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二十四节 军师之计

时间:2017-11-28作者:伴卿一醉

    北明国都翔鹿城内,原本风流倜傥温文尔雅的太子澹台流苏,一改往日柔弱的形象,利用监国的身份雷厉风行的下达了各项政令。虽然有些大臣武将对这些政令不满,但缺少了澹台明月挑头,反对的声音最终没有取得成效。

    皇宫之内,澹台明月所住的御雪苑,里里外外被侍卫们严格把守,任何人不得出入。就连御膳房传膳,都是由侍卫们接手转送过去。

    阁楼之上,澹台明月面如寒冰。她并非没有反抗的资本,但明月知道没有父皇的恩准,太子流苏绝对不敢这样做。既然是父皇的意思,澹台明月没有让人抵抗,她选择了听从安排。

    侍卫们送好膳食退了出去,一名宫娥轻轻说道,“公主殿下,您还是吃点吧,这样下去身体可吃不消。”

    澹台明月微微摇了摇头,“本公没有食欲,你先退下吧。”

    宫娥看着明月公主清瘦还带着愁绪的面容,叹息一声无奈的退了下去。澹台明月眺望着花园,此时的她,却想到了远在五粮城的段琅。鹞鹰小白已经带回了那边的消息,得知方妍跟着段琅一同作战,澹台明月多么希望自己也能站在段琅的身边。她已经厌倦了这个身份,更厌倦了这种为整个北明而不被认可的烦恼。

    通过这次的软禁,澹台明月彻底看清自己在父皇心中的地位。不管她干的多么出色,毕竟是女儿之身,无法传承北明的皇位。到头来,父皇依然选择了支持哥哥流苏。明月不相信父皇看不透西越的野心,她只觉得父皇与哥哥流苏,眼界太过狭隘。短暂的利益已经蒙蔽了他们的双眼,大兵压进边关,只会给北明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即便这个灾难现在看不出苗头,摩罗国终归会让北明付出代价。

    澹台明月正思维着,就听到阁楼下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宫娥来报。

    “公主,太子殿下驾到。”

    澹台明月仿佛没听到一样,目光依然眺望着远方。澹台流苏走了进来,对着众人摆了摆手,宫娥与侍卫都退了出去。

    澹台流苏看了看桌上的膳食,温和的说道,“明月,今天膳食还对的你胃口吧。”

    澹台明月厌烦的皱了皱眉头,“流苏,你不去处理朝中政务,怎么有闲心跑我御雪苑来了。”

    澹台流苏走到明月身边,背着双手意气风发的看着阁楼之下,“妹妹,说实话,哥哥在有些事情上确实不如你。但在这件事上,你错了。”

    澹台明月脸上流露出一丝鄙夷之色,“如果太子殿下没什么事,还是请回吧。”

    “怎么,你就不问问自己错在哪里吗?”澹台流苏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妹妹澹台明月。

    澹台明月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流苏,身为未来之君,你的目光太短浅了。如果不是为了北明,我都懒得跟你说下去。我问你,这天下棋局,你能看到几步?”

    澹台流苏不屑的笑道,“明月,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西越国让咱们牵制摩罗,无非是想腾出手来与大夏战斗一番。这一点,哥哥早就看透了。”

    “那大夏如何,摩罗国又如何,将来整个的战局又是哪一番变化,你看的清楚吗?”澹台明月目光冷峻的看向流苏。

    “大夏遭受两面重击,加上西宁侯作乱,这一次必定元气大伤。恐怕没有个一二十年,他们很难恢复到战前的状态。至于摩罗国,他们不与大夏接壤,就算想分一杯羹都分不到。当然,咱们北明因为与大夏签署了盟约,也不便趁机钻这个空子。但西越已经答应我与父皇,以两千万两白银作为补偿。相信这个数字,即便是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补偿,也不过如此吧。明月,难道你就不希望北明富强吗。”

    澹台明月嘲笑的摇了摇头,“流苏,两千万两白银确实不是小数。但你想过没有,为了这两千万两,你已经彻底得罪了与北明边境接壤的两大国。特别是摩罗国,对我北明早就虎视眈眈,你这是主动给人家送去了战争借口。而大夏一方,原本可以作为盟友长治久安,却为了眼前的利益背信弃义。待到大夏复苏之时,我们再想修好,恐怕付出的代价会更高。”

    “哼,妇人之见,难道我北明就不能趁着他们战乱之时,励精图治成为天下强国吗。”

    “就恐怕,摩罗国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一旦西越兵发大夏,我敢保证就是摩罗国举兵进犯之时。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准备吧。”

    “呵呵,妹妹不必自寻苦恼,我大军已经布局摩罗国一线,他们岂会在这种情况下反扑。”

    看着流苏那种自以为是的笑容,澹台明月只能哀叹北明何其不幸,未来的国君目光竟然如此短浅。只苦于她身为女儿身,无法继承大业,否则澹台明月势必去争夺这个皇位。

    大夏历都城,此时历都城里里外外都压在了李建山身上。他这位兵部大员,成了名副其实的历都城老大。

    这一日,李建山正处理着公务,就看到鹞鹰小白落到了院中。李建山没有别的爱好,唯独对这些飞禽有着特殊的喜爱。一看到小白,李建山赶紧跑了出去。

    “小家伙,你怎么来了,快让我看看,带来了什么好消息。”李建山说着,从小白的腿上取下密信。

    “这不会是明月那丫头给段琅写的情信吧?你要是送错了地方可别怪我。”李建山龌蹉的笑着,打开了密信。

    看着密信上的内容,李建山不禁脸色一变。西越居然要进犯大夏?这消息可把李建山吓得不轻。目前大夏的主要兵力都在驱逐南平大军。这时候西越再插上一刀,那对大夏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李建山再次确认了澹台明月的密函,经过慎重的分析,他觉得澹台明月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以他对澹台明月的了解,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绝不会发来这封信函。

    李建山不敢怠慢,赶紧找来城内侦辩司的人,给昱宁帝呈送了一封密报。另外,李建山修书一封,让人快马加鞭送到方继业手里。

    西越国东部边界,三十万大军秘密集结。自从二十多年前被大夏击败,西越一直憋着一颗复仇的心。正是因为那一战,西越与摩罗国也结下了梁子成为死敌。当年西越与摩罗国联手集结几十万大军进犯大夏,大夏皇帝亲自挂帅奋起反击。在最后关键的对决战之中,没想到摩罗国兵败两界山之后全线撤出,西越二十万大军被大夏包了饺子。

    这二十年来,西越国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当年之仇恨。当下,南平大军攻击大夏,西宁侯反水,正是他们一雪前耻的大好时机。

    大夏京都皇宫暖阁,昱宁帝看着槐大人递过来的密报。得知西越要进犯大夏,昱宁帝身子晃了一晃,差点没站稳。槐大人一伸手,赶紧上前扶了一把,小心伺候着昱宁帝坐了下来。

    “主子,可否传萨神医过来?”卫侗慌忙的请示道。

    昱宁帝摇了摇头,“不必了,传相国和兵部侍郎朱大人过来。”

    “诺,老奴这就去。”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于禁和朱文俊来到了暖阁。槐大人站在一旁,仿佛像个树桩似的一动不动。但是昱宁帝的脸色,看着非常阴沉。于禁微微一愣,看了看朱文俊,朱文俊悄悄的摇了摇头,那意思目前没有收到不利的战报。

    两人走上前,“臣于禁,叩见陛下。”

    “臣朱文俊,叩见陛下。”

    “都起来吧,赐座。”

    于禁二人坐下之后,于禁奇怪的问道,“陛下,不知召臣来,有何要事?”

    “槐,把历都城的密报,给两位爱卿看看。”昱宁帝有气无力的说道。

    槐大人走上前,把侦辩司送来的密奏递给了于禁。密信上的字迹非常小,于禁看了半天才看清楚。

    “槐大人,此消息~是否可靠?”于禁吃惊的问道。

    “在下不知,不过上面说,消息来自北明。据我所知,北明的公主澹台明月与段琅关系暧昧,恐怕消息是出自她的手笔。”槐大人木讷的说道。

    朱文俊赶紧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看过之后,朱文俊不禁心中一震。

    “陛下,西越贼子亡我之心不死,不管消息真假,必须要通知方将军小心他们偷袭。”朱文俊说道。

    昱宁帝看了看二人,“消息来自历都城,方继业应该接到了消息。朕找你们来,只是想知道一旦两线开战,我大夏该如何应付,国库及兵部后勤补给供应能否跟得上?”

    朱文俊想了想,说道,“回陛下,目前装备供给,主要是以闫发成将军和马如正将军为主。从库房的积累来看,还不成问题。只是一旦西线再开战,恐怕武器装备上,有些困难。不过我已经命令京都造办处及石城基地加紧打造兵器箭矢,尽可能保证两线的供给。”

    昱宁帝轻轻嗯了一声,目光看向了于禁。于禁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只是轻轻说道。

    “陛下,国难当头,臣觉得,当消减俸禄及~压缩各个皇室成员的开销。待到战事结束,再恢复不迟。”

    昱宁帝一愣,他知道于禁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国库基本差不多了。

    昱宁帝默默点了点头,“准奏!”

    “另外,臣还建议关于西越之事,暂且压住不发。此时朝堂人心惶惶天下民心不稳。如果再通告西越进犯,恐怕会引起民间动荡。莫不如,暂时不发,等到南边来了好消息,再一同昭告天下。”于禁说道。

    “嗯,于爱卿的提议正合朕意。消息可以压制,但准备工作必须跟上。槐爱卿,马上开通西部战事专线,朕要第一时间知道那边的战况。”

    槐大人微微一躬身,“臣遵旨。”

    君臣之间又商议了一番,每个人心里都是沉甸甸的。大夏内忧外患,让昱宁帝衰弱的身躯如同风中残烛,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他只希望,南部战区能尽快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好让黄记煌不安的大夏百姓,提振一下民心。

    此时,段琅的大军距离惠宁城不到五十里。但是,段琅没有再继续前进。因为他发现,一支南平大军堵住了去路。而且这支大军,是以战车长弓手和重甲营为主,足足有三万余人。战车长弓阵营与弓弩营不同,弓弩射程较近,杀伤力远不如长弓。这样的兵马布局,正是轻骑兵的克星。

    “段帅,看来对方早有准备,怎么办?”崔志亮问道。

    段琅左右看了看,“大军原地待命,他们不攻,咱们就不后退。如果重甲营冲过来,就跟他们游斗一番。周龙,派出斥候,看看能不能绕过去,堵住他们的后路。”

    对方南平大军在三岔口堵住去路,但这些人马一不主动进攻,二不后撤,双方距离三箭之地就这么僵持着。段琅也不着急,反正距离约定的日期还有两日。哪怕把这些长弓手牵制过来,对于闫发成他们攻城也算是大功一件。

    双方一直对峙到日落时分,段琅才看到南平大军开始撤离。但奇怪的是,他们不是向惠宁城撤离,而是撤向了另外一条路。

    “段琅,他们这是要去哪?奶奶滴,不会是饿晕了吧,忘了回去的路。”张如明奇怪的问道。

    “不管他们,咱们继续去惠宁城。周龙,派人一支人马跟着他们。等这帮家伙再返回来,趁着夜色杀他个措手不及。”

    段琅知道弓弩手在夜间就失去了准头,一旦让他的轻骑兵杀入长弓阵营,那将是一面倒的屠杀。

    段琅的大军很快就来到了惠宁城下。夜色降临,城头上挂着几盏昏暗的灯笼,远远看去,城墙上站着不少防守的兵卫。

    段琅骑在马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足足看了半柱香的时间。众人不明白段琅什么意思,看着段琅严肃的表情,谁都没有开口问话。

    “不对,咱们上当了,传令,进入惠宁城。”段琅忽然说了一句。

    张如明崔志亮等人吓了一跳,“段琅,你开什么玩笑,咱们这点人马,你要攻城?”张如明吃惊的问道。

    “城上的是稻草人,城内寂静无声,他们已经撤离了。”

    段琅说完,一夹战马冲了出去。这时候,段琅才明白南平大军为何在岔道口挡住他们,原来是为了辎重大军的转移。但他们为何要走,这让段琅有些摸不着头脑。

    周龙赶紧带着大军跟了过去,不管段琅说的对与错,他都不能让段琅单独去冒险。果不其然,惠宁城已经变成一座空城,城上的兵卫都是扎好的假人。

    段琅的大军进入城中,城门外不远处一片树林中,走出几道人影。其中一人身穿将军战袍,目光冰冷的看向城头。

    “先让他们高兴一下,一个时辰之后,对天射出火箭,让城内埋伏的兄弟立即点燃各处埋放的火药。不要提前,最好让对面的大军也进入城中。今晚风大,咋们就算离开,也要把惠宁城变为一片火海。”

    “将军放心,不成功便成仁,绝不辜负军师大人的厚望。”一名烟衣人抱拳说道。

    穿战袍的将军点了点头,留下了几匹战马用于接应城中兄弟。安排完之后,将军带着随从打马而去。只留下一人,等待着发送点火的信号。

    惠宁城内,段琅带着人马,谨慎的绕城一圈,四下了一番。城内百姓早已逃离的空空如也,南城大军一走,惠宁城内一片死寂,更像是一座久无人烟的鬼城。谁能想到,半日之前这里还驻扎着十万大军。

    来到北城门,段琅和张如明站在城头之上,看着对面旌旗招展的大夏营寨,张如明不禁笑道。

    “段琅,你说现在德章太子忽然下令偷袭,一阵箭雨下来,咱们是不是死的很冤。”

    方妍赶紧呸了一声,“死胖子,不许说这种话,小心灵验了。”

    “怯,老子跟诸神都是哥们,当然是坏的不灵好的灵。”

    段琅笑了笑,“来人,马上派人去对面大营,就说此城已经被我段琅拿下了,正等着欢迎他们进城呢。”

    “对对,马上多点几只火把,把城上照亮点,省的那些眼瞎的家伙看不见老子。”张如明也跟着说道。

    一匹快马冲出了城门,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段琅就能听到对面响起了号角。不大一会儿,前锋营兵马冲了过来。

    “城上可是段琅段将军?”马上之人高声喊道。

    段琅摆了摆手,还没等回答,张如明就抢着喊道,“不光有段琅,还有本大人在此。告诉德章太子,巡天监上官玄悟,在此恭候多时了。”

    城下一听,顿时一片欢呼。况且城门大开,崔志亮周龙等人已经在城外列队相迎。

    不大一会儿,大军欢呼着涌入城内。谁都没想到,对峙了这么多天,居然兵不血刃拿下了惠宁城池。

    城门之内,京都大营主帅闫发成吃惊的看着段琅,不明白段琅是怎么做到的。而太子德章,则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等待着段琅等人上前见礼。

    看着德章嚣张的模样,段琅也很无奈,毕竟人家是监国太子,他必须上前见礼。段琅刚要走过去,张如明却是一拉他的衣袖,大大咧咧的喊道。

    “闫将军,是不是很意外,没想到咱们在这里见面了。走走走,咱们到府衙内好好的庆祝一番。来人,前面开道。”

    张如明故意不搭理太子德章,说完之后,撅着腚爬上了他的战车。张如明这一下令,段琅的大军顿时行动起来。本该带领兵马上前见礼的段琅,顿时苦笑着不知该不该下令停下来。

    段琅无奈之下,尴尬的抱了抱拳,“太子殿下,闫将军,咱们还是去大堂说话吧。众将士刚入城,也需要安排一下布防,防止南平大军再杀回来。”

    闫发成到不在意,爽朗的一笑,“真是后生可畏啊,段琅,好样的。走,去大堂。”

    太子德章脸色阴沉的恨不能拧出水来,闫发成这么一说,他也不便发火。毕竟阻挡大军多日的惠宁城回到自己人的手里,众将士都很高兴。

    主将们去了都府衙门,大夏兵马按部就班,开始接手安排城内的防御。二十几万大军涌入城内,原本死气沉沉的惠宁城,顿时热闹起来。

    就在这时,南城内外,一支利箭带着响铃射向了空中。箭头上帮着燃烧的桐油布,夜色中像是一道火蛇窜向了苍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