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631:一定要坚持住!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最快更新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最新章节!

    嘲讽,聂家小子冲锋杀突厥人的时候,回头给他一个嘲讽的眼神。

    他看得出那眼神里的含义——胆小鬼。

    不,他不是胆小鬼,他说过会勇敢杀敌,会像父亲一样,成为铁骨铮铮的汉子……可笑啊,那些话他是说过,结果……结果他趴在了尸堆中间,装死来逃离被突厥人杀死,就这还不算,他竟然眼泪鼻涕横流……

    难道他此次西北之行,跑来做懦夫的?秦鸿摇头,流着泪连连摇头。远处两军仍在厮杀,他周围百丈内有尸体,有突厥的伤员,同时也有大晋的伤员,他看得见尸堆里有人伸出手,有人抬起头,而那些手,还有那些抬起头上全是血淋淋的,可见他们受伤不轻。

    大晋的义务兵抬着简易担架奔跑在这百丈内的战场上,抢救者一个个身受重伤的大晋受伤将士,他们中多数只有十五六岁,穿着白色护士服,神色急切,忙得手脚不停。

    “我不是懦夫,我要站起来!”哪怕不能像聂家小子那样,骑着战马冲锋杀敌,但他可以了结突厥残兵,可以帮义务兵抢救大晋受伤将士,用袖子擦干净眼泪鼻涕,秦鸿眼里露出坚定之色。他不能让聂家小子、绝,还有那位令他倍感敬重的女子瞧不起,更不能让父亲母亲失望。

    鼓起勇气,秦鸿从尸堆里爬起,看到受重伤,尚未端起的突厥人,高举兵器,咬着牙直直地刺下。

    温热的血溅到他脸上,慢慢的,他睁开眼,垂首看向被他补刀杀死的第一个突厥人,死了,刚还想爬起的突厥人,被他杀死了。害怕吗?不,不害怕,当他站起那一刻,当他高举兵器那一刻,当他刺向突厥伤病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害怕。

    只不过还是有些不习惯而已,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上战场,更是他第一次杀人,否则,他也不会闭着眼行事。

    一回生,二回熟,杀第二个,第三个突厥人时,秦鸿心中的胆怯已全然散去,手执兵器,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了结那些还想妄图站起再战的突厥兵。但是,在他看到身受重伤,少胳膊,少腿的大晋伤病时,他眼睛酸涩,心里是又痛又恨。

    痛,是为自己受伤的同胞而痛;恨,是恨那些该遭千刀万剐的突厥畜生。

    “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背你去找军医医治!”每背起一位受伤的大晋兵士,秦鸿都会说些激励之语。

    “别睡,你别睡,醒醒,你醒醒,咱们的军医很厉害的,他们一定能救你的!”

    “睡着了你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

    遇到刚准备被他背起,却因伤势过重,在他眼前阖上眼的大晋伤病,秦鸿眼里的泪不由自主地就会往下落。在他的人生里,何时像今日这般哭过?突厥和大晋正面交锋,今日这一战不是第一战,由于他太过害怕,在前面的两军交战时,他可耻地做了缩头乌龟,躲在军医救治伤员的帐篷内,没有上战场。

    “我可以的,我可以救更多的人,我能坚持住……”

    从战场上来来回回往外救出近百名大晋伤病,秦鸿的体力已明显不支,可他仍坚持一趟又一趟往返在战场和临时搭建的医务帐篷间,被他救离战场的大晋伤兵看向他的眼神,全是满满的感激,为伤病清创、上药、包扎的医务人员,在看到他背回的一个个伤兵时,目中也露出了惊叹之色。

    一个伤兵就是一条人命,靠体力独自从战场上背出越来越多的伤兵,这样的人,让人很难不生产敬佩。

    跌倒了,爬起;爬起,再跌倒,那就再爬起,秦鸿坚持着,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努力坚持着,背不动了,他就用手拖着伤兵慢慢爬出战场。

    “秦鸿,坚持住,不想给父亲母亲丢脸,一定要坚持住!”

    缓口气,秦鸿感觉有些力气了,背起一名断了胳膊的伤兵,艰难地迈步往战场外走,边走,他还边鼓励背上的伤兵:“相信我,我能背你离开战场,你叫什么?我叫秦鸿……”怕背上的伤兵昏厥,他不停地找话说。

    浩然剑气,宛若咆哮的飞龙,势不可挡地袭向克尔,宫衍清冽低沉的嗓音响起:“你永远都不是我的对手!”克尔中招,口中鲜血喷出,变换招式做垂死挣扎,宫衍手中的剑如银蛇划过夜空,泛着冷意的白芒似是蕴藏着刺骨冰寒。

    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到剑尖,宫衍以碾压式狠狠地虐着克尔。

    “孰胜孰负,不到最后,你我皆不知,小子,轻敌可是兵家大忌,小心一个不留神死在我手上。”

    自交手那一刻,他就已知结果,但要他不战而败,拱手送上自己的人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克尔不顾内伤过重,调转体内所有劲气,向宫衍发出狠辣攻击,想要将其一招毙命,奈何他胸口蓦地如被重山之力击中,随之排山倒海般的大力用尽他的身体,将他的经脉全然摧毁。

    克尔当即心神一震,知道自己算是彻底完了。

    身体倒飞数十丈,终重摔于地,不受控制地狂吐出一口鲜血,他气力全无,脸上失去了所有血色。

    “你我交上手,我便知无论我如何提升功力,在你面前都不值得一提,我败了!”

    克尔仰面躺在雪地上,凝望着高悬于空的冷月,气若游丝,问:“你要一统天下?”

    宫衍淡淡道:“不是我要一统天下,是形势所迫,我不得不为之。”

    “冬日是我草原牧族最难熬的季节,牛羊、牧民多有冻死、饿死,若是不想法子获得充足的食物和御寒之物,我们是无法平安顺利过冬的,而中原土地肥美,物产丰富,这就让我们不得不动心,所以,我不后悔屡屡进犯贵国疆土,只要能让我突厥人吃饱、穿暖,度过一个暖冬,哪怕是屠杀整个中原的贱民,我都是无悔的。”

    “我汉人是贱民?铁骑踏平我中原,屠杀我大晋百姓,你的心还真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