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308:有心,断然拒绝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更新快,,免费读!

    被人在这样的场合,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白,而且对方还是个女的,这是不是忒奇怪了些?哦,不,她现在可是男儿装扮,从这来说,似乎并不怎么怪异,可问题是,这蠢货公主脑袋里装得都是水吗?

    喜欢上她这么个假男人不说,还特么的轴得厉害,难道看不出皇后已经出丑够多,她这个做女儿还要再添上一笔?如此下去,就一点都不顾及皇帝的脸面,让殿内所有人,尤其诸国使臣,看大晋皇室的笑话吗?

    “谢公主抬爱,我有心,不过,我的心早已给了我喜欢的人。”云轻舞神色温和,转向长平公主淡淡地说了句,还几不可见地朝自家男人看了眼。

    宫澈不能再坐视不理了,他的母后这会儿被两个宫婢搀扶着,不愿离开太和殿,他的胞妹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扯住他爱的人当众表露心迹,这样的场面,他如果继续做旁观者,先不说父皇会怎样看待他,就是这殿内诸人,恐怕都会觉得冷情冷血,怕被父皇迁怒,而不去管生他养他的母后,不去管和他留着相同血液的嫡亲妹子,所以,他此刻必须得站起来,而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父皇,皇妹酒喝多了,才会对云公子说些有的没的,儿臣这就送她和母后回寝殿。”缓慢而优雅地站起身,他走出案几,在殿中央朝文帝揖手行礼道。

    文帝脸上的表情稍显阴郁,不过再听到他之言时,神色已恢复常态,轻颔首道:“去吧。”

    闹剧原本就这么结束了,可谁都没想到,新罗的六王子朴启泰这时高声道:“长平公主,您怎么能喜欢别人呢?我喜欢您啊,您不是也喜欢着我吗?我都和我国诸位大人说好了,会在今个的宴会上向大晋皇帝陛下求娶您,长平公主,您不能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他越说越激动,干脆站起身,不顾身旁自家国家的大臣轻扯衣袖阻止,人已走向长平公主:“……虽然您刚才对云公子说的话让我很难受,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怪您的,长平公主,您……”

    “闭嘴啊!”长平公主的手被云轻舞掰开,本就焦躁的她,这一刻朴启泰的声音,只觉一颗心要爆裂一般,转过身,她按住心口,那里吃痛不已,同时又激动异常,两种感情掰扯着,使劲地掰扯着,让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无比狰狞,但她喷火的眼里却涌动着难掩的情愫:“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的,你滚开,快点滚开!”忽地,她双手抱住脑袋,痛苦地像是要即刻死去一般:“滚开,离我远点,滚开啊!”头埋在膝上,她歇斯底里的吼道。

    朴启泰见她这样,眼里盛满爱意和疼惜,还夹带着丝丝缕缕的痛楚,蓦地,他什么也顾不得了,面向文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皇帝陛下,我乃新罗的六王子,现在我正式向您求娶长平公主殿下,请您答应我娶她为妻!”

    生怕文帝不答应,他叩头许誓,续道:“我向您保证,我会一生一世对公主殿下好的!”

    “六王子,朕的长平尚且年幼,这门亲事朕不能答应。”文帝目光深沉如潭,语声沉稳有力,让人不容置喙。

    新罗的使臣看到自家王子殿下不知轻重,竟想着求娶大晋的嫡公主,个个吓得额上冷汗直落,这会儿听到文帝之言,一名颇有分量的大臣忙起身到殿中央,先是向文帝礼貌致歉,说他家王子殿下喝多了酒,才会做出冒失之举,还望大晋皇帝陛下见谅。

    文帝“嗯”了声,沉着脸,没有多言。

    在大晋历史上,还不曾有过将公主许配到他国去的历史,作为今日大晋之主宰,他又岂会拿女儿的婚事,做笼络他国的工具,更何况那个国家还是大晋的属国。

    “母后,走吧!”长平在听到文帝说与新罗六王子的话后,整个人瞬间平静下来,且平静得近乎呆怔。这让宫澈倒是省心不少。他弯腰捉住长平公主的胳膊,将人从地上拽起,走至皇后近旁,温声道出一句。

    皇后也不闹了,由着玉檀、玉青扶着她走向殿门口。

    该离开的离开了,宫廷乐师在李福抬手示意下,丝竹管乐声重新奏响。

    候在偏殿为宫宴表演歌舞助兴的宫女,一个个生得花容月貌,体态婀娜,莲步轻移,宛若蝶儿般轻盈,到了殿中央。随着音律高低,快慢起伏,她们挥舞着水袖,扭动着纤细柔软的腰肢,将她们最美的舞姿,展现而出。

    百济使臣中间坐着一位蒙着面纱,身材玲珑有致的女子,她是百济的丽公主,在百济王的众多子女中,她并不受寵,这次来大晋朝贺,她是带着目的来的。

    而这个目的生来的源头,则是让她的生母在王的后宫中得以生存,让她的兄长能达成抱负。

    于是,她向百济王请命,自愿来大晋和亲。

    她的提议,百济王,及百济众臣并不看好。

    毕竟自百济成为大晋的属国后,即便他们自愿将公主送入大晋皇室,也不曾有哪位公主得到大晋皇帝,亦或是皇室子弟垂青,不是他们的公主不美,而是大晋上到皇帝,下到皇室子弟,只拿外族女人做玩意儿,传宗接代什么的,人说是混淆纯正的皇室血统,想都别想。

    有手段了得的,饶是在男人面前得寵,却也仅是在后院给个好点的地位,但有得就必有失,这些个女子自此便再无做母亲的资格。

    因为啊,玩意儿被玩腻了,还能送给下面的人,还能生下属于自己血脉的孩子,而在后院有了地位的,会被强行灌下绝孕汤药。

    丽公主知道这些,但她想冒这个险,想要为自己,为母亲和兄长争取到一条活路,因此,不是很聪明的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跟着使臣一路舟车劳顿,抵至大晋都城。

    “你的胆儿也真够大!”云轻舞入座后,月明泽身子微偏,凑近她低声笑着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