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466:舞儿使坏衍憋屈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天驿馆内的丑闻就会传遍京城,咱们有了这个把柄,得让百济和倭.国好好出出血,来日发兵攻打,由头随手拈来。”注视着院里的动静,云轻舞眼里精芒闪烁,嘴角弯起抹得意的弧度。

    宫衍凑到她耳边,低喃:“这都是媳妇儿人的功劳,好了,咱们该回宫了。”

    “我还没见郑小姐呢!”

    “吉原秀野兄妹没住在驿馆,我有仔细在倭.国使臣住的各个院落中找过。”

    “那咱们就去君悦楼。”

    “今晚不行,你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不容媳妇儿再多言,宫衍将人抱起,悄无声息飘离驿馆。

    回到皇宫,两人沐浴过后,面对面侧躺在牀上,静静地互看着彼此,熟料,看着看着周围的气氛慢慢变得暧昧起来,云轻舞觉察到脸上有发热的势头,忙不经意地错开视线,轻咳两声,以打破此时不同寻常的气氛。

    “好看么?”

    宫衍唇角微启,邪气地勾唇笑问。

    “……”云轻舞眨巴着眸子,不解地看着他。

    “听墙角,看那么激烈的场面,是不是很好看?”宫衍瞅着她澄澈晶亮的眼睛,索性将话挑明。

    登时,云轻舞的脸刷地一热,暗忖:“那火热的场景又不是我一人在看,你丫的还不是透过瓦片缝隙往里面瞄了好几眼。”真是的,不就是妖精打架嘛,而且还是他们一手促成的妖精打架,不看白不看,看了也白看,干嘛要在睡前没来由地问她好不好看?

    输人不输阵,云轻舞敛起心绪,脱口便道:“你又不是没看。”语罢,听不到男人出声,她不由抬眼,就这么好巧不巧地与男人目光相撞。

    深邃,饱含深意,看得她满身不自在。

    这个时候挪开视线,会显得很突兀,可就这么相互凝视着彼此,又……又让她不自觉地脸红心跳,云轻舞踌躇,长而卷翘,宛若蝉翼般的睫毛颤啊颤,嘴里嘀咕道:“即便我没吃过猪肉也有见过猪跑的,更何况那种事在我眼里一点都不稀罕。”

    “不稀罕是因为咱们经常实战演习,对吧?”

    宫衍凑到她耳畔,轻轻地吹出口热气。

    “你……”

    云轻舞咬了咬唇,只觉脸颊愈发变得灼热。

    看着她咬唇的娇俏样儿,宫衍的眸光忽地暗了下去,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了她优美的下巴,俯首深深地吻了下去。

    偌大的内殿中零星燃着几盏灯,光线淡淡的,却柔和得很。

    他的吻尤为温柔,带着丝甜甜的味道,甚是怜惜,与欲.望无半点关系。

    浓浓的蜜意在周围的空气中漫溢,云轻舞享受着他温柔爱恋的亲吻,唇角弯起,且越弯越高。她眼珠子转啊转,狡黠之色一闪而过,那弯起的唇角随即牵起抹甜蜜却又有些邪恶的笑。

    丫的难道不知如此情.动,遭罪的是谁吗?

    哼哼!好好的不睡觉,偏要提那档子事,一会要收场可就不容易啦!

    云轻舞想着,唇角那抹邪恶的下移愈发放大。

    她伸手环住男人的脖颈,主动回他一个热情的深吻,算是对他极致温柔的奖励。

    宫衍似是并未留意到的她表情变化,此刻,他心潮澎湃,整个人幸福得不要不要的。那调皮的香she.滑入他.嘴里,诱他共舞,痴缠……

    惊喜,他惊喜极了,甚至有些受寵若惊,虽然他们没少这样,可是这一刻,他感觉与以往有所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他又想不到。抱紧她,他想要反客为主,继续这个热烈,令他为之愉悦的痴缠之吻。

    不料,她突然撤离,且翻过身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云轻舞抿着唇儿,憋笑憋得好难受。

    她有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知道他已被她坏心眼地撩.起,现在就等着看他出糗了!

    宫衍眸光幽沉,盯着她的背,盯着她的后脑手,挑了挑眉,跟着慢慢地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坏丫头,这是又想玩小花样吗?”他意犹未尽,与此同时,目中明显染上丝不满。

    逗起他的兴致,将火撩.起,这就撒手不管了?

    小丫头,天底下哪有这般便宜的事儿?

    收紧臂弯,让她的被和他的胸膛愈发贴近些,他语气暧昧,喃喃道:“媳妇儿,不玩火了么?”云轻舞佯装疲惫,不解道:“我好累,快要睡着了呢,你在说什么?”音落,她还配合着口中之语打了个哈欠。

    装!鬼精灵的丫头,这会子装得倒是一本正经。

    在她脖颈上印下一个个吻,宫衍身子往前蹭了蹭,登时,云轻舞浑身一僵,嘴上却道:“这是什么东东啊?”伸手一把抓住,她故意用了些许手劲:“咦?有温度,还能动,好吓人啊!”松开手,她似受惊的小鹿,翻个身将头埋在他胸前,肩膀抖动,连声道:“相公,我好怕,我好怕,你快把那东东拿走扔掉,快些,我真的好怕……”

    宫衍嘴角抽搐,俊脸烟得不能再烟,要是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被媳妇儿耍了,那他真就蠢得没边了。

    “想笑就笑出声,这样憋着对身体不好。”深吸口气,他磨着后牙槽,声音却极致温柔,缓声道。

    “哈哈……”云轻舞终于没能忍住,张嘴就喷笑出声:“是你自个先挑事的,怨不得我。”

    “你就不担心我惩罚你?”

    ‘惩罚’两字,他咬音极重。

    云轻舞抬起头,含笑的眸子与他视线相对,弯起嘴角,很是嘚瑟道:“我有宝宝护身,你敢吗?”挺了挺平坦的腹部,她笑得见牙不见眼:“不敢吧?你要是不先招惹我,我也就不会对你使坏,咱俩就此扯平,睡觉。”

    收起笑声,她平躺到枕上,嘴角依然大幅度弯起。

    “磨人的小妖.精,等过了前三个月,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