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598:答应,不想回去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最快更新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最新章节!

    云轻舞闻言,当即笑出声来,确认:“你这是答应了?”

    “嗯,我答应了。”宫衍寵溺地看着她,道:“可你确定黑泽能照顾好小陌吗?还有,他又是否愿意呆在里面照顾小陌。”

    “他听我的,我说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小陌由他带着,吃喝睡,还有玩儿都不是问题。再者,我随时都能进去看小陌,如此一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说到这,云轻舞收起笑容,神色认真道:“小陌出生那日,虽说除去不少太后的眼线,但我还是不放心把小陌留在宫里,所以,我才会想到将他到时放进空间,由小黑照顾。”

    宫衍道:“那就照你说的办,看你的穿着,是要出宫吗?”

    云轻舞点头:“我得去做些安排。”

    “主意安全。”他也要做好妥善的安排,避免被人钻了空子。

    宫衍面色柔和,垂下眼看着她,目中神光温泉流淌,云轻舞与他四目相对,脸上满满洋溢出无比自信的笑容:“我们要踏平草原,扫平沙漠,让我大晋再不受外族侵犯,让我国民再不受外族铁骑践踏,杀戮!我们一定能做到!”

    “我们一定能做到!”宫衍重复她这一句,语气认真而坚定。

    宁远侯府,缈墨居。

    云轻舞出宫后,先径直前往医馆再次做医护人员调度,为何要说再次,则是源于在今日之前,她已经从医馆中拨出部分医护人员,带着大量伤药和医用绷带以宫衍之名,将这些人分别分配到各变成驻军大营,配合那里的军医更好地救治受伤的将士。

    考虑到西北局势太过危机,战场上下来的伤员数目只怕有增无减,她没加多想就有了那么个决定,待统计好人数,方坐上马车回侯府。

    此刻,她坐在绝的书房中,眸光凝聚在秦鸿身上,良久,启唇:“秦世子蜕变得很成功,云某在这恭喜你一句。”顿了顿,她续道:“沐浴换身衣袍,一会就有国公府的人接你回府。”宽肩窄腰,身形颀长挺拔,样貌俊朗,双眼有神,这就是现在的秦国公世子,看着这样的他,让人很难联想到此人就是曾经胖成球儿,走两步便喘气不停,只知吃喝玩了,混脂粉堆的纨绔公子哥。

    秦鸿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你这是要赶我走吗?”宁远侯府的气氛和国公府大不同,呆在这里,让人的心没来由得感到平和,很难听到闲言碎语,看到乱七八糟的事儿,所以,比之回国公府,时时提放被老爹后院里的妾室算计,他宁愿再次多呆段时日。

    其实数天前他沐浴时,看着自己强健精装,不见丝毫赘肉的身体,他便再难以回避即将离开这座府邸的事实,结果,少年今日就向他提起。

    对于开口之言,秦鸿是惭愧的,深知那是胡搅蛮缠,却还是想少年心软,多留他一天是一天。

    云轻舞摇头,淡淡道:“你现在的体型已经很标准,没必要再在我这里耗时间,不过,你要记住我之前叮嘱你的注意事项,绝对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否则,你总有一日又会做回死胖子。”说到最后,她开了句玩笑,绝闻言,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

    “我不想回国公府。”秦鸿低着头小声道。

    “秦鸿……”云轻舞定定地注视着他,极其认真道:“实话对你说吧,西北局势危机,我大晋边塞百姓被那些野蛮人杀戮抢掠,其中不少村子被屠杀殆尽,而我今日刚被皇上封为钦差大臣,不日就将前往西北,有可能还要领兵杀敌,因而不知何时归京。你现如今已彻底变样,我也算不负皇上信任,不负秦国公所托,将你医治得健健康康,成为一个正常人,再往后,路要靠你自己走,我是帮不到你什么的,你明白吗?”

    秦鸿眼睛大睁:“你要去西北打仗?”

    “是啊,我要去西北。”云轻舞颔首。

    “我要和你一起。”秦鸿果决道。

    云轻舞:“打仗就得死人,你这近一年的时间里,虽有捡起之前学过的功夫,绝也指点了你几招,可你一点对敌的经验都没有,到时,稍有差池,你的命就会丢在那里,这么一来,你要你的父母亲该如何是好?”

    “我想成为我父亲那样的人,也想像你一样有所作为,再说了,我就算有个万一,国公府不是还有我二弟和三弟在,总不至于断了香火。”秦鸿脑中没什么弯弯绕绕,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云轻舞听完他的话,眼帘微垂,思索片刻,方看向他:“可你母亲只有你一个儿子,你忍心秦夫人不知哪日白发人送黑发人,日日以泪洗面么?”

    秦鸿嘴角动了动,眼里闪过抹挣扎,道:“我娘虽是后宅妇人,但她却不是个见识浅薄的,我想她要是知道我随你前晚西北杀敌,肯定会支持我,鼓励我像我父亲那样,成为一名铁骨铮铮的汉子,为家国尽自己一份心力。”

    “没想到你倒挺会说的。”云轻舞笑了笑,道:“这样吧,你若实在拿定主意,就回府与你母亲好好商量一番,得到你母亲同意后,再到侯府与我会和。”

    “你等着,我这就去告知我娘,一会我保准回来。”不待音落,秦鸿的身影已消失在书房门外。

    绝这时单膝跪地道:“请主子带绝一同前往。”

    “我此行是怀着踏平草原,扫平沙漠的决心去的,你可想好了?”云轻舞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凝重地凝向他。

    “绝知道主子言下之意,但在主子救下绝那刻,绝的命就是主子的,再者,绝的故乡虽在草原上,可那个养育绝的部落,及部落中的族人全已不在这世上。”言语到这,绝眼眶泛红,目中恨意:“对于那些无耻,只知杀戮,侵略的部族,绝深恶痛绝,与之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你想给亲人和部落族人报仇。”

    云轻舞用的是陈述句。

    绝点头,不带丝毫隐瞒:“绝想报仇,绝也曾暗自发过誓,只要有机会,一定为亲人,为我部族所有人报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