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三百九十九节 狭路相逢

时间:2018-09-01作者:伴卿一醉

    天下五国,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摩罗国。不管是武法修针对的北明大军,还是大历国继山帝君亲率兵马游击的马麦亚城,这两场战事关乎着天下格局,各国密探都在收集着最新战报。

    距离雀阳山几十里外的萨麦哈城,由于双方大军的对垒,萨麦哈城聚集了各国的密探。茶楼酒肆之地,人们纷纷议论着战局,更有不少人花高价购买着最新战报。这些日子以来,萨麦哈城已经成为各国密探的战报忠心。

    雀阳山牵动了城内所有人神经,半个时辰之前,一道消息悄悄的在城内蔓延开来。

    “败了~北明大军败了。”

    “伤亡如何?”

    “不清楚,据说是摩罗大军势不可挡,北明蒙都兵马溃不成军。”

    得知这一消息,城内摩罗百姓振奋欢呼,各国密探们却被这个消息所震撼。谁都没想到,名震天下的澹台明月,居然一战就被武法修打的溃不成军。难道说,北明大军就这样完了?但是很快,新的消息又传了过来。

    “北明齐柯大军阻挡了败势,双方在雀阳山以西十五里之外再次对垒。”

    听到这个消息,城内百姓不禁有些失望。对于这些普通百姓来说,最好能够把北明兵马追杀到千里之外他们才解恨。

    相对于普通百姓,此时北明后防大营的齐柯将军,更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由于澹台明月提前设置了退守防御的布局,总算是顶住了武法修所部的冲杀。蒙都大营的溃败兵马逃回了自己的阵营,但是齐柯却现,连蒙都都逃了回来,唯独不见了澹台明月。

    蒙都也傻了,当时前方阵营出现了漏洞,蒙都一气之下亲自率兵前去填补。怎奈阵营中的漏洞出现了连锁反应,蒙都杀到之时,整个阵营如同溃坝一样无法阻挡。无奈之下,蒙都只能率部奋力拼杀,以便让更多的将士撤回第二道防线。蒙都原以为澹台明月早就撤了回来,哪想到齐柯大营之中根本没有澹台明月的身影。这还不算,更让两位将军惊愕的是,原本留在齐柯大营的上官玄悟与霍扎思也失去了踪迹。

    齐柯擦了把冷汗,“蒙都,如果公主殿下与那位上官天师出了事,恐怕你我都得献上人头才能保得住族人。现在怎么办,对面大军严阵以待,咱们根本无法杀过去寻找公主殿下。”

    蒙都狠狠的砸了一下帅帐内的桌案,“气死我了,老子非杀了那呼庆海和太叔离不可。此二人擅自下令兵马后撤,才导致我军战阵溃败。不杀这两个王八蛋,老子咽不下这口气。来人~!”

    齐柯心中一惊,赶紧阻止道,“蒙将军且慢,现在大敌当前,万万不可乱了军心。此二人都是大部族将领,所率族人兵马众多,万一引起哗变,恐怕整个大营都保不住。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想办法寻找公主下落为上。”

    蒙都咬了咬牙,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向澹台明月那样,说杀就杀。但是这两人导致整个兵马大败,不杀的话蒙都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如果这两人是以前他在禺山关对面的老部下,蒙都早就下令斩杀了。但是此二人是于都城集结时归属将领,蒙都也不便痛下杀手。

    看到蒙都还没消气,齐柯再次劝道,“蒙都将军,只要有了公主下落,相信公主殿下定会拿下此二人的级。另外来说,万一公主出了事,恐怕陛下也饶不了他们的部族。当然,还有你我二人。”

    蒙都恨声说道,“我蒙都死不足惜,只是这一战败的太冤屈。你放心,真要是公主殿下出了事,我蒙都自会奉上人头向陛下请罪。所有的罪过,我蒙都一力承当。”

    “蒙都将军不必这样说,你我同为公主殿下帐前大将军,出了问题肯定是共同担当。现如今武法修陈兵我大营对面,你我还得携手应付才好。虽说你部兵马战败,但损失情况并不大。根据统计官来报,也不过是三万余人的损失,咱们可以承受。如今之际,只能先稳守大营,阻挡住武法修推进的脚步。另外,派出斥候寻找公主殿下。”

    “老齐,你说殿下会不会被~?”

    齐柯打断道,“绝对不会,如果殿下落到敌军手中,不管生死他们都会要挟你我。而且,如此大事,那武法修还不得让天下人皆知。我估计,公主殿下肯定是被大军冲散之后,来不及退回本大营,只好先行向另外方向撤离。再说他身边还有一千大历国禁军保护,绝不会这么轻易落入敌手。”

    蒙都微微松了口气,“老齐啊,经你一说,我这心里还好受点。真要是公主出了事,我蒙都只能以死谢罪。”

    两个人分析着澹台明月,却是谁都没有提及张如明。甚至说,张如明的失踪对两人来说仿佛很正常一样。毕竟张如明不是在战场上失踪,而是私自带人离开了齐柯大营。就算追责,也怪不到他们头上。至于霍扎思,他本身就神龙不见尾,并没引起两人的关注。

    此刻,距离雀阳山北部不远的一条山涧外,一支摩罗兵马正在谨慎的搜寻着。这支兵马有八千人左右,他们一直追着澹台明月来到这里。只不过,连领头的摩罗千总,都没想到他们追逐的是澹台明月。这家伙只是觉得对方人少,想捡个便宜。但是追逐到山涧之处,对方的反击也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

    搜寻之中,一名兵卫说道,“千总大人,这条山涧我熟悉,再往里五里左右就到了源头。那源头名叫落鹰潭,三面绝壁可以说是条死路。要不然,咱们回去禀报将军,多派些人来吧。”

    那名千总一听,气的骂道,“放屁,就这千把人还要搬救兵?你他妈想让老子挨骂是不是。今天不把这千把个人头带回去,谁都不许离开。”

    摩罗千总怒视着阴暗的山涧,刚才对方一个反击,就斩杀了他们三百余人,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个耻辱。如果这种兵力优势再回去搬兵,他这个千总恐怕会成为整个军中的笑料。更何况,他们这支兵马可是从皇宫大营抽调的精锐,这名千总可丢不起这个人。但是这个家伙可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可不是普通北明兵卫,而是大历国的精锐人马。别看澹台明月身边只有一千禁军,其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山涧之内,澹台明月望着面前深不见底的潭水。三面都是悬崖绝壁,一条不大的瀑布落到潭中,溢出的潭水形成小溪向外流去。

    禁军千总冯和阳命人利用树木山石层层防守,安排完毕,冯和阳看着澹台明月说道。

    “军师大人,经过勘察这里是条死路,要不趁着对方人马不多,小的保护军师大人杀出去。目测外面只有几千兵力,不管损失多少,小的们定会保护军师大人的安全。”

    澹台明月不知外面的战况如何,犹豫了一下说道,“再等等,恐怕现在杀出去,也会遇上摩罗大队人马。冯千总,追过来的这些兵马你们可能对付?”

    冯和阳一抱拳,“军师大人放心,只要我们兄弟还有一个活着,谁也别想踏进这山涧。”

    澹台明月眉头微皱,“尽量减少损失,身为千总,你应该把兄弟们都活着带回去。你去安排一下吧,我想静一静。”

    “诺!”冯和阳答应一声,赶紧去安排防御。

    面对几千兵马他到不惧,冯和阳担心对方还会有援军到来。虽说硬拼出去损失很大,甚至很有可能会伤及澹台明月,但是冯和阳觉得总比在这里等死强。毕竟北明大军溃败,他知道没人能杀过来救援。冯和阳暗中告知一千禁军兄弟,让他们效仿当年墨兰城八千死士,哪怕他冯和阳战死,其他人也要保护军师大人安全突围。

    澹台明月像是忘记了身后还有敌兵,面对冒着寒气的潭水,澹台明月心中也是无比的震怒。呼庆海与太叔离两人的行为,已经彻底践踏了澹台明月的底线。如果能回到大营,她不但要斩杀了此二人,还要把他们的部族贬为劣族。澹台明月要让所有人知道,今后谁再敢顾及部族而失去大义,哪怕是皇室宗亲她也要厉手铲除。

    山涧外的摩罗兵卫一步一步谨慎的推进,冯和阳隐藏在一棵大树之上,眼看着敌军来到了脚下,冯和阳大喊一声挥刀跃下。

    “兄弟们~杀!”

    一道道寒光从两侧山石树木后闪现,顿时与率先进入的摩罗兵马厮杀起来。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禁军营兄弟们的顽强令敌军胆寒,摩罗兵马不得不退了出去。

    “清点人手。”冯和阳喘息着喊道。

    不大一会儿,清点完毕,一场战斗下来,兄弟们损失了一百一十多人。看着满地的敌兵,这个损失冯和阳还能接受。

    山涧之外,那名千总眼睛都红了。刚才一战,又是几百名兄弟被斩杀。都说摩罗国战力彪悍,没想到里面的‘北明’兵马比他们还厉害。这名千总有些不服气,休整片刻,再次派出一千多人进入山涧。别看他们人数多,但是山涧狭窄,一千多人已经显得有些拥挤。

    数轮厮杀过后,这摩罗千总原本有八千来人,如今却剩下了四千多。这一下,真把他杀的有些胆怯了。

    “妈的,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来人,赶紧回去禀报本部将军。就说~就说我们可能网住了一条大鱼。”

    这名千总算是明白过来,对方犀利的战斗能力,绝非普通兵卫。看样子,山涧里至少是北明一位重要人物。否则,身边的亲兵不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摩罗兵马不再向山涧冲击,而是列阵堵住了出口。既然知道里面无路可走,只需死守出口即可。

    山涧潭水边,浑身血迹的冯和阳单膝跪在澹台明月身前,“军师大人,如果再不杀出去,恐怕就来不及了。小的恳请军师大人下令,我等保护军师大人一同突围。”

    澹台明月看着一个个浑身血迹的禁军兄弟,她知道冒险杀出去,自己或许还能活下来。但是这些禁军兄弟们,可能就所剩无几了。几轮拼杀过后,如今冯和阳也只剩下了不到五百人。而且,其中还有几十名伤员。外面这支摩罗兵马的强悍,确实出了澹台明月的预料。

    澹台明月目光一冷,轻声说道,“此战落败,我澹台明月罪责难逃。身为北明公主,居然低估了部族将领的懦弱,这也许就是上苍对我的惩罚。就算今日死在这无名山涧,我澹台明月也无话可说。”

    冯和阳悲愤的说道,“皇后殿下放心,就算我等全部战死,也不会让敌军伤到我大历国帝后半寸丝。”

    澹台明月微微点了点头,一伸手抽出了佩剑,“冯和阳,传令,本军师随你们一同杀出去。”

    “诺!”

    冯和阳站起身,看着目露杀气的众兄弟,高声喊道,“所有人听令,本千总在前,尔等护卫皇后殿下随我冲杀。如果我倒下,刘畅接替,他倒下之后,冯杰顶上。大家记住一条,绝不能让敌军近身陛下三步之内。大家听清楚没有!”

    “诺!”

    几百名禁军勇士齐声高喝,顿时让山涧之外的摩罗兵马紧张起来。

    澹台明月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此刻说什么也没用,这些兄弟不会让她上阵杀敌的。

    冯和阳骑上了战马,带着百十名兄弟走在前面。其他人等把澹台明月护卫在中间,众人缓缓的向山涧外走去。

    山涧出口之地,两千名摩罗兵卫手持长枪列好了枪阵。另外两千余人,则是骑在马上作为第二道防线。冯和阳等人停了下来,回头看了澹台明月一眼。

    澹台明月微微点了点头,“冯和阳,此战本军师来指挥。所有人听令,成冲击队形~。”

    澹台明月刚要下令冲杀,但是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就听着敌军身后传来一声高喊。

    “摩罗小崽子们听着,老子大历国护国天师上官玄悟是也。奉诸神之命,特来收割你们的小命。兄弟们,给我杀~!”

    话音一落,澹台明月就看见一道身影几个飞踏冲入了敌军阵营。别看只有一道身影,但是落入敌军阵营之后,顿时斩落了几颗人头。紧接着,敌军身后传来阵阵喊杀声。

    “霍老头,别光顾着杀敌,你先进去保护澹台明月。”张如明再次高声喊道。

    “是大阁老?”

    澹台明月心中一喜,当即一挥手中佩剑。

    “冯和阳,率领所有兄弟,杀~!”

    摩罗阵营中的那名千总,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差点掉下战马。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居然把澹台明月围堵在山涧之中。这家伙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是澹台明月,两个时辰之前就派人喊救兵去了。

    这名千总牙关一咬,这么大的功劳可不能白白溜走。千总手指着澹台明月,对着前面列阵的兵卫高声喊道。

    “兄弟们别管身后,杀了她,死了也能赏黄金万两。为了家人,为了我们摩罗,跟他们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