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秀才家的俏长女 第六百九十五章 被催孕

时间:2019-06-20作者:隽眷叶子

    陆玉桦的儿子虽说不姓陆,却也是镇国公府老两口子的首个曾孙辈,自然得给要温泉山庄休养的陆名扬送喜信。

    送信的人匆匆去匆匆回,带回来陆名扬当前的情况,自然少不了他的吩咐。

    陆名扬目前的身子一日好过一日,老寒腿基本已经恢复,老爷子倒是想趁机回来,却被储医劝服,留在温泉山庄巩固休养成果,一再叮嘱陆瑾康千万莫要忘记冬至前两日就去接他回城。

    同时还不忘叮嘱安氏务必在陆玉桦儿子洗三时替他送上一份贺礼。

    甚至还给陆瑾和苏云朵带回来一段话,大概的意思就是比陆瑾康小了四岁的陆玉桦儿子都出生了,希望他们俩努把力争取明年让他抱上曾孙孙,早日为镇国公府开枝散叶。

    除了那日在陈家被陈母打趣之外,这是陆瑾康和苏云朵成亲以来,首次接到来自长辈的正式“催促”,令苏云朵倍感压力山大。

    前一日在陈家被陈母打趣的时候,苏云朵的确是毫无压力,可是转眼就被家中长辈催孕,她如何能视而不见?

    作为新媳妇,苏云朵自然明白随着日子一是是过去,来自长辈的催促或询问只会越来越频繁,而类似陈母的打趣也肯定在所难免。

    虽说与陆瑾康之间早就共识,苏云朵心里还是很有压力,也很有些忐忑,倒是陆瑾康听了安氏转述老爷子的话之后淡淡一笑道:“孩子迟早会有,我却还想过两年轻松的日子,也好让娘子先调理调理身子。”

    这话是在正和堂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虽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那意思却明确得很,他并不急着要苏云朵怀孕生子。

    这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不是他们不能生,而是不急着生。

    甚至还包括了还有一重意思,就是请大家别动不动催他们生孩子。

    安氏无奈摇头,却也清楚这事强求不得,陆瑾康的性子在那里摆着,他决定的事,就算老爷子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任谁也改变不了。

    私下安氏曾经问过苏云朵,他们与陆瑾臻前后脚成亲,难道就不担心被陆瑾臻抢先生下镇国公府的曾长孙?

    苏云朵却笑着摇了摇头,反问道:“我们的孩子是非是府里曾长孙重要吗?”

    安氏先是微微一愣,很快就意会过来,虚点着呵呵直笑。

    的确,就算陆瑾臻和杨傲群的儿子占了他们老两口的曾长孙之位那又能如何,还能抢了陆瑾康与苏云朵长子未来宗子之位不成?!

    只不过陆瑾康能搞定府里人,却阻止不了府外的人拿苏云朵打趣。

    这不,陆玉桦儿子洗三的时候,苏云朵很是被人打趣了一番,甚至还有人当面询问苏云朵可有了好消息,这让苏云朵觉得很无奈。

    先不说她与陆瑾康早有共识,待她年满十八再考虑子嗣问题,就算没有这样的考虑,他们成亲满打满算不过一个半月,现在就问她可否有好消息,是不是太过急切了些?

    偏同样也是来参加洗三礼的宁氏,听到别人的问话,看向苏云朵肚子的灼热目光令苏云朵觉得隔了几层衣服都觉得肚子有被灼穿的嫌疑。

    在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时代,苏云朵可没有陆瑾康的那种王霸之气,敢在人前说不急着怀孕生子,只得微低着头,轻抿着唇,做一付羞涩样。

    “好了好了,康哥儿才成亲多久,你们怎么比我这个当祖母的还着急?他们既已成了亲,两人的身子又都康健得很,孩子嘛迟早总会有的。”安氏及时出声,算是解了苏云朵的困境。

    这还算好的,让苏云朵头大的催孕还在后面呢。

    冬至前两日,陆瑾康如约去温泉山庄接回了陆名扬。

    经过差不多半个月的休养,陆名扬的脸色再看不出一丝的病色,面色红润不说,人也显得年轻了几岁,说话中气十足,看着就很有精气神。

    当日一府人都集中在正和堂吃了顿团圆饭,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团圆饭,而是分几桌围在一起吃了顿锅子。

    原告东凌国也有所谓的锅子,却不过是一锅乱炖罢了。

    待苏云朵接了飘香酒楼,才将前世的火锅引进飘香酒楼,不过一年时间,如今火锅已经风靡整个京城,并迅速向大江南北扩散。

    因为飘香酒楼的锅底是苏云朵特配,里面加入了数种养身药材,再加上南郊蔬菜庄子和温泉山庄的新鲜蔬菜,飘香酒楼自有其天独厚的优势,是其他酒楼食肆所不能比的,故而就算如今火锅满大街,食客们却一致公认飘香酒楼的火锅才是正宗。

    今日镇国公府的火锅底料是白棉按苏云朵的配方炒制的,因为用料实在,又多加了两味刚从南方得来的新鲜调味料,比起飘香酒楼的底料更香更勾人食欲。

    为了今日这顿火锅,苏云朵不但让南郊的蔬菜庄子送来了新鲜蔬菜,还特地让陆瑾康己除了从温泉山庄带回来新鲜蔬菜,再加上厨娘前几日泡发的芽苗菜和刚在暖房里育出的几种菌菇,光蔬菜就有十多种之多。

    待一盘盘荤菜端出来,有切成薄片的猪羊牛肉,去了刺的鱼片、去了壳的虾仁……比起正常的酒席还要丰盛。

    镇国公府本也没有什么食不语的规矩,吃火锅可就更热闹了,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了陆玉桦儿子的身上,苏云朵时不时凑上一两句,毕竟陆玉桦的儿子,苏云朵见的次数最多!

    只是让苏云朵没想到的是,最后的话题却落到了她自己的身上,而将话题落到她身上的那个人还是这一府中最具权威的人。

    那日安氏转告陆名扬催孕的一番话,陆瑾康当着全府人的面淡淡地表明了他的态度,府里再没人在苏云朵面前提怀孕生子的事,偏今日老爷子一回来又提了出来。

    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都投向了坐在女席的苏云朵。

    苏云朵心里微窘,眼睛不由自主扫向陆瑾康,见男人神色淡淡,从容地给老爷子夹了块菌菇淡笑道:“祖父这也太急了些,娘子这才进门多久?放心吧,总能让祖父抱上曾孙!”

    至于这个曾孙是谁生的,只要是老爷子的曾孙便是,反正他们俩不急。

    陆名扬岂能听不出陆瑾康话里的意思,他要的是陆瑾康和苏云朵的孩子,镇国公府名正言顺长房嫡出的曾长孙!

    可是看一眼神色淡淡的陆瑾康,再看一眼微低着头的苏云朵,催他们早些生子的话突然之间似乎再说不出口了。

    好吧,那就等等再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