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七十四节 京都政令

时间:2017-12-26作者:伴卿一醉

    大夏澜都城,距离攻下澜都城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韩平子下令抢修城池清理城内破损的房屋和街面。对于城内百姓,军师陆慕倒是给予了安抚政策。既然西越想把澜都城以西占为己有,就不能强压搜刮。留下的,重新登基入册,想走的,大开城门绝不阻拦。

    帅府之内,韩平子与陆慕相对而坐。虽说拿下了澜都城,有些事情韩平子却高兴不起来。兵马众多,光是一天的吃喝拉撒就消耗巨大。拿下澜都城之后,韩平子居然没有在大营中搜出粮草。这么多天过去,城内犄角旮旯都翻遍了,也没找到方继业大军的粮草所在。

    韩平子一筹莫展的看着陆慕,“陆慕,你觉得方继业的大军,真是弹尽粮绝了,还是把粮草藏在某个地方咱们没发现?根据军需官的统计,咱们从城内搜集来的粮草,只够半月的囤积。再找不出粮草,只能靠后方救援了。”

    陆慕轻品了一口茶,“韩帅,粮草肯定还在城内。但澜都城这么大,要想找出来也需要时间。我已经给国主上了奏表,粮草应该在路途中了。只是,历都城那边兵马未动,我到觉得有些奇怪。”

    “呵呵,没什么可奇怪的,毛头小儿打了几场胜仗就有些自不量力。现在的澜都城,有我西越三十几万大军在此驻守,即便历都城敢来,他段琅又能奈我何。”韩平子不屑的说道。

    陆慕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嗯,历都城大军以骑兵为主,步战兵马不多。韩帅,下一步,您准备如何进行?”

    “大军暂时修整两三个月,然后以澜都城为根基,直逼历都城。只要拿下了历都城,大夏西部再无阻碍。到时候,即便是划走大夏半壁江山也有可能。”韩平子豪气的说道。

    陆慕沉思片刻,说道,“韩帅,在下以为,两年之内暂时以守为好。大夏绝非看似这么软弱,他们只是被南平及西宁侯牵制了精力。如若我大军冒然推进,势必激起大夏举国之怒火。日前收到了南平那边飞鸽传来的消息,陌坤已经下令撤离双封山,赵立大军却没能挡住大夏的兵马,开始全力防御西宁城。如果现在我们逼的太紧,恐怕大夏会抽调大军前来支援。莫不如先在澜都城扎稳根基,把澜都城以西广大国土占为实际领土为上。”

    韩平子眉头一皱,“陆慕,越是这样咱们应该及早动手才对。西宁侯赵立手下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他们根本挡不住大夏的进攻。在大夏名将之中,闫发成这人可不简单,缺少了南平支持,赵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趁着他那边战事未结束,咱们应该尽快拿下历都城才是上策。”

    陆慕微微一笑,“韩帅,陌坤那只老狐狸无利不起早,如若我没猜错的话,南平这次撤兵,就是想获取更大的利益。只有西宁大军被打疼了,赵立才会松口。南平需要赵立作为缓冲地,他们绝不会看着大夏把赵立灭掉。所以,还是让南平与赵立,多消耗一下大夏的实力,咱们才能更轻松。现在大夏已经被小小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咱们如果有所行动,反而会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

    韩平子一愣,“你的意思是~陌坤还会再打回去?”

    “绝对会,而且还会给大夏一个出其不意的痛击。失去了赵立,南平将直面大夏的兵马。这一点,绝不是陌坤能容忍的。让赵立屹立在南宁不倒,这才是南平国最实际的利益。一来能阻挡大夏的兵马,二来每次借兵之时又能赚取大批银两。这种好事,陌坤能放过吗。”

    韩平子笑道,“不错,陌坤精明如贼,他这是再等赵立开口求救。陆慕,那我澜都城这边,将如何布局?”

    “撤兵!”

    陆慕说着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撤兵?”韩平子一愣,“难道说,真的止步不前了?”

    “是不是前行,那要看南平那边是否消耗掉大夏的有生力量。另外,澜都城驻军太多粮草押运不便。莫不如撤走一部分兵力,去驻守两界山。真要是这边吃紧,两界山那边也能及时赶来救援。而且澜都城以西的城池及不少郡城,也需要派驻兵力。百姓们需求很简单,只要给他们生存的条件,用不了几年他们自己就认同了西越的身份。”

    “你的意思,真要把澜都城以西变为我西越的行省都府?”

    “不错,这也是国主的意思。所以说,这里需要两三年的建设。只有这样,粮草才能自给自足。扎稳根基,再往前推进就容易了。更何况,这两年之内,恐怕那位段琅,也不会让咱们这么清闲。”

    韩平子琢磨了一番,倒也赞同陆慕的建议。虽说大军现在气势正盛,但打仗不光是靠人马多,更是打的银两与后勤补给。

    韩平子与陆慕研究着未来规划,而历都城内,段琅等人也正在励精图治,谋划着复仇之战。不过,京都传来的政令,却让众人处于愤怒之中。

    历都城府衙之中,段琅等人看着京都加急送来的官文政令,一个个面如寒霜,像是要吃人似的。

    这封政令通告是以摄政王名义颁布的,却是加盖了大夏玉玺,说明宏亲王也认可通告上的内容。好在送达文件的驿官,还给七皇子德隆转交了一份宏亲王的密信,上面给德隆及段琅说明了情况。要不然,光是这份通告,就能激起将士的众怒。

    段琅看了看众人,“大家听着,这份政令密而不宣,就当没发生过此事。京都是京都,在咱们历都城,那就咱们自己说了算。”

    张如明气的骂道,“京都里一群老混蛋,难道他们就不怕这样的政令一颁布,引起军中哗变吗。他奶奶的澜都城失守,关咱们历都城屁事。”

    李建山撇了撇嘴,“上面不是写着吗,救援不利。”

    “就算救援不利,撤了段琅的护国将军封号,干嘛把老子御赐天师的封号也撤除?麻痹的,下次进京,老子非得好好跟那帮王八蛋理论理论。”

    七皇子德隆尴尬的看了看众人,“上官大人,其实亲王殿下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于禁步步紧逼,德章那边又打了胜仗。为了抓牢舅父手中二十万兵马,宏亲王不得不做出让步。”

    段琅点了点头,“也难为宏亲王了,毕竟军权是实权,加封的头衔都是虚的,拿掉也没什么。只不过,对于我岳父及澜都城战死的将士这样处理,有些不公。”

    段琅说着,看了看澹台明月及她身边的方妍。这次议事除了澜都城的将领没有参加,段琅并没有隐瞒方妍。澜都城丢失,主帅方继业及沈启山等人战死沙场,不但没有追溢封号,居然还受到了公然批驳。也就是说,身为主帅的方继业及沈启山等将军,不但没有追溢和抚恤,还要作为军中耻辱通告警示。这些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澜都城的军营中能炸了锅。

    看到方妍面色苍白,澹台明月赶紧安慰道,“妍妹妹,现在朝中的情形你应该明白,绝对是有人从中作梗。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方伯父及澜都城众将会得到公正的评价。”

    方妍惨淡的喘息了一下,“没什么,我对京都朝堂早已失望。只要能为澜都城众将士报了仇,什么样的评价我都能接受。”

    澹台明月看了看段琅及众人,轻声说道,“琅,隐瞒也不是办法,毕竟这样的政令会通告天下,早晚他们都会得知,我觉得应该告诉大家。愤怒归愤怒,可以把怒火变为动力。要想得到公正的评价,那就用敌人的鲜血去洗刷失利的耻辱。”

    “万一压制不住怎么办?”段琅担心的看着澹台明月。

    “不要紧,这事交给我吧。等会我和妍妹妹去大营,先把冯明魏都等将领召集起来做好工作。等大家都想通了,再传达下去。”

    段琅刚要答应,就听着七皇子德隆说道,“我也跟着去。”

    “你?”段琅一怔。

    七皇子德隆正色说道,“其实大家都明白,宏亲王退让到这一步,就是想保住本殿下的名誉。所以,这份政令上对本皇子只字未提。既然这样,我德隆也不能让大家失望。我会告诉澜都城众将士,他日我若为皇,必定会给澜都城壮烈的勇士们,立碑树撰。”

    段琅点了点头,“好!有你这句话,相信冯明魏都等将军会理解宏亲王的难处。”

    段琅说着解下腰间的战刀,“月儿,你们带着战刀及向天等人前往。一旦压制不住,可视情况而定。”

    澹台明月淡淡的一笑,“不必了,有妍妹妹在,相信大家不会发生什么。”澹台明月说着,悄悄给段琅递了个眼神。

    段琅一怔,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刚才他光顾及众人的安全,却没想到方妍的感受。澜都城众将士在她心目中,那可是如亲人一般。

    “妍,我可没有不相信澜都城众将士的意思,我是担心兵卫们太冲动。”段琅赶紧解释了一下。

    方妍平静的看着段琅,“琅,你我之间还用解释吗?其实,我早就想建议把兵马重新分化。以后大家就是一个整体,这支大军的主帅,不再是我父亲方继业。所以,大家必须服从一个军令。这次去大营,我会跟冯叔叔和魏叔叔谈谈。澜都城已经丢失,西部大营必须归属到历都城大军之中。只有凝聚在一起,才能为众将士报仇血恨。”

    段琅走过去,轻轻拉住方妍的手,“妍,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仇恨。告诉大家,我段琅不会看着西越蛮贼长期占领澜都城。那里不但是你们的家,也是我段琅的家。现在,所有将士必须要齐心协力,咱们即便不为大夏收复江山,也要为死难的亲人们洗刷耻辱。”

    方妍点了点头,这些日子她渐渐变得坚韧起来。失去父母之痛,她必须埋在心里。方妍不能看着澜都城来的将士们消沉下去,哪怕是为了父亲,她也要站出来让大家重整军威,等待时机杀回澜都城。

    澹台明月等人一走,大厅里显得空空荡荡。张如明看了看李建山和段琅,郁闷的说道。

    “我说二位,现在老子怎么觉得越来越憋屈。咱们这些人在战场上厮杀,后面那群王八蛋却时刻准备着背后捅你一刀。麻痹的,要我说干脆自立为王得了。受他们那个气,还不如咱哥几个一起打天下呢。麻痹的,大夏的皇帝谁爱当谁当,老子不伺候了。”

    李建山抬了抬眼,“段琅,你觉得这样下去,德隆还有没有戏?德章那边可是打了打胜仗,于禁那老狐狸精明的很,已经开始收敛民心了。”

    段琅苦笑道,“我现在哪有工夫想这些,就像老张说的,大夏皇帝谁爱当谁当,但别插手咱们历都城。否则,哪只手插进来,老子剁了他们哪只手。老子现在所想的,就是怎么去斩那陆慕一刀。”

    “漂亮,这才像个爷们。听你这么一说,老子心里舒坦多了。”张如明长长的出了口气。

    李建山却问道,“段琅,你打算现在就攻打澜都城?”

    段琅看了看二人,“打澜都城肯定不行,但澜都城的军需官胡炳高说了,并没有把粮草留给西越大军。我已经让大飞严密监控两界山的通道,一旦发现他们的粮草大军,老子必须给他拿下。韩平子和那陆慕不是人马多吗,我看他们拿什么养活这么多人。”

    李建山与张如明一愣,李建山赶紧说道,“那岂不是,要越过澜都城?冲过去容易,但是再回来可就难了。”

    “不错,所以我打算亲自带队,所带人员全部是经历过五粮城之战的老手。”

    “那要被澜都城堵住怎么办?”张如明担心的问道。

    “回不来也不要紧,我就带人在两界山与澜都城之间来回的冲击。这种快速激战,没人能打的过咱们历都城。总之,老子一粒粮食也不能让他们运进澜都城。到时候,逼着陆慕弃城而走。”

    “那要是他们直接来攻打历都城咋办?”李建山问道。

    “有月儿在,我放心。在攻守指挥上,恐怕她还在我之上。”

    张如明看着段琅,认真的问道,“你决定了?”

    段琅点了点头,张如明接着说道,“恐怕那俩丫头不会同意。”

    段琅神色一肃,“战事,我说了算,任何人也不得改变。就算我不去,其他人也得去。但身为主将,没人比我更合适。”

    这件事在段琅心中酝酿了很久,只是还没给众人说。按照段琅的估算,大飞也快带回消息了。现在一时间无法攻打澜都城,段琅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坐守城池。既然拿不下都城,那就发挥历都城大军的优势,让澜都城变为一座孤立无援的死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