就吃了个干净,就连黑面馍馍也吃了半个,估计不合胃口,吞了半个就不再吃了。

    看它离得很近,马度弓着身子想去摸它圆滚滚的脑袋,它却机灵的很,身子一翻又没了踪影,久久也不见它现身。

    马度自言自语的道:“好家伙,吃饱喝足都不让摸一下,连妓院里的窑姐儿都要比你有良心。咱们走!”

    众人大笑,没有人注意张五六苍白的脸色。

    (求票,求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