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652章 马老爷

时间:2018-10-18作者:宇丑

    胳膊何曾拧得过大腿,在朱棣的面前郭老头顶多算是个手指头,眼下手指头颇有些不甘心,不住的用指甲撩拨着大腿。

    “殿下,老朽少时顽劣不堪,实在不曾学得曾祖半点的学识,你就饶了老朽吧。”

    朱棣不耐烦的甩了甩手里的鞭子,“莫要再聒噪了,当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老头闻言很干脆的一闭眼睛一挺脖子,摆出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模样。

    马度拽过老头的马缰,拉到自己身边道:“我这外甥脾气暴躁,刚刚在辽东杀了十几万蒙古人,他可不吃你那一套,当真会打你的。”

    郭老头苦着脸对马度道:“侯爷,老朽真的在曾祖跟前发过誓的,更何况老朽老迈,一身的毛病当真不堪驱使。”

    “不老不老,这不还是骑得动马吗?有毛病也不怕,实不相瞒本侯就是个大夫,你有毛病咱们可以慢慢调理,再说谁也没叫你当官呀。”

    郭老头来了精神,“当真不让我做官?”

    “你若是愿意,就来皇家书院教教书就好,那里有很多和你一样的倔老头,千万别跟我说你不懂学问,家学渊源半点都没有学到,你的那些小孙儿都是无师自通的。”

    “当真不用当官,总算不用违背誓言了。”老头似乎长处了一口气,似乎这誓言并非是他虚言哄骗,不明白这郭守敬为什么不当子孙后代当官。

    “至于你的儿孙我就不敢保证了!千万别说不让,你回头看看你的儿孙,他们满脸的笑容不是装出来了,他们知道去了应天就有好日子过,能吃得饱穿得暖,不用再忍饥受冻。

    看看你的儿子,自打出了门就一直绷着个脸,其实心里最高兴的就是他了,和你的孙儿自幼穷苦不同,他可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丁,这些年受苦最多的也是他吧,看看他瘦的都快没人形了。

    你要遵守和郭太史的誓言,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又何必拉着全家人跟你受苦,作为长辈您就不心疼吗?

    你可知道在有郭太史亲自改制的十二种天文仪器,就在书院里头却没有人懂得如何使用,你就忍心它们风吹雨打吗?

    ……”

    老头眼睛已然泛红,哽咽的打断马度,“老朽惭愧,侯爷不必再说了,到应天全凭您安排就是。”

    “嘿嘿,想通了就好!您可有其他族人的消息?”

    “当年北平城破不久,族人便四散逃离,老夫带着家眷走走停停一直到了鲁南,直到长子病逝,又碰上官府分田,便在安定下来。其他的族人到底去了哪儿,老朽一点音讯也没有。”

    郭老头叹了口气接着道:“其实你找到他们也是无用,曾祖为官六十载,就像是其他的官宦之家一样,族中多纨绔子弟,吃喝玩乐倒是在行,曾祖的精深的学问却无人继承,老夫也不过学得一星半点而已。”

    “不妨事,有他老人家的手稿在,日后可以慢慢研习,我再给您找些聪明的学生,到时候编撰成册传之后人供人敬仰。”

    “曾祖九泉之下定也能瞑目了!”

    跟郭老头一番长谈之后,总算是将他稳住,没有再生什么幺蛾子。

    出了鲁南经徐州、扬州,到了应天时已经过了正月十五,在渡口换了船,迎着南风的渡江而去。

    碧琳站在船头使劲儿的抽着小鼻子,一副很享受的神情,“还是家里好,空气都是湿湿的甜甜的,不像北平到了冬天又冷又干,鼻子很不舒服。”

    朱棣站在旁边道:“我还是觉得北平好,冷也冷得痛快,不像是应天,湿冷湿冷的直往人骨头缝里头钻,那才叫难受!”

    马度在一旁心道:“不然你怎么会迁都呢。”

    马度从背后捧起碧琳肉肉的微凉的小脸儿道:“待会儿见了你娘希望你也能说回家好。”

    碧琳的小脸儿一下子就塌了下来,瘪着嘴道:“爹爹回头可要在娘亲跟前替孩儿求情啊,要不咱们先不回家,到徐伯伯家住几天……不行,徐伯母一定出卖我的,要不去大姑父家里……”

    “去哪儿都是没用的,早晚都要回家的,这一顿戒尺你是逃不了的。”

    碧琳无力的摇着脑袋,“娘更喜欢用鞋底打人!”

    朱棣哈哈大笑,“到时候表哥一定会去看碧琳的挨揍。”

    说说笑笑间,船已经缓缓到了对岸,不等船停稳,岸边已经有一群人下了岸,沿着栈桥跑过来,当先的是两个妇人,乃是大鱼儿和常夫人,常遇春带着常升、常森紧随其后。

    不等船板铺好,常茂就大笑着跳下船,“你们都知道我今天回来,特地来接我吗?”还很得意的冲着船上人眨眨眼。

    事情显然不是常茂想的那样,娘和老婆一下子抱住他大哭了起来,大鱼儿泣不成声,常夫人边哭边骂,“你个混账,老娘就知道你早晚惹出祸来,现在捅了天大的篓子,你老子都保不住你,你要是有个好歹,让我怎么活呀!”大耳刮子使了劲儿的往常茂脑袋上招呼,把常茂都给打懵了。

    站在船舷边上的徐达紧绷着脸,对马度道:“应该不至于要杀头吧?”

    “皇上的性子不好说,咱们下去。”

    两人忙不迭的下了船,刚一站稳大鱼儿就从常茂身上起开,向马度扑来,马度这才发现他两眼红肿,已经成了桃子,怕是这些日子没少哭了,她抱着马度的胳膊哭求道:“哥哥你救救常茂吧,通儿年龄还小,不能没有爹啊!”

    马度伸手擦擦她脸上泪痕,“有哥哥在没事的,别哭了,眼睛都肿了。”

    常遇春道:“大鱼儿莫要难为你哥哥了,眼下也是自身难保。”

    “啊!难道哥哥也……”大鱼儿嘤咛一声,眼珠子一番便已经倒下。

    “大鱼儿!”

    马度连忙扶住,“乌日娜赶紧的过来帮忙!”

    马度给大鱼儿检查了一下,应该是忧思过度情绪激动所致没有什么大碍,先把她安排在了船上,这才对常遇春道:“怎得?当真要杀头吗?”

    常遇春显得十分憔悴,想必也是受了不少的煎熬,他无奈的摇头道:“不知道,皇上很生气,也不曾给个准话。”

    徐达道:“你的脸面都没要来个准话?玄重咱们进宫。”

    老朱是越来越难捉摸了,天威难测便是这样了吧。

    马度扭身看看身后的朱棣,“燕王殿下,咱们一起进宫吧,这事儿你也有份,总不能让常茂一个人担着。”

    朱棣用下巴往前指了指,“怕是来不及了!”

    只见韩成已经带了几个锦衣卫上了栈桥,朝着这边过来,韩成从袖子里头抽出一卷圣旨喝道:“海军指挥使常茂接旨!”

    “难道这回我真要玩……玩完了?”常茂脸色发青说话都有些结巴,看来是真的怕了。

    常遇春一踢他的腿弯,“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赶紧的跪下。”然后目光灼灼的望着韩成手里的圣旨,向来泼辣的常夫人偎依在常遇春的身边,拽着他的袖子瑟瑟发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海军指挥使常茂,顽劣成性,目无军纪,擅杀降臣,坏朝廷招降大计。现革其海军指挥使之职,杖八十,充军琼州,即可行刑。”

    钦此。”

    “谢皇上隆恩,哈哈……”常遇春哈哈大笑,对常升、常森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扶你娘起来,咱们回家!”

    兄弟二人背起已经晕倒了常夫人,对常遇春:“爹爹大哥他……”

    “哼,死不了他!”常遇春仿佛没有看见被锦衣卫拖到岸上的打板子的常茂,“今日不便改日俺再摆下酒宴给天德接风。”

    徐达苦笑道:“不急,我也要先入宫面圣的。”

    “玄重,大鱼儿你就先接回家里好生宽慰,省得她们婆媳二人整日抱头痛哭伤了身子。”

    常遇春还真是外粗内细,要是把大鱼儿留在常府和常夫人两个相互的传染情绪,真不是件好事。

    “常大哥好生照看家里就是,大鱼儿我自会照看好的。”

    常遇春点点头带着婆娘上岸走了,看都没看岸上被揍得哇哇大叫的常茂。

    马度看向韩成问道:“应该还有给我的圣旨吧。”

    韩成呵呵的笑道:“侯爷真是通透,皇上说了给您留些颜面自己看吧。”他变戏法似得又抽出一卷圣旨来递给马度。

    马度接过来缓缓的打开,张五六在马度身后踮着脚尖瞧,紧张的问道:“侯爷,上头写的啥?”

    马度把圣旨合上,扭头对张五六道:“以后不要喊侯爷了,喊老爷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