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巡狩江山 第一百一十二节 五粮城危机

时间:2017-11-11作者:伴卿一醉

    段琅前脚刚走,张如明和方妍后脚就到了五粮城。如果他们早到一步,就能在南下的岔道上遇到段琅的大军。听到守城兵卫说段琅不在城中,方妍不禁有些失落。

    张如明的到来,在城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管怎么说,他可是堂堂的三品巡天监,在普通百姓眼里那可是高山仰止的大人物。

    府衙之内,老知事陈田带领临时的府衙班子,激动的给张如明行礼。刘旭升看着张如明,却是脑袋都大了一圈。他不明白上官玄悟不好好地呆在历都城,跑到他们这里来干啥。

    张如明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让陈田等人各忙各的,他则跟随刘旭升等人,来到了府衙后院。方妍一路奔波,刘旭升赶紧让府衙中的几位厨娘打扫房间烧好水,伺候着方妍洗刷一番。

    厅堂内,刘旭升看着张如明,郁闷的说道,“大人,五粮城地属战区,您不该来这里。现在大军刚走城内空虚,明日一早末将就派人护送大人返回历都城。”

    张如明一听,气的一拍桌面,“还反了你了,老子刚来就让我走,谁给你的权利。旭升,你还是不是我天师殿的人,老子还是不是你的大人。”

    刘旭升苦笑着一抱拳,“就因为您是末将尊敬的大人,为了您的安全,末将才会这么说。”

    “行了行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本大人来五粮城,就是要与兄弟们同甘共苦。更何况,本大人也算是故地重游,对这里非常怀念。”

    “怎么,大人以前来过五粮城?”

    张如明得意的一晃脑袋,“当年本天师云游四方造福百姓,就是在这里遇到了段琅和方姑娘。不是我跟你吹,当年相国府的人对他二人围追堵截,如果不是本大人,他俩早就见了阎王。当然,这种事要低调,不必跟外人提起。特别是在方姑娘面前,本大人不想让人觉得欠我恩情。”

    “怪不得段帅跟大人情同手足,大人施人恩惠而不求回报,末将敬仰。”

    张如明微笑着摆着小肥手,“不值一提,区区小事不值一提。”

    “大人,不管您说什么,反正我已经让大飞去通知段帅。只要段帅让您回去,末将只能尊令。”

    “反了是吧!谁才是巡天军的真正老大,又是谁把你从禁军里带出来的。刘旭升,不要以为有了一点小小的功劳就目无尊长。老子虽然不是你的长辈,但却是你们巡天军真正的老大。从现在开始,五粮城的一切都听我的,你也得听我的。”张如明怒道。

    一看张如明真生气了,刘旭升赶紧陪着笑脸,“是是是,都听您的,一切都听您的。”

    两个人正说着,就看到一道烟影降落到院中。大飞展开双翅,嘴里叼着一卷羊皮纸。刘旭升赶紧走了过去取下羊皮纸,大飞鸣叫了两声,振翅飞向了空中。

    刘旭升来到张如明跟前展开羊皮纸,上面用木炭写了两行字。字迹很潦草,看样是段琅临时停下在马背上匆匆写的回函。

    第一行是写给张如明的,上写道,“死胖子,不该冒险,好自为之。”

    下面一行,是写给方妍的,“妍,保重,等我凯旋而归。”

    张如明撇了撇嘴,“这小子没大没小,都让本官给惯坏了。看到没有,连段琅这小子都不敢让我走,你小子趁早给我闭嘴。”

    刘旭升心说你就不该跑这里来,大家都忙的备战,谁有空来照顾你。不过连段琅都没下令,刘旭升当然不敢强行送张如明回去。至于方妍,刘旭升并不怎么担心,毕竟烟甲卫的兄弟们都知道方姑娘也是个练家子。最起码遇到小小不然的危险,方妍有自保的能力。

    张如明的到来,对刘旭升等人来说是个负担,但对五粮城百姓来说,却是莫大的安慰。得知朝中三品大员来到了五粮城,原本还惶惶不安的逃难民众,这下子算是有了主心骨。

    府衙内,这两日最困扰刘旭升的就是粮食。城内大量的难民,总不能让他们饿着。好在这些天段琅下令四处出击,不但清扫了周边各个据点,还拉回大量的粮食物资。但是,即便这样,恐怕省吃俭用也撑不过十日。现在刘旭升所能等待的,就是段琅袭击西宁大军之后,能从他们身上刮下一批粮草。

    大夏南部重地惠宁城,此时城头之上插的却是南平国的战旗。南平大军主帅杨发奎下令高筑城墙,把大夏主力拒守在惠宁城以北。按照当初的计划,杨发奎与付帅赵平度各自把守惠宁城和蓝湖城,阻挡住大夏兵力南下的脚步。

    时日一久,惠宁城以南的广大土地就成了囊中之物。只不过这些城池要拿来与西宁侯交换,以西宁三道关口和四座城池作为筹码,南平不但得到了实际利益,还能把西宁侯推到前沿,成为南平与大夏之间的缓冲之地。但是,段琅的出现让杨发奎如鲠在喉。不铲除身后这支人马,南平的战备物资及粮草也无法押运过来。

    杨发奎得知军师陌坤潜伏在五粮城,即是担心又是振奋。陌坤在南平国威望极高,他可不是杨发奎这支大军的军师,而是整个南平兵马大军师,级别高出杨发奎不少。杨发奎相信有军师陌坤打入五粮城,段琅已经不足为虑。只需按照军师的部署,五粮城内的那些良驹早晚会是他的囊中之物。

    惠宁城对面,大夏左路军大帅闫发成眺望对面,杨发奎的严防死守让他也很无奈。如若强攻,战损比例也非常巨大,这让闫发成迟迟下不了总攻的决心。但是得知段琅成功穿越大漠拿下了五粮城,这让闫发成充满了期待。不管是闫发成,还是马如正,都在等待着段琅下一步的举动。而此时的段琅,却与西宁十万大军正面对垒上了。

    段琅的轻骑大军,走了不到大半日就与姗姗而来的西宁大军相遇。这一次,段琅没有躲藏和游击,而是在宣化城外的夹山口摆开阵势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西宁大军,经历了三天三夜的折磨,早已没有了刚出兵的那种如虹气势。官兵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强打着精神前行。倪向增得到斥候的来报,远远看着段琅摆下的战阵,倪向增当即下令停止前进,步兵营、弓箭营以及重甲营全部列开了阵势。

    看到段琅的帅旗,赵卓峰瞪着发红的双眼,打马来到了阵前,“段琅,前来搭话。”

    段琅冷笑一声,一催马也来到了阵前,两人相隔不足百米,互相看着。

    赵卓峰瞪着微微泛红的双目,“段琅,身为父王的义子,你就是这样迎接本世子的吗!”

    “赵卓峰,在私交上你我也算是兄弟。但在天下大义上,你我已经势同水火。说实话,西宁侯如果想自立为王并无不可,毕竟你们也姓赵,只要不怕对不起祖宗尽管同室操戈。但是,你西宁侯府万万不该引敌入关,利用外敌祸害我大夏黎民。赵卓峰,这一路走来,不知你看到那些破落的城池,流离失所的百姓,你是否感到自愧。”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指责小爷。天下大势变更,哪一次不是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正所谓不破不立,重建起的家园,黎民百姓会更加珍惜。”

    “哼,既然这样,那在下也无话可说,还是让手底下的刀枪来说话吧。不过开打之前,我想问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赵卓峰一怔,“那要看你问的什么事。”

    段琅看着赵卓峰,“当年西宁府尹楚明,现在身在何处?”

    “楚明?”

    赵卓峰一愣,不明白段琅为何问起此人。他可不知道,段琅自从在宗卷室浏览完处置影者的密卷,就记住了这个名字。但是大夏朝制官员中,已经没有了此人的消息。当年周广记等人在西宁被围杀,就是此人在幕后主刀。

    “段琅,你问他干什么?”赵卓峰奇怪的问道。

    “我与他有些私人恩怨,只是想知道此人身在何处。”

    “哼~想知道的话,那你很快会见到他。”

    赵卓峰脸上露出了狞笑,这个楚明当年身为西宁府尹,也是昱宁帝安插在西宁最大的心腹。西宁侯当然不愿意有这么一个眼线天天盯着他,在昱宁帝登基的第四年,就让白若空在一个月烟风高的夜晚,秘密斩决了楚明。这件事昱宁帝当然知道是谁干的,但是为了面子双方都秘而不宣,吏部把楚明列为失踪大员写进了卷宗。

    段琅察觉出赵卓峰的意思,微微叹息一声,虽说影者的仇人少了一位,但没有手刃仇敌心中总有些失落。甚至几个月前,段琅还一度怀疑槐大人就是这个楚明。

    段琅与赵卓峰阵前对话,倪向增却在悄悄的布置战术。他知道在旷野中与轻骑兵对战,西宁大军不占任何优势。不过经验丰富的倪向增,却看好了夹山口这个地势。倪向增悄悄的下令,只要段琅的大军冲杀过来,立即让重甲营夺取夹山口。只要在那里立足,就等于切断了段琅等人回五粮城的去路。骑兵无法翻山越岭,只能逼迫段琅在此与他们硬拼。但是袭击战改为阵地战,步兵和弓弩营完全可以发挥他们的优势。

    赵卓峰提枪一指,“段琅,念在往日情分上,本世子再给你一个机会。投靠我西宁,本世子保你荣华富贵。甚至,封你为兵马付帅都没问题。如若不然,那就别怪本世子不念旧情了。”

    段琅大笑了两声,“赵卓峰,别人施舍的荣华富贵,老子们还真不稀罕。废话少说,是你自己滚回去,还是让老子打着你们回去,你自己选择吧。”

    “无知小儿,自不量力。”赵卓峰说完,打马回到阵中。

    段琅摘下玄铁枪,他知道对方布下的是防守战阵,他们不出击,西宁人马也不会主动发起攻势。

    段琅玄铁枪一指,回头高声喊道,“大军听令,前锋营重甲营,随我冲杀!左右骑营包抄两翼,杀~!”

    段琅说着,率先冲向了敌营。他的身后,回归队伍的周龙与周虎等人不禁一惊。双方的距离还有三箭之地,但是段琅所在的位置距离敌营很近,居然单枪匹马杀了过去。周龙周虎赶紧各自带领本营人马,手持盾牌向前冲去。

    倪向增目光冷峻的看着段琅,此时段琅已经冲到了射程之内。但是倪向增没有下令放箭,他在等待后面的队伍。

    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段琅手持玄铁枪,第一个冲进了步兵战阵。段琅一提马缰,战马嘶鸣一声,直接跨越前排矩阵,段琅手中铁枪横扫,马前的弓弩手顿时砸到一片。

    “放箭~!”倪向增终于下达了命令,一片箭雨射向周龙周虎等人。

    紧接着,倪向增高声喊道,“重甲营,冲击夹山口。弓弩营,左右撤离,步兵营不必拒敌,迅速占据夹山口,布置拒马阵。左右骑兵,缠住冲杀敌军。护卫营,资骝营,中军大营,护卫世子上夹山口。”

    段琅的大军分成三路冲击西宁大军,他们像是一支利箭开始穿凿敌军。混战之中双方互相嘶叫着,夹山口之下成了可怕的屠宰场。几轮冲刺,段琅的大军终于破开敌阵,三路人马嘶喊着冲杀了过去。

    别看段琅等人勇猛无敌,却是输于这种大阵仗的经验。段琅大军凿开西宁大军的防御,看似击杀了不少敌军,等再调转马头之时,却发现敌军已经占据了夹山口。

    段琅微微喘息,有些吃惊的看着帅旗下的倪向增,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居然敢用断臂之势夺取要地。此时的夹山口,步战营已经竖起长枪,列开拒马阵。弓弩手站在步战营身后,搭弓在弦。而夹山口之下,尸体遍地惨叫连连,足足有一万五千余人战损重伤。

    赵卓峰脸色苍白,没想到段琅的大军如此可怕,更没想到激战之时倪向增居然不是下令抗敌,而是用大批人马缠住段琅的骑兵,趁机夺取夹山口这个两面高山的狭窄之地。

    “段帅,咱们上当了。”张奇峰看着夹山口,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迹。

    “不要紧,马上下令抢夺留下的粮草。对方只要敢下来,立即冲杀。他们粮草不足,我倒要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段琅并不在意,夹山口并非像双封山一样是通往五粮城的唯一通道。即便对方死守,他们也可以绕道而行,无非是多走四五天的路程。

    双方互换了位置,倪向增下令就在夹山口安营扎寨,与段琅对峙起来。

    “倪帅,这一仗咱们损兵折将,为何不齐心杀敌,反而要拿下这个地方。咱们的目的是杀敌,不是跟对方对峙。”赵卓峰不满的说道。

    倪向增看了赵卓峰一眼,“世子,咱们都小看了这支大军。说实话,即便刚才所有兵马围困厮杀,也不一定能留下他们多少人。咱们的大军适合打攻城战和阵地战,必须选择有利位置才行。”

    “那堵在这里,段琅那厮又不是傻子,他们肯定不会主动攻击。”

    倪向增冷笑一声,“放心吧世子,他们会主动来袭的。现在五粮城空虚,南平大军的主帅如果不是傻子,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做。拿下五粮城,南平大军自会来与咱们汇合。到时候两支人马合兵一处,就是他段琅丧身之时。”

    “五粮城?”赵卓峰心中一怔,这才明白倪向增为何宁可有这么大的损失也要拿下这个夹山口,原来他是要堵住段琅这支大军的回城之路。

    五粮城内,刘旭升很快就收到了段琅传来的消息。段琅告知刘旭升他们被堵在宣华城外的夹山口一侧,要刘旭升千万提防南平大军的动向。一旦发现苗头不对,立即撤出五粮城,走长林山脉的峡谷通道,绕道前来与他们汇合。

    五粮城有着大飞空中侦查和传递消息,这是段琅最大的依仗。所以,即便被堵在夹山口一侧,段琅心中并不惊慌。但是,段琅做梦也没想到五粮城内,还隐藏着一位强大的对手。段琅利用大飞运筹帷幄,陌坤却是坐镇五粮城知己知彼。

    当夜色来临之际,大飞回到了五粮城,而故新郡隐藏的三万南平大军,却趁着夜色快速向五粮城奔袭而来。根据速度测算,天亮之时他们就能赶到五粮城。军师陌坤传来详细情报,三千骑兵守城,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更何况,军师大人还为守城兵马准备了一道大菜。

    五粮城内,刘旭升毫无睡意,他总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硕大的五粮城,真实战斗力只有他手中的三千人马。那些杂牌巡防,面对正规大军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忐忑不安的刘旭升无法入睡,干脆起身去前后城门巡防一下。

    西城门平静如常,但是当刘旭升来到东城门之时,却发现了奇怪的现象。营中不少军卒,来回穿梭,一趟一趟往茅厕里跑。如果是一两个人还罢了,但是看到一二十人都是这样,刘旭升顿时变了脸色。

    “来人,赶紧一下,看看有多少人肚子不舒服。”

    刘旭升刚下完令,就看到一名马厩看守匆匆的跑了过来。

    “大人,不好了,咱们的战马~好像~好像中毒了。”

    “什么?”刘旭升心中一惊,赶紧去马厩。

    这一看不要紧,刘旭升顿时冷汗直流。大批的战马打着响鼻,而原本干燥的马粪却变得稀薄恶臭。原本精神抖擞的战马,此时却变得四肢无力软绵绵的样子。

    “快,敲响警钟,责令所有兵马前来大营集合。”

    刘旭升身边的传令兵一愣,“大人,连城门守卫都要~?”

    “全部,一个不留,不必管城门,所有人立即前来集合,包括城防巡守。”

    刘旭升面色苍白,他感觉到一场阴谋正在降临。这种时刻,他必须要当机立断马上撤离。兵卫和马匹出现这种症状,说明城内隐藏着敌人,刘旭升不敢继续停留下去,他必须保护着上官玄悟和方妍马上离开。

    五粮城内响起了警钟,陌坤眉头一皱,他没想到刘旭升这么警觉,天还没亮就发现了苗头不对。陌坤也不能再等下去,当即下令,集结城内所有暗藏的人手,他准备提前劫持上官玄悟,绝不能让这个人质逃离五粮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