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644:怨怼,疯癫求死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最快更新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最新章节!

    究竟是哪个救的她,既然将人救出地牢,为何又不把人带走,反设法给这蠢女人换了张脸?

    那人是何目的?

    红萼?莫非是红萼……不会,红萼被他重伤,没本事带着这个重伤的蠢女人逃出地牢,不过,蠢东西的这张脸倒有可能出自红萼之手。

    九尾狐一族有一秘术,可以施法给人换脸,但换脸的人想要恢复原貌,就要遭一番罪了。

    “雪媚?雪媚在哪里?”云轻雪被掌掴倒地,嘴角沁出鲜红的血丝,泪眼朦胧地爬起身,忍着疼痛,悲声道:“原来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根本就不爱我。”

    宫澈冷冷道:“我是喜欢小舞,只喜欢她,至于你……连她一根头发丝都闭上,你说说,你又哪来的自信,以为顶着一张小舞的脸,就能让我误将你看作小舞,雪媚,你告诉我,是我蠢,还是你蠢?”

    “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蠢?”云轻雪只觉天旋地转,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然,她双腿打颤,肿胀起来的脸庞呈死灰状,她死死地盯着宫澈,一字一句地厉声质问:“你怎能说我蠢?既然你很喜欢她,为何没有第一眼认出我不是她?要我说,你压根就没想的那样喜欢她,对了,你只喜欢自己,只喜欢权势,只想一心成全自己的野心,她于你来说,和我一样,都是蠢女人!”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云轻雪知道,那些话都是她说给自己听的,都是她自欺欺人之语。

    宫澈逼视着她,目光锐利冷漠:“说完了?”简单的问话,且声音特别轻,却令云轻雪心中的恐慌愈发加剧。

    “阡陌哥哥……”嘴角动了动,她稳住心绪,小心翼翼地唤宫澈,见宫澈只是冷冷地凝视着她,并不作声,她眼里泪水滴落,颤声道:“你……你好好想想,她如果心里有你,为何不与你相认,为何要瞒着你性别,还有,她若心里有你,又怎会嫁作他人妇,为他人孕育子嗣?阡陌哥哥,她根本就配不上你,只有我才是真心喜欢你,爱你的啊!”

    “你的喜欢我要不起,也从没想过要你喜欢。”宫澈幽邃的眸中带着抹血色,目中神光随着他音起愈发显得幽暗深沉,他冷声道:“小舞配不配得上我,无需你这心思阴毒的女人来说,记住,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说小舞一句不是,我就不仅仅是用皮鞭招呼你了!”

    云轻雪闻言,本就纤瘦的身体几度摇摇欲坠,脆弱得仿若一阵微风吹过都能将人吹倒,与此同时,她感觉强势的威压向自己扑面袭来,让她生生感到窒息。

    原来……原来他真得很喜欢云轻舞那个贱.人,原来她在他心里真得没有一点地位,哈哈……阴毒?他说她是个阴毒的女人,这就是他对她的了解,是她给他的印象?云轻雪攥住自己的衣襟,嘴角紧抿,神色凄凉,心中却大笑不止。

    他的眼瞎了不成?怎么能误解她,怎么能不顾念一点昔日的情分,狠狠地伤害她,从心到身,她被伤到极致,从而痛到极致。

    宫澈眼里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见她双眸闭阖,眉心紧蹙,额上隐隐还有冷汗渗出,却不见丝毫动容,她痛苦,那是她活该,他何必施舍同情,沉默半晌,他道:“不想死的话,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闻言,云轻雪睁开眼,疯狂大笑,眸光怎么看怎么空洞。她的身子摇摇晃晃,似是随时都能倒下。

    “阡陌哥哥,我的阡陌哥哥,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自我入人界轮回,你说我对你不好么?而你,却一次又一次负我,且没少亲手杀死我,现在,你又说出那么一句话,是想要我对你感恩戴德吗?”

    云轻雪的表情骤然生变,她双眸赤红,带着极致幽怨,直直地看着宫澈,看着这个她爱如骨髓的男子,恨不得上前抓住他的胳膊厉声质问:“我究竟哪里不好,让你如此嫌弃,让你如此狠心,要置我于死地?”可是,她嘴角抖动,良久,没发出半点声音。

    脸上又痛又痒,像是有生前上百只虫子在噬咬,云轻雪想用手去抓,心里有道声音在告诉她:不可以,不可以用手抓,因为这是换脸后必须要承受的痛苦,待过去三日,这张脸就会彻彻底底成为你的脸。

    若想恢复原貌,则要在痛痒没有完全消散前,由施术者撤去秘术,也就是说她这张脸只有三天时间可恢复成原来的容颜,否则,只能顶着一张假脸过一辈子。

    手儿握紧,隐忍着脸颊上传来的极致痛痒,云轻雪冲着宫澈嘶声又道:“动手呀,你现在就动手呀,让我好好看看,你到底有多残忍!”伴她再度音起,她一步一步走近宫澈,不料,在她音落,即将要到宫澈近前时,只见宫澈冷冷挥袖,她立刻如断线的纸鸢,朝后飞去,很快一声闷响响起。

    云轻雪的身子刚一着地,鲜红的血便从口中喷薄而出。

    抬起头,她神情痛苦,咧着嘴忽地笑起来:“杀了我呀,你杀了我呀,快动手,我等着呢!”本白白净净的贝齿,这一刻被鲜血染红,显得格外阴森可怖,她看着宫澈,死死地看着,眸光愈发幽怨,脸色却挂着疯癫的笑,道:“不是要杀我吗,来,我就在你眼前,不必客气,你可以继续动手……”异常尖锐的语调,此刻,她就像是患了失心疯一般,歇斯底里地吼着,与正常人完全不搭边。

    宫澈不耐地皱眉,冷如寒电的目光中不带半点情绪起伏:“滚!”他从齿缝中挤出一字。

    “我偏不走呢?”云轻雪敛住笑声,语声悲凉,凄然道:“你杀了我吧,我求你你现在就杀了我吧!”如果活着注定要承受无边无际的痛苦,那她甘愿再被他杀死,否则,她会让那个贱.人不得好死,对,只要她还活着,定让云轻舞那个贱.人不得好死!

    “疯子!”宫澈启唇,眼里露出明显的嫌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