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三十一节 被困住的公主

时间:2017-10-14作者:伴卿一醉

    第三十一节 被困住的公主

    贺连加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当即稳住心神。对方的兵马虽多,但还吓不住贺连加。更何况,一旦禺山关失守,这个责任他可负担不起。

    贺连加站在城头之上,沉声喝道,“北明国众将士听着,我大夏与北明和平了这么多年,你们这是想挑起战事吗?要知道,我大夏兵多将广,足以踏平你们皇都。”

    面对贺连加的怒喝,北明阵营之中骑出一匹战马。马上之人膀阔腰圆,手持一柄长枪。贺连加认识此人,正是对面北明大营镇守主将蒙都。

    “贺连加,昨夜我北明三十人儿郎正常巡守,却被你们无辜斩杀,今日你要不给老夫一个说法,别怪我北明铁骑踏平你禺山关。”蒙都用枪指着贺连加怒喝道。

    贺连加心中一惊,赶紧说道,“蒙都将军,我大夏将士向来军纪严明,说这话你可有证据?”

    蒙都冷哼一声,心说我北明早就收到你们要发动攻势消息,否则也不会秘密集结兵马。都到了这份上,居然还在跟我装。

    “贺连加,我北明三十儿郎也不是泥捏的,这边关除了你我之外,还有谁能一举歼灭他们。怎么,还让老夫把他们身上的中箭拿出来展示一番吗。那上面,可有你大夏兵部的字号。”

    贺连加一听,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昨夜他酒醉不省人事,难道城防大营真的出兵了?想到这贺连加赶紧说道。

    “蒙都将军,两国交兵事关重大,你我交往已久,如若蒙都将军相信在下,给我几天时间,在下定能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如果真是我方过错,在下会给蒙都将军一个交代。”

    城墙之下,蒙都阴沉着脸,他也不想主动挑起战事,毕竟北明国力不如大夏。但三十名斥候营巡狩兵卒被杀,这可等同公开的宣战。更何况,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让他举棋不定,那就是北明国三公主已经秘密进入禺山关。万一开战,误伤及公主殿下,他的脑袋可保不住。

    蒙都略一沉思,长枪一指,“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到时候如果没有给在下满意答复,老夫就血洗禺山关。”

    蒙都说完,也不待贺连加答复,打马返回军阵内。蒙都令旗一举,五万北明大军开始缓缓撤离。贺连加悄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心说好在这蒙都不是混人。不然的话,禺山关可就要大难临头了。

    贺连加回头看着一众下属,沉声问道,“昨夜可有人带兵出击?”

    总兵范立宁一抱拳,“大人,昨夜北明宵小偷袭我城防,射杀一名兄弟。在下不才,这才带人出城缉凶。”

    “什么~出城缉凶?”

    贺连加眼睛一瞪,这要是换了别人,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但是范立宁不同,他是大营的总兵,可以说是禺山关城内的二号实权人物。

    贺连加强忍着怒火接着说道,“立宁老弟,你怎么这么糊涂。杀了他们的人,这不是逼他们发动战事吗!”

    “大人,他们杀咱们兄弟在先,我们只是以牙还牙罢了。再者说,这可是您下的命令。”

    “什么~我~我什么时候下令了?”贺连加一愣。

    “大人,昨夜下官向您请示,你亲口说的~杀!”范立宁看着贺连加不慌不忙的说道。

    “昨夜~昨夜老子喝醉了,什么时候下达过命令。”贺连加心中开始有些恐慌,真要是他下的命令,上面追查下来那可不是小事。

    范立宁不卑不亢的说道,“此事有两名百户跟随,他们可以证明。”

    范立宁这么一说,贺连加恼怒的一拍脑袋,“老子昨晚不省人事,喝醉了难免有误。就算是我下的命令,你范立宁难道不知两国交兵的厉害吗?这种情况下,你完全可以等我醒酒之后再定夺。”

    “下官也是一时气愤不过,况且城上损失了兄弟,大家都群青激愤,所以下官只能听命行事。”

    贺连加脑子都蒙了,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必须尽快做好对应之策。

    “来人,传我命令,责令城内六品以上文官武将,立即到府中议事。”贺连加说完,怒气冲冲走下了城楼。

    贺连加是员老将,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必须做好应战准备。贺连加马上下令城内进入战事状态,后勤补给开始征集粮草及战略物资。另外,贺连加发出八百里加急上奏兵部,并向北部大营发出紧急救援函文。

    做好这一切应战准备,贺连加开始思索怎么拖延蒙都的进攻。别说三天时间,恐怕五天时间救援都未必能赶到。这样一来,他们这几千兵马,必须坚守两到三天才能等到救援大军。但是,他这八千兵马,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对方五万大军的连续攻伐。

    禺山关城西一角。一处极为普通的行商落脚的客栈中,此时二楼雅室之内,一名身材高挑的靓丽女子正听着密报。这名女子就是北明国三公主澹台明月,别看她身为女子,却深受父皇的宠爱。

    北明国是马上天下,女子跟男人一样从小骑马射猎。而这位明月公主精明聪慧,又擅长猎杀格斗,更是能左右北明政务的重要皇室成员。

    澹台明月听完密报站起身,她现在被困禺山关内,无法和蒙都将军联系。澹台明月非常想知道,为何蒙都没有听她指令而擅自做出攻城的决定。

    澹台明月看了一眼众人,问道,“你们还有什么方法能联系上蒙都将军?”

    一干人等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说道,“公主殿下,现在城门封锁,恐怕已经出不去了。此处只是临时落脚点,没有飞鸽传书。”

    澹台明月黛眉微皱,她本是来关内秘密调查一件事。没想到入关后不但没有找出线索,反而被困在禺山关。

    澹台明月知道北明的国力远远弱于大夏,真要是引发大的战事,对北明国非常不利。况且北明国南临大夏西面是摩罗国,他们主要重兵都放在摩罗国交界处。而大夏这边,多年来两国一直交往不错。这次两国一旦挑起战事,摩罗国很可能会借机发难。

    澹台明月脸色有些焦虑,如果她能回到蒙都大营,肯定会制止蒙都主动发难。但是现在,澹台明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禺山关内人心惶惶,大夏北部官道上,也出现了不少商贾车队开始撤离禺山关。谁也不想在战事之中,把辛辛苦苦积攒的钱财化成炮灰。

    就在蒙都的三日期限还剩下一天之时,天师殿的钦差队伍出现在了禺山关。得知巡天监大人带兵前来,守备贺连加高兴的赶紧出城迎接。但看到上官玄悟只有区区五百兵马,贺连加顿时泄了气。真要是打起来,这五百人肯定保护巡天监弃城而逃,哪有工夫帮他迎战。

    不管贺连加心中多么失望,但接待仪式到颇为隆重。毕竟上官玄悟是代表帝君来安抚的钦差,他可不敢怠慢。

    段琅骑在马上,看着道路两旁面带愁绪的围观百姓,从他们的表情也看出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虽说来之前段琅听说这边两国兵马‘剑拔弩张’,但没想到整个禺山关会紧张成这样。

    一行人来到府衙,张如明一听对方五万大军明日正午就要攻城,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好在段琅及时按住了他,没让这位巡天监大人当场出丑。

    禺山城内,澹台明月得知大夏钦差大人驾临禺山关,顿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客栈二层的雅室中,澹台明月面对一名蓝衣老者,两个人窃窃密谋着。

    “师父,此事虽然冒险,但值得一试。”澹台明月小声说道。

    “明月,这上官玄悟,老夫可从未听说过。不知此人是大夏朝堂哪一派别,万一他只是个无用的招牌,你这趟冒险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蓝衣老者担心的看着澹台明月。

    “师父,从徒儿得到的消息来看,此人还算有些能量。不然的话,也不会手持尚方宝剑来到禺山关。”

    蓝衣老者想了想,“禺山关内没什么高手,有老夫陪着到不怕什么。但这个上官天师身边有没有高手,这就很难说了。从护送他的兵马来看,应该是禁军精锐烟甲卫,这可不是一般的兵甲。烟甲卫善于结阵作战,联手御敌不次于高手。”

    “师父,咱们只是悄悄的摸进去,万一被发现,也不必恋战,只要能脱身就行。”澹台明月执着的说道。

    蓝衣老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既然你意已决,那为师就陪着你走一趟。但你要答应师父,一旦出现危机不必顾忌其它,必须马上撤离。到时候,为师会给你断后。”

    澹台明月一怔,默默的点了点头。她知道真要出现危险,师父他老人家肯定会冒死阻挡敌兵,好让她安然离开。澹台明月没再说什么,师徒俩开始分别准备起来。

    当夜,气氛紧张的禺山关百姓们,早早的熄灭了灯火,在烟夜中祈祷着明日的平安。府衙内,却是张灯结彩,为上官天师的到来接风洗尘。

    由于战事当前,谁都没心情畅饮,接风酒很快就在上官玄悟借故疲惫的言辞下草草结束。贺连加让出了府衙内宅,明日即将迎来可怕的战事,他必须去大营中主持大局。

    一更天刚过,就看到两道烟影,嗖嗖两下翻越了府衙围墙进入院内。澹台明月与蓝衣老者都是烟巾蒙面,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悄悄的向主卧房摸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