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九十六节 雷霆手段

时间:2018-01-25作者:伴卿一醉

    西北通往京都的官道上,一辆很普通的车撵快速的向京都飞奔。澹台明月身着素装坐在车内,并没有带着亲兵护卫。随行人员只有五六人,除了车中陪伴她的阿朱,还包括周龙周虎兄弟二人。

    澹台明月在来京之前,通过大飞与周广记密切的联系了几次,并向周广记安排了一些秘密事项。澹台明月专门让段琅把大飞留给她,而且告知段琅入京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需顺其自然即可。至于其它方面,明月自会安排。

    “明月,你觉得德隆能成功吗?”阿朱问道。

    明月摇了摇头,“我对大夏朝堂内部不是很透彻,能不能成功,那就看德隆有没有这个决心了。”

    阿朱一怔,“怎么,德隆皇子的决心还不够吗?”

    “如果他真有这个决心,直接从历都城抽调五万人马挥师京都,不管于禁的门生有多少,都可以推到重来。当然,那样的话,大夏江山没有三五年是无法彻底稳定。甚至说,各地会出现反抗势力。”

    “那~他们现在会不会有危险?”阿朱担心的问道。

    澹台明月点了点头,“要想平稳过度登基,肯定有一定的风险。”

    “我倒觉得,还是直接杀过去为上。反正不管怎么样,于禁都不会支持德隆。既然这样,干嘛还要冒险?”

    澹台明月笑了笑,“阿朱姐姐,这其中的性质可不同。带兵杀过去,是夺权。别忘了太子德章是摄政王,在天下百姓心目中,基本上视同帝君。于禁当初看似退让,实际上他为德章夺取了天下大势。如若德隆夺权,于禁余孽就有了反抗的借口。甚至说,德隆自己也觉得这个皇帝来的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他要冒险一搏,堂堂正正的坐上皇位。”

    “那万一陷入于禁布下的陷阱,段琅他们会不会有危险?”阿朱担心的看着明月。

    “你是担心上官大哥吧。”明月笑道。

    阿朱脸色一红,“他们每个人我都关心。”

    澹台明月叹息了一声,“危险肯定会有,不过目前情况,上官大哥与段琅暂时安全。西部战区立下如此大功,他们还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斩杀安定天下的大功臣。最坏的结局,无非是暂时关押。”

    “明月,咱们是不是该调动一支兵马过去?”阿朱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澹台明月苦笑了一下,“七皇子德隆临走之时没有提出带兵,他就是要让咱们历都城看看,不用咱们的人,他德隆一样能安稳的坐上皇位。如果咱们再抽调人马过来,反而多此一举了。”

    阿朱一想也是,下关口驻扎着二十万马如正的大军,确实不需要他们历都城再调派人马。不过阿朱隐隐觉得,这次京都之行应该不会平静。而澹台明月的态度,也让心思缜密的阿朱有所疑惑。她觉得以明月的睿智,不应该让段琅和张如明如此冒险。但这一路上,确实没看到澹台明月有什么举措。

    阿朱可不知道,身为北明皇室公主的澹台明月,比她更清楚皇族的选择。明月没有跟任何人提及,但她心里却认定此次德隆登基的希望不大。不管德隆身体如何,最关键的是他此生很可能无后,这对皇族来说至关重要。否则下次夺嫡就不是皇子之争,而是整个皇族都要抢夺这个位置。这一点,反而正是皇族最不希望看到的。因为那样一来,原本安稳的众多皇族,必须要参与到这场残酷的夺嫡选择。

    从个人的角度上,澹台明月更希望德章上位。因为只有德章上位,他们历都城才会被逼迫的选择自立。否则,明月知道段琅绝不会主动反叛德隆。不管三年五年,或许这一辈子,段琅只能安稳的帮着大夏镇守西疆。身为皇室公主的澹台明月,可不想让自己的夫君止步将军之位。虽然身为女身,但明月的志向非常远大。

    澹台明月让周龙加快了速度,照目前的行进,应该只比段琅他们晚到一天。按照她的推断,这一天之内会发生很多重大的事情。不过澹台明月已经给身在京都的周广记做了安排,她必须要提前想好退路。

    大夏京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争夺皇位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次日早朝,京都文武百官聚集在朝殿门外。大理寺卿樊城奇怪的发现,不少臣工双目泛红,他可不知道这些大臣都是一宿未眠。为了今日早朝,于禁可是做足了准备。

    殿门一开,于禁身为百官之首,率领文武百官走进了金銮殿。

    太子德章,以摄政王的身份端坐在龙椅下端。这个位置,距离龙椅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之间,代表的权利却如隔着一道巨大的鸿沟。

    太子德章目光威严的看了众臣工一眼,高声说道,“诸位臣工,南部战区近日连连斩获佳绩,本太子心中甚慰。身为摄政王,当以天下为重,本太子也不敢长期在外。昨日回归京都,不知诸位臣工,可有要事上奏。”

    吴光照四下看了看,今日早朝宏亲王依然抱病,但于禁的派系之中,吴光照却发现兵部侍郎朱文俊没有上朝。而且,执守太监也没有通报因何事没来。吴光照心中隐隐不安,朱文俊是于禁的兵马调度,这个敏感时刻他未出现,可不是个好苗头。

    于禁等人很沉得住气,一些官吏上奏着一些不疼不痒的事情,大多是关于银两问题。太子德章不慌不忙的批奏着,他也在等待着时间。不大一会儿,太子德章看到殿门外的宫中值守护卫被换掉,眼神顿时一亮,对着于禁做了个暗示。

    于禁看到德章发出了信号,重重的咳嗽了两声,上前一步回首看着众人。既然相国走出了班列,原本还有奏表的一些官吏,赶紧停了下来。

    殿内渐渐安静,于禁这才转身对着太子德章微微躬身说道,“启禀摄政王殿下,近几个月来,我大夏两面作战,所花费的银两巨大。由于摄政王与玉玺分离执掌,导致很多政令无法及时下达。臣以为,这样下去我大夏朝政紊乱,政令难以实施。继续下去国库将空,粮草也无法筹集。近日文武百官一百三十二位大臣,联名上奏,陈请摄政王登基。面对列强入侵,我大夏必须要统一政令,才能凝聚天下人心。于禁不才,愿率领百官,肯定殿下登基。”

    于禁说着,老迈的身躯跪倒在地。紧接着,褚宝雄等人纷纷下跪,肯请太子继位。

    吴光照看着呼啦啦跪倒一片的臣工,目光与庞刚对视了一眼。没等吴光照开口,就看到一名翰林学士走出班列,愤怒的说道。

    “相国大人,汝等这样做,还对得起昱宁帝的遗旨吗。太子殿下,登基乃举国大事,现在宏亲王不在,此事必须要商议之后才能定夺。”

    褚宝雄怒道,“你算什么东西,摄政王登基乃普天同贺的大事,你敢不同意。”

    “褚大人,先帝遗旨是让两位皇子品功论德,再由百官举荐。现在两处战区都未结束,你们这样做简直是叛逆之举。”

    于禁慢慢站起身,目光冷漠的看着这位翰林学士,“品功论德?本相执掌相位几十年,难道什么事都要与你商议?你配吗。天无日则暗,国无主不明,此等大事你却在这里妖言惑众。来人,将方大学士拿下,殿前斩杀。此等叛逆,不杀不足以震慑朝纲。本相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步其后尘。”

    于禁说完,殿外迅速冲进十几名身穿巡防营战服的兵卫,二话不说架起这位大学士就走。吴光照等人脸色一变,老翰林王世渡更是怒斥道。

    “住手,此乃朝殿议事重地,身为御史学士言者无罪,你等是什么东西。难道,你们要反了不成。”

    老翰林王世渡一站出来,吴光照等人也跟着怒斥,一时间,不少臣子激愤的争吵起来。

    于禁眼神一厉,“来人,老翰林王世渡等人危乱朝堂,把这些人都请到翰林院,让他们好好反省。摄政王登基势不可阻,待殿下登基之后,此等臣子再行发落。”

    朱文俊的身影出现在了殿门之内,挥手之间,二三百兵卫冲进了大殿。面对这些如狼似虎的兵卫,王世渡与吴光照等文臣,喊叫着被架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大殿空出了一小半。大理寺卿樊城倒是聪明,一声不吭的缩在人群中。

    于禁看了看渐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安静的朝堂,高声喊道,“宫廷祭酒杜怀之大人可在。”

    杜怀之吓得一哆嗦,慌慌张张走了出来,“下官在。”

    “身为祭酒,立即择吉日良时,本相好昭告天下。”

    “诺,下官这就回去查看黄历。”杜怀之小心的说道。

    一场朝殿之变,于禁雷厉风行的掌控了全局。失去了宏亲王的支持,吴光照和王世渡等人,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于禁兵不血刃的接掌了京都,朝殿之后,于禁当即去了亲王府。

    亲王府内,宏亲王苍老的靠在软椅上,看到于禁进来,宏亲王并没有起身相迎。

    于禁抱了抱拳,“老王爷,为了大夏江山与天下苍生,本相多谢了。”

    宏亲王鼻子里哼了一声,“于禁,城防营、巡防营、以及禁军营等主将统领纷纷出事,这都是你的手笔吧。本王戎马一生为人刚正,还以为你会遵守承诺。没想到,你于禁居然暗中做下如此手脚,真乃小人也。”

    于禁也不生气,叹息道,“老王爷,我可是替你们皇族着想。于某为官一生,却是处处想着大夏江山。如若于某真是小人之心,早就对吴光照那些人痛下杀手了。本相所作所为苍天可鉴,相信后世之者会有一个公正的评价。老王爷,本相这样做,江山才可延续,皇室才能稳定如初。这对亲王来说,亦是件好事,难道不是吗。”

    “哼,成王败寇,本王不想多说什么了。本王只想知道,你将如何处置众臣工,更是如何处置德隆段琅等人。”宏亲王目光锐利的看着于禁。

    于禁呵呵一笑,“老翰林与吴光照等大人,只不过是一群迂腐的文士而已,太子登基之后,依然会重用他们。御史之责,本就是出言如刀,忠言逆耳才能时刻警醒君王守德。老王爷不必忧虑,本相担保他们不会有事。”

    “那德隆与段琅等人呢?”

    于禁眉头微微一皱,犹豫了一下说道,“德隆身为皇子,夺嫡并无过错。这一点,相信太子殿下会隆恩释怀的。至于段琅等人,本相暂时不好回答。”

    “怎么,难道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斩杀血战疆场的功臣吗。”

    于禁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拱手说道,“老王爷,这与功臣无关。此子段琅,绝非安定之辈。如若不除,他日必会为乱我大夏江山。这一点,其实昱宁帝也看透了。而且当日,昱宁帝甚至亲自下诏,命本相在战后斩杀方继业与段琅。不管他有多大的功劳,如若不斩杀此子,将来必是大患。老王爷,于某绝无私心,恐怕能看透这一点的,也只有我和昱宁帝二人了。”

    “哼!既然昱宁帝下诏,那你拿来本王一阅。”宏亲王不相信的看着于禁。

    于禁苦笑道,“当日只有卫侗在场,而且这是口谕。如若王爷不相信,那就算了。当然,西部战区大胜,这时候肯定不能斩杀。甚至说,太子登基之后还会封赏他一个朝堂大员位置来安抚西部众将。但是西部战区主帅之人,必须换掉。”

    宏亲王看着于禁,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太子登基之后,本王也将颐养天年不问政事。本王别无他求,西北将士与我有些渊源,还望德章能给他们追溢封赏。”

    “老王爷放心,即便太子不答应,本相也会这样做。”

    宏亲王无力的嗯了一声,“你可以走了。”

    “那~玉玺是否让本相带回?”于禁心说老夫就是为了玉玺而来,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吧。

    “太子登基之时,本王自会奉上。”

    “这~好吧,相信王爷不会食言。本相告辞。”

    “不送!”

    宏亲王目视于禁离开了厅堂,无力的靠在软椅之上。他觉得自己有负昱宁帝的重托,更对不起吴光照等人。不但如此,宏亲王甚至无颜再见德隆段琅他们。

    太子登基可是天下大事,必须要择良辰吉日。就在于禁掌控京都的第二天,段琅等人的车撵终于来到了京都。只不过,等待他们的不是欢呼和迎接,而是城防大营几千弓弩手的围困。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