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405:突来的惊叫声!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更新快,,免费读!

    宫衍还能说什么?媳妇儿这般好,他唯有全身心的爱她,方不枉她为他所做的一切。

    松开手,他也不管李福在旁站着,不管殿内各处隐藏着多少宫廷影卫高手,伸臂就将眼前的人儿揽入怀中。

    他什么都没再说,只是紧紧地拥抱着她。

    良久,他在云轻舞额上印下一吻,轻语道:“那就有劳你了!”

    “酸!忒酸了!我的牙都快酸掉了呢!”

    从他怀中退出,云轻舞做出夸张的表情,边嘀咕,边取出针囊返回到文帝的龙榻边。

    额上汗珠滴落,一根根长短不一的银针在云轻舞催至指间的内力作用下,不多会,就扎在了文帝身上多个重要的穴.位上。

    幽梦的毒性虽不大,可要将其全部通过银针逼出体外,却不是易事。

    宫衍想上前帮云轻舞拭汗,又担心自己的举动会令媳妇儿分神,最终只好站在一旁心疼地看着。

    偌大的殿中静寂得没有一点声音,云轻舞清楚自己这次帮文帝施针会耗损不少内力,然,她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也是,有丹药,有灵泉,此刻损耗的内力恢复过来,还是很容易哒!

    时间流逝,约莫过去近一个时辰,云轻舞方轻吐出口气,道:“幽梦的毒已经逼出来了,父皇最晚明天早晨就能醒转。”收好银针,她站起身,不成想身子晃了晃,就*地上倒去,宫衍见状,身形一闪,便到她身边,伸臂将人捞到怀中。

    “我没事,别担心。”看着他星眸中的担心和疼惜,云轻舞莞尔一笑,借着他臂弯的力道站稳身形:“李公公,父皇醒转后,你记得转告一声,就说我会帮他医好腿疾的。”曾经的一国之君,要是醒来后发现自己双腿没有只觉,对其来说只怕是很沉重的打击。

    李福抹着泪连声应是。

    “银环蛇咬伤人体后,蛇毒经伤口通过淋巴循环吸收扩散到全身……”云轻舞与宫衍步出宣露殿,两人低声交谈,不知不觉间说到文帝中的蛇毒上,宫衍问什么,云轻舞就说什么,只要是男人想知道的,她都会用自己的医学知识给解释清楚:“……其毒性对人体神经损害很大,可是从太医们给父皇医治的情况来看,那咬伤父皇的银环蛇,其毒牙应该被它的主子处理过,否则,父皇的情况定会很危险。”

    忽然,自御花园方向传来一声女子惊恐的尖叫声。

    宫衍一怔,而后道:“过去看看?”听到男人征求自己的意见,云轻舞稍加思索,点头:“好。”此刻她身着女装,也是以真容在宫中走动,因此,为防止暗处的人发现从端倪,宫衍想都没想,环住她的腰身就往御花园那边疾速飘去。

    “卑职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飘然落于地上,还没等宫衍出言相问,一身着盔甲,身形高大,相貌俊朗的御林军侍卫走上前,单膝跪地,行礼道。

    “出了何事?”

    宫衍抬手,那位御林军侍卫站起身,神色恭敬,禀道:“听到惊叫声,卑职等正在附近巡夜,赶过来一看,就见有女子落水,等将人从湖中救上来,发现已无呼吸。”御花园距离后宫不远,大晚上不休息跑到这里来,必是有什么猫腻。

    “知道是哪个宫的吗?”宫衍朝不远处湿漉漉的女子尸体上看了眼,眉头微皱问那名御林军侍卫。

    “回皇上,暂时不明。”这回话的御林军侍卫姓沈,名飞扬,在御林军中担任一正八品的官职。

    此人年约二十,乃沈相的嫡出幼子,身份背景很强大,却没靠祖荫晋职,全凭借自身的能力入选到御林军中,且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从一无名小卒,升职为正八品的武官。

    宫衍沉声道:“尽快查清楚向朕禀报。”

    “是。”沈飞扬拱手领命。

    就在宫衍揽住云轻舞的腰身欲离开时,一名身形略比沈飞扬矮半个头的御林军侍卫走到他跟前,小声在其耳边说了句什么。

    沈飞扬脸色微变,忙上前向宫衍禀报:“皇上,那落水的宫婢是被人先掐断脖颈,而后丢入水中的。”

    “尽快查明身份,到华清殿向朕回禀。”

    朝沈飞扬看了眼,宫衍低沉威严的嗓音扬起。

    “卑职这就带人前往各宫探查。”

    沈飞扬语声铿锵有力,再次拱手行礼道。

    “嗯。”

    宫衍颔首,然后腾空而起,带着媳妇儿转瞬没了踪影。

    沈飞扬微愕。

    他是真没想到新帝是这样的真性情,竟当着他们这些御林军侍卫的面,揽着皇后直接飘离御花园。

    “头儿,皇上都已经走了,咱们是不是该去查查这宫女的身份了?”听到自己属下之言,沈飞扬从宫衍离去的方向收回目光,看了身旁的属下一眼,倒也没说什么。但就他这一眼,吓得他那属下身子一抖,忙赔笑道:“头儿,俺多嘴了,俺自罚,俺现在就自罚。”说着,这人就故作往自己嘴巴上轻轻抽了一巴掌。

    别看沈飞扬年岁不大,但和手下兄弟们的关系却处得极好。

    要不然,他的属下也不会凑上前打趣他那么一句。

    华清殿中,云轻舞沐浴后,身着一袭白色里衣躺在锦被里,宫衍则靠坐在椅上,星眸半眯琢磨着什么。

    “舞儿……”

    “嗯?”云轻舞双手撑着下巴趴在牀上,看向他,却见男人的目光并未落在自己身上,而是依旧半眯,不由问:“叫我干嘛?”

    宫衍唇角动了动,道出自己心中所想:“直觉告诉我,那个宫婢是死在熟悉的人手中。”

    “继续,我听着呢。”云轻舞眨巴着澄澈的眸子道。

    “父皇前面中蛊,必是与那名宫婢有关,而她之所以毙命,是被她的同伴发现她可能有露出马脚,进而为了确认,将人唤到御花园中的那处僻静地,起初应该有好好对话,但在那宫婢的言语,亦或是神色出现明显的异样时,她的同伴才决定取其性命,结果那宫婢发现对方的意图,就吓得惊呼一声,最后却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