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726:怎么,不好看?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最快更新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最新章节!

    云轻舞闻言,脸上瞬间染上绯色:“想得美!”让她晚上收拾他,哼,说到底,还不是他占尽便宜。

    月宝儿骑在小白背上,可让她想不通的是,蕊妹妹不用做太子哥哥的媳妇儿,这会竟和她同骑小白。

    她有问太子哥哥缘由,得到的回答却是蕊儿是妹妹,骑小白自然没问题。

    好奇怪,她和蕊儿一般大,也是几个小哥哥们的妹妹,怎就被太子哥哥说,她这个妹妹和蕊儿妹妹是不一样的?

    月宝儿秀气的眉头微蹙,她决定回府后,问问什么都知道的爹爹,从而解开她心里的疑惑。

    她可是个好学的宝宝,有不懂的问题就要问,这样才会越来越聪明。

    小陌目的达成,经常性抿起的嘴角微翘,和奕阳、小轩几个小孩跟在白虎身后,悠悠然地沿着花径而行。

    旁人或许看不出他此刻的好心情,云轻舞这做娘的,却知晓自家宝心里偷着乐呢,于是乎,她嘴角抽抽,笑得一脸无可奈何:“你儿子目的达成了!”宫衍思索片刻,意味深长道:“我总觉得他闹今个这一出,里面藏着坏呢。”

    “……”

    云轻舞不解。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是觉得咱俩太扎眼,就想着找个小媳妇儿,对咱们进行反击。”宫衍说着,听得云轻舞忍不住笑出声:“就算要反击,小陌反击的也是你,哈哈……”清脆悦耳的笑声响起,宫衍看着她,星眸潋滟,倒也认同她的话:“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

    风和日丽,这一日,云轻舞一家三口要出城踏青,原想着尽可能做到低调,不料,宫衍却让流云、流淼好好给云轻舞打扮,就是他和小陌的着装佩戴,也是花费了好一番心思。

    踏青么,心情愉悦,穿着靓丽,玩起来才别有一番风味。

    云轻舞是皇后没错,但对于穿着,她却喜欢随意舒适,当然,在必须穿正装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含糊。

    “对,就那套浅紫色色的衣裙。”看到流云手中的衣裙,云轻舞点点头,继而对流淼道:“发髻简单点,别插那些过于艳丽、繁琐的簪花和步摇。”

    流淼应声是,旋即手指灵活地穿梭在她秀发间。

    待束好发,她端起一面镜子站在云轻舞身后:“主子,您看这样成吗?”抬眼朝眼前的梳妆镜里看了眼,云轻舞点头:“好着呢,你们下去收拾收拾,我自个画个淡妆就好。”流云、流淼闻言,恭敬地行礼告退。

    看着手中的眉笔,某女嘴角微弯:“就姐儿这姿色,还需要化妆?”有人既然想看她化妆后的样子,那她就满足满足他这个小要求吧!

    云轻舞对着镜子描眉,动作不急不缓,尤为认真。

    大功告成,她心里好不甜蜜,想着男人等会看到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起身换上流云放在榻上的浅紫衣裙,系好腰间的丝绦,打理好裙摆,她走回梳妆台前,望着京中的自己,满意地勾唇一笑,随之俏皮地眨眨眼,启唇:“美美哒!”转身走出内殿,先不论宫人们看到这一刻的她露出怎样惊艳的表情,单她家一大一小两男人,齐睁大眼愣住鸟!

    小陌揉揉眼,这是娘亲,这是他家老娘,这是他家向来打扮素雅的娘亲?

    没错,他没看错,和往日比,眼前这熟悉中又带着丝陌生的女人,穿着确实还算素雅,可那穿着,配上她今日的妆容,给人的感觉却与往日大不同。要怎样形容那种不同的感觉呢?小陌正在思索着,就听到他家无良爹爹喃喃:“美艳不可方物。”

    太对了!

    到底是男人,不像他还是个小孩子,只知道自家娘现在特别特别漂亮,特别特别让人挪不开眼,却想不出用“美艳不可方物”来形容娘亲的美。

    印象中,娘亲的美是清理脱俗,空灵出尘的,很少让人往“艳丽”上想,而此时此刻,娘亲身上依然透着飘渺仙气,但爹爹喃喃道出的那句,还是毫无违和感地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宫衍失神,目光似是钉在云轻舞身上一般,他很是吃惊,吃惊媳妇儿与往日有明显不同的气质。

    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无不露出摄人心魂的魅力。

    她飘逸出尘,她妖娆妩.媚,截然不同的气韵,全都出现在她身上,但给人的感觉是相得益彰,不见丝毫违和。这一刻,她就像行走的罂.粟,会让任何一个从她身旁经过的男人,忍不住想拜倒在她的脚下,为她自甘沉沦。

    甚至高声跪喊:尊贵的女王陛下,您是我心中的神,我愿做您脚下的奴隶,求蹂.躏,求鞭打……

    宫衍脑中闪过这一画面,登时浑身冷气场全开。

    媳妇儿是他的,只是他的,想做他家媳妇儿的奴隶,想求他家媳妇儿蹂.躏、调教,鞭打,那也得看他愿不愿意。云轻舞唇角噙笑,清眸潋滟,一步步走近他,挑眉:“怎么,不好看?”她可没错过他眼里露出的惊艳,没错过他长时间的失神,这会儿,冷气大开,一脸谁欠了他几万两银子的表情,又是闹哪样?

    宫衍像是没听到她之言似的,伸臂揽住她的腰身,就走向内殿:“走,我带你洗把脸。”

    “洗脸?”云轻舞懵圈:“我有洗过啊!”没洗脸,她能化好妆,收拾齐整走出来?

    “没洗干净。”宫衍面无表情,唇齿间吐出一句。

    云轻舞怔然:“哪里没洗干净?”她有照镜子好伐,若是哪里没洗干净,自个会看不出?

    宫衍看她一眼,一脸肃穆:“你眼角有……脏东西。”他说的隐晦,但其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云轻舞不走了,宫人们嘴巴大张,无不露出古怪的表情,小陌则嘴角抽抽,朝着自家爹的背影连翻两白眼,小心眼的男人,明明很欢喜,很满意娘亲的打扮,却就因为娘亲太好看,找出那么个破借口,这智商让人不捉急都不行。

    云轻舞似是被人当头浇下一痛冷水,握紧袖中的粉拳,整个人都在不住地颤抖:“皇上,刚才的话臣妾没听清楚,您能否再对臣妾说一遍。”掐着男人腰间的软肉,她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