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705:我走的是女王范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宫衍看着她,半晌不语,云轻舞觉得奇怪了,这人干嘛呢?眼神变化,似乎、好像有些不高兴。

    “在生气?”她问。

    他点头:“嗯。”

    “你不相信我?”云轻舞秀眉微蹙。

    她只是和人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又没其他的事发生,不至于吧?

    “相信,可我心里还是感到不舒服。”宫衍一脸吃味。

    云轻舞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蓦地,感到一阵好笑:“小心眼。”吻上他的唇,诱惑他张嘴,身体宛若美女蛇般缠上他,水眸撩人,尽显妩媚:“还生气吗?”宫衍喉中一紧,跟着喉结不自觉地开始滚动,语声沙哑低沉:“小妖精!”他是怕她了,实在是太会折磨人,轻拍拍她的翘臀,他愈发显得吃味,道:“想和我做朋友是假,借着这个由头接近你恐怕才是他的目的。”

    “别装啦,你我都知道,他能回归本位,证明他已勘破情字,又怎么还会与咱们揪扯不清。”云轻舞在他耳珠上咬了口,算作惩罚:“我对你的爱,天地日月可鉴,你在这么乱吃味,可别怪我收拾你。”

    宫衍抱紧她,给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求收拾!”

    “你”别怪云轻舞想歪,是这人的眼神忒露骨鸟。

    稳了稳心神,云轻舞在他俊脸上蹂躏了片刻,勾唇道:“快打住你那小儿不宜的心思。”

    宫衍喉中发出低笑:“我很纯洁,是你想歪了吧!”

    “你才想歪了呢!”白他一眼,云轻舞松开手,退出他的怀抱:“我要去睡了,你慢慢洗。”宫衍抱起她:“我洗好了。”

    不多会,两人换上干净的内衣躺在牀上,摇曳暗淡的灯光透过青色的幔帐招进来,忽然,宫衍翻身而上,将云轻舞压在身下,专注地看着她漂亮的眼睛。

    “不许闹了哈!”

    云轻舞推他,想让他躺会自个的位置。

    宫衍启口:“我就是想看看你。”

    云轻舞明显不信:“非得这样看?”宫衍有些心虚地干咳两声:“这样看着清楚。”

    “睡觉,这一辈子你有的是时间看。”丫的睁着眼说瞎话,以为姐儿是三岁小孩吗?

    感受着男人猛然加速的心跳,云轻舞的唇角微微弯起:“想连续吃半个月吃素,你现在大可随心所欲。”

    宫衍被吓住了,禁不住可怜兮兮地轻唤:“舞儿”连续吃素半个月,好狠!

    “没听到。”云轻舞脱口道。

    宫衍嘴角一抽,既无奈又好笑。

    躺回自己的位置,他搂紧她,嗅了嗅她发间散发出的淡雅香气:“你刚才真误会了,不过,我度量大,就不和你计较了。”云轻舞“嗯哼”了声,撇撇嘴,道:“我有没有误会你心里清楚。”

    “好,你没误会,但我那样只是因为我爱你。”凑到她耳畔,他说话的语气极其暧昧。

    云轻舞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小声嘀咕:“没正经,厚脸皮,把肉麻当饭吃。”宫衍装作没听到,问:“你在说什么?”云轻舞想都没想,直接启口:“我在说你除过想那事,可还有想旁的?”

    忍住笑出声,宫衍一本正经道:“我每天想的事儿可多了,可这一到晚上,一和你躺在一起,我脑子里就只有那事,只想好好疼爱你!”

    “说你脸皮厚,看来我还真是说对了!”

    堂堂一国之君,什么话都往出说,脸皮真真堪比城墙厚。

    宫衍笑了笑,道:“脸皮子薄可不好,这样会被人欺负的。”

    云轻舞翻个白眼:“说得好像你有被人欺负过似的。”

    “没错,我确实有被人欺负过。”

    “净扯瞎话。”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想知道谁欺负过我吗?”

    “没工夫听你编故事。”

    “你得信我,我不骗你。”

    “那你说。”

    宫衍见媳妇儿入套,嘴角不由弯起:“我时常被我媳妇儿欺负呢,所以,我为了不被她再欺负,只能厚着脸皮往她身边蹭。”云轻舞脸上一红,轻“呸”一口,道:“哪个欺负你来着?要我说,是你欺负我才准确些。”

    “舞儿”

    云轻舞抬头瞥他一眼:“在这呢,别叫魂。”

    “哈哈”宫衍愉悦地笑出声。

    “笑毛线?”云轻舞觉得自己很幼稚,却控制不住想和男人斗嘴。

    待听到他回应,心里不期然地感到甜蜜蜜。

    或许这也是一种爱的方式!

    宫衍愈发笑得大声。

    云轻舞一脸嫌弃:“夜了,你笑这么大声,没毛病吧?”

    “媳妇儿,你真可爱!”

    “我走的是女王范,不是萌系萝莉范,别把可爱和我扯在一起。”

    宫衍吻住她的唇,半晌,方结束这一法式热吻:“你是我的女王,也是我眼里的可爱萝莉。”

    “我知道你是大叔,可我只做女王,至于你眼里的可爱萝莉,在哪里,在哪里?”云轻舞说着,坐起身还故意朝殿中环顾一圈。宫衍伸臂,手上轻轻用力,带她躺回自己怀中,笑着道:“媳妇儿,你能拿奥斯卡大奖了。”

    云轻舞“扑哧”一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宫衍闻言,笑眯眯地接道:“看来咱俩还真是天生一对。”一样的厚脸皮。听出他话中之意,云轻舞并未露出半点不悦,反还得意洋洋道:“你直接说我厚脸皮得了,用不着拐弯抹角说什么天生一对。”

    “有媳妇儿真好!”宫衍笑得一脸愉悦。

    五年多来,他很少笑,更别提畅快地大声笑,而现在,揽着媳妇儿,那消失五年多时间的笑声,终于又回来了,这是媳妇儿给他的,让他如何不疼她,寵她,爱她?

    云轻舞忽然道:“说会正经话吧!”

    “你说,我听着。”宫衍语声轻柔,眉眼含笑。

    “是你说,我听。”云轻舞枕在他的臂弯里,看着他星眸中流转的笑意,催促道:“快说呀!”

    宫衍:“你想听什么?”

    “说说大家伙现在的状况,再说说你把大晋发展到何种地步。”爹爹和娘团聚,也不知有没有给她生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祖父和小姑是否过得好?明泽和云烟有没有成亲总之,她想知道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