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413:颇具深意的问话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宫衍颔首:“好。”

    “梁府的事咱们也知道不少,那个妾室杨氏纯粹就是个白莲花,她的儿子倒有几分才华,但表里不一,擅于算计。”云轻舞说的随意,宫衍却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微笑道:“你放心,我会好好批阅梁侯这道折子的。”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云轻舞哼了声,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朝中大臣个个都像梁侯那般寵妾灭妻,放着嫡子不培养,专栽培庶子,这京中,乃至这大晋岂不是乱了套。”稍顿片刻,她瞪向男人道:“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一边爽一边留种,这才整出嫡庶之争,妻妾相斗,家庭不睦。”

    “媳妇儿,你可不能一竿子打翻所有男人,就譬如为夫我吧,我可是自始至终心里只有你,从不曾改变过。”

    闻言,云轻舞的心骤然就一痛,眼睛也变得酸涩起来,怕男人担心,她迅速转身,闷声道:“是,你最好了,我知道!”确实如他所言,过往数世,除过与她有牵绊,他身边再无旁的女人。

    “傻丫头,又想起那些过往了。”宫衍自案牍后起身,走近她,伸臂从背后环住她的腰肢,头轻搁在她的肩膀上,呢喃道:“三妻四妾的思想在这个时代已根深蒂固,不过,我答应你,会慢慢着手做改变。”

    “一夫一妻么?”云轻舞压下心中的情绪,将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有些怅然道:“愿望很美好,实现起来怕不易。”

    宫衍笑着道:“有皇权,有律法,我倒觉得不难。”

    云轻舞眼睛一亮,转过身,环住他的脖颈,笑容嫣然道:“也是哦,皇权至上,又有律法规定,那些个想要妻妾成群的翻不出什么风浪。”

    “高兴了?”和她额头相抵,宫衍星眸璀璨,柔声问。

    “我又没生气,干嘛不高兴。”云轻舞这话说的是实话,别的男人三妻四妾关她何事?只要她家男人忠于爱情,身心忠于她便好。而刚才之所以来那么一番言论,无非是梁楚生实在太渣,让她不得不吐槽。

    宫衍低笑:“就是,我的舞儿作何要生气,那又不干咱们的事。”

    “甜言蜜语。”云轻舞小小声嘀咕。

    “不喜欢?”宫衍笑问。

    云轻舞脱口便道:“喜欢,可就是太腻人了,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说着,她从他怀中退出:“你快忙吧,我就不再这打扰你了。”

    “不许出宫。”宫衍拽住她的胳膊,看着她好不霸道。

    “安啦,我回内殿练功,哪儿也不去。”空间除外,云轻舞灵动的眸子眨啊眨:“你就在外殿坐着,我就算想溜出去也不成啊!”

    宫衍这才松开她的胳膊,目送她走进内殿。

    在云轻舞离开正殿不久,刘能自殿外而入,禀报沈飞扬求见。宫衍心神一阵,放下手上的折子,沉声道:“让沈大人进来吧。”

    刘能恭敬应声是,而后退出两步,转身走向殿门口。

    “卑职参见皇上。”沈飞扬很快入殿,在殿中央单膝跪地,拱手行礼。

    宫衍眸光深沉,语声轻淡却不失威严:“平身。”

    “谢皇上。”沈飞扬起身,提步上前,呈上自己对昨晚发生在御花园中那件事的调查结果:“皇上请过目。”

    “嗯。”宫衍点点头。

    刘能领沈飞扬进到殿中后就侍立在一旁,此刻见其有折子呈上,忙走过来伸手接过,而后恭敬地呈给自家主子爷。

    约莫过去小半刻钟,宫衍将折子放到案牍上,凝向沈飞扬道:“你和沈相是何关系?”他没有就折子上看到的多言,而是随意地问出这么一句。沈飞扬神色恭敬,作答:“沈相是家父。”

    宫衍静默了一会,方接道:“沈家是书香世家,族中子弟多以习文为主,尤其是沈相这一脉,好像极不赞同自己的子嗣从武,你既是沈相之子,却违背父命,就没想过沈相的心情?”

    “卑职喜武,父亲虽不同意,但卑职报国之心与父兄无二,再者,卑职是靠自己的能力入选御林军,父亲知道后倒也默许了!”

    宫衍星眸微闪了下,道:“很好,退下吧!”

    “是。”沈飞扬行礼而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外,宫衍拿起之前正在批阅的折子,淡淡地问刘能:“刘能,你觉得这位沈大人如何?”在昨晚见到沈飞扬前,他只知沈相膝下有三个嫡子,两个已在朝为官,另外一个做什么他倒是不知,没想到的是,打眼看到沈飞扬的容貌,他就觉得有几分熟悉感,今日细看之下,发现其与沈相竟有七八分相似,于是便有了刚才的对话。

    刘能道:“沈大人年岁不大,不过从其言行举止间,奴才觉得沈大人是个沉稳的。”

    “嗯,还有吗?”宫衍垂眸看着手中的折子,没就他之言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接着问了句。

    “回皇上,奴才愚笨……”

    久听不到后话,宫衍抬眼看了刘能一眼,淡淡道:“紧张什么,朕之所以问你,只不过觉得这位沈大人是个可朔之才。”

    刘能思索片刻,小心翼翼地问:“皇上……您,您想器重沈大人?”

    “不可以吗?”宫衍手中的朱笔一滞,看向他道:“你在担心朕会让沈家在在朝中坐大?”

    “皇上英明,自有决断,奴才不该胡思乱想。”刘能眼观鼻,鼻观心,垂首道。

    宫衍唇角浮起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不怕,朕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朝中势力有倒下的,同时就要有扶植起来的,这样才能做到权力制衡,免得有些心大的趁机闹腾。

    用后宫平衡朝堂势力,他不屑去做,也没那个心去做,更没那个必要去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