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三百五十九节 天师请战

时间:2018-07-13作者:伴卿一醉

    议事大殿之内,段琅看着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们。如今外寇已经战败,大夏王朝也成为了往事尘埃。按说这些将军们,应该可以轻松一下了。但是,段琅知道如果就此安逸懈怠,用不了几年或许陆慕就会卷土重来。手中的战刀放下容易,恐怕再提起来之时,已经不复当年的勇猛。

    段琅端坐在首座之上,澹台明月与张如明李建山分坐两边。段琅温和的看着众人说道,“诸位将军,怎么样,各自的地盘都可安好?周龙,历都城训练大营进度如何?”

    周龙抱拳说道,“回陛下~!”

    周龙刚一开口,段琅抬手制止道,“周龙,今天咱们是军务议事,还是以段帅相称吧。”

    周龙笑了笑,改口道,“段帅,目前国库紧缺,末将只是把原有的大营与大漠密营稍加改造了一下,依然可以练出我大历国勇士。不过目前兵源不足,大战过后各个都城都在重新规整,恐怕招募兵源有些困难。另外来说,军饷与粮草不足,末将手里没钱也不敢招兵买马。”

    其他各营主帅纷纷点头,虽然段琅划分了四个营区,但兵源与军饷制约着他们。可以说,段琅把仅有的十几万兵力,分布在各个营区,更何况澜都城与西宁城还要派兵驻守。有些大营建制,甚至连四分之一都不足。

    段琅的目光看向了李建山,李建山苦笑着摇了摇头,“别看我,我手里是一两银子也拿不出了。”

    张如明也跟着郁闷的说道,“老子的天师殿,户部到现在都没拨银子呢。要不是老子从禺山关这一路上到处化缘,指不定有多少人跑我那要债去呢。”

    澹台明月眉头微皱,“建山大哥,大夏皇室的密银,难道不足以支撑朝堂的开销吗?”

    李建山无奈的叹道,“银两确实不少,但张嘴吃饭的太多了。光是遭受战火的这些城池重建,就吃掉了一大半银两。这也没办法,必须要赶着入冬之前,至少让那些灾民有个住的地方。我的陛下,并不是我李建山不想给各大营调拨银两,大历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遭受战火的灾民需要安顿,我这当相国的总得给他们安置一下。不过大家放心,再坚持半年乃至一年,等各个都城稍微缓一缓,欠你们的绝对给你们补齐。”

    段琅也知道李建山的为难之处,以前他这位大管家,只需要保证历都城大军的供给,及历都城的建设即可。现如今,他要考虑整个大历国江山社稷的安稳与发展。特别是向蓝湖城惠宁城这样的交通重地,城池必须要尽快重建起来。否则不但阻碍通商,更是让周边流离失所的百姓无处安身。

    张如明看着段琅眉头不展,奇怪的问道,“段琅,你不会是想现在就扩充兵力吧?要我说,实在不行就先缓一缓,等个两三年恢复一下元气。说实话,建山也不容易,到处都是伸手要钱的地方,他确实为难。”

    虽然张如明从禺山关一路上与段琅相伴回归,但是关于出兵摩罗国的计划,段琅与澹台明月并没告知他。这次的军务议事,段琅也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真要是为难,这个计划只能暂时延缓。

    “老张,不是我想扩充兵力,只是形势所迫,身为大历国的兵马大元帅,我不得不提前考虑将来的战事。”

    段琅这么一说,众将军都有些疑惑不解。大战才刚刚结束不久,怎么就要考虑将来的战事。就算是高瞻远瞩,这也考虑的太长远了吧。

    李建山听着心中一动,问道,“怎么,有不利的消息?”

    段琅点了点头,看着明月说道,“这次北明之行,还是你来给大家说说吧。”

    澹台明月嗯了一声,目光环视了一下众人,“建山大哥,诸位将军,这次我与段帅北明省亲,虽说成果颇丰,但也发觉天下形势并不乐观。大家现在都知道北明由我大哥摩立接掌,不过你们却不清楚我的父皇,并非寿终正寝,而是被人下了黑手。这个幕后黑手大家都非常熟悉,也是我们的老对手,西越兵马大都督陆慕。”

    “陆慕?”

    “北明帝君也能被人下黑手?”

    众将军一个个奇怪的议论起来,李建山也是颇为吃惊。张如明更是迷茫的挠着头,这件事段琅一路上也没跟他提过。张如明还以为事情赶巧了,澹台摩立顺势当了北明之皇。

    澹台明月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陆慕的触手伸到了北明,真正目的却是为了我们大历国。因为陆慕,不希望我大历国得到北明的任何帮助。甚至说,反目成仇对他更为有利。诸位将军,虽说咱们战败了西越南平联军,建立了大历国,但天下的形势不容乐观。陆慕亡我之心不死,相信他也在尽快积蓄着能量。另外来说,南平应守山此人也不简单,崔志亮将军应该领教了他的精明之处。”

    说到这微微一听,崔志亮愧疚的点了点头,谁都没想到应守山跑的这么快,没等崔志亮到达西宁城,他已经早早的出关了。虽说此事段琅不赞同,但应守山能够精明的嗅到危机,足以说明此人不简单。

    澹台明月继续说道,“表面上看,我大历国以强势姿态气势如虹,其实咱们自己心中明白,不管是兵力还是财力物力,都是极其虚弱。本军师是怕等我们恢复了元气,一切都晚了。”

    澹台明月的一番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重视。这些铁血战将们非常了解陆慕的狡诈与狠毒,战败之后居然还能插手北明之事,可以看出此人的心机深重,目光也非常长远。

    李建山眉头一皱,看着段琅说道,“段帅,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想法?”

    段琅点了点头,“还是建山大哥了解我。”

    段琅说着,目光看了看众人,“诸位,虽说咱们成立了大历国,但是在我段琅心中,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君臣之分。咱们都是兄弟,是在战火中活下来的生死兄弟。所以有什么事情,我也不隐瞒大家,更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

    张如明等不及的催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说这些废话干嘛。说吧,是不是又要打仗?真要是去西越干翻陆慕那小子,我第一个支持你。”

    段琅苦笑着瞪了张如明一眼,心说就算打仗,也不关你什么事,你操这个心干嘛。

    段琅看了看李建山说道,“不错,我是想发动一次战役。但这场战事不是去攻打西越,而是摩罗国。”

    “什么,摩罗国?”李建山吃惊的看着段琅。

    大殿上的众将官,也是觉得不可思议。摩罗国与大历国又不搭界,按说打谁也不可能打到摩罗国头上。更何况远道奔袭,不管是人力还是物力,都要付出成倍的代价。

    张如明张着大嘴,忽然怪叫一声,“我明白了,不错,段琅说的对,该打,摩罗国确实该打。”

    段琅与澹台明月颇为吃惊的看着张如明,没想到如此繁琐的格局大事,他居然是第一个看透的。

    段琅刚要给众人解释一番,就听着张如明咋呼着说的,“诸位,你们有所不知。当年摩罗国太子武巴图,那小子差点娶走了咱们的军师大人。要不是老子一青砖拍的那家伙差点完蛋,也就没有咱们历都城的大军师了。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现如今明月已经是咱们大历国帝后,这笔债必须要让他们还回来。打摩罗国,本天师全力支持!”

    段琅差点被呛的背过气去,这都哪跟哪,他那脑瓜子里边装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喂喂,别听这死胖子瞎说。兄弟们,不是这么回事。”段琅赶紧给众人详细的解释了一番。

    澹台明月气的白了张如明一眼,也画龙点睛的说道,“天下格局,真正能与咱们站在一起的,也只有北明。但是北明被摩罗国牵制,有其心而无其力。莫不如趁着西越大战之后兵力不足不敢支援,先斩断他们这条臂膀。否则西越一旦恢复元气,再想拿下摩罗可就失去了机会。”

    两个人解释完,段琅看着众人接着说道,“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大家都说说吧。”

    众将军互相看着,崔志亮率先问道,“段帅,如果攻打摩罗国,我大军至少要集结十万兵力。以目前的兵马数量来看,出兵之后我大历国可就空虚了。”

    澹台明月说道,“如果出兵,西宁镇陵关与澜都城,必须各自驻守两万兵力。以南平西越目前的形势,他们无法再组织大规模的出兵。两万兵力只守不攻,足以阻挡对方十万兵马。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

    段琅跟着说道,“攻打摩罗国,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以后可以避开两界山天崭,可以直接从摩罗穿插至西越后方。”

    周武一抬手,“末将赞同。其实远道出兵,兵不在多而在于精,末将觉得五万兵力足以。”

    周龙也跟着说道,“我也赞同!”

    张奇峰犹豫了一下,说道,“段帅,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以目前咱们的粮草,远道奔波供应上恐怕有难度。”

    周龙不屑的说道,“奇峰,你这家伙还真被舒坦日子给霍霍了。别忘了咱们历都城兵马,向来是遇山狩猎,遇水摸鱼,当初老子三万兵马两个来月也不用后勤补给,不是照样过来了吗。”

    澹台明月说道,“张将军尽管放心,兵马进入北明之后,所有后勤补给,都有北明来承担。”

    “看看,军师大人早就想你头里去了。”周龙说道。

    段琅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李建山,“建山大哥,你的意思呢?”

    李建山坐在特制的轮椅之上,想了想问道,“段帅,我有三件事要问个明白,才能回答。第一,再过一两个月就进入寒冬,你们可想过寒冬攻打摩罗,对我大军非常不利。第二,长途奔袭,即便北明可以提供后勤补给,但军中装备及各兵种的配比都要齐全,战车重甲乃至火器都得配备。这些物资,你们需要多少?第三,由谁来担当主帅?”

    李建山抛出了三个问题,唯独没有提及军饷与抚恤。要知道战事一起,这两项开支最大。没有军饷提不起军中士气,抚恤低了谁也不想为你拼命。如今已经是大历国兵马,不再是当初为了活路只能血战到底的段家军。特别是底层的军卒,都觉得大战结束之后,他们可以享受一段漫长的安静时光。此时主动发起战事,可与当初墨兰城抗击外寇的心境有所不同。

    段琅看了看李建山,又看了看众人,“其实,即便大家都同意下来,目前也不能马上出兵。我已经与北明国君商议过此事,只要诸位同意下来,时间定于明年秋收之后。这将近一年之期,咱们多少也能缓和一下。至于谁来担当主帅,到时候再议。怎么样,您这位主掌天下政务的相国大人,是不是支持这个提议?”

    李建山看了看段琅,又看了看众人期待的目光,朗声说道,“诸位,这个计划,我李建山非常支持。”

    段琅与澹台明月一愣,他俩原以为李建山会站在花费的角度上,至少也要反驳一番。没想到,李建山这么干脆的就同意下来。

    李建山接着说道,“段帅与明月军师说的不错,那陆慕亡我之心不死,西越兵马早晚有一天会卷土重来。虽然他们战败,但毕竟是在我大历国的国土上发动的战事。所以,西越与南平国内并没有受到冲击。在粮产与生计方面,他们要远远好于咱们。我大历国的优势是人口数量多,但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粮食负担。等西越南平完全准备好之后,恐怕又会重演兵发大夏那一幕。到时候西越联盟即便战败,遭受巨大损失的依然是我们。周而复始,南平西越要的是一种天下格局的平衡,他们绝不容我大历国发展壮大。”

    澹台明月惊讶的说道,“建山大哥如此深谋远虑,不愧是我大历国栋梁之相。”

    李建山苦笑道,“你也别夸我,同意归同意,但这样一来,大家就得勒紧肚皮过日子了。目前国库空虚,恐怕到时候,需要北明提供更多的支持。”

    段琅高兴的说道,“没问题,这件事对我大历国有利,对北明来说更是一劳永逸。相信摩立大哥,在这方面不会吝啬。”

    “段琅,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还是那句话,我手里的银子有限,即便是硬挤,也给不了兵部多少银两。所以说,这一年的准备,不管是练兵也好,购置装备也罢,趁早别打我的主意。”

    “这~?建山大哥,这可不行,没有银两,我总不能让将士们饿着肚子练兵吧。”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去。粮食我可以供应足,但每月的拨银,我至多给你拨七万兵马的军饷,其他的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要不然你就亲自来主理政务。”

    这一下,确实把段琅给难住了。现在可不是以前,可以靠山狩猎靠水摸鱼。堂堂的大历国正规兵马,总不能连个军饷都发不出吧。

    议政之后,虽说大局上定准了方向,但是银两问题,却让段琅心中感到沉甸甸的。西越与南平虽然战败,但是人家可不是投降,所以一两战争赔款都没有。段琅守着一个硕大的江山,却是两手空空无法自足。白手起家需要一个时间,但是段琅无法等待下去,更不能让军中将士白跟着他血拼江山。

    议事之后,段琅郁闷的返回宫内。他知道李建山并非为难他,朝堂确实是拿不出这些军饷。能够保证十几万大军的吃喝穿戴,已经是个庞大的花费了。

    就在段琅与明月商量着是否去北明筹借之时,张如明颠颠的跑了进来。

    “段琅,你小子是不是愁银两呢。”张如明眉开眼笑的说道。

    段琅白了一眼,“怎么,拿我开心是吧。整个朝堂就属你闲的无聊,有本事你就向天上的那老几位,帮我祈祷点银子下来。你老张真要是能办到,我给你磕仨头都行。”

    张如明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返回。”

    “去去去,我现在没空搭理你,赶紧找你的吴光照,你俩斗嘴玩去。”段琅烦闷的说道。

    澹台明月一怔,“张大哥,你真的能弄到银两?”

    “怯,不是跟你吹,本天师出马,手到擒来。当然能弄到银两,不过,我有个条件。”

    “月儿,别听他胡咧咧,他的天师殿还欠着银子呢。”

    澹台明月却饶有兴趣的问道,“张大哥,什么条件你说。”

    张如明看了看段琅和明月,脑袋一伸,“我说,到时候你小子肯定要亲自挂帅,这事瞒得了李建山瞒不过我。只要你答应带我一起去,银两的问题,本天师以诸神的名义保证,绝对给你办到。”

    段琅奇怪的看着张如明,发现这家伙不像是开玩笑,“你真的能办到?”

    “你先说还带我去吧,不带上老子,一两银子你也别想得到。”张如明腰杆一挺,一副信心满怀的样子。

    段琅点了点头,“你要真能给我解决了这个大问题,摩罗国之战,我让你挂帅都行。”

    “好!身为帝君,吐个吐沫砸个坑,谁要是反悔谁是孙子。不行,你得先给我立个字据,上面写明本天师挂帅。你放心,弄不到银子,你可以把老子的天师殿拆了。”

    段琅与澹台明月吃惊的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俩有些不相信,但看着张如明认真的样子,段琅与明月也正视了起来。难道说,张如明还隐藏着一份巨大的宝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