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三百四十六节 权欲之毒

时间:2018-07-13作者:伴卿一醉

    段琅与澹台明月的帝王仪仗,行进的并不快。每到一处,都受到了隆重的迎接。一开始段琅还伴随明月左右,到后来干脆躲到澹台摩立的车撵之内,把无限风光都留给了澹台明月。

    澹台摩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历朝历代,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帝王。要知道帝王之威高高在上,哪怕帝后母仪天下身受敬重,也只不过是帝王的附属品。甚至说,各国之间都严格控制着后宫,绝对不会让后宫参与政令。段琅倒好,不但让明月兼任兵马大军师,所到之处居然还以她为尊。这要是放在其它诸国,恐怕帝君首肯,皇后也不敢这么做。

    澹台摩立心说还真是什么样的君王带什么样的臣,大历国不光是出了一位另类的军师帝后,朝堂之上更是有一位能闪瞎人眼的上官玄悟。再加上这么一位毫无君王做派的继山帝,还真不知道大历国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

    北明国都翔鹿城,段琅的即将到来,让朝堂上下也是议论纷纷。自古以来君不入他国之地,没想到大历国刚成立不久,这位庙号继山帝的段琅就来到了北明。当然,这不是率兵入侵,身为帝君,居然自降身份伴随帝后荣归故里,这对北明来说可是无上的荣耀。

    不少臣子也在暗中议论,对于当年逼走三公主澹台明月之事,有些人开始表达自己的不满。他们不敢指责国主澹台宏石,只能把罪责怪到了澹台流苏身上。国主澹台宏石的御案上,已经收到了十几道奏折,都是关于当年逼走澹台明月之事。

    日渐老迈百病缠身的澹台宏石眉头紧锁,段琅与女儿明月如今名震天下,他们的回归省亲对北明来说无异于抬高了好几个层次。有了这层姻亲关系,必将震慑摩罗国不敢再犯。但是对于他这位当父亲的国主来说,却是显得非常尴尬。要知道当年正是因为他听从了流苏的劝告,才导致女儿远走他国还差点反目成仇。现如今女儿成了帝后,而段琅大败两国联军还击杀了威名远播的陌坤。即便是大历国刚刚成立,也不是他们北明可以招惹的。

    澹台宏石郁闷的扔掉奏折,内府管事莫连海谨慎的走了过来,把奏折一一拾起来放好。北明宫内官制与大夏不同,这位内府管事并非太监,其职位相当于大夏内务府总领,也是宫中三大管事之一。能做到这个位置,可以说是深得澹台宏石信任。

    “陛下,这两日您操劳过度,要不要歇息一下?”莫连海轻声问道。

    澹台宏石微微喘息了几下,摆了摆手,问道,“他们还有多久,能到达翔鹿城?”

    莫连海躬身说道,“据臣所知,明月殿下行进的非常缓慢,日前只是到了罗波城。照此行程,恐怕还有**天才能到来。”

    澹台宏石叹息着摇了摇头,“连海啊,按说女儿回归省亲,我这个当父皇的应该高兴才对。但不知为什么,本王就是高兴不起来。”

    “陛下不必想的太多,公主殿下回归省亲,对我北明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更何况,有大皇子殿下跟随,公主殿下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一提及澹台摩立,澹台宏石急忙问道,“对了,摩立皇儿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这~?”莫连海看了看澹台宏石,犹豫了一下说道,“陛下,根据大阁主霍扎思的上奏,恐怕摩立皇子此生~。当然,大历国名医给殿下诊治的不错,据说除了不能行走之外,摩立殿下恢复的很好。”

    澹台宏石当然看过霍扎思的上奏,但是他不相信能征善战的澹台摩立,会一下子变成不能直立行走的废人。别看澹台摩立抗击摩罗国立下赫赫战功,澹台宏石心中依然不喜欢这位皇儿。毕竟他的生母生前犯下大错被举族流放,澹台摩立也跟着受了很多年的牵连。但是澹台摩立在军中的威望很高,为了北明长远利益,澹台宏石不得不考虑把皇位传给澹台摩立。至于那位太子流苏,澹台宏石也叹他不争气,无法与澹台摩立抗衡。如今段琅明显的站在澹台摩立一方,澹台宏石基本上没有再选择的余地。

    澹台宏石琢磨了一下,问道,“最近流苏皇儿,在忙什么?”

    “回陛下,流苏殿下最近勤于书画,非常进取。”

    澹台宏石叹息了一声,一般臣子这样回答,基本上就是沉迷于风花雪月。总不能说他不务正业,那可有诋毁之嫌。澹台宏石知道自从摩立重回国都,对流苏的打击很大。甚至说,他也有些自暴自弃了。

    “连海,回头告诉流苏皇儿,这次由他出面迎接省亲队伍。不管怎么说,明月是他的皇妹,务必做到隆重而不失礼仪。如今段琅已非当年,大历国兵马强悍,正是克制摩罗雄兵的利器。告诉流苏,办好此差,朕会给他一个满意的安排。”澹台宏石吩咐道。

    “臣遵旨!”莫连海躬身答应了一声。

    澹台宏石想了想,又把校事府管事荣谷召了过来。按说荣谷只是负责皇宫重地安全职责,但是国君出访非同一般,澹台宏石也怕出现了差错,专门安排荣谷负责大历国仪仗的安全。

    北明翔鹿城君臣百姓都在等待着段琅的到来,此时太子府内,却与往日有些不同。平日里这边都是莺歌燕舞,今日却显得非常安静。

    太子流苏站在廊檐之下,脸色苍白的有些病态。自从大哥澹台摩立重掌兵权之后,澹台流苏彻底被排挤出局。特别是他当年听从了西越使臣的蛊惑,差点导致摩罗国兵临翔鹿城。要不是澹台摩立力挽狂澜,说不定都要割地赔款求得生存。现如今,澹台摩立在朝中威望甚高,澹台流苏知道已经无法再争夺皇位。

    澹台流苏原本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但没想到上天再次给了他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对他来说,需要冒着很大的风险。

    “太子殿下,莫管事求见。”一名亲随走过来禀道。

    澹台流苏一怔,“快,请到正殿,我马上就到。”

    澹台流苏返回房内,赶紧换上了太子服饰。澹台流苏整理好衣装,快步向正殿走去。

    澹台流苏一进门,莫连海赶忙站起身,躬身说道,“臣莫连海,给太子殿下请安。”

    “莫管事,什么时候跟本太子这么客气了,快请坐。”澹台流苏换上了一副笑容,客气的让道。

    “太子殿下,老臣还有很多事情,就不耽搁殿下的时间。陛下口谕,这次大历国国君出访,由殿下全权负责翔鹿城迎接仪式。陛下说,国君出访非同一般,务必做到隆重而不失礼仪。”

    太子流苏微微躬身,“儿臣遵旨!”

    莫连海微微笑道,“殿下,陛下还说,此次差事办的好,陛下会给您一个满意的安排。”

    澹台流苏嘴角微微抽出了一下,心说满意的安排,无非是退位之前给我封一个亲王领地。与君王之位比起来,这算个屁。

    不过澹台流苏表面上,却是非常恭敬的躬身说道,“儿臣谢父皇宏恩。请转告父皇,儿臣会亲自去宫中,向父皇谢恩。”

    “臣一定转告,既然这样,那就不打扰殿下的清幽了,老臣告辞。”

    澹台流苏亲自把莫连海送到殿门之外,当莫连海身影消失的那一刻,澹台流苏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澹台流苏没有安排任何事宜,而是默默的在等待一个人。他知道那个人肯定会来,今天他就要做出自己的决定。

    当晚,太子府内迎来了一位头带斗笠的客人。亲随早已得到吩咐,直接把客人领入了内府后院。

    看到来人如此打扮,澹台流苏不禁冷笑道,“怎么,身为校事府管事,也担心自己的安全?”

    来人摘下了斗笠,正是校事府管事荣谷。当年段琅与张如明来北明之时,荣谷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宫中五品带刀侍卫。但是这些年,荣谷上下打点加上善于侍奉,深得澹台宏石的赏识,居然坐上了校事府管事一职。

    荣谷谨慎的左右看了看,澹台流苏一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荣谷这才说道,“太子殿下,不知您想好了没有?”

    “荣管事,你真心支持本太子上位,还是另有所图?”澹台流苏疑惑的看着荣谷。

    “太子殿下,我荣谷只不过是一介区区侍卫,何来的所图。只是在下当年也参与了清查淑妃苑,怕摩立殿下一旦登基,会秋后算账。所以,只有效忠太子殿下您,或许才能保得住性命。否则,在下只有远避灾祸。”

    荣谷的一番解释,澹台流苏觉得也合情合理。澹台摩立接掌大位,肯定要对他母亲一案重新审理。到时候,当年参与打击之人,摩立绝对不会放过。

    澹台流苏看着荣谷,冷静的说道,“荣管事,日前你所说之事,本太子有四点不明,希望荣管事能给本太子解惑。第一,本太子如果要夺位,那段琅该如何对付?别忘了目前我北明,还要借助段琅来威慑摩罗国。第二,就算你能调动宫中侍卫,你觉得能有多少大臣支持本太子?第三,摩立在军中威望甚高,万一他要调动城外大营兵力,那岂不是前功尽弃。第四,父皇虽说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但近期之内恐怕还没有传位的迹象。这件事,本殿下觉得不必急于动手。”

    别看澹台流苏很想争夺大位,但他可不傻。万一夺位不成功,这可是要搭上身家性命。

    荣谷目光深邃的看着澹台流苏,沉声说道,“殿下,段琅毕竟是他国之君,您上不上位跟段琅可没有关系。另外来说,这次是您上位的最佳时机。如果错过,恐怕殿下会后悔终生。”

    “哦?荣管事何出此言?”

    “据我所知,那摩立殿下已经重伤成疾,无法再直立行走。按照北明传嫡祖制,他已经是失去了资格。”

    澹台流苏笑道,“如果是这样,那本太子继续等下去,不是更好吗。”

    “不,如果您等下去,将会彻底失去皇位。”

    澹台流苏一愣,“这是为何?”

    “因为摩立殿下,不会再给您机会。这次段琅与明月公主,名义上是省亲,实则是护送摩立殿下回归。可以说,摩立殿下这是借他国之威,壮自己的声势。摩立殿下即便重伤成疾,他在军中的威望却没有消失。段琅此次来我翔鹿城,必会与陛下达成某种交易。到时候,您觉得摩立殿下还会给您机会吗?”

    澹台流苏心中一震,荣谷的话正中他的软肋。正如今日父皇所暗示,明知大哥摩立重伤成疾,父皇依然没有动摇传位给摩立的意思。

    “荣谷,就算是这样,总不能在他到来之时,发动一场兵谏吧。此事事关重大,没有绝对的把握,本太子不会行动。”

    “殿下放心,这件事荣某已经替殿下想过。殿下可以在这几日中,联系一下皇族各部。按照祖制,摩立殿下已经失去了资格。这一点,是殿下您最大的优势。另外来说,当年打压淑妃部族的,基本上都是皇族各部,他们也不希望摩立殿下上位。有了这些人的支持,您可以事半功倍。”

    “可是父皇那边,恐怕不会同意。”

    荣谷脸上显出一丝奇异的笑容,表面上却平静的说道,“殿下有所不知,其实~陛下已经没多少日子了。宫中御医用药力强行支撑陛下的身体,只是外界不为所知罢了。”

    澹台流苏震愕的站了起来,“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荣谷微微点了点头,“殿下,此事,千万不要去问,否则必会引来杀身之祸。陛下隐瞒着众人,估计就是等着传位那一刻才会告知殿下。如果殿下追问此事,恐怕陛下会为了北明皇权平稳的过度,至少会把殿下拘禁起来。其实,如若殿下心肠狠一些,北明只剩下了殿下一位传人,陛下能把您如何呢?身为君王,怯不可有妇人之仁。”

    澹台流苏吃惊的看着荣谷,思索片刻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杀气,“不错,父皇有时候做事,确实不会顾忌亲情。当年明月出走之时,父皇甚至亲自下达了追杀令。荣管事,父皇已经命我为迎接国君的使臣,总领一切事务。借此机会,本殿下可以掌控城防营的兵力。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可以联合皇族各部,由他们出面托举本殿下上位。到时候,就看父皇怎么选择了。他真要是不顾祖制选择了摩立,那就别怪本殿下无情了。”

    荣谷抱了抱拳,“臣~恭迎那一刻的到来。殿下放心,整个校事府兵马,从即刻起,听从殿下一切指令。”

    澹台流苏深吸了一口气,自己身为太子多年,他可不想把皇位这么容易被一个庶出的皇子得到。正如荣谷所说,就算斩杀了澹台摩立,父皇又能把他怎么样。总不能堂堂北明,连个传位的都没有。根据父皇的脾气秉性,肯定不会把皇位传给皇族旁支。

    澹台流苏彻底被皇权的**冲昏了头脑,以前他是没有机会,现在有了校事府效忠,即便兵谏夺权,他也在所不惜。

    荣谷从后门离开了太子府,当他走出太子府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荣谷从头至尾都没有暴露自己西越密使的身份,即便是把北明闹翻了天,他也可以从容离去。为了让澹台流苏成功的夺嫡,荣谷决定在段琅仪仗到来之前,彻底让澹台宏石离开人世。

    身为校事府管事,整个皇宫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需把澹台宏石每日里喝的汤药加点东西,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这位老人安然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