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622:一定要这样吗?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这两日为方便打探消息,两人都未穿铠甲,而是黑色劲装着身。

    “大雾散了不少,明日指不定就能散尽。”

    提气,两人飘向突厥王庭方向,云轻舞低语道。

    宫衍轻“嗯”一声。

    夜,深了。

    “空的!”云轻舞错愕地睁大眼,这已经是他们看到的第九个空帐篷。

    宫衍眸色深邃,一脸凝重:“稻草人,咱们之前看到每座帐篷外立着的突厥兵,原来都是稻草人。”

    “走,咱们再瞧瞧其它帐篷。”没想到啊,这突厥野蛮人竟然还会玩空城计!

    云轻舞嘴角勾勒出一抹冷嘲的弧度。

    宫衍应声,两人身形一闪,出了帐篷。

    连续看过近二十多个后,云轻舞眸中迸射出凌厉的冷芒:“这突厥人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你带兵返回营地,我留下铲平突厥老巢。”宫衍脸色沉冷,身上杀气狂溢。

    云轻舞:“有什么话等会再说,我这会有更要紧的事要做。”两人对话皆用的是密音,因此,一点都不担心被巡逻的突厥兵听到。

    待做完要做的事,云轻舞和宫衍悄无声息地回到藏身之地。

    “你带人回吧,明个一早我来料理他们的巢穴。”站在篝火旁,云轻舞与宫衍四目相对,极其认真地道出一句。

    宫衍:“这边的骨头不一定好啃。”

    云轻舞嘴角泛起抹若有似无的笑,挑眉:“你怀疑我刚做的是无用功?”她已在突厥人食用的水,及食物上投毒,只要他们早起吃喝,保准妥妥地去见阎王。宫衍久久不语,云轻舞不由催道:“这会没时间让你我犹豫不决,你要知道,突厥大军哪日开拔离营咱们并不知晓,要是再在这耽搁下去,指不定我边城百姓已然惨遭屠戮!”

    稍顿片刻,她语气加重:“咱们的兵马虽胜于突厥,手中还有杀伤力强大的秘密武器,但西北这边的防御面太长,爹爹为尽可能地保全百姓,将十五万兵马分散到各要塞,大营里只留下不到五万兵马,一旦突厥大军直攻我西北大营,那么爹爹那边就危险了!”

    “好,就按你说的来,我这就带百人返回大营。”在大局面前,不容出现任何闪失,宫衍没再犹豫,颔首应下媳妇儿之言。

    云轻舞眼里染上丝笑意:“成,你留下的百人我要了。”如果她不要,他定不会放心回营地。

    “保重!”也不管上官云烟和月明泽,及云鸿瑾他们正看向这边,宫衍伸臂揽自家媳妇儿入怀,静静地拥抱了片刻,然后将人放开,转身而去。

    目送他走远,云轻舞挪目,望向上官云烟三人:“过来吧,我有安排。”

    “公子,我不要离开你。”上官云烟眼里写满倔强。

    月明泽眸光坚定,亦道:“这次出征,我有告诉自己觉不离开你左右。”

    “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但眼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而且以我的修为,完全用不着你们保护。”云轻舞注视着两人,肃容道:“安排你们立刻赶去那里,其实是我有种强烈的预感,那里或许是突厥兵攻我大晋的另一个突破口,听我的,你们立刻带人赶过去,配合那边的守兵抵御突厥人进攻。”

    上官云烟低着头不语。

    月明泽道:“一定要这样吗?”

    “嗯。”云轻舞很认真地点头,微启唇:“我有我的责任,这一点你们是知道的,如若被突厥人得逞,大肆杀戮我西北百姓,我和他羞愧的同时,会甚感自责,所以,我拜托你们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务必不能让突厥人的阴谋得逞!”

    “我听你的,带人赶过去。”只要能让她安心,他做什么都可以。

    上官云烟这是抬起头,定定地注视着她,眼眶逐渐泛红:“我有对你说过吗?自初见你那次,我就感觉有股熟悉感萦绕心头,觉得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你,还有,我想跟在你身边,永远跟在你身边,哪怕为你去死我也甘愿公子,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

    “傻瓜!”云轻舞神色动容,抬手帮上官云烟将垂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柔声道:“你有说过,我都记着呢,别把死挂在嘴上,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言语到这,她眸光挪离,落在月明泽身上,弯起唇角,微微一笑:“明泽,云烟就交给你了,你们都给我好好的,告诉你们个秘密,我也时常觉得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们。”记忆中,没有他们的身影,但是,他们给她的感觉确实像是老友一般。

    月明泽看上官云烟一眼,启口:“我会护着云烟的,你保重!”

    “你们同样保重!”笑看上官云烟一眼,见这丫头并没什么反应,云轻舞不由出言打趣:“你若对云烟有意,等回京后,记得到她家去提亲。”登时,上官云烟和月明泽都成了大红脸,月明泽别过头,握拳掩唇干咳两声,略带些不自在道:“只要云烟点头,我会的。”

    “我点什么头,你又会什么?真是的!”

    上官云烟瞪他一眼,红着脸走远。

    东方渐露鱼肚白,连续数日的大雾在今日终于变得稀薄。

    “出什么事了?”听到帐外传来阵阵惊呼声,颉坤脸色一沉,高声问。

    就在这时,迪亚神色慌张,疾步走进帐中:“父汗,咱们”不等她道出后话,震天撼地的轰鸣声乍然响起,随之是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哭嚎声在草原上空回荡开。

    颉坤呆怔片刻,旋即颤声问:“大晋打过来了?”心里明明已有答案,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从女儿口中得到一句否定的回答。

    “父汗,为今之计,只有先逃离王庭!”迪亚不知该说什么,此刻的局面她有提醒过父汗,奈何父汗不听,而她也尽可能地用了计谋,却还是让晋人钻了空子,在他们的饮用水和食物中投了剧毒,但凡早起有进食者,没有一个活下来,再加上外面这会传来的轰鸣声,她知道王庭是彻底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