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四百零一节 搅乱心智

时间:2018-09-07作者:伴卿一醉

    火把晃耀,寨门敞开,盾牌手弓箭手在阵营之前列阵。齐柯大营的行动,倒是把对面摩罗兵马吓了一跳。他们还以为北明吃了败仗,逼急眼了要夜袭他们的大营。两军阵营之内人头攒动兵马云集,都做出了紧急防御的姿态。

    澹台明月的队伍,在几名斥候兵卫的引领之下来到了营寨之前。齐柯大营前方布满了陷马坑绊马索等陷阱,如果没人引领,还真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弓箭阵与盾牌手往两边一撤,让出了通道。一千多禁军兄弟保护着澹台明月等人进入了大营。蒙都与齐柯对视了一眼,两人也奇怪上官玄悟与霍扎思怎么跟澹台明月在一起。不过两人来不及多想,赶紧走上前抱拳说道。

    “末将齐柯,恭迎殿下回营!”

    “败将蒙都保护不利,恳请殿下责罚。”

    澹台明月威严的看着众将官,“齐柯,蒙都,你二人随我进帅帐,其他人等各行其职。”

    迎接的众将官齐声喝到,“末将遵命!”

    澹台明月安排完毕,回头看了一眼张如明。张如明累了一天,慵懒的摆了摆手,“让人弄点酒肉送我军帐中,这一路可把我累坏了,你们聊吧,本天师得歇着了。”

    澹台明月点了点头,“今天大家都很辛苦。冯和阳,你们也下去歇息,让军医官处理一下兄弟们的伤势。”

    “诺!”冯和阳抱拳说道。

    澹台明月面带寒意下了战马,与霍扎思一起走向了中军大帐。齐柯与蒙都看着禁军兄弟们身上的血迹伤痕,两人不禁有些后怕。万一澹台明月出了事,恐怕摩立陛下与那位继山帝君都饶不了他俩。

    中军大帐之内,蒙都再次上前请罪。澹台明月目光冰冷的看着蒙都,怒声说道。

    “蒙都,你确实有罪,但本帅并非怪你保护不利,而是你治军不严贻误战机。不过这也不能全部怪罪到你的身上,要说责任,从先祖到摩立他们都有过错。一代代北明帝君,知其利弊放任自流,他们这样做不是在宠爱臣子,而是在祸害江山。”

    齐柯与蒙都一听,两人吓得噗通一下赶紧跪倒在地。澹台明月这话说的可是非常严重,居然把北明几任帝君都指责了一遍。霍扎思也是听着直皱眉头,不过他到没表示什么。

    “公主殿下,万万不可这么说。一切罪责末将愿一力承当,万不可辱没了先皇圣祖的功德。”蒙都请罪道。

    齐柯也跟着说的,“公主殿下,此话有些言重,还望殿下息怒。”

    澹台明月叹息了一声,“你们起来吧,有些话跟你们说也没用。看来,这件事只能跟摩立大哥商量了。”

    齐柯与蒙都不禁有些心惊肉跳,他们当然知道澹台明月所指何意,但真要是触及各部族的利益,这可不是小事。

    蒙都躬身请示道,“殿下,今日之战,那呼庆海与太叔离两位将军擅自调动兵马后撤,此罪绝不可轻饶。末将请令,这就去把他二人拿下。”

    澹台明月目光一寒,却冷静的说道,“暂且不必,今日众将士紧张了一天,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蒙都,今日战损如何?”

    蒙都赶紧把损失情况详细的禀报了一遍,得知战损三万多人,澹台明月心中略安。

    “哼,没想到我北明将士打仗不行,逃跑的能力却是勇冠天下。”澹台明月嘲讽道。

    蒙都与齐柯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两人身为北明大将军,都是独当一面的战将。但有些事他们也是苦不堪言,毕竟北明兵马都是部族勇士组建而成,其中的利益纠葛他俩也无能为力。

    看着两位大将军尴尬的样子,澹台明月缓和了一下口气,把她们在山涧的情况说了一遍。得知大历国两千禁军击杀了八千摩罗兵马,齐柯与蒙都震愕不已。两人不敢想象如果不是上官玄悟巧合之下抓住了那名报信的摩罗兵卫,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无形之中,蒙都与齐柯对张如明也升起了感激之情。

    澹台明月看着三人说道,“今日战败,充分暴露了我北明兵马的弊端。如果不彻底解决,恐怕接下来的战事会有更多部族将领率兵逃离。两位将军,本帅决定明日正午严明军纪。不过,为了军中的稳定,还需要两位将军的大力配合。”

    蒙都一听,当即抱拳说道,“只要殿下有令,蒙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齐柯却是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说道,“公主殿下,如今正是两军对垒之际,恐怕明日摩罗就会发动攻击。万一~万一军中出现骚动,恐怕对整个战局不利。”

    “我明白齐柯将军的担心,所以本帅才需要两位的大力配合。如今我大营兵马充沛,即便那武法修明日发动攻势,各部战阵也可以灵活补缺。但军令执行不严,只会导致更多的部族将领效仿。原本我以为斩杀一个公冶赞,会让这些人安稳一些。没想到,大战之时居然还有人挑战本帅的底线。此二人不杀,根本赢不了与摩罗的战争。”

    齐柯担心道,“可是,他们二人乃我北明大部族,在军中部族勇士众多。即便那公冶赞身为宗亲部族,在军中的威望也无法与呼庆海太叔离相比。末将倒是觉得,此事还是禀报陛下,由陛下亲处为好。”

    “齐柯将军放心,此事本帅当然会禀报摩立大哥。不但要详细禀报,甚至还要从他们部族身上开刀。我北明不解决这个弊端,长此下去依然会被天下诸国压制。就算有大历国相帮,这也不是长久之计。长痛不如短痛,一切后果本帅自会承担。”

    看到澹台明月决意已定,齐柯只好点头同意。几个人商议之后,开始分头行动起来。

    这一刻,呼庆海的军帐之内。呼庆海与太叔离长吁短叹,两人不敢入眠,小心的等待执法队的到来。他们的部族兵马都已经准备好了,一旦执法队缉拿两位将军,十几名千总就会带头‘闹事’。呼庆海与太叔离想用这种方法,逼迫澹台明月妥协。要知道大战在即,三万兵马内乱起来,足以让整个大营被敌方摧毁。

    不少将领都在暗中观望着,但是直到后半夜,帅帐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很多将领都觉得澹台明月妥协了,毕竟呼庆海与太叔离的部族,不是公冶赞能比的。别看公冶赞身为皇室宗亲部族,可是他的部族并不强大,只是沾了皇室姻亲的便宜。呼庆海与太叔离可不一样,他么的部族在北明是上等部族。封赏之地牧场肥沃人口众多,历代皇权都会对上等部族高看一眼。

    很多将士在观望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次日清晨,齐柯与蒙都开始调整布防,人们仿佛忘记了昨日的大败。主帅没有升帐,昨日战败的赏罚也就没人追究。不但如此,甚至连战局分析都没有召集。更奇怪的是,对面摩罗大营居然也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将士们以为平安无事之际,澹台明月传令击鼓升帐,责令千总以上将领全部到大帐前集结。呼庆海与太叔离得知这一消息,两人顿时有点慌乱。按照正常来说,就算商议军机大事也不会让千总级别参加。看样子,澹台明月依然没打算放过他们。两人简单一商议,决定私自留下部族的千总。否则他俩一旦出事,部族兵丁没人带头,那可就麻烦了。

    大帐之外,北明各部将领到齐,唯独不见了大将军蒙都与霍扎思。帅座之上,澹台明月看到呼庆海与太叔离不但姗姗来迟,居然没有把手下千总带来。

    澹台明月洋装没看见,也没让点卯官点卯。澹台明月站起身说道,“诸位将军,大战在即,本帅就长话短说。昨日一战,我军蒙都所部溃败,导致三万多将士惨遭屠杀。试问,这是谁之过?”

    将士们心中有数,但谁也不敢回答。澹台明月看着寂静无声的众将官,高声喊道,“呼庆海,太叔离,你们可知罪。”

    两人不禁心中一颤,互相看了一眼,呼庆海上前说道,“启禀殿下,当时情况紧急,末将为了减少损失,不得已才下令后撤。要说过错~末将认罚。”

    太叔离也跟着说道,“启禀公主殿下,末将虽然有失,但也是为了保存实力,还望殿下开恩。”

    澹台明月冷哼一声,“开恩?哼!大敌当前,本帅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两军对战居然私自逃离,执法队,把他们给我绑了,斩首示众,人头传送各个营区以儆效尤。”

    太叔离二人一愣,呼庆海顿时嘶声喊道,“澹台明月,我太叔离虽然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但也非任人宰割之辈。就算治罪,我等也要回到北明由陛下亲处,由不得你乱来。”

    “怎么,你连行军打仗帅令为尊这条铁律都忘了吗。不必等到回北明,本帅现在就处置了你们。”

    “你敢,别忘了我俩部族勇士足足有三万之多。斩杀我们,你可要想好后果。”呼庆海喊道。

    澹台明月脸色一寒,“怎么,你们还想叛国吗。”

    太叔离强硬的说道,“我等怎敢叛国,只是殿下处事不公战前斩杀军中大将,也怨不得我等部族勇士不服。我俩即便有过错,也罪不至死,保存实力减少损失有什么不对。”

    澹台明月微微一笑,但笑中带着一股威杀之气。澹台明月看着众将领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呼庆海与太叔离死不改悔,居然还要拿部族兵卫来威胁本帅。当着你们的面,本帅再重申一遍,擅自违背军令者,杀无赦。别说是部族,即便皇室宗亲本帅照杀不误。既然他们俩如此强硬,那本帅就让他们死个明白。来人,去看看蒙都与上官大人忙完了没有。”

    “诺!”传令官答应一声,迅速向呼庆海与太叔离所在营地跑去。

    众人疑惑的看着澹台明月,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呼庆海与太叔离二人,内心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就在众人迷茫之际,张如明带着一标人马威风凛凛的走了过来。

    张如明高声喊道,“明月弟妹,那些宵小都处置完了。十几个千总以下犯上,都被本督军下令斩杀。营地之人,也被蒙都将军与大阁老压制。放心吧,他们翻不了天。”

    张如明说着一摆手,身后一名兵卫走到了众人之前。他的手中,还用绳索穿着一串人头。众将士一看,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呼庆海与太叔离二人,更是目眦欲裂,呼庆海高声喊道。

    “澹台明月,难道你就不怕我们部族反抗吗。”

    澹台明月一拍桌案,目光森严的说道,“胆敢反叛者,本帅灭了你一族!就算摩立陛下灭不了你们,我大历国也会发兵灭之。来人,把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斩了,人头传至各营。今后还有违背军令者,不管部族大小,一律贬为奴族。奋勇杀敌者,根据战功,晋升部族。”

    澹台明月的话语铿锵有力赏罚分明,众将官震愕之中透出了一股敬畏之色。特别是一些中小部族的将领,心中不禁燃起了熊熊战意。齐柯也暗赞澹台明月的心思缜密,昨夜她就预料到呼庆海太叔离的部族兵马可能有所举动,专门安排蒙都率部镇压。而且下令斩杀者是督军上官玄悟,即便他们部族愤怒,也怪不到蒙都头上。澹台明月这样做,就是不想让蒙都事后遭受部族的怨恨。

    澹台明月辣手惩治完呼庆海太叔离,也不敢让众将在此耽搁时间太久。毕竟对面就是摩罗大军,万一攻打过来营阵中没有将领,那可就麻烦了。澹台明月简单宣布了几条战时铁律,并把呼庆海与太叔离的兵马分散到各个营区。这样一来,他们部族勇士想有什么举动也难以成事。

    澹台明月下令留下少数将领,其他人等迅速返回各自营区。整顿完军中事务,澹台明月开始静下心来,考虑着怎么给武法修来一次大反击。毕竟这次大败很快就会传遍天下,澹台明月也要用一场胜利,来提振整个北明的民心。

    就在澹台明月与众将官商议着怎么布局之时,对面战阵之中,却派来了一名武法修的信使。令澹台明月奇怪的是,武法修居然主动提出休战十日,并且他的兵马后撤到雀阳山原来的位置。但是十日之后,武法修要与澹台明月一战定输赢。

    澹台明月不知道武法修这是布的什么局,不过暂时延缓开战,对澹台明月也有好处。她正想趁着这个机会,把各部族的兵马重新分配一下。那样一来,哪怕再遇到大规模的战斗,至少这些将军不会为了保护本族利益而怯战。

    摩罗大军退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北明将士仿佛打了一场胜仗一样高声欢呼。但七日之后,澹台明月再次收到了对面武法修送来的消息。这一次,武法修居然是给澹台明月送了一封密信。

    澹台明月还真被武法修这一连串的举动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她打开密信之时,澹台明月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身子摇晃着有些站不稳。

    “大历国继山帝君段琅,马麦亚城山林中被陆慕围困击杀!”

    密信上只有一句话,但这句话的份量对澹台明月来说,却如万重巨山压下来一般。澹台明月脸色苍白,不管真假她必须要验证这条消息。怪不得按照约定的时间,澹台明月迟迟不见大飞的身影。这一刻,澹台明月已经无心再考虑作战计划。甚至说,澹台明月都打算立即率兵杀向马麦亚城。武法修送来的这道消息,彻底搅乱了澹台明月的心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