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四百一十九节 谁控制谁

时间:2018-09-24作者:伴卿一醉

    摩罗帝国,雅克司城皇宫之内。

    国主武波尔汗默默听着张如明所说的一切,从头到尾张如明说的非常详细。萧治呈谨慎的冷眼旁观,这是他来到国都之后,第一次不反感张如明的声音。

    张如明说完之后,却发现武波尔汗显得非常冷静,并没有什么震怒甚至是吃惊之色。武波尔汗很淡定的点了点头,既没有否定什么,更没有认可张如明说的一切。武波尔汗仿佛并不怎么关心此事,而是改变了话题,与张如明简单的探讨了一下和谈条件。之后,武波尔汗借故身体不适,让人把张如明送回皇家驿馆。

    张如明一走,武波尔汗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马麦亚城居然如此的热闹,三位爱卿,那上官玄悟所说的话,你们怎么看?”

    尉迟海一听,赶紧抱拳说道,“陛下,此人油嘴滑舌不可听信。龙牧大土司行事向来沉稳,没有确凿的证据断然不敢向陛下禀奏。更何况,此事几万将士亲眼所见,怎么可能被一个油嘴滑舌之人一口否定。”

    吏部大臣赫连萨星眼神中透出一丝不屑之意,他知道尉迟海与龙牧家族走的很近,当然会替他说话。但是赫连萨星也觉得尉迟海有些头脑简单了,这可关乎太子死亡真相,这家伙居然还看不出陛下的怒意。赫连萨星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目光看向了萧治呈。

    “太傅大人,您与那上官玄悟接触了这么多日,但不知太傅大人有什么看法?听那上官天师的口气,好像与太傅大人很谈得来啊。”赫连萨星问道。

    萧治呈一听,赶紧否认道,“赫连大人切不可听他胡说,陛下,臣与那上官玄悟之间没有任何苟且之事,还望陛下明察。”

    “萧太傅,朕信任你,但不知爱卿对马麦亚城那次事件,有何看法?”武波尔汗问道。

    萧治呈看了看尉迟海与赫连萨星,略一犹豫说道,“陛下,微臣到觉得,此事应该详细核查。其实~武王爷也对此事有所怀疑。”

    “哦?”武波尔汗微微一怔,问道,“武皇叔是什么意思?”

    萧治呈微微一躬身,“王爷说如果他是段琅,当日设伏的目标就不会是胡图祭祀与太子殿下。段琅要是不想和谈,完全可以利用胡图祭祀与太子殿下做诱饵,一举吃掉龙牧的几万兵力。那样的话,马麦亚城甚至可以提前结束战事。段琅设伏击杀胡图祭祀与太子殿下,不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留下骂名激怒整个摩罗。当然,这都是武王爷说的,下官觉得有些道理。”

    武波尔汗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赫连萨星。在摩罗国,赫连家族势力庞大,武波尔汗也很想听听赫连萨星什么意见。

    “赫连爱卿,你觉得如何?”武波尔汗问道。

    赫连萨星躬身说道,“陛下,微臣虽然痛恨那段琅,恨不得挖其心食其肉。但不得不说,此事确实有些蹊跷。陛下应该知道,那段琅不但是大历国帝君,更是一位骁勇善战的虎将。他身边的历都城十八斩,个个名声在外威震四方。正如武法修王爷所说,假如他们真要是反悔设伏,那段琅何必带着最厉害的十八亲卫去青山郡。换做任何人,恐怕也会把目标指向龙牧所剩余的兵马,而不是对段琅等人没有任何威胁的胡图祭祀与太子殿下。”

    兵部大臣尉迟海有些不满的看了赫连萨星一眼,他知道摩罗与西越对抗的这些年,镇守西越边关的一直是赫连查哈。对于赫连家族来说,恐怕他们心中更痛恨西越。不过尉迟海与龙牧关系极好,他知道此事一旦翻案,武波尔汗震怒之下首当其冲的就会是龙牧。

    尉迟海抱拳说道,“陛下,任何的狡辩,都不如眼见为实。那上官玄悟当然会替自己狡辩,但事实就是事实,难道陛下还不相信几万摩罗将士亲眼所见吗。”

    武波尔汗心中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尉迟海的质问。武波尔汗看了看三位朝堂重臣,微微叹息了一声,“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咱们还是议一议和谈之事。朕近来身体不适,三位爱卿就多操劳一下。萧爱卿,此事以你为主,看看怎么才能把对方的条件压下来。诸位应该知道,再打下去,我摩罗粮草兵马都无法满足战争的需求。就算是熬过了严冬,谁又敢保证开春之后大历国不会继续曾兵。为了我摩罗黎民,朕希望此次和谈能够成功。”

    赫连萨星接口说道,“陛下圣明,微臣也不赞同继续打下去。日前各城池府主纷纷向微臣哭诉,壮年男子都被武法修王爷强行征调,各城辖制区域缺少劳力,来年拿什么缴粮纳供。甚至说,马麦亚城及无法修王爷都在抢夺周边城池郡府的粮草。这样下去,大批灾民将涌向国都,如果不加以安抚,恐怕他们连严冬都熬不过去。”

    武波尔汗皱着眉头,且不说兵源,光是粮草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马麦亚城龙牧要粮,西越陆慕大军也要粮,甚至连武法修也在催粮。战争打的是银两,但是现在有银子也买不到粮食。

    摩罗可不像北明与大历国,毕竟段琅与澹台摩立为了这场战事,暗中筹备了一年多的时间。特别是北明,粮草准备的非常充分。更何况段琅所部根本不需要后勤补给,直接进入战争掠夺模式,让摩罗的粮草供应雪上加霜。

    武波尔汗揉了揉额头,“三位爱卿先去议事殿商议吧,朕有些疲惫了。对于那位上官玄悟,萧爱卿尽量与他多沟通一下。此人在大历国份量不低,一定要多加利用。另外,皇家驿馆的内外安全,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

    一听让他多接触上官玄悟,萧治呈不禁身子一抖,赶紧说道,“陛下,臣觉得,尉迟大人与那上官玄悟比较能谈得来。当然,臣定会竭尽全力协助尉迟大人进行沟通。”

    武波尔汗一愣,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麻烦尉迟爱卿了。朕累了,你们退下吧。”

    尉迟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不明白萧治呈为何非要让他跟那个上官玄悟接触。没等尉迟海反驳几句,就看到萧治呈赶紧躬身说道。

    “陛下万安,臣等告退。”

    赫连萨星也跟着告退,尉迟海一看,也只能糊里糊涂的跟着告退。

    三位大臣一走,武波尔汗目光顿时变得锐利起来,一扫刚才的疲惫之色。

    “扎米多!”武波尔汗喊了一声。

    “奴才在!”一名中年男子从屏风之后闪身来到软塌之前,跪地听候。

    此人是武波尔汗的侍卫副总管,也是他最信任的一名心腹。而且,此人监管着摩罗各地的情报机构。

    “扎米多,距离青山郡最近之处,可有密站?”

    “回主子,石克茶城与多不伦城都有奴才设置的密站。”扎米多恭敬的答道。

    武波尔汗点了点头,“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马上去青山郡密查。我皇儿就算死,朕也要知道死在谁的手里。不管是段琅还是陆慕,丧子之仇朕一定要报。如果是段琅所为,和谈之后立即派出杀手,尾随至北明地界予以刺杀。要是那陆慕所为,哼,此贼更是歹毒。”

    扎米多一抱拳,“奴才明白,这就飞羽传书令密站重新核查少主之案。”

    武波尔汗点了点头,摆手说道,“去吧。”

    扎米多叩首告辞,离开了观潮殿。武波尔汗疲惫的靠在软塌之上,自从战事开始到现在,对整个摩罗造成的损失非常大。身为国主,武波尔汗虽然痛恨段琅帮着北明杀入摩罗。但为了江山社稷,武波尔汗不得不放下身价进行和谈。而且,近日各地城池府主纷纷告急,如果连基本的过冬粮草都保证不了,武波尔汗深怕整个摩罗都要乱起来。

    却说张如明回到皇家驿馆,霍扎思赶紧询问朝殿觐见之事。得知武波尔汗并没有着急谈论和谈之事,霍扎思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摩罗不急,他们更要沉稳下来。这次和谈的内容,可以说牵扯到四国的根本利益。每一个微小的退让,都会给退让国造成极大的损失。霍扎思更为担心的是,万一大雪降临,会对北明与大历国的兵马极为不利。一旦战事出现了转变,恐怕在和谈上就得做出极大的让步。

    张如明心中倒是一点也不着急,既然没事可做,张如明干脆带着冯和阳等人去了太傅府。不过这一次,张如明一直等到夜色降临,也没看到萧治呈的身影。

    华灯初上,雅克司城酒肆官窑也开始热闹起来。城内北部一条不算繁华的街道之上,一面挂着收购山货的店铺,店伙计收起了门外悬挂的灯笼,正准备上门板打烊。就在这时,一架马车停在了门外。

    车上走下一名头戴斗笠的中年男子,店伙计一看,赶紧客气的说道,“客官,我们要打烊了,您要是有什么货想出手,还请明日再来吧。”

    “你们福掌柜可在?”中年男子问道。

    店伙计一愣,“客官,您找错了,我们掌柜姓名刘,不姓福。”

    “我找的就是福掌柜,洞天福地的福,他的故人幕大老板让我来的。”中年男子轻声说道。

    店伙计心中一愣,四下看了看,问道,“您说的幕老板,是无根之木的木,还是放牧的牧?”

    “都不是,我说的慕大老板,是慕古薄今之慕。”

    店伙计吃惊的看了一眼头戴斗笠的男子,点了点头,“请随我来。马车从侧门赶进店后院,这条街晚上清静,放在门口很容易招眼。”

    中年男子回头对车夫示意了一下,跟着店伙计走了进去。两人穿过店堂来到后院,店伙计让中年男子稍等,独自走进了正厅。

    不大一会儿,店伙计走了出来,“客官,福掌柜在里面等着您呢。里面请。”

    中年男子走进了正厅,一名老者端坐在椅子上。看到中年男子进来,老者并没有起身。店伙计悄悄关闭房门,谨慎的守护在门外。

    “你就是福掌柜?”中年男子问道。

    “你是谁?”老者反问了一句。

    中年男子摘下斗笠,露出了真实面孔,“在下城防营将军龙洛,摩罗大土司龙牧是在下的兄长。”

    老者眼神中露出一丝锐利之色,“对不起,在下只是收购山货的普通百姓,攀不起您这样的大人。不知大人来此,有何用意?”

    龙洛盯着老者,平静的说道,“福掌柜不必紧张,在下能对上你们密探怯口,福掌柜应该知道是谁派我来的。”

    “可是我并没有收到慕大老板的任何指令,虽说你我两国目前是友非敌,但我们密者有密者的规矩。”老者带着一丝威胁说道。

    龙洛一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福掌柜,事关紧急,陆都督有要事需要你们配合。这是陆都督亲笔书信,请过目。”

    老者疑惑的拿过书信,却对着灯光照了照,看到上面有他们西越特殊的暗记,这才打开书信仔细看了起来。当看完书信内容之后,老者不禁吃惊的站了起来。书信上的语句,只有他们受训的密探能够看得懂。老者可以确认这是陆慕的手笔无疑,但是陆慕居然让他调动城内所有密探听从此人的指令,这可让老者有些震惊。要知道一旦按照指令行事,等于把西越隐藏在雅克司城的所有密探都出卖给了龙家。甚至说,会因此被他们龙家所控制。

    “龙大人,不知因为何事,我家都督大人用如此紧急的密信调用人手?”老者问道。

    “这几日城内来了个外人,你们可知道?”

    “知道,大历国上官玄悟。此事老夫已经向上峰禀报,估计还没有收到消息。”

    “你们传送消息的手段太慢,马麦亚城陆都督与我兄长早已收到了消息。他们二人经过商议,决定做一件大事。所以,才让我来找你们。”龙洛说道。

    “什么大事?”老者疑惑的看着龙洛。

    “刺杀上官玄悟!”

    听到这话,老者浑身一颤,吃惊的看着龙洛。老者心中很清楚,皇家驿馆内外重兵把守,就算是把他们在城内所有密探都集中起来,也不够人家官兵击杀的。再者说,老者手中的密探大都是搜集情报的人员,根本没有刺杀高手。真要让他们行动,简直是自寻死路。甚至说,老者开始怀疑此事的真实性。

    “龙大人,您可知那皇家驿馆有多少重兵把守吗?”老者问道。

    “我当然知道,别忘了我龙氏部族,在军中还有一定的地位。更何况,本将军是城防营的人。”龙洛冷声说道。

    “既然知道,那在下也如实告知,就算老夫集结了城内所有密探,也无法冲进驿馆。更何况,我等都是以打探消息为主,并没有多少行动人员。哪怕是都督大人的手令,我等恐怕也无能为力。”

    龙洛点了点头,“在另一封书信上,陆都督也说过此事。所以,这次行动,是我龙家与你们联手配合。我们为主,你们负责策应。”

    老者大为震惊的看着龙洛,“龙大人,你确定不是我们单干,而是龙家与我等联手击杀上官玄悟?”

    龙洛苦涩的点了点头,“家兄身为部族之长,他如果倒下,我龙氏部族必会受到牵连。此事部族长老都已经同意,集结我全族精锐,决不能让上官玄悟活着离开雅克司城。”

    老者目光锐利的盯着龙洛,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老者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那是皇家驿馆。这件事但凡有一丝的泄露,可就是灭族的大罪。

    看着龙洛面带忧愁而坚定的表情,这一刻,老者忽然明白了,难怪陆都督敢把雅克司城内所有密探都暴露出来。真要是龙家敢参与此事,以后就不是龙家控制他们,而是西越密站以此相要挟,完全可以让龙氏土司部族听令于西越的任何指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