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傻女天下,腹黑冷帝盛宠妻 303:谁没比谁强多少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更新快,,免费读!

    她声音柔和,语声轻浅,落在长平公主耳里,却无疑是啪啪啪地打脸。

    只要不是傻子,殿中诸人任谁都知道长平公主有耍过怎样的威风,而她耍威风的对象又是哪个,人人都心知肚明。

    “安平姐姐……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长平公主脸色不善,冲着安平公主问。

    “姐姐敢吗?你可是母后的嫡公主,姐姐和其他姐妹都是庶公主呢,就算身为姐姐,咱们也不敢教训妹妹您呐!”安平公主脸上浮出得体的笑容,柔声道:“今个进宫我听说母后近来身体不适,父皇体恤母后打理后宫事务受累,就着我的母妃暂掌凤印,不知长平妹妹听说了没有啊?算啦,长平妹妹年岁尚小,玩还玩不够呢,哪有心思理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不过啊,长平妹妹再贪玩,也莫做出荒唐事,免得母后伤心,再累及身子。”

    安平公主这话意思可深着呢,不光踩了踩长平公主的脸面,更是抬高了她自个的身份。

    皇后移交凤印到雯贵妃手中,明面上是安平公主所言那样,实则,诸位公主,以及文帝的后宫妃嫔,心里个个都亮堂着。女儿不争气,惹出事端,做母亲的有着教导不严之责,从而被(父皇)皇上迁怒,不得不交出凤印。

    “你胡说!”长平公主攥紧拳头,瞪向长平公主。

    安平公主微笑着挑挑眉:“长平妹妹若是不信,可以问问诸位姐妹。”

    “我……我不会信你说的,我也不会去问她们,我……我相信父皇不会那么对母后……”长平公主越说声音越弱,因为她心虚,因为她从安平公主的语气,及神态中,看得出对方所言只怕是事实,还有她的那些所谓的异母姐妹,她们一个个全都低着头,看都不看她,这么一来,她还需多问么?

    “长平妹妹信与不信,那是妹妹自个的事,姐姐我不过是好心提醒妹妹一句,莫再只顾着贪玩,抽空还是多往母后那边走走,关心关心母后的身体,这才是为人子女应尽的本分。”安平公主眉眉眼柔和,笑着轻语道。

    长平公主隐在案几下的双手紧握在一起,闻她之言,心中气恼自不用多提,但这一刻,她似乎找回些许理智,不由转头看向安平公主,嗤笑道:“安平姐姐说的是,可妹妹想问问姐姐,自从您被父皇养在茹妃娘娘身边,又去披香殿看过贵妃娘娘几回?”她有意将‘几回’两字咬音极重。

    “长平,你……”安平公主见诸位公主听到长平公主的话,相互间立时低议而起,登时,脸上一阵发热,不知该如何接话是好。长平公主见她哑舌,别提有多痛快:“安平姐姐说不上来了是吧?没事,日后多去披香殿走动走动,贵妃娘娘自会被姐姐您的孝心感动得泪流满面。”

    她这话更是令安平公主脸上臊得慌。

    因为自幼被送到茹妃身边,因而她对亲生母妃没多少感情,加之晓事后,从宫人口中知晓自己被茹妃抚养的缘由后,她就开始记恨生母,恨其冷心冷情,只顾着缅怀她那尚未出生就已夭折的弟.弟,不顾她这个女儿的死活。

    于是,她去披香殿请安愈发不情愿。

    待出嫁后,由于规矩在那摆着,就极少进宫,而进宫后,她能不去便不去,除非被茹母妃说得紧了,才会应付性的走个过场。

    想想,这也怨不得她,谁让那人没尽到一个做母妃的责任?

    可每每夜深人静,独自安寝时,她还是会想到雯贵妃,想到这个生下她的女人。茹妃对她再好,与她也隔了血缘这层膜,加之长在茹妃身边,她时常有种寄人篱下之感,这让她饶是有着长公主身份在,却依然感觉比旁的公主矮一截。

    是啊,矮诸位公主一截呢,她们明面上或许不会说她什么,背地里恐怕都在骂她是个没亲娘要的野孩子。

    长平公主见安平公主眼神变得怅惘,脸上原本浮现的笑意也在不知不觉间消散全无,倒没再咄咄逼人下去。和对方比,她对母后又有几分孝心?若不是她……母后的凤印如何能到雯贵妃手中?

    悔!

    她很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后悔自己对母后说过的那些狠话,可转瞬一想到自个有可能嫁给新罗那个癞蛤蟆,心里面的悔意立时又消减不少:“母后,我对我做过的事是后悔,可我那是为我的幸福努力,我喜欢云轻狂,我想要嫁给他,而你却阻止我,不让我去想云轻狂,所以,我当日能那么做,与你也脱不开干系……”忽地,她心口一痛,抬手按住,神经质似的连连摇头:“不,我不喜欢新罗六王子,我不喜欢他……可是为什么我这会很想他,这是为什么?”她低着头,脸上浮起的笑比哭还要难看:“是那药物气得作用,是那药物控制着我不受控制地去想他,不可以,我不可以想那个癞蛤蟆,我不要远嫁新罗……”

    死死摁住心口,她竭力压制那里传来的痛感。

    相邻的公主们有个别看出长平公主的异样,但无人去理会她,只因谁都不想被这位骄纵蛮横的嫡公主姊妹,给反咬一口。

    宫衍返回太和殿,皇帝和皇后仍然未到,坐回自己的位置,他朝月明泽相邻的案几看了眼,那是他专门吩咐宫人给媳妇儿安排的位置,以免她觉得宫宴无聊,可以和月世子闲聊两句解闷。其实说起来,要不是他的储君身份,让他今日不能做事太离谱,那坐在媳妇儿身边位置上的定会是他,而非一趟宫学之行,莫名与他家媳妇走得极近的月世子。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殿外,李福高昂的唱和声响起。

    文帝和皇后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大殿门口,随之缓步进殿,径直朝主位行去。

    诸人顷刻间正容,齐声跪拜,高呼皇上万岁,皇后千岁。

    “平身。”文帝沉稳醇厚的声音扬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