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853:筹思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好吧,身份相差悬殊的两个人,人家能看得上他,且他也并不反感对方,那么就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组建新的家庭。

    前妻的死与母亲,与他这个一心只扑在部队的丈夫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娶了新妻,他就想着要比之前更要努力,在部队干出一番名堂同时,将妻儿牢牢地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不让前面的悲剧再发生。

    基于此,这么多年来,无论妻子如何闹情绪,对他发脾气,他始终贯彻着忍让,贯彻着包容。

    哪怕她偶尔对他动手,他也只是任着她出气,随后好言好语哄着,有时候他会禁不住想,妻子那样蛮不讲理的脾气,或许是老天对他的惩罚,让他深刻体会到之前所犯的错误。

    忍住心口传来的钝痛,李爱国嘴角动了动,哑声问:“妈,您可有见过那个孩子?”

    “小时候倒是有远远看到过两回,后来就没再见过,不过,三年前我有听说那孩子参军了。”

    “我不是个好父亲,这么多年过去,这还是我第一次问起他的情况。”

    “你现在有涛涛和娇娇,还想那个孩子做什么?”李母神思恢复清明,紧紧地盯着李爱国:“爱国,你得牢牢记住,你的孩子只有涛涛和娇娇。”

    李爱国嘴角紧抿,并未接话,李母见状,不由皱了皱眉:“我虽看不上你媳妇,但她毕竟与你过了这么些年,也给咱老李家生下一对龙凤胎,往后你们的日子还得好好过,让她两孩子多往你岳丈家跑跑,知道了吗?”

    李爱国依旧不出声。

    李母登时看着来气:“她不帮你,不帮你弟弟mei mei谋前程,总得帮自己儿子和闺女吧?乔家没有自己的孩子,那我们涛涛和娇娇就是乔家的未来,只要你媳妇多在你岳丈和大舅子面前提两个孩子,妈就不信乔家的人不好好帮扶我那俩宝贝孙儿,如此一来,等涛涛和娇娇有出息了,你弟弟mei mei的孩子也能跟着沾点光,你听到妈说的话了没有?”

    “妈!做人要脚踏实地,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走得远,走得问心无愧,我是不会对小韵说那些话的,也不会让两个孩子对乔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李爱国脸色冷沉,断然拒绝母亲的提议。

    “爱国,你这是要气死妈吗?”

    她这做妈的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竟然还是不听,难道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

    “时间不早了,妈还是回屋歇着吧!”

    李爱国说完,起身走向书房,没再看母亲一眼。

    从乔家回到部队大院,乔韵先是和李母怼了几句,而后看到李爱国下班回来,二话不说冲着李爱国又大发一通脾气,接着回房间再没出来。

    在这个家里,李涛和李娇与李爱国这个做爸爸的并不十分亲近,对李父李母,及李家其他亲戚就更是瞧不起,但他俩在李父李母面前却从未做过出格的事。

    “妈,你倒是说句话啊!”

    一回到家就发火,发完火又坐在房间里生闷气,她就不想想该如何解决问题吗?

    李娇心里急啊,今个被姥爷近乎从乔家赶回家,这让她心里既委屈又觉得很没面子,最关键的是,她和哥哥才是乔家的未来,那个叫乔颖的小狐狸精,到底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她之前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我讨厌那个小狐狸精,妈,你必须得想法子把那小狐狸精赶出乔家!”唯有她才是乔家的小公主,唯有她才是!

    乔韵不想承认乔颖就是乔天野流落在外的女儿,但乔老爷子对乔颖的态度,让她再不想承认乔颖的身份,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但她不想面对,一千个一万个不想面对,所以,她冒着被老爷子从乔家赶回家的风险,故意诋毁乔颖的妈妈,诋毁乔颖姐弟仨。

    后果就是如她所想,所担心的那样,被乔老爷子直接下逐客令,灰头土脸地回到部队大院。

    孩子出现在乔家,若无意外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也在乔家,不行,她得好好想想,想想接下来该如何做。

    “哥,妈不说话,怎么连你也不说话?”

    李涛垂眸坐在椅上,安静得像是不存在似的,李娇是个心里搁不住事的,见向来寵她爱她,护着她的妈妈不说话,本就委屈至极,这会儿越发觉得委屈:“那个小狐狸精好讨厌,哥,你就算不帮我,总得为你自个的未来想想吧!”

    “万事都有妈做主呢,我回房休息了,你留在这多陪妈一会。”收起眼底的暗芒,李涛起身,目光平静无波,看向李娇,告诫:“不想被外公讨厌,最好别再一口一个狐狸精的称呼颖表妹。”语落,他将目光挪向乔韵,但嘴角动了动,却终没说一句话。

    看着他走出房门,李娇瞪大双眼,气得跺了跺脚:“妈,你看哥,他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这要是真被那小狐狸精姐弟在乔家站稳脚,那我和哥该怎么办?妈,你说句话啊!”

    “娇娇,妈这会心里很乱,你先回自个房里歇着,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乔韵强行压下心底翻腾的情绪,抬眼与女儿说了句,就和衣躺到了牀上。

    “妈……”

    “妈,你这是要急死我吗?一直以来我都是乔家的小公主,这要是被同学和我那些朋友知道那小狐狸精的存在,那我还算什么?我会被他们笑话的,会被他们瞧不起,更甚至会被他们孤立的。”

    被笑话,被瞧不起,被孤立,听着女儿说的话,乔韵的脸色变了又变,与此同时,眼神也是来回变化着。

    晃眼过去两天,乔颖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心情完全没有受到便宜姑母母女影响。

    吃过早饭,她正要出门去相馆去zhao pian,不料,报社的回信到了,一同到她手上的还有两本名著,一本外文一本中文,拆开信一看,她脸上当即扬起明媚的笑容。

    她的两份译稿,以及稿全被报社看中,价位给得也很合她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