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明好国舅 第308章 常遇春的心跳

时间:2017-12-08作者:宇丑

    <content>

    鹅卵粗的棍子打在白花花的屁股,只一下感觉整个屁股都麻木了,可是第二下的时候仍旧是痛彻心扉的疼,对马度来说绝对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啊!常遇春你是狗咬吕洞宾……啊!老子为你好你还打老子……啊!常遇春你个杀人魔王你早晚会遭报应的……啊!你敢打我我敢打你儿子……啊!……”

    听着马度在帐外惨叫和叫骂,常遇春在帐内哈哈的大笑,“真没看出来玄重平常还挺斯的,骂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啊!”

    李忠在一旁拱手相劝,“玄重他这是疼得了极了,大帅莫要往心里去,他平常懒散惯了,没受过这份罪,此次出关又有大功,大帅看在皇和娘娘的面子饶他一回吧。”

    “是看在皇和娘娘的面子本帅这才高拿轻放,不然是砍脑袋了。这小子行事也太没有忌惮了,要是乱了军心这仗该怎么打,鞑子皇帝还向本帅告状说挨了他的打,本帅让他长点记性也是为他好!”

    “玄重同样为了大帅的身体着想……”

    李忠话未说完,常遇春一巴掌拍在桌子,吼道:“本帅没病!”

    李忠嘴巴嗫嚅了两下,赶紧的把剩下的话咽进肚子里面。

    听见帐外没了马度的骂声和惨叫,常遇春摆手道:“算了,打也打完了,埋怨也落下了。思本你去看看他们吧,给他们点药!”

    李忠拱手退出帐外,常遇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身心俱疲,太累了。他勇猛绝伦,自随朱元璋征战以来,他常任先锋,十余年来不知道冲溃了多少敌阵、克了多少的雄关坚城。

    常十万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因此老朱也格外的看重他,当别人什么爵位还没有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和徐达、李善长同封国公,这样的荣耀在他在山落草之时根本不敢想象,此次北伐他也格外的卖力。

    只是这一仗打得太久跑得太远,从江南打到原,从原跑到了草原,他的坐骑已经累死好几匹了,可他还活着不得不继续的在战阵拼杀。

    尤其是此次出征草原,他做主帅原本可以坐镇军运筹帷幄,可是事到临头才知道肩头的压力之大超出所想,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

    他不放心把先锋重任交给别人,只得又做先锋又做主帅,可以说承受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此次草原一战,其实并没有多少恶仗,但是却在不停的奔波,带着骑兵在茫茫草原之不停的驰骋,谁叫他此次定的是声东击西之计。

    “现在方知徐天德的不易,还是跟着他打仗痛快,只管拼杀好。”他喃喃的自语,一股强烈的疲倦感袭来,眼皮眨了眨,魁梧雄壮的身躯重重的爬在桌子,立刻响起沉闷的鼾声。

    突然他猛地坐了起来,只觉得心头狂跳,放佛有无数的鼓槌在敲打他的心房宛如狂风骤雨,脖颈青筋暴起,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鲜血顺着血管疯狂的涌头颈。

    两只虎目瞪得老大,满是血丝的眼球凸起似要滚出来似得,嘴巴张得大大的,喉间发出咯咯的声响,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好像一口气接不来,能窒息过去。

    如此持续了一小会儿,他紧绷的身躯才松了下来,他重重的喘着气好久方歇,无力躺倒在帅椅之,喃喃的道:“可能我真的有病了!”

    “大帅!派去大兴州的斥候回来了!”帐外突然响起亲兵的声音。

    常遇春猛地坐直了身子,高声道:“让斥候进来!”

    同样是挨军棍,马度得让人抬着蓝玉却能自己走到伤兵营,还能自己给自己药。马度很不忿的道:“玉哥儿,是不是老常的亲兵给你放水了!”

    马度趴小破床让许大亮给他药,蓝玉在隔壁的床,非要拉个床单自己药,还真是一个腼腆的人

    隔着帐子听见蓝玉道,“哪儿有,姐夫亲兵打起我来从不留情面,我屁股都起了茧子了,挨起揍来自然不会像你这么疼。”

    “茧子是挨打挨的?”

    “不是!骑马骑的!”

    “呵呵……骑马还有这样的好处……哎呀,老许你不能轻点!”

    许大亮苦着脸道:“爵爷您别乱动啊!”

    “我伤的重不重?几天能下床!”

    “爵爷放心都是皮肉伤,了药三五天差不多了,大帅这还是手下留情的,不然躺个十天半月都有可能。”

    马度什么时候遭过这份罪,明明好心却没落个好下场,即伤心又委屈,心里恨极了常遇春,“哼!这还叫手下留情,他敢揍我,我揍他儿子!”

    常茂把脑袋从门里探了进来,“度哥儿你是准备揍我嘛?是我老爹打的不关我事,你有本事去找他算账!”

    马度回过头来嘿嘿笑道:“来得正好,父债子还。常茂擅离营地,老刘、五六把他拖出去揍十军棍!”

    常茂拿出一个小纸条晃了晃,得意的大笑:“度哥儿你失算了,我有请假条,我是有备而来,你打不着我!”

    他摇头晃脑的到了床边,啧啧的道:“哎呀,还伤得不轻哩都流血了,我老爹是狠,皇的小舅子收拾起来一点都不手软!”

    他撅着嘴冲着马度的屁股吹气,“这样是不是舒服些……”

    话没有说完听卟的一声,常茂只觉得一股恶臭袭来,连带着许大亮都纷纷起身,常茂捏着鼻子瓮声瓮气的问:“度哥你莫要朝我撒气,若是气不过回应天去揍常升和常森,他俩在你的书院里面你想揍揍,反正我爹早给你说了‘往死打’!”

    马度冲着竖了一个大拇指,“真是一位好兄长!”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看我不把那两个家伙揍得他爹都不认得。

    蓝玉再次从床单里头探出头来,苦笑道:“茂哥儿你可真行,有你这么个哥哥老二、老三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啦!”

    “舅舅你也在,也挨打了吗?我爹真是狠人哪,连自己的小舅子都不放过!”常茂掀开床单,“舅舅我来帮你药,千万别学度哥儿放屁!”

    蓝玉大声的吼道:““滚开!不用你药!”

    “舅舅跟我客气做啥,外甥给你药还不是应该的……呀!舅舅你咋没毛呢!”

    </conte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