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494章 又见老朱

时间:2018-03-27作者:宇丑

    秦淮河上青楼林立,红袖招并不显眼,不过能在此处立足,自当有些特色。楼中的头牌曲小婉最擅音律,一手古筝弹得出神入化,早有一批忠实的拥趸,生意倒还过得去。

    今日小婉姑娘身体不适并没有接客演奏,此刻她的闺房之中青烟缭绕,两人正对着一个牌位叩拜,好久才起身。其中一个是衣着素净轻纱蒙面的窈窕女子,另外一个是一身湖蓝色箭袖长袍的年轻男子。

    天气闷热一番叩拜下来,额头之上生了细密的汗珠,曲小婉用锦帕在额头轻轻的沾了沾汗渍,年轻男子道:“滕州之事就全靠你了,段士雄若是不听令,你随时可以取而代之。”

    古子枫拱手再次单膝叩拜,“属下定不负主上所托!”

    “小书生送九支冰棍上来!”

    “先给钱,五钱银子一支!”

    街道上传来两句大声的对话,曲小婉闻言一笑,“这么晚还有人卖冰棍的,你不要着急走,让你尝尝这冰凉可口的美味。”

    古子枫好奇的问道:“这冰棍又是何物?属下走南闯北从不曾听说过。”

    “是马贼鼓捣出来出来挣钱的,自入了夏他那书院的小贼,就整天的沿街叫卖。最贵的不过五文钱,这小贼竟然敢要五钱银子,真是黑了心肠了。”

    曲小婉轻轻的推开窗子,往下面看了一眼,又猛地把窗户合上只留一条缝,对古子枫招了招手,“你过来瞧瞧跟那个小书生说话的人,本座瞧着很面熟呢。”

    古子枫凑到过来,从窗户缝里往下看了一眼,惊呼道:“是马贼!竟然是马贼!属下从前给主上瞧过马贼的画像!”

    “他来秦淮河做什么?”曲小婉的一双秀眉不由得弯了起来。

    古子枫面露一丝狠色,“上次咱们的计划失败全是因他之故,害的教中好些弟兄都白白死了,既然他送上门来,属下这就过去结果了他。”

    曲小婉摇头道:“别急,他好像朝我们这边来了。”

    打脸,狠狠的打脸!

    马度没想到还真有人愿意花上百倍的价格买冰棍的,这秦淮河果真是个销金窟,一掷千金的豪客怕是多了去了,不知道沐英老婆给的两锭金子够不够花。

    沐英看着平安一溜烟的钻进青楼里面送冰棍,嘀咕道:“平安这小子一点都不学好,你在书院好好管管他,让娘娘少操些心。”

    “他来秦淮河赚银子,总比来这里逛窑子要强的多,没有什么不好的,你放心平安这棵树长不歪。别管他,咱们还有正事办哩。”

    沐英淫荡的笑了两声,“对,办正事要紧!”一双眼睛在青楼的招牌上乱瞟瞟,只听他咦了一声,“红袖招,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好名字!玄重就这间如何?”

    听这名字就让人春心荡漾,马度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满楼红袖,估摸着来晚了,“嗯,就这间吧!”

    两人正要往里面走,却有人搭住他们的肩膀,还以为拉客的龟公,扭过头来一看竟然是韩成,只见他一身便装打扮,沐英打趣道:“韩都督也来这里潇洒呀。”

    老朱改拱卫司为亲军都尉府,离改名锦衣卫只差一步之遥,衙门改了韩成的官职自然也改了,现在他是亲军都尉府的都督。

    韩成摇摇头,“我整天忙的脚不沾地,哪里有心思逛窑子,我是陪贵人来的。”说着往身后瞥了一眼。

    马度和朱文英眼珠子都看瞪出来了,只见老朱正从一艘靠岸的小船上下来,操船的是正在岸边栓绳子的是掌管应天戍卫的郭英,操船的则是常遇春。

    老朱背着手大摇摆的走了过来,马度和沐英连忙的见礼,“见过……朱老爷!”

    老朱看看马度又瞧瞧沐英,“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刚回了家不好好陪婆娘孩子,竟然来逛窑子真是好样的。”

    马度心头有一万匹的草泥马奔驰而过,为什么每次来秦淮河都要碰上老朱,他不是很忙吗?不好好的再宫里批折子跑秦淮河这里来做什么?

    老朱又看向韩成:“咱们去哪儿?”

    韩成却往对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紧挨着的红袖招,“就这里吧,正对着。”

    老朱也看了一眼招牌点点头道:“就这里,你打前头。”

    韩成带头就往红袖招走,常遇春冲两人笑了笑和郭英、元生三人把老朱夹在中间紧跟了过去,看这紧张的气氛并不是来寻花问柳的。

    沐英看看马度,“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跟着了,明天这一顿竹笋炒肉是少不了。”两人对视一眼唉声叹气的跟了上去。

    和所有的青楼一样,红袖招里也有一个知情识趣的老鸨子。不一样的是这老鸨子不是电视上穿红戴绿抹得鬼一样又丑又老的女人。

    老鸨子身材纤细婀娜,略施粉黛,手执团扇,咋一看就是副仕女图,绝对的美人。没看见色鬼老朱已经在她的身上扫了两遍了,要不是年龄大了出身又不好,很可能被他纳进宫里。

    能做老鸨的年轻时大多都是青楼中的红牌,长相自然不会差了,最后没机会从良,能做个皮肉生意的经纪人求一口饭吃,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了。

    老鸨子笑盈盈的迎上来微微一福,对韩成道:“奴家玉娘见过诸位老爷,几位看得面生可是头一次来奴家的这个院子吗?”

    “莫非只做熟客生意吗?”

    “您说笑了,奴家开门做生意的,天南海北的客人都有,自然没有将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只想问问有没有相熟的姑娘。”

    “没有,咱们几个都是第一次来,烦请妈妈讲这里的头牌请出来,给咱们弹个琴唱歌曲儿。”

    老鸨子为难的道:“咱们院子里的头牌小婉姑娘原本是最善音律的,不巧的是今天她身体不适,怕是不能给诸位演奏了。”

    韩成一摸腰牌似乎准备用势压人,老朱一拍他的肩膀,对老鸨子道:“安排一间临河的房间,随便找个唱曲儿的就行,再弄桌酒菜来。”

    “这位老爷真是好气度呀!”老鸨子迎来送往自然是有几分眼力的,“请诸位随奴家到楼上来!几位客官光听曲儿太过枯燥,不如叫几个姑娘试试*****如何?”大明好国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