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428:矫情,自个作的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沐浴后,宫衍黑发散落于脑后,身上着一件松松垮垮的丝质白袍,走到榻边俯身抱起媳妇儿柔声问。云轻舞想都没想,直接道:“你。”

    宫衍微讶:“为夫?”

    “就是你惹得我不开心。”云轻舞言之灼灼道。

    “怎么说?”他去沐浴前,媳妇儿还好好的呢,咋就一会工夫,便情绪低迷,还说是他惹她不开心?宫衍有生以来难得懵逼一次。

    云轻舞被他轻放到牀上,哼哼道:“那俩丫头很崇拜你。”

    “难道为夫不值得崇拜?”在媳妇儿身侧躺下,宫衍星眸含笑,弯起唇角,看着眼前的人儿。他的声音温软而磁性,听得人一颗心酥酥麻麻的,若果耳朵能怀孕,云轻舞想,她只怕立时就能中标。

    “她们崇拜你威武?”嘟起嘴儿,云轻舞眯着眼道:“说我若早两年有孕,这会子都能看到皇子殿下在地上跑了,能听到他叫母后了呢!哼!我才多大啊,她们说话也不嫌腰疼,不光傻笑个不停,且一致崇拜你威武,我看着来气,就将她们赶出去休息了,省得看着她们闹心。”

    宫衍喉间发出好听的笑声:“你之所以生气,是因为那俩丫头崇拜我让你有了宝宝。”

    云轻舞瞪他一眼,抿唇不做声。

    宫衍没忍住,笑声加大。

    “笑什么笑,有嘛好笑的?她们就是傻丫头,为这么个事就崇拜你,还一个劲的傻笑个不停,看着就讨厌!”云轻舞这会子不是矫情了,而是往傲娇的路上越飘越远鸟!

    将人儿搂入怀中,宫衍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轻语道:“媳妇儿,你该不会真得了孕期综合症了吧?”

    云轻舞抬眼看着他,反驳:“你才有孕期综合症,我好着呢!”

    “你想想啊,自打你诊出有宝宝,这心情就不停地变化着。”宫衍道。

    “有吗?”云轻舞思索道。

    “一开始你高兴吧?”

    “高兴。”

    “然后你有掉泪珠子吧?”

    “有。”

    “和那俩丫头说话,你有焦躁吧?”

    “”云轻舞蹙眉不出声。

    宫衍继续:“情绪出现低沉,这也有吧?还有,你似乎、好像还很敏感呢!”

    “你知道的倒挺多。”云轻舞看他一眼,用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弱声道:“听你说了这么多,我的症状似乎与孕期综合症蛮像的。”

    宫衍笑:“知道什么是孕期综合症?”云轻舞在他腰间捏了一把:“你都知道我能不知道?孕期综合症的表现有,情绪低落,脾气暴躁,失眠,焦虑,敏感,多疑等,像这种症状,一般在孕期第三个月出现的比较多,可我这才一个来月啊,应该不是,对,我才没得这这种病,我只是觉得有些突然,然后一时间没消化得了,加之想起小陌,才会情绪有变。”

    闻她之言,宫衍眸光微闪了下,柔声道:“舞儿,不要多想,一切有我呢!”

    云轻舞静默,半晌,回他:“是我不好,自个矫情,才弄得情绪不定,你无须担心,我其实一点事都没有,真的,我想通了,我今日的反常,纯粹就是自己作的。”

    宫衍星眸中爱意涌现,凑近她,在她唇上轻啄一口:“傻丫头,你之所以反常,是因为宝宝来的有些突然,我相信睡上一晚,你就会和之前一样,什么事都没有。”

    “我现在就很好啊!”云轻舞抬眼看着他,灵动的眸子如泉水般澄澈,看得宫衍心里一阵发痒,他挑眉,嘴角勾起,笑问:“是吗?”云轻舞“嗯”了声,在他一眨不眨,溢满柔情的眸光注视下,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层红霞。

    宫衍低笑:“我的舞儿总是这么可爱。”

    双颊发烫,云轻舞知道自己的脸肯定是红红的,否则,男人不会这么说,不过,她也没闹小情绪,而是转移话题道:“这登基大典什么的今个都已完成,后面我就开始着手医馆开业,嗯,还有给爹爹那边准备一批补给送过去。”

    “如今你有孕在身,我可不想你受累,要不干脆将医馆交给颜枫,让他帮你打理,至于你说的补给,我会安排人准备。”宫衍道。

    “你该不会是想把我当国宝养着吧?”云轻舞眉儿上挑,不等男人作答,出声又道:“这我可不答应。”

    宫衍:“我是为你好。”

    “放心吧,就我的身体,哪怕肚里装着三个宝宝,都不会出半点状况,再说,这不是刚有么,能出个什么事?还有,我又不是独来独往,你就把心装到肚子里吧!”

    “你可是有答应过我会事事听我的呢,怎么,这才过去多久,你就忘了?”

    “老公人家闲不住嘛,要是你实在不放心,可以让人跟在我左右啊!”

    云轻舞眨眼卖萌,声音娇软甜腻,这让宫衍拿她很没辙,长叹口气,他道:“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但医馆开业之前,你必须得呆在宫里。”

    “听你这话该不会不让我这两天开业吧?”云轻舞脑袋飞速运转,静静地盯着他。

    宫衍道:“月末。”

    “现在还不到月中,你竟然把医馆开业的日子定在月末,这也”云轻舞正说着,见男人看着她,薄唇紧抿,大有你再多说一个字,医馆开业的日期将继续往后挪,领会到他眸中之意,某女到嘴边的话不得不转个弯:“好,听你的,就月末。”

    “这才乖嘛!”宫衍嘴角弯起,眉眼间笑意尽显。

    运转中眼珠子一转,露出很狗腿的表情,道:“皇上”看着她的小表情,再听着她娇滴滴地唤出皇上两字,宫衍只觉浑身酥麻,仿若刹那间过电一般:“舞儿有话说。”他不是问,而是用的陈述句。

    云轻舞眸光潋滟,娇声道:“这医馆上的牌匾还得劳烦皇上出点力。”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