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568章 糊涂的刘基

时间:2018-06-06作者:宇丑

    不管刘基分析的是对是错,马度都不会放在心上,他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到旁人的手里,尤其是老朱。

    拿帕子擦了擦嘴上的油,马度道:“我吃饱了,刘先生满满吃,我先走了。”

    刘基夹着蚕豆在嘴里吃得搅得咯噔作响,“玄重急什么,再陪老夫坐会儿。”他放下筷子重新的打开窗户,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刑场,偶尔抬眼看一下日头。

    马度揶揄道:“刘先生不会在指着宫中有快马飞驰而来,高喊一声‘刀下留人’吧。”

    刘基却自信的笑道:“这可不好说!”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只见几名锦衣卫骑着快马从床前飞驰而过,刘基脸上的笑意更甚。

    马度惊讶道:“能让皇上改变心意,先生真是好手段呀,可否教我一教!”

    “不是什么高明手段,玄重要使起来,比老夫要强些。”

    刘基捋着胡子,期待的望着那几名锦衣卫下马之后冲入人群,直奔监斩官的身前,只听那锦衣卫高呼道:“传皇上口谕,立刻行刑!”

    虽然离得挺远,但是马度和刘基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基哥的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老脸也随之慢慢的垮了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太子终究是没能劝住皇上!”

    马度闻言一愣,伸手抓住刘基的胳膊,问道:“你们太子求情去了?”

    刘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算是吧,请宋濂教课的时候在太子跟前提了一句,并没有直接请太子去求情。”

    “这又什么区别!”马度气急败坏的道:“你们知道太子仁善,就是不直接说他也会去的,诚意伯你真是害人不浅哪!”

    “老夫怎得害太子了?太子身为一国储君,早晚要理政的,何况太子一直不是监管市舶司吗?过问一下空印之事又有何妨?”

    “太子当然无妨,他是皇上亲子,早晚要登极理政的,可你们就惨了!”马度恨恨的指着刘基的鼻子,“刚才你说本侯没有政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可你们露个话头就能指使太子在皇上眼里才更可怕!先生真是糊涂!”

    刘基的才干毋庸置疑,于国事军事都有十分犀利的见解,可偶尔又做出来让人费解的糊涂事,犹如那句“牧竖尔,拜之何益”话,至今都无法想象竟是出自他之口。

    刘基没有着恼,面色讪讪的道:“不至于让皇上如此忌惮吧。”

    “看来诚意伯还不够了解皇上,太子虽然对娘娘言听计从,但是娘娘从不会指使太子干预国事,你们的胆子太大了,原本你们浙东帮不过是池鱼之殃,可眼下怕是大祸临头了。”

    从老朱立刻让人开刀问斩,就知道他有多么的愤怒,难怪老朱日后会几乎无害的宋濂也给收拾掉,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验明正身,立刻行刑!”法场传来熟悉的声音,平时还算斯文的杨书平,此刻的声音显得狠辣又阴戾,犹如半空之中飘过来的那漆黑的阴霾。

    犯官脑袋后面的亡命牌被鬼子摘下来狠狠的丢在地上,斩首刀高高的扬起,刀身雪亮,映射着尚未被遮蔽的骄阳,犹如一道匹练破开脖颈,好大的头颅滚落在地,残躯在抽搐之中喷洒鲜血,满地赤红……

    “惨啊!”刘基身子晃了晃,手掌却重重的拍在窗棂上。

    “算是好的了,这次皇上没有诛连家眷已经是好的了。不说废话了,我走了!”

    “玄重也是爱才之人,真忍心看着数百才干官吏身首异处吗?”

    马度摇头叹息道:“你也说了皇上口衔天宪,我又能如何?刘先生我一直很敬重你,劝你一句早日回乡养老,回家了就不要再回来!”

    “玄重难道不欢迎老夫到书院讲学吗?老夫自认不会比朱枫林差。”

    “只要您能抛下朝廷的琐事,书院随时欢迎先生大驾。”

    “玄重要说话算数老夫告辞了!”刘基转身开门出了雅间,张五六迫不及待了进来,嘴里头让让道:“刘伯爷可真话多,小得可饿死了。”

    “你的话也不少,好好吃你的吧。”

    轰隆、轰隆、轰隆……

    一阵惊雷滚过,天空之中立刻下起了瓢泼大雨,在菜市口看热闹的百姓抱着脑袋纷纷离去,只有犯官家属在收拾尸体,磅礴的大雨带着鲜血肆意的流淌,染红了半个街道。

    马度瞧见淋成落汤鸡的刘基走到菜市口,驻足了好一会儿,又在风雨之中踉跄而去……

    偌大的牢房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洪武元年大赦天下,只要不是十恶不赦还能挥得动锄头的,都能分得到两亩地。

    虽然是白天,牢房里面仍是黑漆漆的,只有朝南的墙壁上有一面巴掌大的窗户,一道光柱射进来,便算是唯一的光源了。

    牢头端着一碗阳春面走到一间牢房跟前,小心翼翼的问:“公子,吃饭了!”

    他并不知道里面住着的是谁,只知道是个拿着柴刀一口气杀了四个人的狠人,这样穷凶极恶的家伙县太爷不赶紧砍了他的脑袋,却让自己好生的伺候。

    每天还有一群彪形大汉过来给他送吃送喝,还把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询问人犯的情况,那凶神恶煞的差点吓得他尿裤裆,反正得罪不起,好好伺候就是。

    李景隆从破烂门板铺成的床榻上缓缓扭过头,颧骨边上多了一道寸许长的疤痕,那是他在打斗中留下来的并不难看,反倒是俊朗之中多了一份英武之气。

    “进来吧!又是阳春面吗,就不能换点别的。”

    “他娘的坐牢有碗阳春面吃还敢挑三拣四的!”牢头心里暗骂嘴里却道:“公子的饮食都是旁人送来的,县太爷吩咐了小人可不敢给您乱吃东西,要是吃出毛病来,小人要招祸的。”

    李景隆接过碗看了一眼,“他娘的,不敢给我乱吃东西,倒是敢乱吃我的东西,偷吃也不擦干净嘴。”

    牢头擦擦嘴上的油光,大方承认道:“原是还有个鸡腿,小人一时嘴馋,回头就买只烧鸡还给公子。”大明好国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