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六十一节 论战

时间:2017-12-22作者:伴卿一醉

    段琅有些奇怪,看着眼前这个自称陆默的人,他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这种相识,段琅并非指的是容貌,而是他身上的那种气质

    段琅上前走了几步,温和的问道,“你叫陆默?”

    “正是。”

    “我段某没读过几年书,到我这也不必客气。来,大家坐下聊。”段琅非常热情,如果是人才的话,他倒是很想接纳。

    澹台明月亲自给陆默斟了一杯茶,陆默微微客气了一下,赶紧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这种君子做派,到很符合文人傲骨之风范。李建山也不客气,大咧咧的坐在了段琅身边。

    澹台明月看了段琅一眼,轻启朱唇朗声问道,“陆公子,听李提督说公子对城防兵法布局颇有研究,不知陆公子师从哪位先生?”

    陆默拱了拱手,“这位~?”一时间,陆默到不知怎么称呼。

    李建山一看,赶紧说道,“陆默,这位是北~!”

    李建山刚说到这,澹台明月打断道,“陆公子可以称呼我为段夫人。”

    陆默一怔,赶紧站起身抱拳说道,“原来是将军夫人,失敬失敬。”

    李建山看了澹台明月一眼,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样子,明月不希望外人知道她是北明公主。不过这‘段夫人’,要是传到方继业那里,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

    澹台明月美目轻抬,“陆公子不必客气,历都城没有这么多规矩,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多谢夫人,那陆某就知无不言。说实话,陆某的学识颇杂,兵法布局上的东西,都是来自祖上留下来的心得记载。只是陆某愚钝,略懂皮毛而已。”陆默谦逊的说道。

    段琅点了点头,“陆默,既然略懂兵法布局,那你对澜都城和西越的对垒,有什么看法?”

    陆默略一思索,正色的说道,“将军大人,恕我直言,如果我是西越主将,首先会斩断澜都城与历都城之间的联系。这样一来,澜都城将陷于孤立无援之境。所以说,无论如何也要保证澜都城与历都城之间的联系畅通。好在两城之间不是很远,快马援驰三日即到。以澜都城的兵力,就算西越强攻,支撑三日还是不成问题。”

    “那~该如何保持畅通?”段琅故意问道。

    “将军大人,可以在沿途设立哨位,一旦澜都城遇袭,可以释放狼烟或者其它等物告知。但这样做,就怕西越大军会先铲除哨所再去攻击,实为下策。如是上策,可效仿兵部在边关各处都设立的信站。一旦遇到危机,立刻释放飞禽向京都传送羽檄。两城之间,也可以建立类似的信站。这样的话,即便大军围城,也能保证两城之间的联系。”

    段琅微微点了点头,“陆默,如果西越大军强攻澜都城,你觉得他们能防御多久?”

    陆默摇了摇头,“在下不知双方兵力配比,不敢妄下结论。”

    段琅很满意他这种不浮夸虚妄的态度,“很好,那本将告诉你,如果是三十万大军,对垒十五万人马会怎么样?”

    陆默一听,知道段琅所说的人马只是西越大营故意泄露的数量。其实陆默故意打乱了编制旗号,把人数重新组合。如果以队列战旗的数量,看似三十万大军,其实西越大营已经达到了四十五万之多。这一次,西越几乎拿出了八成力量针对大夏。

    “将军大人,如果按照三比一的战损,澜都城应该无碍。但是,西越主帅韩平子乃天下名将,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如果想确保无误,那还要看澜都城的防御布局情况而定。”

    “那你到说说,澜都城该如何防御?”段琅颇有兴趣的问道。

    “将军,我大夏山河,光守可不行。外敌肆虐百姓流离失所,攻为上,守为中,退而其次。陆某认为,拒守养兵看似有利,却也为对方留出了时间~!”

    陆默侃侃而谈,身为西越的大军师,他早已把目前的战局研究透彻。几个看似不经意的观点,却往往能切中要害。段琅越听越吃惊,吃惊之余还透着惊喜。就这一番论战,让段琅听的茅塞顿开。

    澹台明月心中微微一动,“陆公子,既有如此雄才大略,却为何以贩卖干鲜糊口,而不去大夏京都谋职光宗门庭?”

    段琅一怔,对啊,这样的才略,怎么会沉沦于小商小贩,而不施展自己的抱负。

    陆默脸色难看的叹息一声,“实不相瞒,当年在下去京都投靠过冯准大人。怎奈,人家没有接纳在下。”

    陆默非常聪明的把责任推给了前任兵部侍郎冯准,他很清楚大夏这些势力的对垒,即便是查询,冯准也不会搭理他们。如果说自己没有抱负,那可就自欺欺人了,跟容易露出马脚。倒不如说自己投靠无门,显得有些破落而已。

    段琅对陆默非常满意,这样的人才他可不想错过,段琅正琢磨着该怎么安排陆默,就看到张如明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我说你们还管不管,刚才那丫头又要对老子动手。本天师再怎么说也是历都城里的老大,那死丫头再敢嚣张,今日别怪老子不客气。”张如明气的撸起袖子掐着腰。

    段琅看着怒气冲冲的张如明,对李建山说道,“建山,你先带陆默下去,对了,带他到大营熟悉熟悉环境,回头我会安排。陆默,留下吧,历都城绝对不会亏待你。”

    陆默站起身,抱拳说道,“多谢将军厚爱,不过在下手无缚鸡之力,最多是出出主意而已。”

    “一名出色的军师,可比十万大军厉害。你先去,回头我会找你。”

    “那好,在下告辞!”

    陆默跟随着李建山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看阿朱一脸杀气的走了过来。李建山回头看了看,偷笑了一声,赶紧带陆默离开。陆默倒是奇怪的看了阿朱一眼,他不明白段琅身边为何会出现两个女子。而这两人看似都很强势,特别是那位段夫人,几句话问的都直入重点。最关键的是,不管是刚冲进来的阿朱,还是澹台明月,他手里居然一点资料都没有,这让陆慕心中升起了警觉。

    张如明在京都替阿朱疗伤的事情早已传开,而且还是张如明自己吹嘘出去的。张如明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神乎其神的医术,怎奈阿朱脸皮薄,既然尽人皆知,要么你就娶我,要么我杀了你。这一下,张如明被阿朱追的天天躲都没地方躲藏。

    看到阿朱进来,澹台明月赶紧迎了上去,“阿朱姐姐,正想去找你聊天呢,来,赶紧坐。”

    澹台明月热情的拉着阿朱的手,给段琅递了个眼神。这一路上澹台明月就想撮合张如明与阿朱,虽说两人脾气性格有些偏差,但明月觉得也该有个人管管张如明。

    段琅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对张如明说道。

    “老张,还不赶紧给阿朱~倒碗热茶。”

    “什么~让我给她~。”

    段琅目光一瞪,“你欺负了阿朱,倒茶赔礼都算轻的。要我说,就该让你~娶了她。”

    张如明浑身一颤,“好好,我倒。”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张如明,一看到阿朱顿时蔫了下来。张如明双手捧着茶盏,一脸媚笑的看着阿朱。

    “阿朱姑娘,都怪我这嘴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看光了吗。当然,我的心还是很纯洁滴,没有一丝丝亵渎之意。”

    澹台明月翻了个白眼,心说前面说的挺好,你解释什么。有些事,越解释越乱,人家女孩子还怎么在军卒面前露面。

    阿朱目光一寒,噌的一下抽出匕首,“少主,当着您的面,今日我就跟上官大人做个了断。”

    “阿朱,你别胡来。”段琅下了一跳。

    张如明更是吓得一把抓住段琅的胳膊,色厉内荏的喊道,“你要干什么?我可不怕你。君子动口不动手,有本事咱们对着骂。”

    澹台明月美目一瞪,“乱说什么,要我说这事都怪你。张大哥,你就给句痛快话,人家阿朱姐姐也不是嫁不出去。”

    “不是,关键是我救了她的命,她还这样对我,这还有天理吗。”

    段琅笑道,“这跟天理有个屁关系,关键是你那啥了,人家阿朱以后还怎么嫁人。要我说,咱们选个日子,趁着大战开始之前把事办了。这些日子历都城人心惶惶,也给大家带来点喜气。”

    “不是~,我是觉得~!”

    “你不是什么?没看上阿朱姐姐?”澹台明月瞪着张如明问道。

    “看是看上了,只是~!”

    “看上了你还说个屁,这事就这么定了。”段琅强硬的说道。

    阿朱也被众人说的有些尴尬,看着张如明说道,“上官大人,如果您觉得小女子不配,小女子立刻出城,从此不再踏入一步。”

    张如明一愣,“别别,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

    段琅气的一拍张如明,“你怎么变得这么墨迹,能不能干脆点。”

    张如明一拍桌面,“好,娶就娶,不过她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澹台明月赶紧问道。

    “以后不许~不许对我动手打骂。还有,身为本天师的夫人,也不能再去冒险。不然你要出了事,老子还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澹台明月微微一笑,“那当然,以后阿朱姐姐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动手。”

    阿朱忽然说道,“不行,我不答应。”

    段琅一愣,“阿朱,你~你这是干嘛?”

    “少主,我有我的责任,必须去完成。”阿朱固执的说道。

    段琅心说都啥时候了,你就不能完婚之后再说。段琅想了想,说道。

    “阿朱,以后所有的情报都交给老张掌控。你们夫妻俩一起合作,这总没问题了吧。”

    阿朱的目光看向了张如明,张如明赶紧一挺胸膛,“以后情报上的事情,就由本大人说了算,你也得听我的。”

    段琅与澹台明月相视一笑,这一路上的不断撮合,总算有了眉目。乱世之中不拘小节,很多人一辈子都说不上媳妇,感情可以慢慢培养,但传宗接代事关重大。战乱一起,很多男儿战死疆场,明月深知当今天下婚姻不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之上,而是以政治或者门丁兴旺为大业。即便是她,也都差点嫁给了摩罗国太子。像她与段琅这样的,不论是大夏还是北明,都算是极其幸运的结合。

    上官玄悟即将大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历都城。全城的百姓都在谈论这件喜庆之事,而造办山庄之内,陆慕却正在筹划着一场大阴谋。

    看完历都城大营之后,陆慕顿时被大营内那种肃杀的气氛所震动。难怪陌坤与韩平子都畏惧历都城的兵马,光是那种杀气,就让陆慕感受到不一样的战魂。

    陆慕在纸上写着画着,今天他给段琅灌输了主动出击的概念,陆慕知道就算段琅不采纳,也会有所重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段琅接受他提出的布防。不但是历都城,甚至澜都城那边,陆慕也提出了新的建议。

    一封长长的谏言写完,陆慕停下笔浏览了一番。他相信这封谏言及绘图,绝对会引起段琅等人的重视。

    陆慕抬头望着窗外,他在思索着兵伐之外的手段。段琅给他的感觉是沉稳和冷静,这种对手要想战胜,必须要抓住其脆弱的一面。或许,段琅身边的那个女子就是他的软肋。大战之初如果能拿下那个段夫人及上官玄悟的新婚之妻,绝对能让他们疯狂的主动攻击。对于陆慕来说,不怕你主动进攻,就怕守着不动。

    距离上官玄悟大婚之日还有十日,这期间陆慕不但要让段琅接受他的谏言,更让韩平子秘密派三十名好手前来。陆慕决定大婚之日,就是他们动手之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