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896:你说的我都信,也信你定能办到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这我可猜不到。”叶默寒眸光寵溺,笑着摇头。

    乔颖眉眼弯弯,低声说了个数字。

    叶默寒诧异,但转瞬他又释然,笑着说:“你翻译的可都是中外名著,单那两本书就有不错的收入,再加上你的稿,你说的数字我信。”

    “我打算在开学前,再译几本书,这么一来手里就有了运作的资本,我呢,先把摊子铺小,待各方面条件成熟,再往大做,总之,在我读大学前,得做出一定的成绩,否则,连我自个都会瞧不起自个的。”

    “不要太辛苦。”

    “年轻人辛苦点没什么。”

    “我不想你太累,而且你年龄还小,没必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有压力才有动力,我是阿姐,得为阿昱阿泽撑起一片天。”

    “今日不同往日,你现在有乔家,有关心你爱护你的亲人,真用不着自己那么辛苦。”

    叶默寒很是心疼自己的女孩儿,若果她愿意,他现在就能为她撑起一片天,顺便把乔昱乔泽护在他的羽翼下,但他知道,乐观开朗,坚韧不拔的她,是绝对不愿意他大包大揽,事事为她做主。

    “乔家是有人脉,但爷爷年岁大了,我不想他太操心,大伯从政,我爸又在部队,家里只怕并不是特别富裕,既然知道,我又怎能给他们增加负担?叶默寒,你不用担心我,我要做的事都是有规划的,我要乔家真正强大起来,要爷爷和爸爸,大伯和大伯母为我和阿昱阿泽感到自豪,让那个所谓的圈里的人,真正不敢小觑我乔家。”已逝的爷爷和早早离开他们姐弟仨的妈妈,要是知道他们有出息了,也会为他们感到自豪,也会高兴的。

    叶默寒启口:“乔家在圈里的地位,现在就没人敢小觑。”

    “或许你说的对,但我能不能理解为,我和阿昱阿泽没回到乔家,乔家在圈里人的眼里极有可能在第二代就绝户,而对于这样一个乔家,那些人面上看似对乔家友善,背地里还不定怎么说呢?待我和阿昱阿泽的身份被圈里人知道,他们多半不拿我们当回事,觉得我们是山窝窝里出来的土包子,能有多大的出息,因此,我不想乔家被人面上是一套,背地里是一套,不想关心爱护我们姐弟仨的亲人,因为我们被人背地里指指点点。”

    “没人敢对你们那样。”

    乔颖笑:“有或是没有,敢或是不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阿昱阿泽有达成共识,要让所有帮助过我们,关心我们,爱护我们的人,有朝一日为我们感到骄傲。”她眉眼间的自信,深深地感染到叶默寒,他凤眸含笑:“我相信你们能做到。”顿了下,他又说:“你前面说的那个想法很好,我会帮你一起实现你的梦想。”

    “你帮我?”乔颖狐疑。

    叶默寒笑:“也不是全帮你,我是对你说的那个计划特别有兴趣,在部队多年,看着昔日的战友负重伤不能继续留在部队,回到偏僻,贫困潦倒的家里,连生活都没得保障,我心里时常感到很不好受。想帮他们,单靠我个人的能力又能帮助几个?”

    他笑容渐渐变得苦涩,不过,转瞬,那苦涩散去,他唇角又漾开优雅贵气的微笑:“现在好了,有了你那个计划,只要我们做好,就能帮助到不少负重伤,不得不离开部队,家庭贫困,又不能下苦力生存的战士,颖儿,在这我谢谢你,谢谢你那个计划,谢谢你为我们的战士考虑那么多。”

    他眸光灼热,看得乔颖有些不好意思,她轻咳两声,讪讪一笑:“你就不觉得我是画饼充饥?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急着感谢我,我可受不起。”

    “你说的我都信,也信你定能办到。”叶默寒深邃的凤眸中写满认真,看得乔颖禁不住心生动容,只见她灿然一笑,眉眼间神采飞扬:“就冲你对我的信任,无论前路有多艰难,我都要干出成绩,让我今个在你面前说的话,全成为现实。”

    “你行的。”叶默寒俊美的脸上笑容浮开,眼神灼热而深沉:“颖儿”

    “嗯?”

    乔颖眨巴着灵动澄澈的眸子,歪着头看向他。

    “答应我,不要让自己太累,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打电话给我。”他的女孩儿就是与众不同,这样的她,让他如何不心疼,不感到骄傲?

    “好。”与男人四目相对,乔颖微笑着轻点点头。

    叶默寒这时起身:“我有东西给你。”说着,他走进卧室。

    给她东西?乔颖鸦睫微颤,想着男人有什么样的东西要给她,结果不等她想出头绪,叶默寒已经返回客厅:“这两张存折你拿上,里面的钱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看着他递过来的存折,听着传入耳畔的轻柔声音,乔颖半晌才回过神:“这是你的东西,我不能拿。”

    “连我都是你的,这些身外物自然也是你的。”把存折塞入女孩儿手中,叶默寒重新在椅上落座,此时,他俊脸上看似平静无波,天知道他的心怦怦怦直跳。

    那句话是他说的么?

    是了,是出自他口,可是,他怎就能说出那样一句直白的话?这还是他吗?还是不苟言笑,遇事沉着冷静,即便泰山崩于顶也不会出现心神动荡的他吗?

    “”

    乔颖灵动的杏眼眨啊眨,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已然看出他腹黑的本性,却不成想他还有冲动的一面他,对她真得很好,不然,以他为人出事风格,万万不会说出那样一句话。眸光从男人俊脸上挪离,乔颖翻看着手中的存折,突然,她眼睛发直,这

    抬眼,她与叶默寒四目相对,看出她眼里的疑问,叶默寒笑笑:“那个金额小的存折,里面是我每月的工资和津贴,另一个,是我一个朋友下海经商,非得让我参一股,你也知道,作为军人有许多事是不能做的,所以我当时就拒绝了,但有借他一笔钱,结果我那朋友在商圈混得如鱼得水,不声不响就把我借给他的钱算作了我在他那的投资,说什么事都不用我管,只需拿分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