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657:我若是不答应呢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最快更新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最新章节!

    云轻舞抬起头,循声望向门外,看到那熟悉的容颜,脸上立时尽显冷意:“你是我的谁,我为何要对你好?”

    “他呢?他与你又有什么关系?”门半开着,屋里光线昏暗,宫澈的脸看起来有些模糊,但他的表情,眼里的情绪,却被云轻舞看得一清二楚,可这并没有令她动容分毫。

    痛么?呵呵!痛又如何,与她有关吗?

    乌云不知何时遮住了月色,蒙蒙细雨落下,宫澈眸中含痛,注视着云轻舞,良久无语。

    “朋友。”

    云轻舞清越的声音扬起:“父皇和我爹爹,还有星儿都在这吧?”

    宫澈没有作声,算是默认。

    “你掳他们到此,为的就是见我一面?”

    “是,我想见你。”不过,不是一面,他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云轻舞冷哼一声,盯着他道:“可我从没想过见你,没想过再与你有任何关系,而且那夜,以及之前我皆有对你把话说清楚,难不成你领悟力太差,不懂我的意思。”宫澈眼里的痛楚愈发

    浓郁,语声黯哑道:“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不能怎样对你?”云轻舞对他眼里流露出的情绪依旧无视,道:“带我去见我爹爹他们。”

    “会让你见到的,但不是现在。”宫衍说着,往身后看了眼,很快有两个着黑衣的劲装男走进屋里。

    “你觉得他们是我的对手吗?”云轻舞冷笑。

    宫澈嘴角动了动,道:“我只是让他们将人先带到宁远候那边。”云轻舞静默,须臾后,她朝沐瑾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那俩黑衣劲装男扶沐瑾离去。“小舞,我很高兴你还像之前一样信我

    。”宫澈苍白如纸的脸上浮起抹浅淡的笑。

    “我是信我自己。”信他?这是她今世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宫澈闻言,脸上表情微微生变,不过,转瞬工夫,他就恢复了常态,温声道:“换个地方说好如何?”

    “有话直说。”云轻舞神色淡淡,站着不动。

    见她不给自己半点情面,宫澈心中不由一痛,道:“你赶过来肯定累了,今晚先好好睡一觉,我们明日再谈。”言语到这,他的目光略显复杂,在这复杂下面是难以遏制的情愫:“能约你

    到这里相见,我也不瞒你,人都在我手上,但你要找出他们,绝对没有可能。”

    音落,他转身而去。

    云轻舞的表情颇为难看,微眯着双眸,注视着他的身影渐行走远,一点点消失在雨幕中。

    “皇后娘娘这边请。”

    一黑衣劲装男看到从屋里走出,无比恭敬地做出个请的手势。

    雨声淅沥,夜风透过窗棱缝隙而入,吹得桌上的灯火摇曳不止,让整个房间里的光线忽明忽暗。眸光浅淡,在自己今晚要住的屋里环视了一圈,云轻舞眉心微蹙,走到牀边坐下。

    他……想玩什么花样?

    食指轻点膝面,她脑中思绪迅速翻转着,好从中找出宫澈的具体打算。忽然,她手风一扫,屋里霎时漆黑一片。

    “你的警惕心还是这么高。”随着“咯吱”一声,房门轻轻被推开,一道于云轻舞来说还算熟悉的男声响起。

    “是你。”

    凭借过人的眼力,云轻舞看清来人的样貌,嗤笑道:“看来你和宁王的交情很深厚啊!”来人走进屋,反手将门阖上,注视着她道:“我与宁王相交,从未遮遮掩掩过。”

    云轻舞对他之言不置可否,淡淡道:“说吧,你找我什么事。”能准确到这方小院找她,说明他极得宁王的心,否则,从何轻易知道她来此的消息?

    “我知道你是来救人的。”景墨染似是全然不在意她的态度,点亮桌上的灯盏,随后坐到一旁的椅上,看着她道。

    是的,来人就是景墨染。

    当日得云轻舞意外相救,等到养好伤,他便收起所有的骄傲,投靠宁王为其办事。

    至于他是否真正效命对方,唯有景墨染自个知晓。

    “怎么,你想帮我?”云轻舞眉梢上挑,眸中神光意味深长。

    景墨染静静地看着她,半晌,他道:“我若说我在宁王身边,目的是想有朝一日能帮到你,小丫头……你信吗?”血幻宫被清剿,按常理说,他该恨她,该将她碎尸万段,然,他就像是中

    了魔一般,随着时间推移,竟对她再也生不出半点恨意,单就这便也罢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不知何时,他对她已然情根深种,想要用自己的真诚感动她,从而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这样的心思于他来说实在可笑,可笑到他自己几乎都不认识自己,却还是遵从本心,屈就在宁王身边。

    或许,宁王只是他得到她的一个跳板,一旦他心想事成,难保不会立刻带着她远离京城这个是非之地。

    “你说呢?你说该不该信?”骗三岁稚童吗?留在宁王身边,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帮到她,她是该说这人太过自以为是,还是该说这人自大得没边?

    云轻舞唇角微微弯起,眸中闪烁着玩味的光芒。

    “呵呵!”景墨染低笑,脸上不见丝毫尴尬,道:“看来你是不信了。”

    “知道就好。”云轻舞的眼神一变,眸光清透,仿若能洞穿人心似的:“宁王所谋之事一旦成功,你想从他手里要的好处,就是我吧?”云轻舞真相鸟,但眼下她仅是猜测,而景墨染在闻

    她之言后,脸色瞬间变了又变,云轻舞子嗣把他的表情变化全然纳入眼底:“可你有无想过,宁王就一定能成功,能坐上那把椅子,能把皇上,以及我大晋的忠臣良将都杀死吗?再有,在你

    眼里,我就轻浮到是个男人就想往上贴的庸俗女子吗?”她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意。

    心思被言中,景墨染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感到极其不自在。

    静默须臾,他直视着云轻舞的眼睛,认真而郑重地道:“我不否认对你的心思,从你我初识,我就没有否认过,小丫头,我喜欢你,只要你答应随我隐世,我便帮你救出你要救的那几个人

    。”

    云轻舞凝向她,没就他之言接话,而是问:“你觉得你的修为能和我比吗?”景墨染一怔,长时间未语,云轻舞这时笑了,那笑嘲讽而鄙夷:“修为连我都不如,又谈何资格帮我救人,且

    提出那么一个大言不惭的要求?”

    景墨染脸上涨红。

    是啊,他的修为确实和她没法比,而他却……

    “原来你是抱着那么个心思接近本王的。”门外乍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

    云轻舞和景墨染几乎同时将目光望向门口,就见宫澈推门而入,俊逸的脸上尽显怒色:“雪无痕,你让本王很失望!”该死,竟敢觊觎他的小舞!

    “什么时候对我生疑的?”雪无痕面沉如水,不疾不徐地问。

    宫澈冷冷道:“知道本王何时对你生疑,于现在的你来说有何作用?”

    “今晚这一出是你专门给我设的套。”

    雪无痕用的是陈述句。

    “没错。”宫澈凝视着他,一字一句道:“其实在你和我谈条件,及过多关注小舞时,我就该想到你对小舞抱有不可告人的心思。”说什么事成后,只要他成全一件事,旁的什么都不要,

    哈,成全?要他成全?脸还真够大!

    然,那时他却没多想,便点头应允,由这来说,他其实也自大的没法说。

    雪无痕?云轻舞明眸半眯,冷冷地盯着在她面前以‘景墨染’这个名自称的男人,启口:“你是血幻宫宫主雪无痕?”

    身份已被拆穿,雪无痕自然没有再伪装下去的必要,只见他眸光微闪了下,然后就取下易容面具,看向她道:“我是雪无痕。”云轻舞看着他的真容,先是一怔,随之神色复杂道:“你残

    害婴孩,用他们的血修炼邪功,为的就是你那张脸。”初见,她就有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血腥气,结果却没将其往邪恶的方向想,还真是粗心大意得紧。

    雪无痕嘴角动了动,半晌,唇齿间挤出一句:“和你认识后,我便没再修炼过那种功法。”

    想到曾在血幻宫中看到的血池,云轻舞瞬间感到一阵恶心。

    而她微妙的表情变化,雪无痕有看在眼里,于是乎,他甚感受伤:“面对我,你感到恶心?”

    云轻舞如实道:“是,我是感到恶心,更没想到你竟然丧心病狂到用婴孩的血,修炼劳什子驻颜术。”

    “你以为宁王多好么?”雪无痕扫了宫澈一眼,掀起唇角道:“精魄,听说过精魄吧?为提升修为,无欲无求的宁王殿下,利用自己的暗势力天龙门,祸害无数少女失去童真,提炼出令人

    作呕的精魄服用,这样一个伪君子与我之前的所作所为有何区别?”

    “他好与不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云轻舞正说着,只见眼前陡然闪过一道白光,跟着是宫澈的声音扬起:“你在找死!”

    雪无痕满目愕然,只觉身子一动都不能动,这时,他知道自己已经凶多吉少,知道自己的生命恐怕就要终结,慢慢的,他的目光从宫澈的冷脸上掠过,最后落在云轻舞脸上,嘴角相当费力

    地动了动,扯起抹浅淡的弧度,语声低哑而虚弱,道:“小丫头……我喜欢你,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接触到柔情满满,却渐失神采的双目,云轻舞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并不喜欢你。”初见时没有,现在亦没有。

    她只喜欢她家男人。

    宫澈向来温润的眸中写满冷漠,面无表情地看着雪无痕的身体一寸寸委顿下去,他刚才动作太快,太突然,以至于都没看清楚他具体是如何出手的,只有一道白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静寂的屋里,他原先站的位置上,只剩下一团紫色锦袍,锦袍里则裹着一滩血水。

    “你杀了他。”

    云轻舞的声音打破了一室静寂。

    “他自己找死。”宫澈道。

    “你呢?”眸光清透犀利,直直地刺向宫澈的面门,不等他作声,云轻舞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又响起:“就你这段时日的所作所为,及之前吕宋村那边爆发的疫病,要我说,也是妥妥的在

    找死。”

    宫澈走近她,语声沙哑,问:“在你眼里,我难道极其不堪?”

    “难道不是?”云轻舞反问。

    “小舞,任何人都可以指责我,唯独你不可以。”宫澈在她眼里看到嘲讽之色,一颗心紧紧地揪在一起:“我说过已知错,我有请求你原谅,可你就是不愿意给我机会,如此一来,我不得不采取些过激手段,达到和你在一起的目的,这样的我,就是在找死么?”眼神痛楚,语声悲戚,这样的他,并未在云轻舞眼里激起半点微澜。

    “掳我爹爹,掳父皇,掳沐瑾和星儿,你的目的就是要挟我留在你身边?”

    “是,我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

    “我若是不答应呢?”

    “不在乎他们的死活,你尽可以不答应。”

    云轻舞忽然间就笑了,笑着笑着,她眼里迸发出熊熊怒意:“阡陌,你以为用我爹爹他们要挟我,便会逼我就范么?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

    “小舞,我不想惹你生气的,我只是想和你长相厮守。”坐到椅上,宫澈低头,交叉的十指抵在额前,苦笑道:“而你却不愿再给我次机会,不愿接受我。被你这般怨恨,我心里很痛。”云轻舞没有接话。

    窗外雨声停息,屋里静寂一片,只有灯火忽明忽暗地燃烧着,照出他俊逸至极的面容。

    他显得很疲倦,良久,他的眸光挪至云轻舞,叹了口气:“小舞,我对你从无坏心。”

    “我不忍心对你在乎的人下手,所以,你别逼我做出残忍之事。”

    “你死心吧,我既已认定宫衍,就绝不会背叛他,背弃我和他之间的感情。”云轻舞清冷的嗓音透出彻骨寒意:“阡陌,想想过往,想想你曾经都是怎样害我的,想想你带给我的悲与痛,要是你的良知还未泯灭,最好打消所有的心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