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二十二节 京都急报

时间:2017-11-19作者:伴卿一醉

    夹山口,段琅命令刘旭升与崔志亮双方人马同时挖土灭火,终于在戌时把大火熄灭。双方合兵一处,看到段琅等人缴获了这么多战略物资,刘旭升等人顿时欢呼起来。

    段琅命令埋锅造饭,准备敞开了大吃一顿。军卒们也彼此交流着,得知在长林峡谷损失了这么多人,其中有不少亲朋好友的军卒,顿时难过的抽泣起来。

    夜色之中,有了众多战备物资,整个大军敞开的挥霍了一把。篝火点燃,所有人喝着西宁烈酒又哭又笑。而段琅,则是段琅远离了人群,站在一块岩石边眺望远方。张如明坐在旁边,手中还拿着一块烤熟的马肉。

    “段琅,你小子到底有没有杀了赵卓峰?不会是跟兄弟们都商量好了,骗方丫头的吧。”张如明一边吃一边问道。

    “我确实想杀了他,但代价太大。就算我能活着杀出来,恐怕向天他们至少要损失大半。放心吧老伙计,从小就跟毒蛇猛兽战斗,我比你更知道对什么人不能有妇人之心。”

    “你小子少骗我,既然这样为何不继续追杀下去。”

    “别忘了咱们身后还有一个强大的对手,要想拿下五粮城,必须跟那个姓陌的拼粮草补给。况且咱们没有攻城装备,只能把他们困死在五粮城。缺少了西宁大军的支援,五粮城内的兵马坚持不了几天。再者说,即便老子追杀下去,赵卓峰无非就是损失点兵马,粮草及辎重车队绝对不会留给咱们。”段琅轻声解释道。

    张如明叹息了一声,感慨的咒骂了一句,“麻痹的,以前老子独来独往逍遥自在。这天下死再多的人,跟老子屁关系也没有。现在不同了,看到兄弟们战死,我他妈真的很难过。”

    段琅看着跟以前有些不一样的张如明,轻声说道,“老伙计,以前我跟你一样,都是为自己活着。但是现在,咱们必须考虑到兄弟们的生死存亡。就跟咱俩一样,从当初看到你这个骗子就想抽你俩嘴巴,到现在你有什么事,老子拼了命也得去救你。兄弟们选择跟了咱们,就要扛起这份担子。别说是你我,即便大熊当年带我逃离,它也是拼了性命在保护我的安全。现在想来,一头快饿死的大熊能闯入猎户之家,这是何等的壮举。野兽尚且如此,何况是人。”

    “操,有时候人还不如野兽。就像大飞,它绝不会背叛你,但人不一样,父子兄弟尚能反目,别说是异姓兄弟。当然,咱哥俩除外。”

    听着张如明这番话,段琅不禁想起了祖父段天涯。当年祖父最信任的人,往往就是出卖影者的内鬼。但这个内鬼到底是谁,段琅至今还没有头绪。

    段琅惨淡的笑了笑,“老伙计,明天返回之后,我就派人送你回历都城。”

    “回去干嘛,建山那家伙天天忙的见不到人影,老子一个人闷的要死,还不如跟大家伙在一起热闹。”

    “这里战火纷纷,我担心你的安全。”

    “怎么,要嫌我碍事就直说,少来这套。”

    段琅笑了笑,“说实话,有时候我还真嫌你碍事,特别是现在。”

    张如明一愣,顺着段琅的眼光,他才发现方妍站在不远处,一直悄悄盯着他俩。

    “操,重色轻友,要走你走,老子先来的。”张如明郁闷的狠狠咬了一口马肉。

    段琅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向方妍走去。看到段琅过来,方妍有些局促的踢着脚下石子,掩饰的说道。

    “刘大哥他们都在拼酒,我嫌太吵了,想过来清静一下。”

    段琅伸手握住方妍的小手轻轻一拉,示意跟他走,离死胖子远一点。两人走的一处僻静之地,段琅说道。

    “死胖子耳朵竖的跟驴一样,他要是听到咱俩的悄悄话,保证明日一早整个大军都能知道。”

    “哪~哪有什么悄悄话,听就听呗。”方妍心里紧张,却故作大方的说道。

    “这可不像当初我认识的方妍,那时候你可不像现在的样子。”

    “怎么,我变了?是不是变丑了?”方妍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脸。

    段琅微微一笑,“那时候你更像是一个假小子,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掩饰。但是现在~。”段琅故意停了一下。

    “现在怎么了?”

    “现在~变得更加漂亮了。”段琅嘿嘿一笑。

    方妍这才明白段琅是故意在逗她,“去~!油嘴滑舌,肯定是明月那死丫头教的。”

    方妍甜蜜的瞪了段琅一眼,身为女人,没有人能经得住爱朗的称赞。哪怕明知是假的,心里也美的要死。

    “妍,今天我放了赵卓峰一马。说实话,当时枪尖对着他咽喉之时,我真想杀了他。不过,这样也好,我没让西宁侯绝了后,咱们跟他的恩怨也算一笔结清。下次再遇到之时,心里也不必有什么愧疚了。”段琅轻声说道。

    方妍一怔,默默的点了点头,“从小我就把侯爷当成至亲长辈,没想到会走的这一步。琅,如果爹爹知道,也会感谢你。”

    方妍说完,不禁羞涩的低下了头。从她认识段琅,一直是以段大哥相称,这一声‘琅’,也代表了自己的终身归宿。

    刘旭升等人都没来打扰他们俩,虽说明日的事情很多,好多事还要请示段琅。但兄弟们都知道,这短暂的宁静来之不易。或许明日太阳西落,又有很多人阴阳两隔。段琅跟别的将帅不同,每一次他都是冲在最前方。主帅都不畏生死,兄弟们还有何惧。只不过,即便段琅再厉害,没人能够保证他每一次都能够全身而退。所以说,这短暂的愉悦,更加弥足珍贵。

    有了西宁大军留下来的大批物资,大军狂欢了一夜。段琅并不担心西宁大军会杀回来,更不惧五粮城的人马悄悄夜袭。段琅知道赵卓峰经此一战,即便手中还有众多兵马,但整个大军士气低落,没有胆量再来跟他们一战。至于五粮城方向,大飞已经在半道上留守。即便大飞在睡梦中,有大军经过也逃不过它的耳目。

    次日一早,段琅先召集众将领商议了一番。经过商议,众人决定不强攻五粮城,而是守住两侧城门,把陌坤等人困在里面。刘旭升离开的时候,老知事陈田与相邻们早已把粮食带空。只要坚守个五六日,段琅相信陌坤自会主动出城迎战。至于惠宁城及蓝湖城那边,段琅巴不得他们派兵救援。

    经过了大半日的时间,段琅大军重新回到了五粮城。令段琅等人意外的是,此时的五粮城居然是一座空城。陌坤的大军,早已经不知去向。

    段琅兵不血刃的接管了五粮城,刘旭升马上派人去三十里外的山林,寻找陈田及众多百姓回归。他们有了西宁十万大军备用的粮草,省吃俭用最起码能够坚守二十来日不需要再寻找粮食。

    府衙之内,段琅等人正商议着下一步计划,就看到周武匆匆的走了进来。

    “段帅,有些不妙,城内所有井口都被投入残尸和脏物,根本无法饮用。经过搜寻,只有三口井水没有脏物。但是~!”说到这周武一顿,脸上显出悲愤之色。

    段琅一愣,“说,怎么了?”

    周武狠狠的砸了一下拳头,“二十几个口渴的兄弟喝下井水,当场毒发身亡。”

    “什么?”段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走,去看看。”

    段琅与张如明等人急忙走出府衙,跟随周武巡视了一圈。果不其然,除了三口井水没有投入脏物,基本上全城的井口都不能饮用。即便是这三口井,还被投入了不知名的毒药,看似干净,实则比脏井更加可怕。

    “狗日的陌坤,他这可是绝户计。历朝历代即便外敌入侵,也不会做出封井的举动,他这比屠城更可恨。”刘旭升愤怒的骂道。

    要知道城池中打一口井可不容易,特别是远离河水溪流的城池,井口就是百姓的命。再者说,即便是污染了井口,无非是污染一时,还可以重新淘井。只不过,陌坤的这种行为,令人非常恶心。

    段琅闻着井口的恶臭,当即吩咐道,“马上派人进行打捞,所有井口,重新淘水。在没有进行测试之前,任何人不得饮用。另外,派出一支人马去附近溪流背水,务必保证人和马的正常饮用。”

    段琅吩咐完,回头看着张如明,“老伙计,看来你还真不能走。咱们大军之中有厨子,有木匠铁匠和瓦匠,唯独缺少的就是郎中。”

    “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回头我在百姓中找几个帮手,咱们必须培养自己的医官。”

    段琅点了点头,他发现自己的这支队伍,缺少的东西太多了。以前只觉得人马强硬,有了精良装备就很完美。现在看来,这支大军还得重新配备一下。几个人正商量着,就看到一名兵卫跑过来报道。

    “禀报大人,城外来了一名自称侦辩司的人,说是找段帅有京都急报相告。”

    “侦辩司?”段琅一怔,“快,把人带过来。”

    段琅知道京都现在无法与他传递消息,真要是有什么急事,也只能通过南部有些城池还没破坏掉的侦辩司密衙来传递。但侦辩司不是兵部,段琅首先想到的,就是昱宁帝的身体状况。除此之外,他想不到那位神秘的槐大人,还有什么急事向他转告。难道说,昱宁帝~驾崩了?

    段琅心头一震,昱宁帝真要在此时出现意外,这对整个战局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