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433:找借口自我欺骗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哈哈!英雄,年少轻狂的他,在人家有意制造的局中做了回英雄。

    梁渊眼里的痛楚愈发浓郁。

    他不想相信母亲信中后半段提到的内容,不想相信自己喜欢的女子是受杨氏指使,专门到他身边施展美人计,从而消磨他的男儿意志,让他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之路。说起来当他接到指婚圣旨那一刻,杨氏的计划完全没必要再继续下去,奈何那恶毒的妇人非但没收手,还暗中指使苏梅到边关寻他。

    她难道就没想过,身为驸马的他但凡和苏梅过上日子,于他没好处,于梁府又有何好处?

    背叛公主不是一般的罪名,而那没脑子的女人,就为了毁掉他,疯狂到连梁府安危也不管不顾。

    梁渊能想象得到杨氏当着母亲的面,是以怎样的嘴脸叙说着她的计划。

    “父亲,休了母亲,鞭打远弟,和远弟断绝父子关系,求旨拿了远弟的世子之位,如今,你很高兴吧?”梁远满是痛楚的眸中闪过抹讥讽:“可惜的是,新皇登基后下发的第一道圣旨,便是一日为妾,终生为妾,不能抬为妻,哈哈”心中一阵大笑,他放下手中的酒盏,招手换酒楼小二到跟前,结完账后,就出了酒楼。

    这一刻,他眼里有的只是冷漠,再无旁的情绪。

    见梁渊起身离开,杜黑和林盛立刻唤来小二结账,而后不远不近,特别谨慎地跟其身后,忽然,梁渊止步,抬眼看向街边一家首饰铺子。

    “或许或许母亲信中后台提到的都是假的呢?梅梅那么善良温柔,看到他时,眼里流露出的情意全然不似作假,她是爱他的,否则,她不会忍受分娩之苦为他生下儿子,并帮他把儿子养得白胖乖巧,就是现在,她腹中还揣着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呢,如此娴雅柔婉的女人,怎可能欺骗他?

    信她,梁渊告诉自己,不能仅因为母亲写的一封信,便全盘否定一个喜欢他,深爱他,为他生儿育女的好女人。

    杨氏不是个善茬,之所以对老母说那些话,无非是想再狠踩母亲一脚。

    只有这样,她才能纾解多年的不甘心。

    试想下,一个一心想要成为梁府主母的妾室,经过多年谋算,终于要达成所愿了,却突然间被告知妾就是妾,不得抬为妻,这于她来说得是多大的打击?

    基于此,她不甘心,忍不下这口气,继而编造出一个所谓的美人局谎言,好将他彻底毁掉,以便她的庶子顺利成为世子。

    梁渊如是想着。他觉得事情应该就是这样,觉得那个喜欢他,爱慕他,不顾路途遥远,不顾危险,不顾条件艰苦,愿为他生儿育女的女子,是不会欺骗他的。然,他显然忘记一点,如若他的母亲写的那封信里的内容有虚,如若杨氏与她母亲说的那些话是随意捏造的谎言,那她又是如何知道他在边城有女人?

    有时候人往往就是这样,明明心里对某件事亮堂着呢,却因为这样那样的缘由,找借口自我欺骗,而梁渊此时无疑是这种状况。

    嘴里轻呼出口浊气,他提步走进首饰铺子,这里有他数日前为爱人订制的朱钗。

    “咦?梁驸马进去做什么?”站在不远处一摊位前,杜黑眼角余光瞥到梁渊走进首饰铺子,不由用肩膀碰了碰同伴。林盛嫌弃地看他一眼,脱口便道:“那是卖女人饰品的铺子,你说他去哪里能做什么?”他这话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并未多想。

    杜黑闻言却倏然怔住,嘀咕道:“长公主什么身份啊,哪看得上戴边城这边造出的廉价首饰,再说了,皇城可比这里繁华多了,要什么样的朱钗没有啊!”

    林盛翻个白眼:“梁驸马有给你说是给长公主买饰品吗?”

    “不是给长公主买,那不就是给旁的女人买了?”杜黑说着,神色忽地一变:“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可是梁驸马怎么敢呢?他可是长公主的驸马,如若没有长公主点头,是绝对不能有侍妾的。”

    “黑子,秦叔派咱们进城为的是什么,你该不会忘了吧?”林盛边留意首饰铺子那边的动静,边沉着脸冷声问同伴。杜黑经他这么一提醒,先是一怔,而后挠着头憨声道:“瞧我这脑子,总这么不记事。”

    “你不是不记事,是时常犯蠢,我都懒得搭理你了,跟上,人出来了!”说着,林盛提步融入街上行人之中。

    梁渊从首饰铺子里出来,俊冷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这又是进首饰铺子,又是进糕点铺子,看来”梁渊步履悠闲,从这不难看出他对这座边城很是了解,杜黑见人进入糕点铺子,不由皱眉道。林盛瞪他一眼:“多做事少说话。”

    “哦!”

    杜黑点头,可片刻后他忍不住又嘀咕:“刚点了桌酒菜,没见动一筷子,这会又进兴盛楼打包好那么多吃食,要我说”

    “要你说什么?”林盛冷眸一扫,杜黑立马止声。

    梁渊双手拎得满满的,穿过一条街区,然后往一深巷中走。林盛和杜黑相视一眼,保持着不被梁渊发现的距离,就那么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终于,梁渊在一方院落门前停下。

    垂眸看着手上的打包下包,他迟疑片刻,没有去推门,而是提气自院墙上跃入。

    他想给她,给孩子一个惊喜,却怎么都没想到,会在正房外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走错地方了吗?这儿难道不是我的家?”梁渊脸上表情变了又变,环视周围一切,发现是他买的小院没错,发现这里是他和心爱女人,还有孩子住的小家没错,可谁能告诉他,屋里的男子是哪个?

    望着暗下来的天色,他额上青筋凸显,目中神光阴鸷到极致。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