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二百六十五节 重任在肩

时间:2018-04-21作者:伴卿一醉

    大夏京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在即的味道。城内百姓拖家带口拥堵在北城门内,恳请着官兵打开城门放他们离开。只有北城门外还没有驻军,这是他们唯一的通道。

    没人敢私自打开城门,如果不是执法队看管的紧,连这些守城兵卫都想逃离。他们不知道为谁而战,自己的家园纷纷脱离了朝堂投靠段琅。现在的京都,仿佛成了一座孤城。原本高高在上的皇室帝君,已经变得不再那么神圣,没有兵卫愿意为这样的帝君浴血而战。

    朝堂之上,所有朝臣都跟无头苍蝇一样,纷纷打听着各种消息。特别是宏亲王在亿象城保举德光登基的消息传到京都,让这些朝臣愕然的有些不知所措。不少臣子,甚至已经嗅出了亡国的气息。

    静阁之内,德隆脸色苍白的躺在卧榻之上。马如正战死,刘书光大败而归,彻底掐断了德隆议和的念头。绕来绕去,非但敌军没有退兵,反而让德隆背负了一身的骂名。不但如此,连宏亲王也公然的背叛了他。要知道宏亲王代表着皇族的巨大势力,即便是在京都之内,也开始出现了反对的声音。

    德隆坚持着坐了起来,他知道这种时刻自己决不能倒下去。否则,再睁眼之时,说不定京都的城门都会被人从内部打开。

    德隆看了看总管刘智,喘息的问道,“朝臣那边~有什么动静?”

    刘智哆嗦着躬身说道,“回主子,相国大人与楚大人,正在朝堂压制着众臣,主子不必有虑。”

    德隆沉默了一下,问道,“张连成可在?”

    屏风之后,顿时闪出了八大铁卫之首张连成,“主子,奴才在。”

    德隆看着张连成,阴冷的说道,“朕命你持尚方宝剑,速速带领宫中侍卫,把京中所有皇室圈禁府中不得出入。如有抗旨者~斩!”

    张连成单膝跪地,“奴才遵旨。”

    张连成带着御赐尚方宝剑,率领宫中侍卫迅速前往皇族各个府邸。他这边一走,德隆当即让人传刘书光进宫。别看刘书光打了败仗,如今之时德隆只能信任于他。既然议和无望,德隆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京都沦陷,他要让刘书光保护着撤往北部大营驻地。好在北城门还是个空缺,随时都能撤离。至于京都这些臣子们,德隆已经没心思考虑他们了。

    京都之外,陆慕与陌坤各自把守着东西城门。从位置上看,好像段琅把他们一分为二从中间隔开。但是,陌坤与陆慕经过商议,故意留出了南北两处城门。不论段琅在哪一处安营,从战略上来讲都会被他们俩形成夹击之势。

    不过,几方阵营拉开阵势,谁都没有动手的意思。不管是陌坤还是陆慕,他俩都在观望之中,谁都不想冒险打第一战。南平与西越兵马不动,段琅也只好处于静默状态。更何况,目前局势对他们三方非常有利。这种布局已经切断了京都粮草的进出,即便北城门外没有驻军,三方人马都派了斥候,一旦粮草车队出现必会遭到争夺。长此下去,势必逼着德隆率先发难。

    洛溪平原,德光的大军也在缓慢的行进。在出城之前,德光面对所有将士发表了一通演说。别看他被宏亲王架上了皇位,但德光自己明白这个皇位名不正言不顺。只有经受住战火的考验,或许才能被天下万民认可。

    眼看着天色不早,德光下令安营扎寨,并派出斥候严密警戒。

    军帐之内,德光命人喊来老将孙刚,除了孙刚之外,还有范佳昌跟随左右。

    德光看着孙刚问道,“孙将军,大军还有一日即可到达京都。不知孙将军,对下一步战局有何建议?”

    老将孙刚犹豫了一下,问道,“启禀平安侯~哦不,启禀陛下,不知陛下准备先向哪一方出击?”

    德光苦笑道,“老将军,大军在外,你我还是以将帅相称吧。等击退外寇进入京都,我德光自会祭奠先祖,成为天下认可的大夏帝君。”

    老将孙刚一抱拳,“大帅能有此决心,末将相信大帅定会成为我大夏一代明君。”

    德光摆了摆手,“此话言之过早,出亿象城之前叔祖告诫德光,不管今后占据的国土有多大,哪怕一城一郡,或者四海征服,都要保持一颗谦逊谨慎之心。君臣将帅之间,绝不可有猜忌。君臣和,乃天下安。孙将军,不管今后走到哪一步,我德光必会听信直言而礼贤下士。当今大夏危难之际,还望将军鼎力支持。”

    “大帅放心,只要大帅信得过在下,孙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好,有将军此言,德光相信定会光复我大夏威严。老将军,行军打仗德光远不及您,军中何去何从,您尽管调度。”德光真诚的看着孙刚。

    孙刚心中颇为感动,没想到自己这把年纪了,还能得到新君的宠信。虽说德光这个帝君有些不正统,但毕竟是宏亲王见证之下登基的帝君。要知道宏亲王在大夏帝国的威望,那可是定海之柱。更何况,传闻德隆隐疾爆发,恐怕德光即便不在亿象城登基,这个皇位早晚也会是他的。

    孙刚精神一振,说道,“既然大帅信得过在下,那末将可就直言了。”

    “将军请讲。”

    “大帅,根据斥候的探报,目前西越与南平的布局是这样的。您来看。”

    孙刚说着,走到行军版图之前,指着两处城门说道,“西越布局东城门外,陌坤把持了西城门。而他们之间的南城门,被段琅大军所困守。这样一来,咱们直线过去,就要面对段琅的大军。如果绕道而行,不管力拼哪一方,说实话都没有胜算。所以,末将建议,莫不如派出使臣,与段琅联手一同抗敌,这是最好的选择。”

    德光微微一怔,眉头紧锁沉思起来。出城之前,宏亲王再三交待一定要听取众将的意见,特别是老将孙刚,目前是军中的领军人物,他的意见非常重要。如果不是宏亲王实在是身体支撑不住,他都想跟随大军前行。但是现在孙刚建议联手段琅,这让德光有些为难。

    “怎么,大帅不想与段琅联手?”孙刚看着德光为难的样子,不禁问道。

    “不不,目前我军实力确实有限,正如你说的那样,可以说不是任何一方的对手。而且段琅打出了讨伐外寇的旗号,如果去袭击他们,也会让天下人耻笑和唾弃。所以,将军的建议是上上之策。但是,有些事情~非常为难。”

    孙刚一愣,“怎么,大帅是担心段琅?”

    德光轻微叹息一声,“段琅那厮与我们是敌非友,早已被大夏打上了叛逆的烙印。别看他救下亲王大人,实则是为了争取民心。更何况,一旦与段琅联手抗敌,今后该如何对待他?是战,还是封赏?如果封赏的话,他会同意吗?”

    孙刚说道,“大帅,时局不同,万万不可墨守成规。当下的局势,如果不联合历都城一方,咱们一点希望都没有。在外敌面前,大帅应该主动联系一切力量加以任用。且不说段琅,即便是京都,末将觉得也应该试一试。毕竟血脉相连,大敌当前应该一致对外。等赶走了外敌,是和是战,那都是咱们自己的事情,相信天下民心会支持大帅的。”

    “可是~就算本帅答应,段琅也不一定会答应。别忘了,他现在可是兵强马壮。”

    “如若大帅信得过,末将愿意前往历都城大营,亲自与段琅商谈。如若他不答应,那末将就冒死前往京都,力劝京都暂时放下成见,务必联手寻得一线生机。”老将孙刚肃穆的说道。

    德光想了想,“好,那就麻烦老将军明日一早跑一趟,德光在此等候你的消息。”

    “不必明日,战事当前,末将连夜前往京都。估计明日午时,即可到达历都城大营驻地。”

    “那就~辛苦将军了。”

    孙刚没有耽搁,说走就走。德光的谦逊与豁达态度,让老将孙刚非常满意。如果德光能保持下去,他到觉得是个可以辅佐之君。

    孙刚这边一走,德光赶紧写了一封详细书信,命范佳昌连夜返回亿象城,征求一下宏亲王的意见。不管宏亲王现在身体如何,只要他活着一天,德光就要征求他的同意才能与之联手。

    次日午时刚过,奔驰了一路的孙刚,终于疲惫的来到了历都城大营之外。

    “什么人,下马!”

    孙刚顿时被几名兵卫围困在当中,兵卫们举着枪,谨慎的盯着这位身穿将军战甲的老者。其实在五里之外,孙刚就被巡狩兵卫发现。只是他单枪匹马,故意放了过来。

    孙刚看了看高挂的营旗,哼了一声说道,“告诉段琅,故人孙刚来访。”

    “孙刚?”巡狩的兵卫一愣,孙刚的大名他们当然听过。

    “你等着,我去禀报一声。”其中一名兵卫说完,迅速跑进了大营。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营门大开,闫发成红光满面的走了出来。

    “老孙~别来无恙啊。”闫发成呵呵笑道。

    “是你?哼,你还有脸来见我?”孙刚不屑的看着闫发成。

    “怎么,跟了一位冒牌的帝君,这脾气还见长了。孙刚,在我闫发成面前,你可没资格摆架子。段帅让我来迎接你,你要是不想进去,那好,请回吧。”闫发成倒背着双手,笑眯眯的看着孙刚。

    “你~好你个闫发成,我大老远跑了一路,你连口水都不给就想赶我走?想都别想,不大鱼大肉招待好老子,我还不走了。”

    “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孙刚,跟我闫发成装大尾巴狼,有个屁用。走吧,咱们大帐里说话。”

    两人说着,闫发成引领着孙刚来到了中军大帐。帐内除了段琅之外,澹台明月与张如明都在。原本段琅是把张如明留在城阳府,可是这家伙说什么都要跟着,没办法,段琅只能让李建山暂时留在城阳府。

    一看到孙刚,张如明忍不住调侃道,“吆喝,这不是孙将军吗。怎么,被宏亲王赶出来了?别怕,以后就跟着本天师混了,保证你有吃有喝。”

    孙刚尴尬的看了张如明一眼,面对这位牙尖嘴利的泼皮天师,他可不敢斗嘴。更何况,自禺山关相识以来,张如明的身份一直高高在上,孙刚心中多少有些畏惧。

    “上官天师,我可不是被亲王大人赶出来的,而是奉我家德光大帅之命,特来与段琅商议大事。”

    段琅呵呵一笑,“孙将军,咱们也算是老熟人,当年在禺山关,要不是孙将军不忍心下令攻击,恐怕我段琅早就灰飞烟灭了。有什么事坐下说,孙将军请。”

    澹台明月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对于孙刚的来意,她差不多也能猜测个一二。这两日澹台明月与段琅也在分析着局势的发展,陆慕与陌坤都不是好招惹的主,段琅与明月正有联手的意图。孙刚的出现,倒是吻合两人的心意。更何况,澹台明月也不想让德隆留着兵马观望不出,正打算派人去面见德隆。而且,连人选她与段琅都商量好了。不管怎么说,必须让几方兵马同时消耗,这才能平衡战局的走向。否则,历都城兵马消耗过大,对今后的局势就难以主导。澹台明月宁可不打,也不能把家底子都拼光了。

    孙郎奔波了一路,毫不客气的狂饮了几碗茶水,直接了当的说明了来意。

    “段琅,在座的诸位,南平与西越强敌已经杀到京都城下。不管怎么说,这京都是着我大夏子民心中的圣地,决不能让外寇践踏。别忘了,你们身上流淌着我大夏民族的热血,国难当头,咱们必须先放下彼此的成见。只有联手抗敌,才能有希望赶走外寇。”孙刚焦虑的看着众人。

    澹台明月莞尔笑道,“孙将军,你也别忘了,我家夫君可是被大夏帝君判为逆臣。对于我们历都城兵马来说,击杀外寇义不容辞,只不过与你们联手,这算是诏安的,还是平起平坐?”

    孙刚面色一怔,“君臣有别,怎么能平起平坐?”

    “谁是谁的君?谁又是谁的臣?”

    “当然是~。”孙刚一顿,停了下来。

    看着澹台明月目中调侃之意,孙刚一咬牙,“明月军师,我就问你,到底想不想击溃南平与西越大军?如果不想,在下马上离开。即便你们留下我孙刚,在下也不会说什么。既然来了,老夫就把生死置之度外。”

    段琅接口说道,“孙将军,击杀外寇,我段琅及帐下兄弟义不容辞。但有些事情,我段琅也要给世人一个说法。否则大家还以为,我段琅被德隆抛弃,这边德光刚登基,就主动投靠了。”

    孙刚叹息道,“说实话,关于这方面的争执,老夫也做不了主。但只要你们肯联手击杀外寇,相信天下百姓都会双手欢迎。至于其它事情,等赶走了外寇,咱们再议。”

    “那形成了联军,兵马调度方面以谁为主?”张如明问道。

    “这个~可以详细的商榷。”

    孙刚不再坚持以德光为主,他知道这样的话段琅肯定不会答应。

    澹台明月说道,“孙将军,要我说,莫不如这样。联手可以,但各自为战。比如说,我们去攻打南平陌坤,你就去袭击陆慕。让他们无暇相互协防,必能击溃其中一方。”

    孙刚一听,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样作战,跟不联手没什么区别。因为孙刚知道他们的大军,单独作战的话哪一方都打不过。

    “明月军师,你这样说,那岂不是跟不联手没什么区别。我亿象城大军,原本就可以这样作战。”

    “不,区别非常大。如果不联手,你去袭击哪一家,另外一家必会协防。那样的话,他们两家完全可以吃掉你。但是现在,你们完全没有了这个顾虑。”明月说道。

    孙刚咬了咬牙,一狠心说道,“实话跟你说吧,光靠亿象城的兵马,恐怕~无力拿下其中一方。即便是快打快退,我们也损失不起。”

    澹台明月微微一笑,“孙将军,谁说是你们独自开战?别忘了,京都之内还有二十万兵马。你们两家联手对付一方,本军师相信,定会胜出。”

    “什么?让德隆~跟我们联手?”孙刚吃惊的看着澹台明月。

    段琅点头说道,“不错,大敌当前,身为大夏民族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责任对抗外寇。总不能咱们血战疆场,京都城内就在那观望吧。”

    “可是~就恐怕德隆~不会答应。”

    “他不答应,那就是抛弃了天下臣民。这京都城不用打,恐怕城门民众,也会震怒之下一把火烧了德隆的皇宫。”澹台明月说道。

    看着众人的目光,孙刚苦笑了一下,“好,那老夫就厚着脸皮闯一闯京都。只要德隆肯放下成见一同抗敌,即便斩杀了老夫,也死的值了。”

    段琅却是一抬手,“不必,这个差事,恐怕孙将军担不下来,有个人倒是非常合适。”

    孙刚一愣,“谁?”

    段琅看着张如明微微一笑,“咱们神圣的上官大人,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

    张如明一愣,他没想到段琅会让他进城劝说德隆。要知道此时的德隆更像是一条被逼疯了的恶犬,一旦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这可是有去无回了。

    “怎么,你害怕?”澹台明月故意问了一句。

    张如明眼珠子一瞪,“开玩笑,我堂堂神圣不可侵犯的神使大人,能怕他?不就是劝德隆联手抗敌吗,我去说。这小子敢不答应,老子就请天神下凡,一个炸雷劈死他。”

    澹台明月偷偷向段琅眨了眨眼,“那好,就有劳上官大人跑一趟了。不知上官大人,需要多少人马保护?”

    “哼!”张如明大嘴一撇,“不用,本天师就一个人进城,区区京都还没人敢对老子不敬。”

    在段琅与澹台明月的蛊惑之下,张如明硬挺着也要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段琅命人摆下酒宴,众人与孙刚吃罢,张如明带着七分酒意,骑上战马摇晃着走向京都城门。

    看着张如明在马上东倒西歪的样子,段琅不放心的问道,“月儿,你真能断定不会有事?”

    澹台明月摇了摇头,“只能有六成把握,如果德隆真要是丧心病狂,那可就不好说了。”

    段琅脸色一寒,“老张如果出了事,我会踏平京都,灭尽皇族。”

    澹台明月轻轻握了握段琅的手,示意他不必担心,明月相信张如明吉人自有天相,应该能完成此任。

    张如明打着酒嗝一步三晃,恨不能从马上掉下来。别看他一直表现的很硬气样子,其实心中也很胆怯。不过既然答应了,硬着头皮也得装下去。

    “麻痹的,老子到底是硬气点好,还是软一点好?段琅你个王八蛋,别以为老子看不出你俩唱双簧,故意激老子进城。等老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俩。”

    张如明心中咒骂着,来到了城门之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