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节 夜闯天师殿

时间:2017-11-03作者:伴卿一醉

    大夏敬继山,段琅带着十八亲卫,终于走出了连绵不断的凤鸾山脉。当年大熊一路狂奔翻山越岭,只用了七八天时间就到了凤鸾山。但是段琅等人,却是在山林历练中,二十多天才走出山峦。

    山脚下,段琅手握战刀望着断壁残墙。虽然荒草遍野,却隐藏不住当年段氏的辉煌。

    “爷爷~父亲~娘亲~还有段氏所有的亲人们,不孝子孙段琅~来拜祭你们了。”

    段琅双膝跪地,郑重的一个头磕在了地面上。身后十八亲卫静默不语,看到段琅下跪,一个个长刀杵地单膝跪倒,肃穆的望着眼前一片断壁残墙。

    段琅三跪九叩,心怀敬畏拜祭着段氏先人。从内务府宗卷室中,他看到了当年敬继山一战的惨烈。段琅站起身,默默的向残壁走去。当年辉煌的段氏府邸,已经长满了荒草,所有的房屋残缺不全。由于周边没有其它住户,这里已经变得阴森荒芜。段琅一边走,一边默默说着当年那惨烈的一战。十八亲卫没有人出声询问,段琅的声音,仿佛不是说给他们听,更像是告慰这里的冤魂。

    段琅停下脚步,回过身,“当年,我就是从这里逃出去的余逆。记得在凤鸾山你们问我为何不随父姓,而叫段琅。兄弟们,这就是答案。”

    向天等人互相看了看,向天一抱拳,“大人,不管您是什么身份,在我们眼里,您就是我巡天军的主帅。我等亲卫队,誓死追随。”

    段琅露出一丝感激的微笑,“兄弟们,段琅多谢了。从今以后,咱们共同进退永不背弃。”

    “誓死追随,永不背弃。”十八亲卫齐声喝到。

    洪亮的声音在荒芜的段氏残迹中回荡着,仿佛在告慰这些段氏冤魂,段氏一族的火苗,再次重新燃烧了起来。

    段琅在后院的残迹内,清理出一块干净之地。十八亲卫也过来帮忙,用残留的青石砖垒砌了一座墓冢。段琅立起两面石板,其中一面竖立在墓冢的正前方,段琅用战刀刻下‘段氏之墓’四个大字。而另外一面青石,则是放倒在一旁,上面只刻下一个名字~展风。

    “祖父,父亲,希望你们在天之灵保佑孩儿,能亲手斩杀这些仇人。特别是当年出卖段氏的内鬼,孩儿定会把他带到此墓之前,告慰满门冤魂。”

    段琅说完,脑海里顿时闪现出槐大人的模样。他不知道这个槐大人是不是当年的内鬼,但整个大夏朝制官吏之中,除了槐段琅再也找不出可以怀疑的对象。

    敬继山拜祭完父母,段琅等人也开始奔向京都。由于没有了战马,他们只能在附近的小镇上,购置了两架马车。

    京都太子府内,于禁拿出了一份官吏名册。这些官吏大都是都府大员,但其中四个人的名字,非常耀眼。

    “殿下,这十几个人等,必须要让他们进京贺寿。特别是四大营区的主帅,一个都不能少。”

    德章太子拿过来看了一遍,“于相国,这些都府大员,您打算全部更换?”

    德章太子也有些为难,一下子更换这么多都府大员,恐怕吴光照王世渡那些老臣当庭就要闹起来。别看他现在是大权在握的太子监国,毕竟还不是帝君。有些事情,德章太子也得顾及一下这些老臣的意见。

    “殿下,不为我用,必有异心。借着贺寿的名义,必须进行一次大清洗。只有这样,您登基之后大夏江山才会安稳。”于禁坚持的说道。

    “可是四大营区主帅,恐怕不会听从太子政令的调遣。”德章为难的看着于禁。

    于禁手捋胡须,微微一笑,“对于他们当然不能以太子政令去请人,必须要加盖陛下的玉玺。本相估计,除了西宁方面的人之外,其他三大营区主帅都会到齐。”

    “相国,既然知道西宁方面不会来人,何必多此一举。如若他们真不来人,本太子的颜面何在。”

    于禁面色一肃,“殿下,西宁侯不除,永远是个大患。说句大不敬的话,以陛下目前的身体状况,谁都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贺寿。西宁方面敢不来人,必会遭到群臣的指责,正好落下一个抗旨不尊的口实。到时殿下名正言顺挥戈南下,此乃天下民心所向。”

    太子德章心中一惊,“怎么,相国之意~是让本殿下南征西宁侯?”

    于禁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此意。而且还得是殿下亲征,只有这样,京都大营的兵权才能牢牢掌控在殿下手里。更重要是,可以一举解决西宁侯这个心腹之患。”

    “可是,京都大营派兵南下,方继业那边一旦有什么举动,不但京都危险,甚至南下大军也会受到两面夹击。相国大人别忘了,即便方继业没有把女儿许配给赵卓峰,他们之间关系依然非常玄妙。”德章担心的看着于禁。

    于禁目光一冷,“殿下放心,寿宴过后,这天下再无方继业此人。这场祈福寿宴,老夫可是专门给他摆的。”

    德章太子心中一颤,“怎么,相国大人要借寿宴之机杀了他?”

    “不错,此人不除,西宁也动不得。”

    “相国别忘了西北还有二十万大军,一旦引起军中哗变,很可能会与西宁侯遥呼相应。”德章太子脸色有些微变。

    于禁淡淡一笑,“殿下不必惊慌,杀方继业者不是您德章太子,而是当今的陛下。即便西部大营有人愤怒,群龙无首也成不了气候。只需请宏亲王去安抚一下,西北兵马早晚会落入您的手中。到那时,太子可挟天下大势,名正言顺的登基称皇了。”

    “父皇?相国的意思是~?”

    “天子下旨杀人,难道不是陛下一怒吗?”于禁阴险的笑道。

    太子德章的脸色有些苍白,他彻底明白了于禁为何大摆寿宴的意图。看样子,于禁早就有了计划,要利用重病在身的父皇清洗天下群臣。方继业一死,大夏江山必然会引起连锁反应。西北哗变事小,西宁侯必然会做出对抗姿态。到时候,槐大人只能被逼无奈交出金匹令箭,好让京都大军南下平乱。只要兵权到手,哪怕父皇还在世,他德章太子依然可以临危登基。至于西北兵马,还真像于禁说的那样,群龙无首,加上宏亲王的威望,不会成什么大事。

    德章太子看着老谋深算的于禁,没想到他会利用父皇的病重摆下连环计。虽说这都是为了他的登基,但此时德章也不禁有些心悸。不过一想到登基称皇,德章太子顿时心潮澎湃起来。别看他现在已经是太子监国,毕竟名不正言不顺,颁布的法旨只能是太子政令。虽说父皇昱宁帝还健在,但在德章眼里已经跟废人差不多了。这些天来,德章太子做梦都想把自己的法旨,变成大夏的圣旨。

    大夏京都,行走了一月有余的段琅一行,终于踏进了京都城门。只不过,在京都众人眼里,这群人也太寒酸了。乘坐了两辆普通马车,一个个战袍残破,跟从边关刚打完仗回来似的。

    段琅等人直接回到了天师殿,别看上官玄悟‘被贬’出京,这里依然是天师殿官方的大本营。只不过上官玄悟及五百烟甲卫走后,天师殿变得冷冷清清。

    段琅看着破衣烂残的众兄弟,笑着说道,“兄弟们,这里就是死胖子的老巢,也是咱们在京都的家。大家洗刷一下,我去兵部找一下贺连加大人。不管怎么说,也得给咱们配备战马和几身新的战袍。不然这样出去,人家还以为咱们历都城闹饥荒呢。”

    “大人,有什么要做的您尽管吩咐,为了安全起见,要不要跟随几个陪着您?”向天问道。

    “不必了,他们真想杀了我,有人陪着也没用。你们等着,咱们先把脸面装扮好再说。”

    段琅留下一干众兄弟,独自一人去了兵部。现在的兵部已经不是冯准主政的时期,兵部侍郎更换为朱文俊,贺连加也成了兵部四大使司之一。

    看到一身残破战服的段琅,贺连加吓了一跳。

    “段琅~你这是~从哪个战火区域爬出来的?本官身为兵部主官,可没听说我大夏哪里有战火?”

    “嘿嘿,贺大人,我跟兄弟们翻山越岭,这份官服能穿到现在就不错了。怎么样,在京都里做高官,比在禺山关舒服吧。”

    “得了吧,还不如在禺山关自在呢。来来,赶紧坐。”贺连加热情的把段琅让到了座椅上,谨慎的关闭了房门。

    “段琅,历都城那边情况如何?京都这边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贺连加谨慎的问道。

    “历都城好着呢,贺大人先说说昱宁帝和朝堂的情况吧。”

    贺连加一脸的愁容,“当日在朝堂上昱宁帝晕倒,可把众臣都吓坏了。目前皇宫那边消息封锁的很严,不过看情况昱宁帝身体很不妙。现在的京都,于禁已经是大权独揽了,连太子都唯命是从。段琅,千万别让上官大人回来,京都已经不是他能再踏入之地。”

    “现在京都大营有什么动静?”段琅问道。

    “兵马前移了三十里,不过听朱大人说,这是宫里的命令。看来,太子他们还没掌控京都大营。”

    段琅一听京都大营还没落到于禁等人的手里,心中略安,“还好,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在路途中,我们遭遇于禁派人伏击,还以为京都大营已经落到他的手里呢。”

    “遭到于禁派人伏击?不会吧,你小子现在可是名人,他于禁不会糊涂到派人伏击方继业女婿的地步。”贺连加吃惊的看着段琅。

    “我也怀疑此事,但被我们击杀人员身上,所有证据都指向相国府。另外,那批人绝非普通城防兵马。进退有序指挥得当,即便遭遇挫折也能冷静的安然撤离,我想不出大夏还有哪个城防兵马能有如此能力。”

    段琅本以为是于禁调动了京都大营的精兵,但一听于禁并未掌控京都大营,这到让他迷惑不解。

    贺连加叹道,“昱宁帝突然发病,让这天下乱象丛生,不管怎么说没事就好,我会让兵部派人去查探一番。另外,在京都之内你可千万小心,现在已经不是天师殿横行的时候了。特别是那褚宝雄,你要提防此人。对了,他外甥去历都城就任,你们是怎么应付的?”

    段琅一愣,“你说那杨华是褚宝雄的外甥?”

    “是啊。”

    “操,那小子差点被死胖子给宰了。明日我去吏部报到,估计褚宝雄会问起此事。”段琅心说看样子又得把责任推给张如明了,反正他得罪了褚宝雄,就彻底得罪到底吧。

    “段琅,你可要小心,虽说他们不敢明着把你怎么样,但是有些人会把天师殿的怒火发泄到你的头上。我估计,这几天他们不会让你这么消停。”

    “那就来吧,天师殿从来不怕把事情闹大。别看老子只是个都府城防守备,也不能丢了天师殿的名头。”段琅不屑的说道。

    贺连加苦笑了一下,心说自打认识他们,就没见过这帮家伙吃过亏。这样也好,段琅出头把事情闹大了,太子和于禁反而不便暗地里出手。

    两人密谈了一番,京都的大体情况段琅有了了解。段琅还特意问了一下七皇子的情况,看样子贺连加并不知情,只知道七皇子的钦差队伍还未回归。

    贺连加很够意思,派人送了几套崭新的战袍铠甲,并从战马营中选了十九匹最好的战马送给了段琅。

    当晚,段琅带领焕然一新的十八亲卫,大摇大摆的走在京都的街道上。不管怎么说这些兄弟都是第一次来京,段琅也要尽到地主之谊,带他们看一看京都的繁华。

    “大人,有人尾随。”亲卫张闯轻声说道。

    段琅冷笑一声,“不必在意,天师殿内外不知道有多少眼线,就让他们跟着吧。走,带你们喝酒去。”

    段琅带着兄弟们来到一家酒楼,专门要了一个大的雅间,众人开始畅饮起来。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队官兵来到了酒楼之外。领头的统领一下马,酒楼里迅速跑过来一人。

    “统领,他们在二楼天字三号房。一共十九人,没带兵器。”

    那统领狞笑一声,“王八蛋,终于让你落到老子手里了。上楼,把他们全带走例行检查。”

    统领身后的官兵顿时冲进了酒楼,不大一会儿,所有人都在二楼天字三号房外警戒着。

    房间内,段琅等人正喝的开心,就听到‘嘭’的一声,房门被人踹开。

    段琅眼神一冷,目光看向房门,十八亲卫非常冷静,有的人头都没抬,但是手却摸向了桌下的酒坛子。

    “是你?”段琅轻蔑的看着来人,没想到第一个打头阵的,居然是曾经的手下败将常林。

    “段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的京都,已经不是你们天师殿嚣张的时候了。都给老子起来,带到衙门里接受盘查。”常林冷笑的一声吩咐。

    段琅微微叹息一声,本以为第一个找茬的会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只是常林这样的小角色。段琅眼神稍微示意了一下,一名官兵手刚搭到靳如实的肩膀上,靳如实反手一扣,一个背摔就把那小子扔出了窗外。他身边的葛力,拎起酒坛子就砸到一名官兵的脑袋上。还没等常林反应过来,谷凡笑眯眯的对着常林搂头就是一板凳。

    酒楼之上乱成一团,食客们慌忙的奔逃,生怕惹事上身。毕竟是官兵抓人,谁也不想招惹麻烦。大街上站满了围观的百姓,他们不知道官兵们这是在缉拿什么人。但是不到一会工夫,围观的百姓都傻了眼。

    楼上惨叫声不断,不少人还被扔出了窗外。好在这些人皮糙肉厚,没有生命之忧。但围观者发现,被扔出的都是京都官兵,这到底谁敢这么大胆?

    倒霉的常林,这下真是兵痞遇到了恶霸,他带来的三十多人的小队,不到一会工夫就被打的满地找牙。至始至终段琅都没动手,常林虽说工夫不俗,谷凡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但紧接着加入了刘喜夏雷等亲卫,常林最终被揍得鼻青脸肿扔到了楼下。

    段琅昂首阔步走出了酒楼,看着围观人群,向天高声喊道,“看什么看,天师殿段大人出行,都给老子让开!”

    这一下,围观的百姓才知道怪不得这些人敢打官兵,原来是天师殿的人。别看天师殿上官玄悟离开京已经几个月,他们的传说依然在京都流传。连相国府都敢围堵,别说揍几个官兵了。

    回到天师殿,一路张扬的段琅顿时收敛了姿态,告诫众兄弟小心戒备。

    “向天,谷凡,你俩各带一队轮流值守。常林那小子吃了亏,估计很快就会带人过来。记住,不管什么人敢擅闯天师殿,格杀勿论。”

    “诺!”两人答应一声,眼神中冒出期待的火花。

    段琅望着天师殿的高墙,心说不死一批人,看样子是震慑不住这些宵小。老子倒要看看,你于禁敢不敢公然在京都之内动杀机。京都变成了这样,实在不行就杀出城,反正段琅不怕有人去历都城找麻烦。

    当夜,天师殿内外寂静如常。段琅本以为常林吃了大亏,会带着禁军营的兄弟前来报复。不过,外面没有出现他预料的大队人马来袭。除了风声,听不到任何兵马踏地的声音。

    天师殿熄灭了所有灯烛,但是所有兄弟都没入眠。虽然段琅吩咐轮流值守,每个人却是兴奋的睡不着觉。

    段琅敞开窗户闭目打坐,忽然耳朵一动,段琅睁开双目。听觉异常敏锐的段琅,听到了一丝异样的风声。这种声音,不是正常的风声,而是衣衫带起的声响。

    段琅吹出几个如鸟叫的哨音,这是他在凤鸾山历练的成果。简单的音节,预示着有敌到来。向天和谷凡两队人马悄然无声的握住长刀,他们都在段琅卧房的两侧。借助烟暗,一道道身影闪出房间,迅速站好了有利位置。

    段琅也站起身,慢慢的抽出手中战刀。既然对方敢偷偷的摸进天师殿,那他也会毫无顾虑的大开杀戒。不管怎么说天师殿也算是衙门口,私闯官衙那可是死罪。段琅心说既然这样,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一道身影站在院落中,四下观察了一番,迈步走向段琅所住的卧房。就在距离卧房不足五步之遥,来者突然停下了脚步。

    “小子,还挺谨慎,晚了!”谷凡说着闪出廊柱,对着烟影就是一刀。

    眼看着就要劈中,烟影诡异的一侧身躲过长刀,单手一掌劈向谷凡。但是他的另外一侧,却是刷刷刷几道寒光,迫使烟影不得不收手避让。刀影之中向天等人本以为烟影会撤离,没想到烟影一错步,居然闪向了段琅卧房的窗下。

    “好能耐,为了击杀我段琅,居然能请动如此高手,看样子阁下在江湖中身价不低啊。”

    段琅站在窗边看的分明,对方能从容躲得过谷凡向天等人的联手击杀,这让他很是意外。此人的战斗力,恐怕不弱于展风。段琅说完这番话,就在对方一愣神的机会,段琅手中的战刀,隔窗劈了出去。经过这几个月的苦练,段琅相信对方在左右围堵之中,绝对躲不开自己这突然的一刀。

    “住手!老夫乃槐大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