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二百一十七节 天下议政

时间:2018-02-09作者:伴卿一醉

    大夏,双封山北侧兵马大营。

    原本早该到达的宣旨仪仗,终于姗姗而来。澹台明月本来能提前两三日到达,但是大飞带来了京都的消息之后,她决定不必这么着急。天下大员云集京都,南部战区归顺德隆的消息越晚到达,对身在京都的段琅越是有利。仪仗队伍之内有与宫中传信的飞羽,这边的和解,德隆很快就能得知。既然德隆想收回历都城的兵马,澹台明月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如意。南部战区和解的大权握在她的手中,明月要看看德隆,该怎么收回这个成命。

    南部大营中军大帐之中,闫发成表情凝重,与几位亲信商量着对策。闫发成早就收到宣旨仪仗南下的消息,别看他对澹台明月不熟悉,但历都城大捷的战报早已浏览了无数遍。对于这位历都城兵马军师的谋略和胆识,闫发成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得知是澹台明月担任宣抚使,闫发成反而有些期待。

    德章和于禁势力的突然瓦解,让闫发成也是充满了担心和焦虑。别看他并非是德章的铁杆嫡系,但毕竟昱宁帝把京都大营交给太子德章,也倾向于让他去效忠太子。可是现在德隆突然上位,闫发成反而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地位。

    大营参军楚信看到闫发成愁眉不展,抱拳说道,“闫帅,目前我南部战区掌控兵马几十万,可以说手握大夏命脉。如若德隆旨意上有降罪之意,干脆就杀回京都。德章死了,不是还有德庆与德光两位皇子吗。大不了,咱们以兵马之势,托举他们上位。”

    前锋大将徐大铎也跟着说道,“闫帅,楚参军说的不错,马如正被咱们拿下,他可是当今的国舅。哪怕咱们效忠德隆,以后也没什么好果子吃。要我看,干脆杀回京都算了。”

    闫发成面色一沉,“杀回京都?你们以为杀回去这么简单?别忘了下关口还有二十万大军,随时可以协防京都。只要他们坚守半个月,历都城兵马就能杀到解围。到时候,咱们面临两面夹击之势,胜算有多少?”

    “哼,段琅只不过是毛头小儿,老子就不信他能长出三头六臂。”徐大铎不服的说道。

    闫发成摇了摇头,“盛名之下无虚士,诸位莫小看了那段琅。且不说他在历都城的战绩,光是五粮城面对陌坤,你们谁能做得到。咱们面对南平大军,屡次吃到苦头。但那陌坤,却是主动避开段琅。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参军楚信赞同说道,“闫帅说的对,现在的历都城,已经不是当初方继业的西部大营。几次铁血大战,让历都城众将名声在外。现在天下将士谁人不知历都城十八斩,还有战将榜上周家三兄弟,更别说以少胜多大破西越韩平子大军的军师明月。”

    闫发成点头说道,“兵法之道,不在多,而在于精。段琅身边强将云集,就算我大营兵马多于他一倍,恐怕厮杀起来也无胜算。本帅这可不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战将的名气是打出来的,而不是吹出来的。光是段琅能两次横穿大漠,诸位谁能做得到。五粮城之战,夹山口之战,以及历都城澜都城之战,这可都是鲜血铸就了盛名。”

    “那~闫帅之意,咱们只能接受德隆的旨意了?”左将军成宝问道。

    “不!”闫发成看了看众人,“德隆派明月军师前来,本帅也明白他的意思。德隆也担心本帅不受圣令,所以才派出历都城军师前来。因为德隆知道,目前满朝文武之中,本帅没有信任之人。但这位明月不同,她代表的是整个历都城的势力。如果明月能答应咱们的意愿,那德隆只能顺从。毕竟德隆还没这个胆子,把两大战区都得罪了。”

    “可是这历都城是扶持德隆上位的后盾,那位军师能站在咱们的立场上考虑吗?”右将军谢材担心的说道。

    参军楚信沉思一下,说道,“谢将军,此一时彼一时,段琅之功已经震动社稷。如若这位军师聪明的话,她应该知道掣肘京都的道理。末将看来,这位军师能布下历都城如此缜密战局,应该是位运筹帷幄之人。”

    闫发成沉声说道,“那咱们就先会会这位军师,再议接旨之事。通知下去,今晚摆下酒宴,为宣抚使接风。”

    闫发成这边准备与澹台明月展开唇枪舌战,表达他们众将士的意愿。而京都这边,新君德隆春风得意,准备召开他登基后的第一次天下议政。

    议政之日到来,早朝取消,上午巳时一到,宫中数十人吹响了云集的号角。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皇家校场之内百官云集。校场四角鹰鼓鹰番,锐锋营兵马铠甲鲜明列阵周围。

    高台之上,摆放着龙椅华盖,台阶下首,还放着两把桌椅。文武百官们猜测,能做德隆帝下首位置的,应该是当今相国吴光照,及镇国大将军段琅。也只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他俩,有这个资格。毕竟宏亲王身属皇室,需要坐到皇亲国戚的团阵之中。

    差不多快到吉时吉刻,六部大臣这才入场。紧接着,当朝相国与老翰林王世渡同时步入皇家校场。天下百官纷纷与两位老大人打着招呼,特别是有些翰林门生,对王世渡更是尊敬无比。如果不是王世渡年老体迈,恐怕这个相国之位还轮不到吴光照来坐。

    王世渡满面红光,抱拳拱手一边点着头一边向前走。上一次他在这校场之内,见证了夺嫡风云。再次前来,不禁有种隔世的感觉。

    就在吴光照与王世渡刚走到班列之前,校场东门一阵骚动。天师殿一行,也步入了皇家校场。一身红袍的张如明走在最前面,迈着八字步挥舞着小肥手,鼻孔恨不能仰到天上。段琅则是低调的后退半步,一身大将军战甲威武的跟随其后。段琅身后,则是周龙周虎及李建山等人。

    天下百官对段琅等人大都不太熟悉,不过这种阵仗和段琅等人沙场上带出的气势,确实让人敬畏。于禁的门徒偷偷瞄着,虽说他们心中愤恨,但不得不说段琅身上那股带着杀气的威压,令他们有些胆寒。

    樊城笑呵呵的与张如明打着招呼,“上官大人,今天的气色不错,如若晚上有空闲,咱们再拼一场酒量如何?”

    “老潘,还不改是吧,上次你可是被人抬着回去的。”

    “得了吧,你那是耍赖,让周龙他们替酒。有本事,咱们一对一的干一场。”

    庞刚呵呵笑道,“这可是严肃的场合,你俩可别让天下百官笑话。”

    张如明摆着小手,“没事,今个是好日子,想必德隆陛下也高兴。”

    贺连加也走到段琅跟前,“段琅,回京之后还没去你那讨几杯水酒,今晚你可得做东。”

    段琅笑道,“老贺,你现在是兵部侍郎,京都可是你的地面,应该请我才对。怎么样,下关口都安排好了吗。”

    “下关口的兵马已经调往京都大营,西部战区安稳,那里也无需驻扎了。”

    段琅低声说道,“那可不行,难道你就不防着我的兵马?”

    贺连加笑道,“去你的,我那点人手,可防不住你。”

    两人说着,李建山也走了上来,抱拳说道,“老贺,恭喜啊。这才短短的两年多,您就贵为兵部侍郎了。”

    “建山,你不也是两城府尹吗。”

    李建山感慨道,“真不知是不是该感谢这场战乱,不然我等还是芝麻大的小官呢。”

    “是啊,时势造英雄。”

    贺连加也是感慨的看了段琅一眼,如果不是战乱加上夺嫡之战,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无非就是天师殿的统领而已。但是现在,却是成了连帝君都敬让三分的大将军。人的命天注定,等大夏平稳之后,文官武将再想提升那可就难了。恐怕只有等到下次的夺嫡之战,才会发生重大的人事变动。

    段琅与众人打着招呼,忽然脚步一停,目光看向一处。文臣班列之内,冯准双手对插袖内,目光正看向段琅。

    段琅犹豫了一下,迈步走了过去,“冯大人,别来无恙啊。”段琅抱拳说道。

    冯准苦笑着拱了拱手,“段将军,在下恭贺了。”

    “谈不上什么恭贺,段某只是为国效力的一介武夫。以后同朝为官,还望冯大人对我历都城多多照顾。”

    “不敢不敢,以前相见你敬我。但是现在,下官可要向将军大人行礼了。”

    “冯大人客气了,于禁走之前,还提过大人。得知大人重新启用,于禁也替大人高兴。”

    冯准脸色一变,“段琅,你这是在嘲笑老夫吗。”

    “不,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段琅说完,转身向前面走去。

    冯准阴沉着脸,段郎的话,仿佛在耻笑他没有傲骨。但岂不知,段琅说的确实是真话。更何况,在段琅眼里他冯准已经没资格成为对手了。

    就在文武百官交头接耳之时,就听着一声尖声高喊,“陛下驾临,迎驾。”

    文武百官顿时收声,天子仪仗进入校场,吴光照率领群臣跪地高呼。

    “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德隆神采飞扬的坐在龙撵之中,眼观群臣耳听万岁,心潮不禁有些澎湃。这才是帝王之威,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可不是他在朝堂上能感受到的。

    不过,群臣之中,却有一个碍事的家伙映入德隆的眼帘。身材矮胖的张如明,如鹤立鸡群一般杵在那里,居然还对他挥着那跟卤猪蹄一样的小手。

    对于这大煞风景的上官玄悟,德隆干脆装着没看见。来到高台之上,德隆潇洒的一转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诸位爱卿,平身!”

    “谢吾皇陛下。”

    众臣子站起身,张如明顿时被淹没在人海之中。不过,有些事德隆也很无奈。毕竟张如明身为护国天师代表神意,对于这个二傻子他还得高看一眼。

    “来人,给相国大人,护国天师上官大人,赐坐。”

    “谢陛下隆恩。”

    吴光照与张如明说完,走向了高台下那两个位置。天下群臣这才明白,原来那座位不是给段琅的,而是给护国天师上官玄悟留的。不少人暗暗高兴,这说明在德隆的眼里,他段琅只不过是个打仗的将军而已,并没有超越礼制的权限。

    德隆没有入座,而是意气风发的看着群臣,高声说道,“诸位爱卿,这是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天下议政。我大夏疆域辽阔人口众多,乃天下五国之首。但自从西宁逆贼赵立叛乱之后,西越和南平两国也想瓜分我大夏国土。兵马之乱危害江山,更是让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好在众将士齐心协力,抵抗住外敌入侵。如今西部战区大获全胜,南部战区也是胜利在望。但这近一年的战乱,让我大夏国库空虚,民心不稳。在此之际朕登基称帝,实乃恐慌,怕辜负了天下,辜负了诸位爱卿的信任,更怕辜负了列祖列宗建立的江山社稷。”

    吴光照站起身,拱手说道,“陛下谦仁,此乃我等幸事。愿陛下的仁德,庇护我大夏江山,万世昌隆。”

    群臣也跟着喝念,张如明却是撇了撇嘴,心说这马匹拍的早点了,还未施政呢就成了仁德之君。

    德隆欣慰的按了按手,“朕的江山,还要仰仗诸位爱卿的鼎力支持。目前战事即将临近尾声,朕觉得当今之际,首要任务就是正本清源安定民生,恢复我大夏的强盛之气。既然是天下议政,那朕也想听听诸位爱卿的建议。”

    德隆说完,吴光照带头开始谏言。天下都府大员,也是诉苦的诉苦,恳请的恳请。特别是遭受战火的城池,恳请德隆减免税赋。德隆倒是非常认真的听取着意见,或者直接当场解决问题。这种礼贤下士的做法,倒是让群臣非常赞叹。

    张如明打着哈气,无聊的都快睡着了。段琅只是默默的听着,对于这些政务他也参与不上。

    李建山却悄悄的碰了碰段琅,“段琅,刚才陛下一直强调战事接近尾声。看来,他这是要重文轻武了。”

    “等等看,好戏还在后头呢。”段琅说着,目光扫了蒋竹明等人一眼。

    “什么好戏?”李建山奇怪的问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段琅神秘的一笑。

    李建山疑惑的看了看周围,不知道段琅有何所指。

    校场之内,记录官忙的满头大汗,经过了一个半时辰,才算是临近尾声。饭时已过,众人都饿着肚子,这时候谁在多说一句话,恨不能让张如明的白眼翻弄死。

    场面渐渐安静,就在朝臣以为要结束之时,忽然看到蒋竹明站了出来。

    “陛下,臣有奏。”

    德隆眼神一亮,微笑着问道,“墨兰城可是税赋大都城,怎么,蒋爱卿也要减免税赋不成?”

    “回陛下,墨兰城没有遭受战火,百姓安居乐业,今年的税赋臣定会加倍上供。”

    “好!如果都像蒋爱卿一样,那朕可以高枕无忧了。那不知道爱卿,还有何事要奏?”

    “陛下,近一年来,我大夏遭受连年战火,各地匪患也跟着猖獗。臣以为,既然要恢复民生,必须要清理匪患。否则,民不安商不宁,连同府衙也无可奈何。既然战乱接近尾声,而历都城暂时又无大的战事,臣恳请历都城段琅大帅,把我等城防兵马还回,以便官府清除匪患。否则,连税银都不敢保证能否保护住。”

    蒋竹明一说,梁毅等人也纷纷站了出来,痛斥匪患之余,恳请收回城防兵马。不但如此,兵部官员也跟着上奏,要收回历都城的新军,扩充京都防御。

    德隆的目光看向了段琅,但没等他开口。原本都要打瞌睡的张如明,一下子蹦了起来。

    “什么,要收回历都城兵马?老子看谁敢。我们历都城众将士在前方奋勇杀敌,将士们的伤口还未愈合,你们居然他妈的要撒把盐。奶奶滴,气死我了。”

    张如明怒火冲天,没想到临近结尾,居然矛头指向了他们历都城。

    段琅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不让周龙告诉张如明,就是希望张如明来个本色演出,配合他演好这场戏。否则这家伙要是提前得知,或许激不起他心中的怒火。

    李建山吃惊的看着段琅,这才明白他刚才话语中的含义。李建山心中不禁一动,难道说,段琅早已提前知道了此事?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