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823:当年的不得已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戚梅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周子豫:“说吧,她喜欢谁,因为谁要与你哥分手?别瞒我,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她喜欢的男孩子是谁。”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眼神却异常执着,像是要看进周子豫心里似的。

    抿了抿唇,周子豫别过头,错开她的视线,迟疑片刻,方启口:“她喜欢叶大哥,我相信大哥很早就有察觉,只不过没有相信,没有往那方面刻意去想。”

    “岚岚喜欢默寒?”

    戚梅松开周子豫的手,整个人宛若一下子没了力气:“她怎么能喜欢默寒?她难道不知默寒是你大哥的朋友吗?”别说戚梅不信,就是周子昂自个都不信,但回想起过往,他心里禁不住苦笑。

    是了,她喜欢他的朋友,要不然,不会和他相处时,总设法从他口中打听默寒的事,更不会在默寒面前,时不时露出小女儿家的娇态。

    “不过,叶大哥从未理会过她,哪怕她追到叶大哥所在的部队,哪怕她这四年来一直往叶大哥身边凑,也没让叶大哥对她动心,妈,大哥,这或许就是报应,是她对你无情的报应。”周子豫说到后面相当解气。

    316病房。

    “这么快就回来了?”乔颖正在和乔昱乔泽说笑,突然病房门被从外推开,三人齐抬眼望向门口,就见叶默寒走进来,乔颖不由笑问,叶默寒本冷峻的神色变得柔和:“也没什么要紧事,就过来看看小昱这边还有什么东西要买。”

    乔颖笑笑:“齐全着呢!”

    “那我们出去走走。”叶默寒提议。

    “好啊。”乔颖应声,和乔昱乔泽打了声招呼,就跟着叶默寒出了病房。

    凉爽的风儿拂面而过,两人并肩走在葱郁的树荫下,乔颖带着疑惑看向身旁的男人:“你有话与我说。”

    “没必要因为外人不开心。”

    叶默寒停下脚步,一双深邃内敛的黑眸,静静地注视着她。

    “我不开心?还是因为外人?”乔颖一怔,随之笑容在脸上绽放开:“没有啊,就像你说的,因为外人不开心,没有那个必要。”

    他不仅观察力好,心思也很细腻嘛!

    明白叶默寒话中的意思后,乔颖心里相当熨帖:“你该不会就为这事没有和阿水哥多聊?”眨巴着澄澈无垢的眼睛,她话一出口,从叶默寒微变的神色中就猜出了da an。

    “阿水哥没事吧?”

    要是因为她,影响到他们朋友之谊,那可不好。

    叶默寒摇头。

    “其实我没受到任何影响。”乔颖脸上挂着轻淡的微笑,继续提步慢悠悠地走着:“看到那位女士的第一眼,我猜想她就是阿水哥的妈妈,她用那种眼神打量我,虽说让我感到不舒服,但是也情有可原,毕竟我是乡下来的,又是拎着鸡汤去阿水哥的病房,难免会引起人家多想。”

    “往后若是碰到面,你只需面上过得去就好。”

    “你对那位女士有成见?”

    “她是一个好母亲,也仅是一个好母亲。”戚梅势利,叶默寒是看不惯的,却碍于周家,碍于和周子昂是朋友,所以对戚梅面上的尊重还是有的。

    “我听你的。”乔颖望着叶默寒的侧颜,唇角漾开一抹恬静的笑容:“是明天回部队吗?”叶默寒低“嗯”一声,乔颖灵动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正好我爸和我大伯他们要去祭拜我妈妈和爷爷,你可以搭个顺机。”

    “嗯。”

    叶默寒点头,顿了下,他准备启口说些什么,却听到乔颖轻松含笑的声音忽然响起:“大伯母!”

    何芬神色温和走过来,亲昵地捏了捏乔颖的脸儿,然后和叶默寒打了声招呼。

    “今个天不热,叫上小泽咱们现在就去逛商场。”

    “那就要留阿昱一个人在医院里了。”乔颖有些犹豫,叶默寒这时出声:“我照顾小昱,等你们回来。”说着,他掏出钱包递向乔颖,何芬眉眼含笑,急忙拦住,打趣:“颖儿现在可还不是你叶家的人呢!”

    乔颖和叶默寒双双一阵脸热,但叶默寒神色冷峻,看不出丝毫不自在,他没有收回手,启口:“她是。”他的钱就是她的,他想给她花。

    “收起来吧,以后有的是时间……”这男人话少,却是个行动派,不错。

    乔颖的话只说了一半,但叶默寒和何芬明显听懂了她的意思。

    于是,何芬笑出了声:“小六,我们家颖儿说得没错,这等你们将来成了家,你的钱只能给我们颖儿花,所以,你现在就别在这凑热闹了!”

    叶默寒听了她的话,深看乔颖一眼,这才把钱包装回裤兜里:“你们在这等会,我去唤小泽下来。”

    说完,在乔颖和何芬目送下,他很快走远。

    “老宋,你在看什么?”舒教授早起觉得身体不适,宋院长不放心就带着她一起坐车来到总院,刚才车子从何芬和乔颖身旁驶过,不经意间宋院长有看到乔颖的侧脸,只觉无比熟悉,就禁不住透过车窗想要多看一眼,熟料,看到的只是一抹纤细的背影,这让他不由生出一抹遗憾。

    迟迟没等到他出声,舒教授觉得奇怪,让司机将车停下,问宋院长:“是看到哪个熟人了吗?”

    “我似乎看到了云溪。”

    宋院长有些恍惚地喃喃:“可是年龄有些不对,老舒,你说那会是我们的云溪吗?”

    “云溪?老宋,你说什么?你说你有看到云溪?在哪里,她在哪里?”舒教授的情绪顿时变得激动:“老宋,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见宋院长怔忪,舒教授开了车门就下车,寻找着那抹她思念多年的身影,然而,林上除过零零散散走过的行人,她并未看到日思夜想的女儿。

    是的,云溪是他们的女儿,虽不是亲生的,却胜似亲生,因为那孩子几乎出生半个来月就养在他们身边,如果不是担心他们的经历会牵累到那孩子,他们夫妻也不会把一切提前说明白,不会让她离开家,寻找亲生父母,以躲开那场暴风骤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