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713:能活着就是幸福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他有想过让郑丽婉母子染病暴毙,有想过凝霜殿走水,郑丽婉母子由于没能逃出,从而葬身火海,尸骨无存,却偏偏就没想到用天花这么个办法,不仅能帮着郑丽婉母子脱身,又能让天下百姓种牛痘,防止天花病毒侵害生命。

    “好吧,你政事忙,没想到也没什么。”反握住男人的手,云轻舞紧了紧,笑着道:“咱们要的是个好结果,旁的无需多去计较。”

    宫衍闻她之言,潋滟星眸中溢满柔情,叹道:“媳妇儿,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云轻舞心里甜如蜜,暖如春,看他一眼,红着脸儿道:“今个没少吃蜂蜜吧?”

    “哈哈”宫衍朗笑:“天天都在吃呢!”

    “没正行。”云轻舞娇嗔。

    宫衍笑得愈发畅快:“你喜欢就好。”

    “哼,我才不喜欢。”云轻舞傲娇地别过头,不去看他笑得一脸灿烂的侧颜。

    明明是大冰块一个,却每每在她面前没个正经,真真是表里不一!

    晃眼距离皇三子患天花过去五日,宫里宫外看似一切如常,实则人心依旧惶惶。

    “什么?”

    “你说什么?”

    “皇三子昨个半夜没了。”

    “不会吧?”

    “是真的,宫里严防消息走漏,但今个宫门一打开,消息还是传了出来。”

    起早上街摆摊的摊贩,三三两两凑到一起,交头接耳,低议着宫中传出的消息。

    但这些人不知的是,他们口中低议的,已于昨夜被天花夺命的皇三子,此刻正眨巴着湿漉漉,萌萌哒的大眼睛,看着躺在榻上,正满目慈爱地望着他微笑,看起来很是陌生,却让他没来由感到亲切的叔叔。

    “你是谁?这几日为何与我和母妃住在一起?”

    影脸上表情一怔,不知该如何作答。

    “轩儿,不得无礼。”

    郑丽婉端着汤药走过来,低声训斥道。

    “母妃,我没有无礼,我只是问这位叔叔是哪个。”逸轩委屈地瘪瘪嘴,可他的解释并未令自家母妃脸色缓和,郑丽婉将药丸放到桌上,扶影坐起身,然后看向他道:“学会顶嘴了是不是?”

    “轩儿没有。”

    逸轩愈发委屈。

    好几日没和大哥、二哥玩儿了,而且让他不解的是,他和母妃怎和个陌生叔叔,住到这个没有宫人服侍的宫殿里?最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母妃对眼前这位叔叔很好,不光给喂膳食,喂汤药,还帮这位叔叔换药包扎,难道母妃和这位叔叔很早就相识?

    “不许再唤为娘母妃,听到了吗?”影接过郑丽婉手中的药丸,没让她喂服,而是仰起头,一口气饮尽,郑丽婉见他喝完,伸手把碗放回一旁的桌上,表情认真,定定地看着儿子道:“你不是皇上的孩子,娘也不是皇上的妃嫔,所以,咱们才搬离凝霜殿,暂时住在这座宫殿里。”

    “轩儿不是父皇的孩子?”逸轩很聪明,分辨得出郑丽婉所言是真是假,可他毕竟是不到六岁的孩子,又如何能立时立刻接受郑丽婉说的话?眼里泪光打转,他看看郑丽婉,再看看影:“母妃不是父皇的女人,轩儿也不是父皇的孩子,大哥和二哥也不是轩儿的兄长,对吗?”

    郑丽婉点头:“从我们搬进这座宫殿起,你的名字就已经不叫宫奕轩,宫里也不会再有三皇子,你现在叫翟轩,这个名字是娘和你爹爹一起为你取的。”儿子眼里的泪光,令郑丽婉和影都感觉心痛得紧,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们必须得让儿子接受这一切,摆正心态,好好的生活下去。郑丽婉清楚以儿子的聪明,不难理解她说的话,可理解归理解,受伤害却也在所难免。

    影看着儿子眼里的泪光,心微微抽痛,声音黯哑,轻唤:“小轩。”

    “你不是叔叔,你是我的爹爹?”逸轩从母亲身上挪开目光,看向眼眶湿濡,正望着他的陌生叔叔:“你既然是我的爹爹,为什么要把我和我娘留在宫里?”影伸出手,逸轩不受控制地走近,带着哭腔道:“我讨厌你,我讨厌你做爹爹,我喜欢父皇,我喜欢大哥、二哥,喜欢母后,他们待我很好,我喜欢和他们呆在一起。”就在影的手快要抓到他的胳膊时,他蓦地后退两步,任眼里的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冲着郑丽婉喊道:“娘是坏人,娘一点都不喜欢轩儿,我不要看到娘,不要看到爹爹,我不要看到你们!”

    语罢,他转身跑向偏殿。

    影仰起头,逼退眼里的湿意,随之长叹口气,看向郑丽婉道:“去看看孩子吧!”

    “不用。”郑丽婉坐在榻边,臻首低垂,摇摇头,缓声道:“轩儿很聪明,刚才能当着你我的面说出那番话,说明他已经接受你是他的爹爹,只不过事出突然,要他坦然接受你,坦然接受这一切,怕是还得段时日。我们应该给他时间缓冲,给他时间让他好好想想,要不然,他会憋出病来的。”

    “苦了孩子了。”影一脸苦涩道。

    郑丽婉抬起头,一双清眸锁在他脸上,掀起唇角,淡笑道:“他能来到这世上,本就是他的福气,今时今日,我们一家人还能继续活着,这无疑是我们的幸福,而这份幸福是主子和皇后娘娘给我们的,还谈什么苦不苦的。”

    “孩子毕竟有太多事他不明白”影阖上眼,长叹口气。

    “等他年岁再大点,自然会明白今日这一切。”郑丽婉说着,顿了下,接道:“你不能有张和主子太过相近的脸。”注视着影戴着易容面具的脸,她的眸光渐变怅然:“我只想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影抬手探向耳侧,取下了易容面具:“就像你说的,能活着已经是我们的福气,我何须再招惹是非上身。”郑丽婉微怔,喃喃:“轩儿长得和你只有三分相像。”

    “这很好。”太子殿下和皇上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若是他的孩子和他容貌相似,日后难保不会出现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