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八十九节 踏出此步

时间:2017-10-24作者:伴卿一醉

    朝堂之上,堂堂礼部侍郎褚宝雄哭的鼻涕一把泪两行。自从进入仕途以来,褚宝雄何曾受过如此大辱。大夏文武百官,谁见了他不得恭敬三分。更何况上官玄悟比他职位低微,简直是让他憋屈的要死。

    褚宝雄向昱宁帝哭诉着委屈,六部大员这一次到很齐心,一致要求严惩上官玄悟。连吴光照等向来与褚宝雄不和的大臣,也站到了他的一边。

    老翰林更是气的颤巍巍站了出来,“陛下,臣入朝为官几十哉,还从未见过如此张扬跋扈胆大枉法的臣子。殴打命官以下犯上,简直是为乱朝纲祸国殃民。陛下如不严惩,我大夏朝威何在,祖制何在。”

    老翰林说的正义凛然,感动的褚宝雄泪珠子噼里啪啦直掉。以前他看这些人横竖都不顺眼,没想到关键时刻,居然都为他主持正义。

    宝座之上,昱宁帝手抚额头,心里面也咒骂着上官玄悟。他只是让上官玄悟犯点小错甚至咆哮朝堂,以便找借口免去他在禺山关和北明的功劳,借机派往历都城‘思过’。这下倒好,殴打六部大员引起了众怒。如果处置轻了,恐怕群臣不会答应。但是处理重了,上官玄悟要是怀恨在心那可就麻烦了。

    昱宁帝目光威严的看向上官玄悟,“大胆!上官玄悟,为何要以下犯上殴打褚侍郎,你可知罪。”

    张如明心说我他妈知道为啥,还不都是你让我找茬犯错的吗。不过面对昱宁帝的质问,他还得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回陛下,臣无罪,是褚宝雄先动的手,他还踹了本天师一脚呢,不信你问问大火,他们都看见了。”

    “哦?诸位爱卿,可有此事?”昱宁帝看向了众人。

    群臣一个个摇着头,居然一个站出来为张如明作证的都没有。

    张如明气的瞪着眼珠子指着众人,“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他把本官踹了个跟头,我就不信你们都没看见。”

    昱宁帝心说你这人缘也太次了吧,怒哼一声道,“闭嘴!身为三品巡天监,又是御赐的祈福天师,居然不顾礼义廉耻殴打上官,这还成何体统。朕昨日还刚拟好旨意,宣扬你在禺山关与北明之功绩,准备册封你为二品监察使,加封子爵爵位。没想到今日你就做出如此荒唐之事,怎么,难道是嫌朕封赏的晚了,心有不瞒。”

    张如明吃惊的等着小眼珠,心说老子当然不瞒,不过一听要封他为二品监察使,张如明顿时激动的心中一颤。

    “臣不敢。”张如明恭敬的答道。

    昱宁帝瞪了他一眼,“哼!不是不敢,朕看你是得意忘形了。诸位爱卿,上官玄悟做下如此荒唐之事,朕觉得就功过相抵吧~!”

    没等昱宁帝接着往下说,老翰林王世渡愤慨的说道,“陛下,按照祖制以下犯上此乃大罪,如此轻罚臣等不服。”

    “陛下,臣也不服。”褚宝雄当即跪倒在地。

    礼部侍郎郝成建也上前说道,“陛下,严明纲纪乃国之根本,纵观史书历朝历代,以下犯上者必处于及重罪责。如若不然天下效仿,还有何法纪常纲可言。政见不同可以辩论,心有不满可以举告,如若都像上官大人这样动手打人,那一个五品武官就可以打死堂堂一品国相,我等还如何处理政务。”

    王世渡跟着说道,“郝大人说的不错,天道常纲不可违背。”

    一干众臣纷纷上奏,要求严惩上官玄悟。别看只是动手打了褚宝雄,这在官体内却是触犯了禁忌。特别是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之所以敢在武官面前横着走,靠的就是这一条。如若不然,那朝堂之上还不成了谁拳头硬谁说了算。

    昱宁帝郁闷的瞪了张如明一眼,心说让你犯点小错,你居然捅了这么大篓子。不过张如明惹的事再大,昱宁帝也得给他兜住。

    昱宁帝看向一直不发话的于禁,问道,“于爱卿,身为相国,你看该如何处理?”

    朝臣们顿时安静下来,目光看向了于禁。于禁看了看褚宝雄,躬身说道。

    “回陛下,诸位臣工说的有道理。如果不严惩,以后有人效仿,总不能把功劳当成殴打大臣的筹码。臣以为,应当连降三级,两年之内不得重用。如若再犯,判罚革职为民,充军发配之罪。”

    昱宁帝心说这可真够毒的,别说是连降三级,就是降两级都不够资格参与朝政,昱宁帝当然不会这样做。

    昱宁帝从宝座上站了起来,“诸位爱卿,朕是最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上官玄悟今日所犯之事,本该重罚。不过,禺山关与北明议和之事,天师殿众人功劳甚大。如若严惩,也会寒了天师殿众将士的心。但不重重责罚,于国于法也说不过去。朕已决定,上官玄悟不但功过相抵,并罚俸一年,贬出京都去历都城任职思过。天师殿其他人等,赏赐不变。此事~到此为止,不必再议。上官玄悟,你先回去思过吧。”

    朝中众臣面面相觑,对于昱宁帝的这个处罚他们还算能够接受。不管怎么说,把这个烦人的苍蝇贬出京城,连于禁都觉得痛快。对于朝制中的官员来说,贬出京都也是大罪,基本等同仕途结束了。整个朝殿之中,唯有张如明心头如同跑了一万头草泥马,憋屈的脸红脖子粗。

    走出朝殿,张如明心里把昱宁帝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他不明白昱宁帝为何要这样做,难道是自己失宠了?张如明郁闷的向外走着,来到车撵边,段琅一看他这副模样,不用问也知道被骂了一顿。

    “段琅,完了~咱们天师殿彻底失宠了。”张如明苦着脸说道。

    “该!你小子砸烟砖的本事呢,就算看褚宝雄不顺眼,也没必要当面打人吧。”

    “你~你知道个屁,老子是被人算计了。麻痹的,算计老的人~我他妈还不能把他怎么滴。”张如明烦闷的骂道。

    两人正说着,一名太监匆匆走了过来,“上官大人,段统领,您二位请随我来,陛下有旨,让您二位暖阁等待。其他人等,可以先回天师殿了。”

    张如明与段琅对视了一眼,张如明也不傻,虽说心中不满,但马上明白昱宁帝肯定另有他意。

    暖阁之中,张如明悄悄把朝殿之上处理的事告诉了段琅。并且,把昨晚卫侗传密旨的事情也没隐瞒。得知是昱宁帝的安排,段琅也有些疑惑不解。

    两个人足足等了两炷香的时辰,才看到昱宁帝拖着疲惫的身躯走了进来。张如明和段琅上前见礼,之后垂手而立。

    昱宁帝坐在软塌上稍微歇息了一下,这才问道,“上官,你对今日处理,可有不满。”

    张如明撇着嘴,“有,但不敢不满。”

    “呵呵,还算你识相。”昱宁帝说着,一指墙壁上挂着的大夏版图,“知道那是什么吗?”

    两个人早已看了半天,张如明说道,“知道,是我大夏之辉煌江山。”

    昱宁帝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把他的用意说了出来。段琅听着也很心惊,没想到昱宁帝居然要把他们当做一支伏兵隐藏在那里。得知自己要成为这支伏兵的老大,段琅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差点表现出来。

    “上官、段琅,如此重任朕就托付给你们了。朕对你们无比的信任,也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朕的重托。”昱宁帝叮嘱道。

    张如明上前跪拜,“臣,定当不负陛下厚爱。”

    段琅也跟着跪谢,“谢陛下隆恩。”

    昱宁帝满意的点了点头,让两人退下。昱宁帝虽然感到疲惫,但他还要跟七皇子德隆谈一谈。毕竟昱宁帝,也不想伤了最心爱的皇儿之心。

    当日午时,昱宁帝昭告天下,重责了天师殿巡天监上官玄悟以下犯上的行为。与此同时,内务府颁布了几项任命。这几个任命,几乎都与天师殿有关联。

    首先,禺山关城防守备贺连加,因阻战有功被破格提升为兵部库政使司。兵部机构一正四副职,刑部侍郎为正职,四名使司为副手。可以说贺连加从一个地方守备,一跃成为了兵部重臣,分管天下兵马后勤补给及建制粮饷。

    其次,禺山关密衙千户李建山,也入主兵部,成为贺连加之下的库政司提督,主官武库装备配发。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天师殿统领及烟甲卫,全部清出禁军之列,成为历都城地方编制。而统领段琅,也被任命为历都城城防守备大人。这一下,整个历都城反而成了天师殿的一亩三分地。

    得知这一消息,侦辩司的槐大人却隐隐感到有些不安。在七皇子向昱宁帝推荐人选之时,他就极力反对让段琅掌兵,而是推荐李建山任历都城城防守备。这件事情昱宁帝并没有跟槐大人商量,让他也有些意外。不知为什么,槐大人总觉得这个段琅,跟当年的段氏影者有些关联。虽然没有证据,但槐大人敏锐的嗅觉,从段琅身上嗅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京都西郊一座戒备森严的大院落,这里是侦辩司最为神秘的基地之一。整个侦辩司有两处地点,是严禁任何人随意进出的地方。一个是侦辩司槐大人的书房,另外一处就是这里的密牢。甚至连为牢中送饭菜的密探,三年内不得走出此院落。而三年之后,这些密探随之消失,再更换一批新人。

    槐大人命人打开甲字一号的地牢大门,独自走了进去。槐大人一进入,密探随之关闭牢门,站在两侧严密守护。自从侦辩司成立以来,每隔一段时间槐大人就会来此一趟,只是近几年来的次数逐渐减少。没人知道他进入地牢干什么,这个秘密除了昱宁帝,天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京都城内,周广记的院落之中,段琅把情况一说,周广记兴奋的抚掌说好。在京都之内,不管官职权利有多大,都不如亲自掌控一只兵马最有实权。周广记没想到昱宁帝会如此信任段琅,居然密旨可以私募兵马。

    两个人一合计,周广记准备把周龙等人全部安插在段琅的军营之中。他们要的是绝对忠诚,而不是忠诚于大夏,周广记要把历都城大营,变为另外一个只忠诚于段琅的段家军。

    圣旨一下,天师殿上官玄悟被贬出京。不过他的官职依然是巡天监,只是代职历都城府尹。五百烟甲卫重新补充完整,此时他们的番号也不再是烟甲卫,而是张如明请旨起了个霸气的名字~巡天军。

    与上次钦差出巡不同,这次张如明离开京都,整个朝中大员没有一个来送行的。张如明也不在意,反正今后他就是历都城的老大了,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回京都。

    一行人走出了二十余里,最前方的崔志亮忽然下令停了下来。段琅正坐在车撵内与张如明聊着天,不禁一愣,撩开车门问道。

    “怎么回事?为何停下。”

    “段统领,不,守备大人,您请看。”车撵外刘旭升抬手一指。

    段琅和张如明向前看去,不禁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车队的对面,严整的排着几列队伍。从装束上看,他们应该是禁军营的人马。李建山骑着高头大马,正微笑着看着众人。

    “操,这家伙怎么来了?建山,你小子搞什么,赶紧过来。”张如明喊道。

    李建山打马过来,来到车撵前,李建山抱拳说道,“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少来这套,说说,怎么回事?”张如明指着前面的队伍问道。

    李建山看向了段琅,呵呵一笑,“段兄弟,这是陛下专门为你准备的,五百禁军精锐,划拨到你的历都城城防大营了。”

    段琅一愣,顿时兴奋的站在车撵之上,看向了对面整齐威武的禁军队伍。这些人跟烟甲卫一样,都是禁军精锐。可以说他还没赴任,手中就有了一千大夏精锐之师。这一下,可把段琅高兴坏了。

    “多谢李兄辛苦送兵。旭升,奇峰,马上接管队伍。”段琅高兴的说道。

    “诺!”

    刘旭升和张奇峰答应了一声,两人兴奋的催马向前走去。

    李建山接着拱了拱手,“上官大人,另外还有件事,陛下责令下官跟随大人赴任。”

    “什么,跟随本官上任?你不是在兵部任职了吗?”张如明奇怪的看着李建山。

    李建山苦笑道,“我这个兵部库司提督,说白了就是专门为你们任命的。陛下说你们招募私军,肯定会缺少武器装备。这不,要我跟随你们现场办公,缺什么当场批示。”

    段琅听着心中一怔,顿时明白了昱宁帝的整体布局。为了这支伏兵,昱宁帝也真是下了本钱。兵部那边库房老大是贺连加,有他和李建山的签署,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装备送到历都城。看样子,昱宁帝这是要他们尽快建立起一支精锐之师。

    张如明一听,高兴的让李建山上他的车撵,把段琅赶了出去。张如明还是喜欢跟李建山聊天,有些龌蹉的想法,两人总能一拍即合。

    段琅鄙视的骂了一句,催马走向了队伍前面。一千人的队伍威风凛凛,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段琅,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变化。以前,他像是一只孤独的狼,只能在暗处伺机撕咬对方。现在,他的羽翼渐渐展开,终于从一只孤狼,向虎啸山林的王者转变。

    段琅抬头仰望天际,当初离开凤鸾山,段琅误打误撞去了历都城。没想到今日,那里会成为他狩猎天下的根据地。

    京都,再见了。踏出这一步,他日我段琅回归之时,必将为我段氏一门洗刷耻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