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三百二十六节 大势所趋

时间:2018-06-11作者:伴卿一醉

    西越南平联军大阵之中,陌坤看到历都城大营之中连战车都动用,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在陌坤看来,对方的战车对他的大阵根本没多大用处。且不说前面列了双重拒马,火器营的箭矢更是战车的克星。段琅与澹台明月如此用兵,看来也算是无奈之举了。特别是看到战车之上蒙着草席,连火器营的兵卫都觉得这些人根本是来送死。

    陌坤没有理会那些看似有些奇怪的战车,纵观整个战局,他们的兵马略占优势。即便霍亥范佳昌的兵马没有到来,继续下去陌坤也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拿下这场决战。更何况,他们还有霍亥范佳昌所部这招妙棋。

    黄志率领着三百战车,在战场上长驱直入,根本没有任何兵马前来阻拦。眼看着就要到达一箭之地,黄志令旗一挥,率先停了下来。三百战车围成半圆列成四排,目标所对准的方向正是陌坤的帅车所在之地。

    黄志举起一面蓝色令旗,高声喊道,“目标帅车,仰射!准备!”

    看到蓝色令旗举起,各战车长就知道了该怎么做。车上的兵卫迅速拉下遮盖的编制草席,露出了战车的真实面目。两名兵卫一名车长,快速的调整好射距。其中一人,拿着火镰点燃了桩箭前面沾染的松油。

    陌坤的大阵之中,不少人都奇怪的看着对面另类的战车,从他们的视角还没看出车上安装的是重弩。陌坤也疑惑的站了起来,他的帅车比较高大,要比矩阵后面兵卫看的更加清晰。

    “那是什么?像是弩车。不好,快散开!”陌坤震惊的大喊了一声。

    就在这时,黄志手中的蓝色令旗,猛然向下一挥,大喝一声,“放!”

    嗖嗖嗖嗖~,一支支粗大的桩箭,带着火蛇砸向了对方的战阵。

    陌坤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这些桩箭都跟小腿一般粗细,别说是被射中,就算是砸下来,不死也得重伤。就在陌坤愕然的发呆之时,两名亲兵闪身把他往后一拉,下拉了帅车。没等陌坤站稳,就被塞到了帅车之下。

    咣咣咣~,一声声巨响,夹杂着众人的惨叫,帅车周围呼啦啦倒了一片。八名亲兵死死的顶住帅车,陌坤总算是躲过了一劫。

    陌坤惊魂未定,帅车之上已经燃起了火舌。付帅赵平度在大军后面压阵,看到陌坤被袭,赶紧高声喊道。

    “快,把军师大人撤到后面。”

    陌坤被一名亲兵背起来就向后面跑去,对方的桩箭射程只比长弓稍远一些,只要躲过对方的射距,陌坤才算安全。

    一轮车弩发射完毕,黄志再次举起了令旗。这一次,黄志对准的是对方的火器营。火器营的箭矢没有桩箭射的远,黄志利用这个距离的优势,先灭掉这些战车克星再说。

    “二轮发射准备~!放!”

    又是一轮桩箭射了出去,战阵拒马后面的兵卫们,顿时鬼哭狼嚎惨叫声一片。火器营的箭矢上本身就帮着燃布,瞬时间让箭阵变成了火海。南平火器营兵卫们四下逃窜着,导致整个战阵乱成一片。赵平度赶紧下令在中部列盾阵,强压住前面纷乱的兵马。

    陌坤被带到了安全之地,看着伤亡惨重的火器营与步战营,当即下令喊道。

    “快!传令重甲骑,火速击杀这支战车营。”

    陌坤震惊的看着黄志的特殊战车,他没想到车弩还有如此的用法。虽说这些射出的桩箭根本没有准头,但带着火舌砸到战阵之中,简直是下了一场滚木雷石雨。

    战场之上,南平大将王福建的重甲骑听到号令,开始撤出战斗冲向黄志的战车阵。澹台明月看到对方的重甲骑撤离,没有下令与之对抗的卢正山追杀,而是让传令兵吹响号令,命卢正山的重甲骑前去支援陈占轩所部。她看到陈占轩那边激战的异常惨烈,孙来成的加入,让陈占轩有些孤木难支。如果没人支援,陈占轩所部必被满战孙来成联手灭掉。

    历都城的战阵之中,周龙忍不住来到了帅车旁边,“军师大人,末将请战。黄志的战车营总共兵力才一千二百来人,根本挡不住对方重甲骑的围攻。”

    澹台明月当然知道黄志那边情况也很危急,但她必须要先保住陈占轩所部兵马。战车是死的,人是活的,陈占轩所部有着近两万兵马,澹台明月只能舍小保大。

    “周龙,就算你带着勾镰手前去支援,对方战阵一样会冲杀出来对你部阻击。不要鲁莽,我已经告知黄志,关键之时可以斩断马绳抛弃战车回归。你的任务,就是压住阵脚,防止对方兵马冲过来。”

    “军师大人,那些战车可都是咱们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就这么抛弃实在是可惜。”

    “放心吧,只要段琅及时回归,放在战场之上依然是咱们的东西。”

    澹台明月嘴上说的轻松,内心里也是心疼无比。他知道黄志等人一旦抛弃战车,很可能会被对方马上利用。或者说,敌军的火器营会把它们变成一堆木灰。但是为了扭转整个战局的不利,澹台明月不得不放弃战车营,来保证陈占轩所部的胜出。

    战场之上,黄志看到重甲骑向他们奔来,黄志再次举起了令旗。每辆战车之上总共有八支桩箭,他们这才射出了三支。如果按照澹台明月事先的安排斩断马绳骑马回撤,这些战车及桩箭就成了对方的战利品。弩车的操作非常简单,对方很可能会用于反攻他们大阵。

    “上箭~放!”

    三百战车再次放了一轮,陌坤的战阵已经被桩箭砸烧的乱成一片,如果此时再有一标骑兵,完全可以灭掉陌坤所剩余的步战兵马。怎奈历都城的骑兵都已经用尽,整个战场上再也抽不出兵力了。

    王福建率领重甲骑杀了过来,别看重甲骑对付战车也很吃力,但架不住人多。战车上连同驾辕的总共四名兵卫,根本无法抵抗住上万重甲骑的围攻。

    黄志强行下令再射一轮,但这一轮射出的桩箭只有一半的数量。外围的战车上,战车长与兵卫们开始展开了击杀。好在战车上还设有防护,他们还能抵挡一下。

    黄志的主战车在队伍的前首,重甲骑一时间还没攻到这里。黄志回头看了一眼其它战斗场面,卢正山刚刚加入到陈占轩的战团之中,局势只是稍微有了气色。但是黄志等人一撤离,王福建的重甲骑很可能会再次回杀。

    黄志一咬牙,他们三百战车,只有区区一千两百名兵卫,即便全部壮烈又有何妨。战争本身就伴随着生死,何况是这种规模的大决战。只要能拖住对方,很可能就会扭转整个战局。

    “兄弟们~!不怕死的就跟我来。点火,向对方大阵冲杀!黄泉路上,咱们一同饮酒高歌!”

    黄志悲壮的喊了一声,率先点燃了剩余的桩箭。战车上窜起了火蛇,黄志放下令旗,举起长枪呐喊着向前冲了过去。其它战车的兵卫看到黄志的举动,顿时明白到了生死抉择的时刻。没有人退出,兵卫们一个个瞪着发红的双眼,如同被逼急的饿狼一样,喊叫着驾车冲了出去。

    三百战车冒起了熊熊大火,加上一千多人疯狂的呐喊,顿时引起了整个战场的关注。

    澹台明月脸色苍白双拳紧握,她没想到黄志会选择这样的归宿。虽说金戈铁马生死由命,但有些悲壮却能点燃整个大军心中的战火。

    周龙瞪着双眼,着急的大叫一声,恨不能冲出大阵。战场之上,胡天壮等南平将领,看到军师陌坤的大阵受袭,一个个吓得高声喊叫。但是他们没有接到回撤的军令,只能眼巴巴看着。而历都城的将士们,也被战车营兄弟这种壮举所感染。不知道是谁,率先喊起了历都城特有的‘杀字决’。一传十十传百,十几息的工夫,杀字决响彻整个战场。

    三百战车冲入了敌军大阵,陌坤的步战防御被冲撞的形同虚设。赵平度急忙下令盾阵拼死抵挡,战车冲入之后并未停顿,那些身上带着火苗的兵卫甚至跳下战车,依然疯狂的冲向对手。陌坤也被这区区千把人所震撼,黄志更是如同火神一般,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依然是战枪杵地坚挺着没有倒下。历都城十二名将中的黄志将军,就这么站在对方的大阵之中,燃烧了最后的辉煌。

    战场的优势开始倒向历都城大营一方,双方人马都出现了大量伤亡。陌坤脸上的肌肉颤抖着,再次传令重甲骑去支援满战所部。现在双方拼的是勇气和斗志,更是拼赌死亡的消耗。谁能坚持的住,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陌坤内心急迫的等待着霍亥到来,澹台明月同样也在等待段琅回归。不过澹台明月知道灭掉霍亥四万兵马,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她只希望,整个战局能够平稳的坚持到段琅的援驰。战斗到如此地步,双方谁也不敢后撤一步,甚至连撤退的命令都不敢下达。

    大地被鲜血染红,战场上血流成河,甚至连杀字决都变成了嘶哑的喊叫。澹台明月观望着战局,心中焦急不安,战斗到现在他们的伤亡太大。不过这种情况之下,不管是陌坤还是澹台明月,都只能坚持下去。

    就在这时,澹台明月恍惚之间,好像听到了大飞的鸣叫。澹台明月猛然一抬头,顿时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泪水。

    “来了,终于来了。”

    澹台明月呢喃着,手中抓起一面红色令旗。只要这支令旗一举,传令兵即将吹响总攻的号令。

    战场的南部干声城方向,尘土飞扬,一支大军滚滚而来。陌坤收到瞭望哨兵的消息,也是激动的重新站到一辆战车上,他也抓起了总攻的令旗。

    “军师大人,是亿象城的兵马。”瞭望哨位高声喊道。

    “我知道,来人,准备吹响总攻的号令。大战就要结束了,胜利依然属于我们。”陌坤激动的说道。

    滚滚而来的兵马之中,段琅手持战戟冲在最前面。看到整个战场厮杀成一片,段琅也顾不得按照计划进行。

    “阿武,率领一万兵马及薛炳坤所部,去接应张奇峰闫发成大军。其余人马,跟我来!”

    段琅一声呐喊,对着陌坤的主战阵就杀了过去。谷凡向天等人,十八斩长刀一举,仿佛向整个战场发出了信号。

    激战中的历都城将士们,虽然没看清身穿亿象城战甲的段琅,但是看到这十八斩长刀,他们知道自己的主帅到了。瞬时间,历都城兵马士气高涨,仿佛重新注入了活力。

    澹台明月手中令旗一挥,激动的甚至话都说不出来。传令兵二话不说,顿时吹响了总攻的号令。周龙高喊一声,率先带着所属步战兵马冲了出去。

    对面战阵之中,陌坤手臂都举了起来,但是如定住一般久久没有落下。因为他也看到了那十八斩长刀,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亿象城兵马没有按照约定去击杀历都城大军,而是疯狂的冲向他的人马。

    周武的加入,一下子改变了战局平衡,原本还僵持的胡天壮所部,顿时开始溃败。这时候,段琅也冲到了陌坤残破的大阵之前。由于黄志等人悲壮所换来的成果,为段琅打开了方便之门。

    “那是~那是段琅~!快~挡住他们。战车营,冲上去。”赵平度震惊的喊道。

    陌坤也看清了来人的面目,身子不禁晃了晃。陌坤面色煞白只觉得嗓子眼发甜。

    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陌坤摇晃着倒了下去。赵平度一把接住了陌坤,整个人都惊呆了。

    战场之上,各战团都发生了变化。随着胡天壮所部的溃败,满战等人也坚持不住了。按照陆慕的计划,原本是跟随霍亥的将旗撤离战场。但是现在,别说是霍亥的战旗了,连一兵一卒都没看到。

    “来人,吹响西越撤离的号角。不管了,跟随老子撤。”

    满战高喊了一声,身后亲兵之中,顿时有人吹响了号角。满战孙来成等西越诸将,迅速脱离了战场,向北侧疯狂的冲了出去。

    赵平度还指望着有人能够来阻挡段琅,看到西越兵马扔下他们就跑,顿时明白大势已去。看着慌乱的战场,赵平度心中一狠,让传令兵马上吹响总攻的号令。号令一起,任何南平兵马都不得撤离,只能以死相拼。但是赵平度却把陌坤放在马背上,带着十几名陌坤的亲兵快速向后奔去。

    战场上的南平残兵败将,还在死死的坚守。胡天壮方思成等人听到号令,也只能悲愤的大喊一声,开始与历都城兵马以死相拼。

    当段琅破开残余的盾阵及简易的战车,却发现陌坤早已失去了踪迹。段琅愤怒的猛然一挥战戟,没有追下去。他知道战斗还在继续,必须要灭掉这些以死相拼的残余才行。别看大局已定,但最后的疯狂也不可轻视。

    战斗基本上有了结局,段琅知道陌坤陆慕即便逃离战场,也逃不出大夏之地。等待他们的,将是一路的逃亡与追杀。

    (.. = < r=://..>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