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二十五节 世子交恶

时间:2017-10-14作者:伴卿一醉

    第二十五节 世子交恶

    京都城内,百姓们纷纷议论着两件大事。第一件就是即将来临的登基十七哉庆典,皇恩浩荡之下减免税负,每个人都可能受益。另外一件,则是天师殿御赐天师成了三品大员巡天监。

    茶馆酒肆闲散之地,一些靠嘴皮子吃饭的人,开始编一些上官天师的传闻。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说书的把上官天师描绘成一名英明神武、仪表非凡、顶天立地、力挽狂澜、身高两丈八、卧槽,他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方继业临时府邸内,方妍看着一身铠甲的段琅,小心脏不禁砰砰直跳。鲜明的铠甲,配上段琅那张带有疤痕的面孔,带有一丝狂野之霸气。

    “段大哥,你穿上铠甲真好看。”方妍小脸红扑扑的赞道。

    段琅笑了笑,四下看了看,小声问道,“张如明的事,你没告诉方将军吧?”

    方妍摇了摇头,“没有,就算我说了,爹爹也不会相信。”

    “嗯,那就好,目前来看,这小子还管点用。他的秘密,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段琅告诫道。

    “段大哥,你真的要陪他去北部边关吗?”

    段琅苦笑道,“这小子现在金贵着呢,我得负责保护他。”

    方妍脸上显出一丝愁容,哀怨的说道,“段大哥,陛下的庆典之后,我可能要跟随爹爹回西部大营了。到时候,你~你会去看我吗?”

    段琅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想到过几天方妍就要跟父亲回西部大营,段琅心中也很失落。他没什么朋友,与方妍可以说是生死与共的交情。

    方继业远远看着女儿与段琅有说有笑,他没有去干扰。不过在方继业的心中,女婿的人选是赵卓峰。现在突然冒出个段琅,又对女儿有救命之恩,这让方继业有点为难了。

    西宁侯府京都别院,白若空正苦口婆心的劝着赵卓峰。得知上官天师担任了巡天监,白若空当然要派人去示好祝贺。但世子赵卓峰心中的怒火没发泄出来,说什么也不许白若空去道贺。

    白若空也很郁闷,他也没想到行刺不成,反而给上官天师做了嫁衣。最关键的是这巡天监虽然是三品,但权利非常大。手持尚方宝剑的上官天师,可以说见官大三级。这种情况下西宁侯府如果不送上贺礼,那是明显的不友好态度。

    “世子,您要以西宁侯府将来的利益为重,不可这么鲁莽行事。昱宁帝宠信上官天师,这对我们来说正是个大好机会。更何况,段琅成为天师殿的护卫统领,这对我们更为有利。”白若空苦口婆心的劝道。

    “哼,不过是溜须拍马之辈,成不了气候。本世子从小到大何曾挨过打,这笔账不跟他算清,别想让本世子接纳他。还有那个段琅,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投靠他人,简直就是叛逆。”赵卓峰趴在床上怒斥道。

    白若空暗自叹息一声,心说这世子都被侯爷给惯坏了,根本分不清利弊轻重。这也难怪,赵卓峰从小到大都被人捧在手心里,现在猛然遭此重罪,心里这个坎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但是为了西宁侯府的大局,白若空可不能让他继续乱来。

    “世子,如果您再一意孤行,老奴可就秉承老爷的意图,独自行事了。”白若空无奈的说道。

    “白叔,别拿我爹来压我。别忘了我是世子,早晚会成为西宁侯府的主人。我就不信了,区区一个巡天监,不去示好他还能拿我西宁侯府怎么样。”

    “世子,你~你这样会坏了侯爷的大计啊。”白若空怒其不争的指着赵卓峰,他真想痛骂几句。

    “白叔,我西宁侯府没有谋反之心,只想安安稳稳做个西宁之主。西宁侯府不招惹谁,更不需要对谁低头。这一次于禁老儿栽赃嫁祸,就算查不清楚,本世子也不相信陛下会拿我怎么样。倒是那个狗屁天师,居然敢对本世子下手。”

    “世子啊世子,权谋之计可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老爷是让你来长长见识,不是让你来怄气的。”

    “他无缘无故打了我五十大板,你还说我是故意怄气?你知道当时樊城樊大人说什么吗?他说什么理由都没有,就是上官天师看我不顺眼。听到没有,那混蛋看我不顺眼~!”赵卓峰气的双拳紧握,恨不能去撕碎了那个上官光头。

    两个人正争执着,欧阳石走了进来,“师父,段琅来了。”

    “哦?正好,让他在前厅等我,我正要找他呢。”

    “不,让他过来,我也正要找他。”赵卓峰喊道。

    欧阳石看了看师父白若空,白若空无奈的摆了摆手,“去吧,喊他过来,大家总要见面的。”

    欧阳石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儿,一身铠甲的段琅跟着欧阳石走了进来。段琅第一次穿上铠甲,当然有他的虚荣心,很想在熟人面前显摆一番。

    “白叔,世子。”段琅一脸兴奋的拱手见礼。

    “呵呵,不错吗,这身铠甲很适合你。烟甲卫是禁军精锐,虽然五百人不是很多,但地位非常尊贵。段琅啊,白叔给你道喜了。”白若空圆滑的说道。

    “白叔,我也是图个新鲜,哪会领兵啊。没准过几天,那上官天师就把我撤换了。”

    “撤换?”赵卓峰冷笑一声,“段琅,那可是你的结拜义兄,怎么可能撤换呢。可是你别忘了,你还是我父亲的义子,是西宁侯府的人。就算攀了高枝,总要给原主子打声招呼吧。”

    段琅一怔,“主子?我段琅可没有什么主子。侯爷待我不薄,我也会对待父亲那样尊重义父。可我段琅顶天立地,没人能当我的主子。”

    “怎么,这就要背信弃义了?”赵卓峰冷嘲道。

    段琅疑惑的看了看白若空,不明白怎么一夜之间,赵卓峰对他这个态度。

    “世子,什么意思?”琅看着赵卓峰。

    “么意思?这还用我直说吗?你是我西宁侯府的人,难道另投高门就不应该事先打个招呼?怎么,现在就嫌弃我西宁侯府门槛低了?眉眼高低之人,难道不是背信弃义。”赵卓峰带着怒气看着段琅。

    “我可一直没答应在西宁侯府做事,怎么就背信弃义了?西宁侯府救治在下,对我有恩,在下会感激一辈子。但是段某是自由之身,行商随军这可是我自己的事情。”段琅正色的说道。

    “哼,说的好听,如果没有我西宁侯府,你算什么东西。”

    “你!”段琅忍不住冒出了怒火。

    白若空一看,赶紧呵呵一笑,“呵呵,都是自家人,何必吵吵闹闹。段琅公子,世子也是心情不顺随口发泄一下,你也别往心里去。他现在身上有伤,咱们还是去前厅说话。”

    白若空面色不善的看了赵卓文一眼,制止了他继续挑衅段琅。赵卓峰与段琅互相怒视着,两人谁也没有说话。白若空一看苗头不对,赶紧把段琅拉了出去。

    赵卓峰狠狠的砸了一下床面,“一个山野村夫竟然也敢对本世子不敬,真是胆大妄为。”

    赵卓峰怒气未消,他倒是不怎么反感段琅,甚至还有点欣赏他。但是受了上官天师的牵连,他现在看段琅也很不顺眼了。现在这么一吵,两人这几个月积攒下来的那点情分,顿时化为乌有。

    段琅来到前厅,本想高高兴兴显摆一番,没想到弄了一肚子不愉快。这下让段琅彻底明白,他在西宁侯府里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西宁侯这么看重他,为的就是让他成为世子的挡箭牌。

    段琅忍着怒火没有发作,毕竟西宁侯府对他有救治之恩,这份人情段琅是要还的。再交谈下去段琅已经索然无味,干脆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西宁侯府别院。

    白若空无奈的连连摇头,这么好的一枚棋子,居然被世子那个无用的东西给拒之门外。如果世子再这么下去,恐怕西宁侯府早晚会毁在他的手里。

    段琅心情郁闷,早知道这样,莫不如从方妍那里多待片刻。烦闷的段琅想了想,决定先去周广记那里说一声再返回天师殿。反正天师殿目前有五百禁军,那死光头也不用他保护。

    段琅打马在街道上走着,四下看了看,一打马缰拐进一条胡同。段琅刚要直奔周广记所住的小院,突然间空中的大飞鸣叫了几声。

    段琅心中一怔,居然有人跟踪而他没发现?要不是大飞示警,很可能会出大事。这里是京都,跟踪自己的高手指不定是哪个府邸的眼线。到时候,周广记等人必定会被查个底朝天。

    段琅段琅想了想,打马继续前行。对方能不被他发觉,应该是个高手。段琅想不明白是何人要跟踪他,自己在京都没什么仇人,又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怎么会有高手跟踪?难道是昨夜刺杀的人,还是西宁侯府派来的密探?段琅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故意穿越了几条胡同,来回的饶路。

    段琅穿越了几条胡同,又走了几道街。在一家酒馆门前段琅拴好了马,却没进去。这来回穿梭之间,段琅终于发现了目标。对方若即若离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管段琅快慢都能跟上。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对方功力之深绝不在周广记之下。

    段琅若无其事的四下看了看,突然发力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一条胡同。刚拐过胡同没跑多远,段琅猛然停住了脚步。一回身,段琅的目光看向了身后追来之人。

    “是你?”

    “小子,有点能耐,居然被你发现了。”

    “在下只是一介无名小卒,没想到能烦劳大人跟随了这么久。是不是我该~感到荣幸。”

    “哼,能耐不大,嘴皮子上的功夫到不小。”

    段琅看着身后的跟踪者,他没想到居然是一身平民装扮的军机令展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