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三百二十八节 献身

时间:2018-06-11作者:伴卿一醉

    乌水江畔,江水涛涛滚滚东流。陆慕还是小看了这汹涌的江水,最后一批渡江者,由于船体的散架,全部被汹涌的江水吞没。四万多将士,一下子损失了近五千人马。

    陆慕有些心惊肉跳,如果不是他坚持着要跟随首批试水渡江,肯定会最后压阵。那样的话,恐怕他这位大都督会永远成为漂泊在大夏的孤魂野鬼。

    上岸之后,陆慕当即下令,把所有船坞毁掉。工匠们有些心疼,辛辛苦苦两三个月才打造出这些船坞,转眼之间就要变成一堆废木。但是陆慕的话没人敢不听,特别是大军刚败,陆慕的心情非常暴躁,一个不好没准就会掉脑袋。

    忙碌了一宿,天色开始放亮。陆慕下令兵马原地休息三个时辰,这一路的奔波,所有人都异常的疲惫。在乌水江的那一侧,陆慕不敢停留,只有渡过江水之后,陆慕才感受到真正的安全。

    西越将士们东倒西歪各自找地方休息,陆慕靠着一棵大树,与满战孙来成等人分析着大战的失利原因。根据满战等人所述,归根结底原因还是出自范佳昌一方。

    “都督大人,原本战斗之中我方占据着很大的优势。如果那段琅不来,或者再晚来半柱香的时间,那澹台明月必会坚持不住兵败如山。可惜啊,可惜。”孙来成惋惜的说道。

    满战也跟着愤怒的哼了一声,“早知这样,还不如别让范佳昌参合呢。如果不是这个混蛋,咱们联军一样能胜出。还有那霍亥,平时咋呼的挺响,关键时刻居然让人家把四万兵力吃的一点不剩。”

    陆慕微皱着眉头,虽然他没有亲自观阵,但众人的所述,一副副画面仿佛亲身经历一样在脑海中出现。

    陆慕长叹了一声,“看样子,我与陌坤都小看了段琅与澹台明月的心狠手辣。原本我俩以为,在大战之前段琅顾及天下人的口碑,不敢对身为友军的范佳昌下手。没想到,他不但提前下了黑手,还把霍亥给坑了进去。如果我料的不错,霍亥必是中了段琅的圈套。否则,以霍亥所带兵马的强悍,即便段琅胜出,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根本无力再去支援主战场。”

    “都督大人,您说那陌坤军师,是否也会逃离战场?”满战问道。

    陆慕摇了摇头,“陌坤足智多谋,但他太爱惜自己的羽翼。本都督之所以没有与陌坤争夺最后的决战权,就是看出他下了不成功则成仁的决心。恐怕此刻,这位名震天下的南平智叟,已经损落了。”

    满战与孙来成心中一震,他们逃离之时,确实听到了南平总攻的号令。如果不是南平兵马阻挡了段琅大军,恐怕他们不会撤离的这么顺利。不管怎么说,西越南平联军在墨兰城相处了两三个月之久,满战等人对陌坤还是相当的敬重。一想到陌坤会战死沙场,他们的心情也非常沉重。

    陆慕苦涩的叹道,“本都督自认学富五车智倾天下,没想到两次进入大夏,都败给了段琅。不知道这是上苍的不公,还是本都督生不逢时。那段琅与澹台明月,哪一个与本都督单打独斗,本都督自信能够胜出。但是他们二人合在一起,澹台明月运筹帷幄足智多谋,段琅练兵有方勇猛凶悍,此二人简直是天作之合。不想出破解之法,恐怕我西越国土,早晚会面临段家军的铁骑。”

    陆慕揉着额头,他知道今后的大夏,将是段琅的天下。别看大夏众多城池被战火侵袭,但还有很多城池保持完整。对于西越和南平来说,大夏依然是个庞然大物。有着雄厚的人口基数,用不了几年,大夏就可以重建一支强大的军队。特别是有段琅这样的练兵奇才,西越很难独自抗衡。或者说,段琅不会给他陆慕留出十年的休养期限,就会挥兵西进。

    陆慕想到了应守山,当他离开城池之际,就知道这位应令官,也做好了撤离的准备。看样子,陌坤在大战之前也留了后手。而这个后手,可以说是给南平留下的未来希望。如今之际,陆慕只能上书国主,加强与南平的结盟。只有结下攻守同盟,或许能够阻挡住大夏的崛起。

    墨兰城内,直到上午巳时过后段琅才集结了人马。昨日一战所有人都精疲力尽,加上有些人马很晚才进入城池,所以段琅让他们好好的睡了一觉。反正段琅觉得陆慕大军进入绝地,已经没有再逃离的可能。

    段琅与周龙周武兄弟二人,只带着三万人马离开了城池。大飞则是带着澹台明月的密函,飞向了凤鸾山。这一边,张如明更是亲自带着缴获来的众多战车,准备去把蒋竹明等墨兰城百姓接回城内。

    澹台明月与阿朱站在城头之上,两人看着茫茫的城外,阿朱轻声说道。

    “结束了,总算是结束了。月儿,是不是也该想着立国之事了。或许用不了多久,我该尊称您一声皇后娘娘。”

    “阿朱,当皇后的或许不是我,我倒觉得,张大哥很适合做天下之主。”澹台明月看了阿朱一眼。

    “他?”阿朱忍不住笑了两声。

    “怎么,连自己的夫君都看不起啊。”澹台明月调侃道。

    “他要当了帝君,我估计第一件事就是广召天下名厨。至于天下民生,他脑子里可没那些东西。”

    “阿朱,张大哥表面上看着大大咧咧没头没脑,其实他是咱们之中最坦荡的一位。张大哥要是坐上皇位,相信大家都会信服。”

    “月儿,别开玩笑了,这个皇位除了段大哥,谁都不行。不过我们俩也打算好了,等段大哥登基之后,我们就退隐江湖。到时候,我可以为张家多生几个孩子,咱们姐妹再也不用偷偷喝药汤了。”阿朱看着城外,开始畅想美好的未来。

    澹台明月暗暗叹息了一声,身为皇室公主,她真心不希望段琅去当帝君。澹台明月更向往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而当了帝君之后,这千疮百孔的大夏江山,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

    众人都以为只要灭了陆慕残余,就可以挥师东进,去了结亿象城与京都这最后的恩怨。令人意外的是,段琅等人居然扑了一空。当看到那些成片被砍伐的树木,及还有一些没打造完的船坞之时,段琅才明白陆慕早就做好了安排。

    看着滚滚的江水,段琅也有些无奈。如果周武兵马还在凤鸾山,完全可以阻杀陆慕的残余。但是现在,江畔对面已经没有他的兵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慕轻松撤离出大夏。即便现在快马加鞭绕道追过去,恐怕陆慕也返回国内请罪去了。段琅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兵马返回墨兰城。根据目前大军的状况,段琅没有去追击陆慕残余,而是让所有兵马暂时休整。

    五日之后,张如明的战车,带着墨兰城的男女老少,陆陆续续的返回城内。这些苦难的百姓得知段琅大军彻底的击溃了南平西越联军,一个个激动的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墨兰城府衙之内,再次变得热闹起来。庞刚樊城等人唏嘘不已,仿佛重新活了一次。蒋竹明更是祈祷上苍感谢恩师,如果不是于禁临终前再三交代让他带领门徒投靠段琅,恐怕现在又是另外一种局面。

    几个人商议了一下,庞刚代表众人出面说道,“段琅,外寇已除,接下来,是不是该想想正事了。国不可一日无主,但此时的德光,已经无法代表我大夏江山。我们觉得,是该到了立国的时候。”

    蒋竹明也跟着说道,“不错,大势所趋天下共举,再推辞可就是违背了天意。”

    段琅淡定的看着众人,指了指墙壁上挂着的行军地图,“诸位,敌军还没有赶出国门,现在谈论这事还为时过早。更何况,亿象城与京都还在苟延残喘,就算是立国,也得把他们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庞刚等人一愣,“怎么,你还要率领兵马去追击陆慕残余?”

    段琅点了点头,“今日刚收到周伯传来的消息,那陆慕疯狂无比,不但洗劫了凤鸾郡,连周边郡城一个都没放过。原本我还以为他会尽快逃回西越,现在看来,这混蛋还想着占据历都城和澜都城。咱们大军再休整三日,我将率领人马从西面大漠边缘直奔历都城。”

    众人吃惊的互相看着,蒋竹明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运筹?”

    段琅知道蒋竹明所指的我们,不光是他们墨兰城这几位,而是那些支持段琅的天下城池。段琅的目光看向了澹台明月,澹台明月接口说道。

    “这件事我与夫君已经商量过,目前来说,大战也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重点是亿象城与京都。大夏皇室毕竟传承百年之久,怎么处置德光与德隆,还需要与各个都府商议一下才好。如若直接派兵铲除了他们,到显得夫君有些心胸狭隘。是不是推翻赵家皇朝,还是让天下人来定夺吧。”

    庞刚一怔,“那~该如何商议?”

    “我已经让周伯向天下都府发出了邀请,请大家一起去下渡府商议天下大事。时间定在一个月之后,到时候我与段琅也差不多返回下渡府了。蒋大人,墨兰城这边,你暂时委托几位信任的官员重建一下。您与庞大人和樊大人,必须提前赶到下渡府,与李建山张广智一同迎接一下天下都府官员。庞大人和樊大人是朝堂的老人,加上您这位墨兰城大员,就算我与段琅不在下渡府,你们也能压得住阵。更何况,还有咱们上官天师跟随。”澹台明月说道。

    段琅也跟着说道,“如果不是墨兰城被毁坏的厉害,原本打算让大家到这里聚集。但是东部诸城与南部城池,距离墨兰城太远,还是去下渡府比较合适。”

    蒋竹明点了点头,“不错,这个提议很好。推翻赵家皇朝,还是让天下都府来议政比较合适。这样的话,也省的以后遭人病垢。那好,我们几个,就跟随上官大人一道去下渡府。”

    “对了,我也让人给亿象城德光及京都德隆等人下了邀请。至于他们去不去,那就不好说了。”澹台明月说道。

    樊城冷哼一声,“他们可没脸去,我估计,德光和德隆正在想着怎么对抗呢。勾结外敌,亏他们能想的出来。”

    众人商议完毕,庞刚等人都赞成召集天下议事。在他们看来,这次的议事,基本上就是立国大典。赵家皇朝已经过去,新的皇朝即将来临。至于段琅何时称帝,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三日后,张如明陈占轩及周虎等人,带着伤残兵卫与蒋竹明等人一起,浩浩荡荡离开了墨兰城。由于闫发成张奇峰伤势较重,还没脱离危险,只能暂时留在墨兰城继续救治。

    张如明等人一走,段琅重新整合了兵力,由周龙周武及卢正山三人分别统领三营人马,段琅带着六万大军奔赴了历都城。他到希望陆慕继续占据历都城,段琅可以穿插大漠直接绕过去堵住陆慕的后路。至于怎么攻打历都城,澹台明月离开前就派人挖好了通道,完全可以给陆慕致命的一击。

    墨兰城大战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下。特别是德光与外寇勾结之事,顿时引起了天下百姓的震动。亿象城内,德光更是如坐针毡。为了安抚城内百姓,德光反咬一口污蔑段琅为了一己之私斩杀朝堂兵马。德光甚至昭告城内百姓,为了大夏江山,不惜与段琅决一死战。

    京都城内,吴光照得知这一消息,他知道大夏皇朝彻底的完了。恐怕等待他们的,将是段琅大军的审判。朝堂之上早已人去楼空,大臣们纷纷逃离京都,悔恨自己没有早一点投靠段琅。

    大夏皇宫,吴光照楚提看着奄奄一息的德隆,不知道该不该把段琅胜出的消息告诉他。甚至连北部大营军饷被截的事情,吴光照楚提都瞒着德隆。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实情。他们觉得,还是让德隆带着一丝希望离开人世吧。

    两人离开了皇宫,他们一走,德隆微弱的喊道。

    “刘智!”

    “老奴在。”总管太监眼泪汪汪的躬身说道。

    德隆微微的喘息了一下,“墨兰城~是不是有了消息?”

    “这~老奴不知。”刘智低着头,不敢看德隆的眼神。

    德隆枯瘦的面颊,显出了一丝光泽,眼神稍稍一亮之后,顿时暗淡下来。

    德隆苦涩的说道,“朕~不是傻子,更没有老糊涂。刚才吴光照他们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说吧,到了这个时候,朕什么事情都能承受得住。”

    刘智一听,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老奴该死,不该隐瞒主子。墨兰城~确实来了消息。“

    刘智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实情告知了德隆。而且,他还把送往北部大营军饷被截的事情也透露了出来。

    德隆双目猛然一争,段琅的胜出让他感到震惊,但是北部大营军粮被截,更让德隆愤怒。筹建北部大营,这是他最后的希望。哪怕自己驾崩,至少可以为赵家皇室留下一支保命的兵马。现在倒好,银子居然被截了。

    德隆枯瘦的面孔显出怒意,“军饷被盗匪截获?哼,他们还真以为朕糊涂了不成。刘智,宣张连成与束藏进来。”

    刘智一愣,这段时间德隆经常密诏八大铁卫之首张连成与老太监束藏。至于德隆安排的什么事情,连刘智都不得知。

    不大一会儿,张连成与束藏进了静阁。这两人一个是昱宁帝的铁卫之首,一个是建安帝的近身侍卫。特别是束藏,虽说进了监老院养老,但一身功夫决不在槐老鬼之下。而且束藏身兼密库最重要的关口把守,足以说明皇家对他的信任。

    不大一会儿,两个人走出了静阁。束藏回到了监老院,对着一名伺候的小太监说道。

    “去,传监老院掌印令,召集所有密卫到这里集结。皇家危亡,是到了密卫该献身的时候了。”

    小太监心中一惊,躬身答应一声,闪身出了房间。束藏摸出一道发黄的密旨,这是自监老院成立以来,大夏一代代帝君私自传下的密旨。只有真正的帝君,才能掌控皇家最后的一道防御。这道防御,就是监老院掌印令所控制的皇家密卫。只有到了皇室危亡之际,才可以动用监老院一代代秘密培养的死士。他们的职责,不是挽救大夏江山,而是用生命为皇室做出最后的复仇行动。</>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